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故事新编 > 死亡味道 (M站)

死亡味道

分类:故事新编  时间:2022-04-24  编辑:小景

  小娜租住在一户人家中,房子极大。房东夫妇二人,结婚多年,没有孩子。男的经常加班,女的没工作。小娜很少见到他们。

  这晚,小娜回来得比较晚,看到了房子里透出灯光。

  小娜正要推门进去,忽然听到一声暴喝:“你说!今天就把一切说清楚!”小娜从门缝里一瞧,是男女房东在吵架。

  男人瞟了女人一眼,说:“说什么?男人哪有不逢场作戏的?”

  “你在外面逢场作戏我不管,但这次偏偏是她……”

  女人眼睛像是要喷出火,冲上去对着男人抓挠起来。

  男人也红了眼,像一头发怒的猛兽,抄起旁边桌上的一把水果刀就向女人身上扎去。

  女的倒在地上,蜷缩着一动不动。血把地板染得通红,沿着地板向门外流去,小娜似乎能听见血水滴落时发出的轻微的“嗒嗒”声。

  杀人了!血,好多的血!

  小娜想喊,可喉咙像是被堵上了,发不出半点声音。小娜颤抖着跑下楼,连滚带爬地往外逃。

  小娜奔到附近的派出所报案。

  当值的警官杜方一听事态严重,马上带几个人到案发地点。

  “就是这里?”警官杜方问。

  屋子大门紧闭,里面黑漆漆的没一点光。

  小娜战战兢兢地把钥匙插进锁孔,门打开了。小娜害怕得浑身发抖,闭上眼睛,跳到了杜方的身后。

  “别怕。”杜方看了小娜一眼,掏出枪,走了进去。

  杜方开了灯,屋里静悄悄地,一个人也没有。

  “怎么回事?”杜方皱眉。

  小娜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屋子里整整齐齐,没有一丝打斗的痕迹。最奇怪的是,地上一滴血也没有。

  小娜仔细看了看地板,地板上湿漉漉的,像是刚拖过,还没干透的样子。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并不血腥,反而带有一股香甜,馥郁醉人,让人浑身舒服得想睡。

  “你会不会看错了?”杜方说。

  “不,我很清醒,我真的看见杀人了,就在……”正在这时,房门突然打开,男房东从外面走了进来。

  “啊!”小娜惊叫一声躲到杜方的身后。

  只见男房东衣履整齐,非常吃惊地看着一屋子的警察。

  小娜注意到他穿着刚才那套衣服,但他身上一点血迹也没有,只是衣襟上湿了一大片。外面没有下雨啊,小娜揉揉眼睛,再仔细地看了看,真的只是一些水迹,不是血。

  杜方说:“你好,我们接到报案,说这里发生了凶杀案,过来调查。”

  男房东像是大吃一惊:“凶杀案?”

  杜方严肃地点头,说:“请问你最后一次见到你妻子是几点?”

  男房东说:“今天早上。不过她刚才给我打过电话,说今晚出去打麻将。”

  杜方警惕地说:“刚才?你是说就在刚才?”

  男房东说:“是啊,大概五分钟之前。”

  杜方瞟小娜了一眼。小娜一个劲向他摆手。

  杜方想了想,说:“不好意思,我想请你马上打电话叫你妻子回来,我们需要她协助调查。”

  男房东没有一点犹豫,说:“好的。”说完就拔了一个电话。

  几分钟后,女房东急急地赶回,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不对,就是她的脸实在太苍白!不过在小娜印象中,女房东并不是一个身体健康的人。

  这时,大家都把目光聚向小娜,眼神带着疑问与探究。

  小娜的脸烧得厉害,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知道谎报案情的后果吗?”杜方打量着小娜,那双锐利的眼睛仿佛能看穿小娜的一切。

  “我刚才明明看到有人……杀人,真的……”小娜有些语无伦次。

  杜方看看脸色苍白,疲累不堪的小娜,叹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她,说:“有什么事打这个电话号码。”

  小娜欲言又止,接过名片,放在贴身的口袋里。

  扰攘了一晚,小娜累得浑身像是散了架,躺在床上,脑子里浮现出那血腥的场景:男女二人的争吵,男人将女人推倒在地,抓起水果刀向女人捅去……这一幕幕都还能清晰地回忆起来。特别是最后那男的不停地拿刀捅向女人,而女人蜷缩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情景,就更是清晰。小娜仿佛又听见血往外冒的“汩汩”声。让小娜一想起就不寒而栗。

