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故事新编 > 夺命宠物猫 (M站)

夺命宠物猫

分类:故事新编  时间:2021-11-24  编辑:得得9

  两年前,立同的导师突然去世了,他继承遗志继续钻研他们共同的课题——生物基因学课题。一年后,他的论文在国际基因学领域获奖。刚接到论文获奖通知的立同喜滋滋地回家给老婆报喜。推开门,见女儿小叶正在逗一只小猫玩,立同不喜欢这种动物,就沉着脸问猫是哪儿来的。

  老婆阿碧闻声出来解释,说是从郊区一个宠物店买的,还说人家的售后服务好,免费送一个月的猫食。

  立同不再说什么,没想走过猫身边时,那只猫像遇到强敌一样,弓起身子,仇视地望着他。立同脸色“刷”地变了,不知怎么他想起了老师家的老白猫,以前他只要去老师家,那只该死的老猫就用这种眼神看他。后来老两口心脏病突发死后,那只老猫也神秘地不见了。

  有了宠物猫后,小叶晚饭后不再缠着爸妈讲故事了,早早钻进卧室跟小猫玩。有一天晚上,立同半夜起来去卫生间时,忽然发现女儿不见了,他好不容易在院子里找到了光着脚抱着猫的小叶。当天夜里孩子就发起烧来。立同更讨厌这个猫了,想偷偷扔掉,可女儿天天抱着猫不撒手。正当立同想方设法扔掉猫时,家里却出事了。

  第二天半夜,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从小叶的房间里传出来,立同冲进门时,见孩子软软地躺在床上,胸口上深深地插着一把水果刀,血水混着一些黏稠的白色液体正滴滴答答地往下流。尾随而来的阿碧见状,发出一声惨叫晕倒在地。这时门口一个快如闪电的白影悄然闪过。

  立同报案后,警局很快来人,勘察现场发现小叶房间的门窗关得严严实实,没有外人进来的痕迹,致命的水果刀也是他们家的。不过刀口上的白色黏液很奇怪,很像动物身上的。说到动物,阿碧忽然发现女儿的那只宠物猫不见了。正想说点什么,警局负责人这时提出要把小叶的尸体解剖,阿碧听了又大哭起来了。

  几天后,尸检结果出来了,那些黏稠的白色液体很像猫口中的唾液,但一只猫怎么可能有这么多唾液的?这让所有的人感到疑惑。又过了一段时间,这个案子因为没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而陷入了僵局。

  女儿的死严重刺激了阿碧,这段时间她一直把自己关在女儿的房间里哭。立同束手无策,整天唉声叹气。这天半夜,他忽然感到一双冰冷的手正在摸自己的脸,吃惊地睁开眼一看,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站在床边,他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忽然女人俯下身子小声说:“小叶回来了,刚在我怀里睡着。”

  立同打开灯一看,是阿碧,她笑眯眯地抱着猫站在眼前。“唉!你想女儿想得太厉害了。”立同叹着气便去抓那只猫,没想到却被猫扑上来抓伤了手臂。他气坏了,飞起一脚踢在猫身上,猫惨叫着逃出门外,阿碧也尖叫着跟了出去。

  立同连忙去追,不大的院子,却怎么也找不到阿碧了,直到天亮时才在墙角找到了蜷曲着睡着了的她,那样子很像猫。

  第二天早上,公司来电话让立同去开记者招待会,出门前,立同很不放心地嘱咐保姆,有什么情况及时给他打电话。中午,立同不放心地打了个电话,阿碧在电话里欢快地跟他说话,跟前些日子判若两人,这让立同又高兴又担心。

  招待会一结束,他急急赶回家,进门就闻到一阵久违的菜香。立同正惊奇,阿碧从厨房探出头来说要做道好菜给他吃,菜很对立同的胃口,立同的吃了不少。

  晚饭后,阿碧到院子浇花了,闷坐在沙发上的立同感到有些凉,就想找件衣服披上。没想到忽然一只手搭在了肩上,他以为是阿碧,转过头一看,却发现一只长满白毛的手,尖长的指甲像刀子一样指着他……“猫爪!”他大叫着跳起来回头一看,见阿碧手拿鲜花吃惊地看着他。

  “你走路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立同脚下一软,瘫坐在沙发上。“我穿着软底拖鞋啊,你怎么了?”阿碧关切地上前摸摸他的额头。立同推开她的手说没什么。

  床上,阿碧很热烈地将嫣红的唇凑过来吻住了他,滑腻的舌带着淡淡的腥味,不知怎么这腥味让立同兴奋异常,他变得狂野勇猛……他们在床上翻云覆雨折腾了一夜,直到快天亮时,立同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刚睡着就听到耳边响起真切的猫叫声,他吃惊地睁开眼睛一看,发现叫声竟然是熟睡的阿碧发出的。

  立同很想离开这个充满了诡秘气氛的家,可是阿碧最近一到晚上就娇媚如猫地赤裸着雪白的身子扑过来……这让立同很销魂。立同觉得越来越离不开她了。

  这天中午,强烈的欲望让他不到下班时间就从公司溜了回来。打开门,屋里静悄悄的,他发现客厅那只大鱼缸里几尾大金鱼不见了,就顺着水线找到卧室,意外地发现阿碧正蒙着头在被窝里吃什么东西。

