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故事新编 > 蜈蚣之死 (M站)

蜈蚣之死

分类:故事新编  时间:2021-11-24  编辑:pp958

  天地万物都具有灵性,是情让我们的心灵在一起,是情让我们知道荣辱,是情给了我们无穷的力量。就连巨毒的蜈蚣也有深厚的情意。

  传说世间有二害,一是大群的蜈蚣,二害便是一条数十年的巨蟒,但巨蟒还是一宝,吃了它的胆,便可以延年益寿,很多人就为此而葬送生命。这故事还得从一个男孩说起,一个几个月就变得瘦弱无比的男孩说起。他的瘦弱令母亲倍偿担忧。

  为了寻求原因,母亲寻找了各地名医,但医生都说他是因为吃得太少,时间一长,自然变得瘦弱,这却令母亲诧异,儿子向来带一大碗饭菜而去,空碗而回,又怎能说吃得太少,况且儿子总是承认饭菜是自己吃完的。

  男孩继续瘦弱下去,母亲再也忍不住了,她向学校跑去,跳跃了一座座的高山。她终于到了一片深山众林,这条路原本是没有人敢走的,这个山林有许多巨毒的蜈蚣,为了免除自己遭受其迫害,人们想尽一切办法。现在,蜈蚣几乎消除殆尽,这条路是通向学校的捷径,学生们当然希望走近路。

  她到了学校,也顾不上喝水,气喘吁吁地对老师说:“我…我儿子,怎…怎么变得…如此瘦弱。”这令老师也百思不得其解,天天都看到男孩瘦弱的躯体,在上课时又无精打采,毫无活力,老师正将告诉他的父母,并把他遣送回家,看见他母亲来了,正好叫她把他带回家去。

  母亲经过千求万求,老师才勉强答应男孩再在学校学习一段时间。这是一天中午,阳光日丽,树木摇曳着,凉凉的北风似乎带着一个惊天动地的奇闻。

  老师的眼睛透过门缝,他惊愕地发现两只粗壮的蜈蚣在这个瘦弱的男孩面前舞步,腹部还留下疤痕,显然是以前受过重伤。地上铺满了米饭和菜,还有一个晃动的大碗,诉说着秘密的破碎。老师顿悟,男孩一定是用自己的饭菜去喂养那两只蜈蚣,以致变得瘦弱。

  北风一丝丝吹入,男孩感到蜈蚣有些凉意,忙转身想关紧门,发现了老师,男孩惊慌失措,吓得几乎说不出话,他忙跪向老师,哀求不要将这个秘密告诉别人,这么瘦弱的身躯跪在坚硬的地上,老师真是有些“同情”,“只要你能回家不再来学校并说出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我一定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老师硬巴巴地说。男孩被迫答应。

  原来,这个男孩为了走近路上学,第一次走那条路时,恰好发现两只受重伤的蜈蚣,它们的眼睛充满了乞求和无助,无力的身子扁平平地躺在一块尖利的石块上,这画面给人们是多么地欢喜。可在男孩看来,却是多么悲惨,他产生了恻隐之心,为了保护蜈蚣的安全,让它们健康成长起来,男孩不得不把它们躲藏起来,并用自己的饭菜喂养蜈蚣,就这样,男孩因此瘦弱下来。

  在得到老师的“同情”和“理解”后,男孩欢喜得忙道谢,这已是下午,男孩背着书包回家了。

  第二天早晨天还未亮,母亲就煮好了丰盛的饭菜,她盛了一大碗饭菜想让男孩带去学校,中午吃。走进男孩的房间,发现男孩搂着书包睡觉,母亲悄悄地从男孩手中拿过书包,想把饭放入,打开一看,发现两只巨大的蜈蚣,母亲吓得面色苍白,两脚发抖,男孩被书包掉在地上而发出的声音惊醒了,他知道倘若蜈蚣落入村人手中蜈蚣必死无疑,男孩捡起书包,飞也似的跑了。

  为了保护蜈蚣的安全,男孩将它们放在一个隐蔽的树林,天色渐黑,即使男孩对蜈蚣有多么眷恋,他还是依依不舍地离开朝回家的路上去了。

  快到家了,这与往常的确不同,父母以前总是在路上迎接男孩,可今天却没有任何人迹,四周静得可怕,时时传来乌鸦的叫声,男孩的心顿时空虚起来。他迈出沉重的步伐,艰难地朝大门走去,在大门旁停了片刻,思索着是否将大门打开。终于,他用瘦弱的小手慢慢地推开了大门。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桌上那把厚厚的戒尺,这要比男孩的手大的多。旁边坐着的便是面情严肃的父亲,男孩进来了。

