首页 > 心得体会 > 观后感 > 1980年代的爱情观后感 (M站)

1980年代的爱情观后感

分类:观后感  时间:2016-12-29  编辑:小景

1980年代的爱情观后感 标签:春晚观后感 798艺术区

  1980年代的爱情观后感(一)

  湖北作家野夫生于60年代,经历过十年文革浩劫,他的纪实散文《乡关何处》让人读完倍感悲天悯人,他的自传体式的小说《1980年代的爱情》同样使人荡气回肠。前些日我有幸在网络上观看了由他本人编剧的同名电影《1980年代的爱情》,我一时感慨良多,也思考良多。

  爱情是所有影视小说中最经久不衰的主题。男主人公关雨波,上过大学,同时有才华和理想,女主人公丽雯单纯矜持,在经历了高考落榜后回到家乡,一心想要留守在父亲身边。高考一别,两人原本已经没什么交集了,但因为雨波毕业被分配回家乡锻炼,再次邂逅上丽雯。丽雯是他的初恋,或者说是暗恋,因为丽雯从没有回应过雨波。但丽雯其实是爱慕着雨波,只是她不想雨波因为她而放弃他自己的前程。命运的际遇,丽雯的美好再次唤起了雨波心中未曾熄灭的爱火。但丽雯依然在犹豫中抗拒着雨波,同时一边又默默地关心着雨波。而雨波依旧只能小心翼翼地守护着他们的友情,直到半年后雨波等来了调令。在那个分别前的雨夜,两人无言以对,雨波再次失落而去。

  可有谁知道丽雯心中的苦?丽雯爱着雨波,钦慕雨波的才华,她在毕业前收到了雨波的信,却要装着没看见;雨波对她一次次的暗示,她装着无动于衷,她把自己最深的感情埋藏到了内心深处。丽雯的爸爸当年是城里的工程师,因为来到丽雯妈妈家乡修建桥梁,而遇上丽雯的妈妈,最后因为爱情而留了下来。不想时代造化弄人,丽雯的妈妈因病去世,丽雯的爸爸接受批斗被下放,最后沦落为一个靠编制斗笠为生的孤独老人。丽雯父母曾经吵架后悔过,丽雯妈妈也觉得是她拖累了丽雯爸爸。丽雯的担忧也皆因如此,他不想雨波因为她而放弃他的才华和前程,而重蹈她父母的宿命。

  而当雨波在外面经历了沉冤落狱,出狱后心灰意冷地途经家乡时,在同学聚会上与丽雯再次邂逅。借着酒劲,雨波无法压抑的激情终于爆发,也为了帮助雨波尽快恢复信心,丽雯给了雨波一个缠绵之夜。而当雨波再次坚定跟丽雯表白时,丽雯拒绝了他,再一次把他推向了远方。当雨波多年后功成名就之时,他意外收到了丽雯病逝的噩耗。他再次返回家乡,他拿着丽雯在生前要转交给他的遗物,那封当年雨波写给她的信,丽雯一直珍藏在身边。那一刻,雨波泣不成声、心如刀割。

  这是红尘男女永远纠结的人生命题。当爱情和理想两难全时,到底是选择理想,还是选择爱情?爱情终究是一个你情我愿的事,我愿意放弃和牺牲,你未必能领情和接受。就像丽雯爸爸当年他们不是选择了爱情吗?可再美好的爱情又如何能抵挡婚姻的磨砺和命运的多桀?

  电影毕竟是视觉艺术,作家可以在小说中轻松交换土地特质和天空特质,但在电影里就只能以前者居多了。电影从演员和拍摄地的选择都很不错,镜头里的一抹抹青翠欲滴的绿色,潺潺明净的溪水,古朴而悠远的房屋,都和那个还不算久远的年代十分惬合。1980年代,那是一个纯情不再的年代,也是值得永远怀念和骄傲的年代!

  1980年代的爱情观后感(二)

  永恒之女性,引导我们上升

  文/喻书琴

  午夜有谁在悲情唱:"我多想回到家乡,再回到她的身旁,看她的温柔善良,抚慰我的心伤……"其实所有纯净的初恋都指向创世的爱情;所有渴慕的返乡都指向伊甸的家园;所有男性的迷失都指向人类的堕落,所有女性的引导都指向救赎的召唤:"孩子,你在哪里?"