  立同心里一动,悄悄躲起来,等她走后上前揭开被子一看,床单上湿漉漉的有很多金鱼的鳞片,他感到头皮发麻。下午做饭时,他又发现阿碧给自己做的新菜竟然是用猫食做原料。立同吓坏了,夜里睡在阿碧身边心里七上八下的直打麻。

  午夜,他悄悄从床上爬起来抱着脑袋坐在沙发上。夜很黑,忽然一阵强风吹开原本紧闭的窗子,阿碧站在窗前,风扬起她的发丝扑到立同脸上,绕到他脖子上,越绕越紧,他感到呼吸困难拼命挣扎。阿碧狞笑起来,粉色的舌头从猩红的唇里伸出来,贪婪地舔着嘴角,诡魅的双眸里射出残忍的光……

  “你怎么了?”阿碧的声音让立同从幻觉中走出来,他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一语不发地向卧室走去。

  过了几天,公司为了庆祝立同获奖为他举办酒会。酒会在十几米高的游轮上举行,穿白色礼服的阿碧非常活跃,举杯在来宾中穿行,神态样子很像那只白色的宠物猫。一直在默默地注视她的立同感到心里一阵阵发毛。这时阿碧悄无声息地过来,非拉他去甲板上看月亮,立同收敛心神点点头。不一会儿,甲板上传来阿碧的一声惨叫……

  阿碧失足落水,死于非命,短短的时间内立同失去了两位亲人,他变得异常消沉。一星期后,海边冲上来阿碧残缺不全的尸体,立同面如死灰地操办了妻子的丧事。他打发掉所有陪同的人,呆呆地站在墓碑前落泪。就在这时,一声猫叫传到了他耳朵里,顺着声音找过去,是那只早已失踪了的猫,它在路边用怨毒的目光盯着他。一瞬间,所有的仇恨都拥上来,立同疯了一样扑上去,跟在猫身后穷追不舍。

  也不知跑了多久,眼看就要抓住猫的时候,忽然他眼冒金星,接着一头栽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醒来时,他已经躺在一所房子里了,眼前站着一位穿白色旗袍的女人。原来是这个女人救了昏倒在路旁的立同。女人见他醒了,长吁了一口气,转身去招呼客人。

  立同站起来,屋里很暗,四周被各式各样装宠物的箱子塞得很拥挤。他好奇地顺着窄窄的过道参观过去,发现了一只巨大的玻璃缸。缸中不时传来“啪啪”的拍水声,好像有条不小的鱼。

  “上去看看吧,我们店新进的宠物鱼。”女人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的身后。她伸手指了指搭在玻璃缸上的木制梯子。立同好奇地爬上了梯子望着水面,水面是黑绿色的,什么也看不见。正当他想下来时,突然一张女人脸水淋淋地浮上来。

  “阿碧!”立同惊得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那个女人竟然是死去的妻子阿碧,此刻她顶着水淋淋的头发用充满哀怨的目光盯着他。失魂落魄的立同正不知怎么办才好。忽然水面一阵晃动,那条鱼的尾巴直冲他扫过来。他大惊,本能地一闪,脚下站立不稳,人同梯子一同摔了下来。

  女人伸手来扶他。“那是什么鱼?怎么会跟人长得一模一样?”立同面无人色地指着玻璃缸问。女人微笑着解释,说这是条罕见的人鱼,是自己去海边散步时无意中发现的,当时她昏迷不醒地躺在沙滩上。最后女人对他说:“你要喜欢就拿去吧,我不指望她挣钱。”

  海边……沙滩……立同怀疑这鱼是阿碧的再生,就把这条人鱼买下来带回家中。临走时,宠物店的女人把他的地址留下了,并给了他一包足可以吃一个礼拜的鱼食。

  自从将人鱼带回家后,立同请了长假,每天对着人鱼忏悔。原来,女儿死后,阿碧一系列的反常的行为让他感到害怕,他推断她是被那只可怕的宠物猫侵占了身体。于是在那次酒会上就乘阿碧不注意将其推下了游轮。那天在宠物店看到人鱼哀怨的眼神,他良心发现,后悔没弄清原因就亲手杀死了自己深爱的女人。

  现在人鱼成了他的安慰。这天,他端着鱼食来到水池边,人鱼见了,蹿出水面叼走了鱼。吃完鱼,她浮出水面,赤裸着雪白的身子对着他笑。立同眼神痴迷起来,含情脉脉地说:“阿碧……”人鱼棕色的瞳眸里发出一种摄人心魄的神采。立同的眼神更加痴迷,他二话不说爬上玻璃缸,“扑通”一声跳入水中。人鱼飞快地迎上来,湿漉漉的头发轻轻一甩,发丝扑到立同脸上,绕到他脖子上,越绕越紧,立同感到呼吸困难,开始拼命挣扎。人鱼狞笑着将手移到他的头上使劲一按,两具躯体在瞬间沉入水底。极度恐怖的立同看到美丽的人鱼温柔地吻着他的颈,然后张开嘴巴,用她尖利的牙齿一咬……

  深夜,充满血腥味的屋里一个白色的人影闪进来,是宠物店里的神秘女人,她看着立同被咬噬了一半的尸体,发出猫叫一样的笑声。接着身体慢慢萎缩,渐渐变成了一只硕大的白猫……

您正在浏览: 夺命宠物猫
网友评论
夺命宠物猫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