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故事新编 > 哪个是我爹呢 (M站)

哪个是我爹呢

分类:故事新编  时间:2021-11-24  编辑:小景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在山东济南府有个小山村。这小村落三面环山、一面是水,风景十分优美。到了春夏秋三个季节,山上各种野花盛开,蜂飞蝶舞香气袭人,真是个山清水秀、地杰人灵的好所在。

  因为本村那个外号人送“霸一方”的地主把良田都占为己有,所以好多人家都是家境贫寒无有耕地,只好靠给人家打工度日。

  在村子的东头有一家人家,只有一位寡居的母亲和一个才十二岁叫冬儿的孩子。娘两个干别的不行,只好养了三只羊,母亲把那剪下的羊毛用纺车儿纺成线,再拿到集市上去换回瓜干、粗粮和油盐等生活必需品,娘两个勉强度日为生。

  冬儿早到了上学的年纪,可是由于家境贫寒,要读书那只是个梦想而已。只好含泪看着那些小朋友背着书包去学堂,自己则背起大草筐去山上割草喂羊。他是个既懂事儿又勤劳的孩子,每天上沿儿下坡不辞辛苦地劳作,那里有嫩草就往哪里去,把那三只羊喂得膘肥体壮十分讨人儿喜欢。

  那是七月的一天,冬儿正在山上行走,忽然看见对面儿山坡上一处草儿长得又嫩又茂盛,他马上跑过去用力地割了起来,不一会就装满了一大筐,看看旁边还有一些嫩草,冬儿想明天我还来这里。到了第二天,冬儿吃过了早饭急慌慌地向昨天的山坡走去,一边走一边唱着小曲儿,心中的高兴劲儿就别提了。

  及至来在那个地方,冬儿一下子傻了,他不相信地揉了揉眼睛再看,却见昨日刚刚割过草的地方确实又长满了嫩绿茂盛的草儿。心中暗想这可怪了,以前从来也没遇见过这样的事情啊?于是他忙挥舞镰刀用力割了起来,只一袋烟的功夫,大筐里就装得满满的,令冬儿那小小的心里充满了兴奋与愉快。

  一晃几天过去了,那奇怪的事情天天发生,令冬儿百思不得其解。于是他把这件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母亲,娘俩决定去探个究竟。到了第二天,他们带了鐝头和铁锹一起上了山。经过深深地挖掘,从地底下挖出来个破锅,看那东西也不像是什么稀罕物件,于是娘两个把那锅弄回了家,放在了屋子旁边儿的粮食罐儿旁,时间一长到把那东西给忘了。

  有一天,冬儿的母亲要做午饭,在舀粮食时不小心把一些高粱米掉进了那破锅内,因为粮食金贵所以母亲弯腰去用手把粮食取出来。此刻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里的粮食是随手抓随手长,真真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绝啊!这可把个冬儿妈妈乐坏了。她用布袋儿把粮食装起来,然后给那些揭不开锅的邻里送去,让大家都解决了温饱的问题。

  一时间大家奔走相告,这消息像风儿一样传遍了整个小山村,当然也传到了“霸一方”的耳朵里。那小子一想有这等好事儿,竟然让那些穷鬼们得去了,这还了得。于是派了几名恶奴,硬是把那宝贝抬到了自己的庄园里。

  在大厅上,“霸一方”把一百两银子放进锅里,然后就伸手去取。他是拿了一百两还有一百两,再拿一百两又生出来一百两,把个“霸一方”乐得差点儿没背过气去。只一会功夫大厅上到处都是明晃晃的白银,他还贪心不足,于是继续取银子。这么大的举动早已惊动了“霸一方”的老爹,那老家伙八十八岁了,因为脑血栓手脚不利索,却哆嗦着拄着根龙头拐杖一走三颤地来在了大厅上。

  眼见到处是明晃晃的银子,这老家伙急了,也试图去那锅里捞上一把,谁知一个趔趄掉到了锅里。家奴们急忙上前去拉,结果是拉出一个爹,锅里还一个爹,再拉出一个老头还有一个老头,只一会儿功夫大厅里就有了无数的老头,“霸一方”傻了眼,这么多爹哪个是我亲爹啊?他试探着叫了一声爹,那些个哆哆嗦嗦的老头一起答应“哎”,可把个“霸一方”气死了,平白无故的找了这么些个爹出来。他气急败坏地举起镐把向那锅儿砸去……

  只听一声巨响,那锅碎成了片片儿,大厅里的银子和老头也都不见了,只有锅中坐着的“老霸一方”被震得口吐白沫,奄奄一息地倒在那碎锅片儿上,估计魂灵儿已经走在西方大道上了……

您正在浏览: 哪个是我爹呢
网友评论
哪个是我爹呢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