  第一次看到《1980年代的爱情》微信版宣传预告片,我就被深深吸引。听着民谣歌手小娟那曲《我俩永隔一江水》的忧伤旋律,读着这样的忧伤文字:"1980年代是奇迹,是共和国历史上罕见的清纯时代。那时,野夫年轻,爱情更年轻;那时,野夫纯洁,不敢亵渎神圣的爱情。他回望80年代,不知道是为了给今天疗伤,还是为了讽刺今天,或是为了给自己增添活下去的力量? "

  一直对这种怀旧风、古典味、文艺范的自传体小说电影有极大兴趣。于是,9月11日首映那天,特意携丈夫前往观影,帷幕缓缓拉开,耳畔有纯净如风的音乐流淌:"风雨带走黑夜,青草滴露水,大家一起来称赞,生活多么美,我的生活和希望,总是相违背,我和你是河两岸,永隔一江水……"

  第一次重逢:情感的抽离

  他,1978年恢复高考政策后,成为全校唯一考上的大学生。大学毕业后,被下派到一个偏僻落后乡镇当宣传干事,是一个背着吉他,吹着口琴,喝着闷酒写诗的青年。

  她,则在当年高考中以一分之差落榜,却并未选择复读,而是在母亲病逝后,主动承担起照顾父亲的责任,甘心到供销商店当一名营业员,是一个梳着麻花辫,穿着碎花裙,读着《收获》与《大众电影》的少女。

  无意中,他和她相遇,在湖北土家族那个山水美如画的地方: "公母寨".刹那间,两人四目相对,内心颤抖,陷入深深的沉默。

  原来,丽雯是雨波高中时代的同桌,也是他"暗恋和初恋过却始终未曾放下"的那个女孩。四年前高中毕业,他曾写过一封情书偷放在她书包里,但并未得到任何回应;四年后大学毕业,他在这小镇上频频接近她,追求她,却还是被她的"庄重和孤傲撞疼了。"

  她其实并不孤傲,她也是喜欢他的。他善良正直,曾帮助她赶走那些骂她狗崽子的小红卫兵们,他才华横溢,能和她探讨泰戈尔、顾城、舒婷的诗。那么,她为何却始终对他欲说还休,欲言又止?

  因为在丽雯的人生价值观中,男人就是应该入世闯荡天下,出人头地的。她一直觉得自己父亲由于文革命运的残酷,"从一个桥梁工程师变成一个编竹篓的老人",被埋没这个山沟沟里"英雄无用武之地".她不希望雨波重蹈覆辙。

  他,注定应该离开此地,成就一番理想和事业;而她,注定应该留在此处,守护经历浩劫后年迈体衰的老父亲。如果他执意选择和她在这穷乡僻壤厮守终身,势必会耽误他的大好前程。这种选择会让她深觉"歉疚"——或许,这是一种不健康的,被误导的歉疚感?

  所以,当父亲关切地问:"我看雨波好像很喜欢你?"时,她正色告诉父亲:"我不会和他谈恋爱的,他是大学生,我算什么啊?"身份如此悬殊,她担不起。

  所以,当雨波深情地问:"你可以留在这里,为什么我就不可以?患难相依一辈子,有什么不好的?"她认真的对雨波说:"你是男人,也是过客。"角色如此差异,她担不起。

  所以,当雨波的省城强势女友小雅试探地问:"雨波好像因为你,不想考研了……你是不是和我一样喜欢她?"她隐忍的对小雅说:"我和你的共同心愿都是希望他早日走出这大山。我的喜欢只是山里人的喜欢,和你不一样。"地位如此贵贱,她担不起。

  然而,丽雯是非常矛盾的女孩,理性上,她知道许不了他一个未来,但感情上,她左右不了自己内心深处激荡的少女情怀。两人在竹楼观月,在河岸戏水,她处心积虑照顾他,怕他借酒消愁损害健康,便在酒中兑水,激励他不要颓废丧志;见他没处洗澡,便给他烧热水,敢于担当瓜田李下的风险;丽雯的温柔善良并非只是对雨波一个人,而是在生活的方方面面自然流露:帮助乡亲们捎东西而背沉甸甸的竹篓艰难走山路;帮助邻家阿姐做娃娃的肚兜;帮助刚长成的小鱼儿放生……言行举止间,丽雯无比透露着身心灵的女性之美。

  但有道是"发于情,止于礼",丽雯始终矜持内敛的克制自己,和雨波保持严格的情感界限和严格的身体界限,在那个大雨如注的停电黑夜,两人在快熄灭的炭火微光中面对面而坐,彼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但从情感界限角度,她不允许他说出那些山盟海誓:"毕业时我写给你的信你看了没有?""记不清了……有些事,水过三秋,就像梦一样,说破了,就是一地碎片,没意思了。"此外,从身体界限角度,她一再拒绝他想要留下来的欲望试探:"外面雨大,今晚我可不可以留下来?""门边有伞。"

  现代年轻男女很难理解,为何要那么严格遵循情感和身体的双重界限?为何不彼此热烈表白甚至来一场激情缠绵?因为丽雯心中自是高瞻远瞩,考虑的不是情而是义。自己既然不打算嫁他,又何必诱使对方冒险逾越雷池,记下那些耳鬓厮磨的牵缠,说下那些相许终身的誓言?到不可收场的时候,就难以再慧剑斩情丝了。丽雯这种界限感极其难得。或者,也只有耳濡目染于1980年代初身体伦理观的女孩子才能做到。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您正在浏览: 1980年代的爱情观后感
网友评论
1980年代的爱情观后感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