  可刚查过了,没有发生过这一切。

  天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小娜甩甩头,懒得再去想。

  忽然,从客厅里隐隐传来一阵压抑的哭声,幽幽地,细不可闻,却又真实可辨,好像有一个人就站在小娜的身边哭。小娜听得头皮发麻,像有丝丝尖锐的冷风钻进了脖子,感觉背后好像有只痉挛般的手颤抖着向她抓来。

  小娜吓得用被子盖过头,一动不敢动。

  小娜感到黑暗中闪过男女房东狰狞的脸、刀子、血、地上的水迹、男房东胸前的一片湿痕,还有那丝丝的香甜味道……

  小娜记得女房东从来不用香水,晚上也从不外出,更别说是去打麻将了。男房东衣襟上有水迹,今晚是个大晴天,外面刮着大北风,他为什么湿身?小娜记起男房东的衣襟上也是散发出一股香味,非常浓烈。

  那股怪异的香甜味道一直萦绕着小娜,使她昏昏沉沉,不知不觉中,小娜睡着了。

  小娜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很猛烈了。小娜起床,走出房间,屋子里静悄悄地,灿烂的阳光洒遍整个客厅。小娜有点恍惚。

  小娜仔细地看了看光溜溜的地板,没有一丝痕迹。小娜猛然想起了一个细节,昨晚女房东倒地的时候,是脸朝下倒地的。对了,是牙齿!女房东的牙齿嗑到地上!

  小娜趴在地板上,仔细地寻找。

  终于,小娜在一个角落发现一米粒样的东西,闪着冷冷的白光。小娜马上凑近去细看,是半颗牙齿!

  也就是说,昨晚自己看到的那幕并不是幻觉,那么……小娜的思想像是停顿了。小娜又嗅到了那丝奇怪的味道!甜丝丝的,浓烈醉人,诡秘莫测。小娜打了一个冷战,发一声喊,打开门狂奔出去。

  小娜跑到了大街上,才发现自己还穿着睡衣,街上的行人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她。小娜一摸口袋,什么也没带出来,钱包和手机都还在房间里,口袋里只有昨晚贴身放着杜方的名片。小娜在一个杂货店借电话,打给杜方。

  很快,杜方来了。小娜像是见到了救星一般,冲上去紧紧拉住他的胳膊。杜方没想到小娜会这么热情,脸上一红。杜方今天穿着便服,看起来满年轻的,神情也腼腆了许多。

  而小娜还紧拉着他的胳膊,一个劲地说着刚才的发现。杜方仔细听着每一个细节,说:“你可以肯定那颗牙齿是女房东的?”小娜点头说:“绝对肯定。”

  杜方说:“我们上去看看吧。”

  小娜跟在杜方的身后上了楼。杜方推开了虚掩的门,谨慎地四处查看,并没有找到小娜所说的牙齿。

  小娜张口结舌,不知说什么好了。杜方又四周看了看。突然,他发现那瓶塑料花里有银光闪动。杜方不动声色,看了看主卧房紧闭的门,拉住小娜,说:“你还没吃饭吧,走,我请你。”

  小娜神情沮丧地说:“那我换件衣服吧。”

  杜方说:“不用了,我们到楼下随便吃点。”

  小娜魂不守舍地跟在他身后,走到楼下,小娜问杜方:“你为什么不骂我?我又报假案了。”

  杜方说:“我并不认为你报假案。刚才,我发现客厅的花瓶里装了摄像头,你被监视了。我怀疑你的房间里也有摄像头,所以让你别换衣服了。你是案件的目击者,我担心凶手会对你不利,我建议你还是先别回去了。”

  小娜愁眉苦脸地说:“警官大哥,我能先上你家住一阵子吗?”

  杜方刚想说什么,小娜就向他摆摆手,大摇大摆地走在前面,叫停了一辆的士,坐了进去,向他招手示意快进去。

  杜方张口结舌地望着笑得如花灿烂的小娜,拍拍脑袋说:“现在的女孩子真是厉害哦!”