  “蜈蚣曾害过多少人的性命,上次我就差一点被蜈蚣给…”父亲话还没说完,身体就不停的打颤着,“爸爸,我知道村里很多人都害怕蜈蚣,尤其是您,自从上次后,每天晚上都做恶梦。还四处求医、求神拜佛,但现在我和蜈蚣生活那么久,不也好好的吗?所以我们不必害怕它们。”男孩力争道。

  “你这臭小子,竟敢这么说你爸,我什么时候怕过蜈蚣了,我做梦、求神还不是为了你。快说出蜈蚣的下落,不然我打死你。”父亲恐吓道,“爸爸,对不起,我让您生气了,但我相信蜈蚣是有感情的,要不,我现在怎么还没有被蜈蚣吃了,您说对不?”男孩语重心地说。

  “就你这么瘦骨如材的样,它们不希罕,它们一定是想吃我。”父亲一说完,颤抖更重了,戒尺在手中晃晃动动。“爸,它们一直被我搂着睡,还用书包关紧,不可能出来,您放心。”男孩力辩道。

  “啪”一声巨响,尺子打在桌子上已变成两半了,“你小孩子家,乳臭未干,能知道多少?狗改不了吃屎,难道它们还会没法出来,你自己不想也就罢了,难道你还想让你爸妈也死去,做一个遗臭万年的人吗?”父亲已是面红耳赤,一个巴掌打了过去。

  男孩被父亲硕大的巴掌打倒在地,嘴角流出一股殷红地鲜血,就像一面红色的旗帜,告诉男孩要坚持,迎接胜利的到来,男孩坚难地站了起来。

  “说,快说,你倒底把蜈蚣藏在哪儿了,不说我就打死你,总把你被蜈蚣吃了连尸首也没有要好”父亲一说完,便又一巴掌打过去。

  此时男孩的脸部已溢满了血,血流入嘴里,咸腥的。男孩分明感觉到自己的气息已变得微弱,死神正在向自己招手。但他更知道倘若父亲知道蜈蚣的去处,蜈蚣必死无疑。便低着头,沉默着,似乎在迎接父亲的巴掌。

  就在父亲刚又要打男孩时,母亲进来了,她一把手抓住了父亲的手。哭泣地说:“难道你真的要打死咱们的儿子吗?虎毒还不食子,你就狠心下手?”父亲用力推开了母亲,母亲恰巧碰到桌子的角头,鲜血喷涌而出,母亲便这么的死去了,男孩立即跪向母亲,嚎淘地大哭起来,他的声音流露出无限的凄惨,是那样的悲凉,那样的无助,泪水打落在地,一滴、两滴…奏出了一曲又一曲的悲歌,在痛诉着男孩内心的压郁与凄苦。

  “滚,你给我滚得远远的,我再也不希望看见你。”父亲严厉呵道,男孩抚摸着母亲冰冷的脸,哭泣着,拜了拜,然后用手撑着地,他发现自己的腿早已麻木,不得不用手慢慢地爬出门槛。父亲看着自己妻子冰冷的尸体和男孩远去的背影,虽然有些痛苦,但还是呼出了深深的怒气,他的手已不打颤了。

  现在已是深夜,眼前一片漆黑,就像是大地的一张厚厚的棉被,让地球好好地睡上一觉,可男孩却还在用手爬着。终于,他爬到了那个他放着蜈蚣的隐蔽树林。他还没回过神来,两只蜈蚣便一下跑到他身边,简直吓了他一大跳。知道是蜈蚣后,他无奈地说:“亲爱的朋友,我很想把你们留在身边,可现在我自己都不能照顾自己,更不用说保护你们的安全了,你们如果跟着我只会让你们受更多的苦楚。”说完,男孩便转身走,可蜈蚣紧跟着男孩,受着伤的男孩根本耍不开蜈蚣,只好让它们跟着走。

  男孩用手艰难地爬着、爬着,狂烈的风迎面吹来,吹开了他身上单薄的衣裳,露出裸条条的脊骨,在抵抗着这寒冷,可还是觉得冷,鼻涕一直地流了出来,但片刻间他却把衣服脱了,盖在了两只蜈蚣的身上。这的确令人难以理解,可这童爱的力量似乎振动着整个地球。

  蜈蚣倒也知道感恩,它们连忙把衣服盖在男孩身上。此时,男孩的眼睛已经湿润了,他万万没有想到,被人们称为人类的最大杀手~蜈蚣,今天却有这样的举动,或许是上天看他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特地派遣两只蜈蚣暖化他的心灵。

  路上布满了尖刺和利石,他的手和脚都已划出了一道道的伤痕,鲜血沿着他爬的方向绘成了一条长长的河流。可他分明感到心里暖暖的,没有半点痛苦与寒冷,他继续爬着。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了声音,“噢!呜!”是那样的清楚,仿佛就在耳边,他更加高兴了,赶紧回应,“喂,我在这”身上一下子充满了活力,他奋力地向前爬行。两只蜈蚣却几次用嘴拉着男孩,想阻止他前行。男孩不理解,一次又一次地推开它们的嘴,自己高兴地爬着。无奈,两只蜈蚣只好跟着男孩前行。

  没过多久,他真的看到了微弱的灯光,于是更好兴奋了,快乐地朝灯光爬去,那灯光越来越近,在这漆黑的夜晚,仿佛能把整个村庄照亮,就连心里也能照明,给人以温暖,到了。

  他轻轻地敲了门,“喂!有人吗?我是一个小孩,现在天色已晚,北风呼呼,而身上却只有单薄的衣服,这荒山野岭,我很难再找到其他人了,我能否在您家里睡一觉?”男孩嘶哑的声音却有着无限的期盼。屋子里传来了粗厉的声音,“哪里来的野孩,现在事实多变,如果你没有回应‘喔!呜!’我还可以勉强你待在院外。否则,给我滚得远远的。”男孩的确不解,心想:那不是村里的人向我打招呼吗?刚想完,立即发现不对劲,这荒山野岭,除了这一户人家,哪还有其他的人呢?心里顿时有了一股莫名的害怕。

  屋子里显然是位老奶奶,那屋里寂静了下来,灯光也很平静,“不用说了,你一定回应了,你知不知道那声音是巨蟒发出的,它就是根据人的声音来跟踪人并侵害他们或者是人为求蛇胆送死的,现在村里所剩无几,都是被巨蟒害的。所以,你给我滚得远远的。”老奶奶更加粗厉呵道,说完,灯灭了。

  此时,男孩更加恐惧了,他早就听说巨蟒是人们的大害,他现在才知道为什么来的路上,两只蜈蚣总是用嘴拉着他的衣服,阻止他前行。可惜,知道太晚了,他转身想离开,可是他实在是无力了,只好停在院里,他坐了下来,用手摸着蜈蚣说:“朋友,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不听你们的劝,连累你们了。”蜈蚣依贴着男孩,虽然是夜晚,但也能感觉到男孩与蜈蚣间的真情。片刻便沉默了下来,在等待着暴风雨的来临。

  风停了,树木又直直地站了起来,在这漆黑的夜晚,四周静的可怕,男孩分明听见蜈蚣与自己的呼吸声。他伸直了疼痛的双腿,两眼微开着,两只蜈蚣扒在他身旁,两眼死死地盯着前方。

  风又来了,这时的风更加猛烈,哗啦啦的树叶夹着可怕的咝咝声,一片树叶吹在了男孩的脸上。他知道,这片内聚着恐怖的柘叶正在向他叙说着巨蟒的到来,男孩睁开了眼睛。

  蜈蚣两眼一动不动地盯着风的方向,它们观察着这里的一切变化,现在,它们知道巨蟒来了,真的来了。

  一条长长腹部有光的身影突飞而来,它用尾巴狠狠地打在男孩的身上,男孩便晕了过去。两只蜈蚣见此情景,勇猛地扑了过去。

  或许蜈蚣对巨蟒来说简直小的可怜,蛇根本不把蜈蚣放在心上,它直奔男孩,张开大口,刚想咬下去,却被两条蜈蚣咬住了尾巴,蛇用力甩着尾巴,那树枝被巨蟒击断了一枝又一枝,可蜈蚣根本没有松懈的意思。

  时间持续了很久,已经是黎明了。

  巨蟒像发了疯一样到处乱撺,为了脱离蜈蚣,它只能用嘴咬向蜈蚣了。看着巨蟒的嘴牙向蜈蚣突飞而来,惊醒的男孩赶紧捡起一枝被蛇击断的树干向巨蟒迅速扔去,卡在了巨蟒嘴里,蜈蚣本想在这时候咬破蛇胆,这样,没有胆儿的巨蟒必死无疑。片刻,两只蜈蚣便松开巨蟒的尾巴,扑向巨蟒的腹部。