  一个星期后,杜方接到另一宗报案,一名女子失踪了,而这名女子就是女房东一个同母异父的妹妹。

  案情越来越复杂了。

  这晚,杜方对小娜说:“我们要回你租住的屋子一次。

  小娜一听到这话,又是摆手,又是摇头,说:“我再也不敢回那个鬼地方去了。”

  杜方说:“我们需要你的配合,你就回去一趟,拿回你的衣服吧。”

  小娜万分不情愿地跟着杜方回到那间出租屋。

  一进门,小娜又嗅到了那股香甜味,而且比上次走的时候还要浓重。小娜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急急地收拾好所有行李,跌跌撞撞地冲出那间屋子。

  小娜说:“越来越浓了……那种味道,越来越浓烈!”杜方皱起了眉头,说:“照这么说,女房东的妹妹也可能被杀了。我刚才偷偷地从那所房子里收集了空气样本和尘粒,拿回去单位化验。”

  化验报报告出来了,空气中乙醚的成分很高,而微尘样本显示,证实那是一种新研制出来的药水的成分。这种药水喷到血迹上面能够完全把血迹溶解,散发出一种独特的气味。小娜问:“那么是不是可以证实男房东杀人了?”

  杜方说:“不够,药水把血液溶解后,其化学成分就跟水差不多,证明不了什么。”杜方苦苦地思索,说:“看来我要走下一步棋了。你明晚再去一下那间房子,得晚上去……小娜,你怎么了?”他身后的小娜早吓得“咚”一声晕倒地。

  第二天晚上,月黑风高,小娜硬着头皮回到那房子,她按杜方的要求,打着手电在地板上匍匐着,一寸一寸地查找。如此之近地嗅吸着地板上那股甜腻的味道,而且明知那是两个人的血液,小娜恶心得直想吐。

  很快,小娜大叫一声,说:“我找到了!”

  空荡荡的房子里静悄悄地,嗡嗡地回响着小娜的这句话,显得异常诡秘。小娜颤抖着声音,又叫一声:“我,我真的找到了……我找到了,我要走了!”说完,小娜便冲到大门边,想拉开门跑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主卧室里一个黑影闪了出来,举起一把寒光闪闪的刀子,就要向小娜身上捅过去。与此同时,紧闭的大门一下子被人踢开了。

  杜方带着一队人从天而降,大喝一声:“不许动,放下刀子!”那个黑影一惊,手上的刀子“咣”一声掉到地上了,很快被警察们扭住了双手。灯亮了,那个黑影果然是男房东。

  在事实面前,男房东不得不交代出犯罪的过程。原来,男房东是科研所里的研究员。与女房东的妹妹勾搭上后,被女房东发现了,失手杀死了女房东。想不到这一幕正好被小娜看到了。他想起了自己早前研制的一种药水,可以溶解血迹,于是朝地板和自己身上喷洒这种药水,消灭了所有痕迹。男房东打电话给女房东的妹妹,要她配合。两人迅速地转移了尸体,清理现场。

  女房东的妹妹冒充姐姐出现在众人面前。姐妹两人有点像,小娜对女房东印象也不深,所以被骗。小娜发现了半颗牙齿时,被男房东从闭路电视里发现了,他在小娜离开房子后,马上把那半颗牙齿处理了。

  但女房东的妹妹对于帮姐夫隐瞒杀姐一事,感到很内疚,那晚小娜听到的哭声其实是她在哭。男房东见情人并不合作,心想她留着也是后患,于是找了个机会把她也杀了。

  男房东想不到小娜竟然在晚上独自一人来,并且打着手电筒到处乱照。男房东以为她又想起什么证据。于是通过闭路电视在房间里对她进行密切地监视。他发现小娜整个人都在发抖,找了一会儿就大声说找到了,心里有点怀疑,没有轻举妄动。直到小娜要拉开门逃走,他再也忍不住了,心想宁肯错杀,也不能放过,于是冲出来想把小娜杀了。这样,男房东最终还是落入了杜方布下的网里。

  案子破了,小娜又神气起来了。回到家,小娜问杜方:“怎么样,我的演技还可以吧?”杜方直翻白眼,说:“还好意思说,抖得那么厉害,戏演得那么烂。在众同事面前,把我的脸都快丢光了。”小娜说:“我丢自己的脸,关你什么事?”杜方笑嘻嘻地拉过小娜的手,说:“现在大家都认为你是我女友,你赖不掉了。”

  小娜嘴一努,正想反驳,忽然猛地吸吸鼻子,惊叫道:“是什么味道?”杜方从角落里拎出一个塑料袋,说:“是前几天我给你买的水果,放在袋子里坏掉了。”

  小娜惨叫一声,大喊道:“快拿出去丢掉!”杜方愣住了,随后哈哈大笑,说:“看你怕得那个样子,我看以后你连水果的味儿都怕了。”

您正在浏览: 死亡味道
网友评论
死亡味道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