  蛇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咬断了树干,由于巨蟒牙齿锋利,树干被咬得尖尖的,似乎是想用来缝衣服。看着扑面而来的两只蜈蚣,巨蟒便立急向蜈蚣咬去,虽然蜈蚣爬得飞快,但又怎能比得上巨蟒闪电般的惊速呢?纵然蜈蚣马上回逃,但有一只蜈蚣还是不能幸免,它一下子就被巨蟒咬住。男孩看见后,大喊:“不要!”便迅速向巨蟒奔去,却被巨蟒的尾巴打倒在地,男孩又晕死了

  那只被巨蟒咬住的蜈蚣不一会儿便巨蟒吞在肚里,巨蟒又立刻奔向晕死的男孩,那锋利的牙齿让人看都胆颤心寒。另一只蜈蚣见此情景,连忙用嘴咬住那根被巨蟒咬断的尖树干向巨蟒扑去,待要接近巨蟒时,它用嘴用力地把枝干向自己的腹部下叩,巨蟒刚要咬下男孩的头部时,蜈蚣腹部下的鲜血便喷涌而出,射向了巨蟒的眼睛。巨蟒顿时感到眼前一片漆黑,就不用说那嘴边的男孩了。

  蜈蚣便趁此机会,赶紧向巨蟒的腹下咬去,巨蟒更加疯狂了,它不停地乱撺,那场面可真是惊天动地,气壮山河。

  蜈蚣咬住了巨蟒的胆儿,它痛得乱摆动着长长的躯体,蜈蚣分明听见巨蟒的求饶声,蜈蚣使出最后一点力量咬下去,蛇胆掉落下,巨蟒和蜈蚣掉了下来,双双去世了。

  风又停了下来,四周恢复了以往的平静,从天的那边掉下了一滴泪水,冰莹透亮,在男孩的脸上流淌着,男孩醒了。

  他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腹部插着树干已死的蜈蚣,旁边还有那条腹部没有胆儿的巨蟒。男孩立即爬向蜈蚣,任凭身上有多痛。到了蜈蚣的近旁,他看到一颗硕大青色的颗粒,这便是人们常说的宝蛇胆,听说吃了这颗胆可以延年益寿,可又有多少人葬死在巨蟒的嘴下。男孩用瘦弱的小手捡起蛇胆,他分明感觉到这颗胆包裹着两个好朋友的性命,它是那样地沉,那样地重。男孩的手在颤抖着,颤抖着。他不能明白,被人们称为第一杀手的蜈蚣,今天却会为了救自己而献出它们自己宝贵的性命;他不能明白,手中的这颗硕大的蛇胆,人们竟然为此而不怕牺牲性命。世界中的事实在太奇怪,害虫竟然为救人而选择死亡,人们明明是胆小如鼠,然而却为了蛇胆挺而走险。

  握着这颗胆,男孩顿时觉得自己非常地孤独,是多么的寂寞,或许是埋藏在男孩心中的情种已经死去,他觉得在人世间活得太累,小小地他,肩上却扛起了肝肠寸断的重任,让他根本没有喘气的机会,或许是命运捉人,他刚好有两个好朋友,心中的情种刚发芽,这么快便枯萎了。

  男该把蛇胆放入口袋,拔出插在蜈蚣腹下的尖树干,用它剖开蛇腹,取出里面已死的蜈蚣。却发现蛇腹里有一堆的金子,但他并没有欣喜若狂。他把两只已死的蜈蚣放在一起,不停地哭泣,泪水击打在蜈蚣身上,化成了一道道的泉源。许久,男孩才把它们埋了。

  天亮了,老奶奶醒了,她打开门一看,便看见了那条已没胆的巨蟒,她立即尖叫起来,然后跑到男孩面前,不停地用嘴亲吻着他,然后用和蔼地声音对男孩说:“我的小乖孙,多亏了你,要不然我每天都要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你真是我的救世主,我的上帝,这条巨蟒不知害了多少人的性命。我可爱的小天使,请把胆给我吧!我定把它剁成万块,噢!这些金子你只管捡去。”说完,便把一双手伸向男孩,显得如此有礼貌。中国五千年的华厦文明果真“名不虚传”。

  “对不起,老奶奶,我知道您想服下它而延年益寿,但我真的不能给您,我也不会自己用。”男孩本想把蛇胆给老奶奶,但一想起成千上万的人曾为此而牺牲了性命时,便马上缩回手。

  “什么,你说什么,我对你低三下四,你居然不领情,你知不知道,我就是躲避巨蟒的残害,才活到今天,什么你自己不会用,你不用你还能把它扔了不成?反证你今天走不了,不给也得给。”老奶奶这时的声音变得如老虎扑兔,显得非常粗厉,真是老奶奶喝一喝,全村抖三抖。真不明白,这么老的人,居然能喊得这么大声,这也难怪男孩害怕。

  男孩忙向后退了退,他的脸色已吓得苍白,全身在颤抖着,他从来没有和陌生人说过话,本来胆小的他,今天如此一吓,也难怪他会这样,但不知怎么他马上又回过神来。“老奶奶,您知不知道曾有成千上万个人就是因为这颗蛇胆而牺牲?你又知不知道人们就是为了这颗胆而变得冷漠无情?您还知不知道人们因为这颗胆而没有了人性?我一定要把它毁掉。”男孩一下子不知从哪来的勇气,或许是蜈蚣给的,一说完,男孩便马上转身跑了。

  老奶奶顿时变得哑口无言,但她看到男孩跑了,便也飞速地追上去?你又知不知道人们就是为了这颗胆而变得冷漠无情?您还知不知道人们因为这颗胆而没有了人性?我一定要把它毁掉。”男孩一下子不知从哪来的勇气,或许是蜈蚣给的,一说完,男孩便马上转身跑了。

  老奶奶顿时变得哑口无言,但她看到男孩跑了,便也飞速地追上去,速度真是飞快,真想不到这么一把年纪了,跑得还如此快,不久,他们就跑到了一条江边,“你别跑,臭小子,你给我站住。”老奶奶边跑边说。

  男孩看到跑不过了,便停了下来,他想了想,如果把蛇胆扔到江里,那么便永远消失了,人们再也不会为此而变得冷酷无情,也不会丢掉性命了。他赶紧把蛇胆取出,此时河边已围了众多人,他们都想把男孩手中的蛇胆取回,便都扑了过去。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男孩把手中的蛇胆用力一扔,便扔进了滔滔不绝的江里,但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们都跑向那深不见底的江里,男孩顿时呆了,他根本理解不了人们这种怪异的形为。

  “求求你们,不要去。”男孩哭说着,又赶紧跪向他们。可人们根本不理会他,还把他当成十足的疯子。看着他们一个个地跑入江里,一个个的脑袋消失在江面上。男孩真的不忍心看,他变得六神无主,变得尸魂落魄,他真的理解不了人们,这也难怪人类被称为天地的统治者,是最聪明、最具有灵性的。男孩转过身,想往回走,但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究竟要去哪儿。

  突然间,他觉得非常想念蜈蚣,想念和蜈蚣在一起的快乐时刻。想着想着,不觉就回到了家,男孩的事迹早已传遍了乡村的每一个角落。父亲一看见他,便乐呵呵地说:“我的乖儿子,你终于回来了,你知不知道你老爸有多担心你,都怪我不好,赶你走,还打你,请你告诉爸爸,你是不是真的把宝蛇胆扔掉江里,我不相信你有这么傻,难道已被你吃了,唉!算了,只要你告诉我它的色、香、味、形就可以。”凶神恶煞的父亲这时对男孩关怀备至,虚寒问暖的,看来,父亲也有深重父爱之心。

  男孩半句话也没有说,便独自关上门,尽管父亲多次敲门,他还是不开,独自呆在房间里,是多么地孤独、落魄。

  一晃时间就过去了近一年,这近一年里每天都有许多无辜的生命葬送在江里,但人们并没有因为有人溺水而死而害怕,去江里的人反而与日俱增。而男孩的父亲,说自己根据儿子的描述,研制成了一种色、香、味、形都完全相同的真正宝蛇胆,去街头招摇撞骗。

  这是一个大年夜,男孩呆在房里,觉得非常想念蜈蚣,这一夜,他梦到了许多与蜈蚣相处的快乐时光,他梦到蜈蚣向他微笑,他好想和蜈蚣相处,去蜈蚣的世界。第二天,父亲发现儿子死了,但他招摇撞骗的形为并没有由此而停止。

  其实,世间哪有什么宝蛇胆,这只不过是人们不知道巨蟒吞了一堆金子,能在巨蟒的腹部看见金子发出的光芒,他们便误认为这是佛祖赐给凡间的宝蛇胆,吃了可以延年益寿。世间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惟有不变的就是情,蜈蚣死了,但男孩与蜈蚣的情意是那样的永恒、那样的真挚。或许,在另一个世界里,男孩与蜈蚣正快乐地活着,真正死的便是活在这世间行尸走肉的人们。或许,人类真正的最大杀手是人的愚昧无知和他们麻木不仁的心。

您正在浏览: 蜈蚣之死
网友评论
蜈蚣之死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