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故事新编 > 无罪 辩护 (M站)

无罪 辩护

分类:故事新编  时间:2021-10-13  编辑:pp958

  1灯昏黄,江阅帆放下公文包甩掉鞋,开了电视,这才坐定拿出在回家的路上买的麦辣鸡翅汉堡大口吃了起来,一下子被噎住了——电视里的本市新闻在放一个案子,一个镜头晃过死者家属的脸。虽然只是一晃,但是那张脸,那张虽不年轻但依然动人的脸,早已经在江阅帆心里掀起万丈波澜。

  电话响了,是事务所的同事张,张说,你看电视了吗?盛大集团的董事长林一夫在家被刺,现场只有两个女人,一个是他年轻的太太何水依,一个是他有智障的女儿林朵儿。你猜凶手是这两个人中的哪一个?江阅帆说,我不猜。焦点访谈不是说,让事实说话吗?张就干笑两声。江阅帆说,这个案子无论如何,我都要接。

  江阅帆尽管只有31岁,但是作为一个法学博士,刚一出道当律师,即打赢了几例公认不可能打赢的案子,名声大噪后,来指名要江阅帆出马打的官司多不胜数,像这样他主动去联系的案子还是头一遭。

  江阅帆在第一时间内了解了案情,2006年12月24日也就是平安夜夜晚11点钟,林一夫在家被一把水果刀刺中心脏,经医院抢救无效身亡。由于盛大集团正在与另外一个集团合作上市的事,以及在本市的多项投资,董事长的身亡自然引起多方面的关注。警方调查的结果是,林一夫的女儿林朵儿失手杀了父亲。林一夫的太太证实了这一说法。而林一夫的前妻弟则向警方力陈凶手是何水依。林朵儿情绪失控,目前正在康复中心接受精神治疗。

  江阅帆起身,看外面残阳似血。他告诉秘书:马上安排我去康复中心,我要见林朵儿。

  2看守所。何水依看上去很憔悴,尽管如此,依然掩饰不住她的丽色。江阅帆怔怔地看着她,伸出手,说,告诉我真相,好吗?这样我才可以帮你。

  何水依眉毛动了一下,一丝讥讽的笑挂在嘴角,你认为是我杀的人?

  江阅帆说,你让我怎么认为?

  何水依说,不是我。你信不信?

  江阅帆略略露出焦急,说,你要跟我说实话。我是在帮你。

  何水依不说话。沉默良久,江阅帆说,我去了康复中心,你知道林朵儿在说什么吗?她反复只说一句话,爸爸,不是我的错……阿姨推我。

  何水依笑了,说,她的话你也信?

  江阅帆盯着何水依说,警察会信的。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我是在帮你!

  何水依伸出手,缓缓地摸了一下江阅帆的头发,说,阅帆,以前只有你相信我。可是现在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我没有杀人。

  江阅帆的眼睛湿了,说,我相信你。我会按照你无罪来辩护。走出来,风冷冷的寒,入骨入髓。江阅帆的心里一片悲凉。

  不知不觉走到一条小巷。小巷是政府规划的区域,新年后就要拆除建楼盘了。投资方是盛大集团。

  3恍惚中,时光倒退了15年。6岁的江阅帆在巷子里跟小伙伴追跑跳跃,忽然被绊倒了,腿被磕出血来,小伙伴都吓得一哄而散,江阅帆孤独地哭着。这个时候,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啊,小弟弟,你流了这么多血呢,我带你去医院好吗?他抬头一看,一个梳着麻花辫子的少女,停立在自己身边。她大约十一二岁的样子。她拿出手绢替他包扎了,然后背着他到街道小医院。

  他这才知道,这个好看的姐姐叫何水依,大他6岁,随家人新搬到巷子里。

  他每天早晨上学前一定要在巷口磨蹭,一会儿系鞋带,一会儿整理书包,为的是偷偷看巷子深处飘来的那个轻灵的身影,像一朵馥郁芳香的花,让他觉得一天都是美好的。

  他渐渐长大。15岁那年,忽然全巷子的人都在议论她,说她在跟一个中年男人勾搭。

  每当听到这样的议论,江阅帆心里就很难受。在一个露水淋漓的清晨,他拦住了她,问,你是不是那样的?她反问,哪样的?他说,他们都说你,跟一个老男人勾搭。她的脸就一沉,说,不是勾搭,我是要嫁给他。然后问,他们说什么,你信吗?他大声说,不,我不信。你那么好,你不是那样的!

  何水依笑了,却有眼泪落下来。她伸出手,抚摩着他的头,说,看你,你都这么高了!他大叫,你为什么要嫁个老男人?就是因为他有钱?听说他还有一个傻女儿!

  她看着他,说,你和我弟弟一样大,但是他从来没能像你一样跑一样跳,因为他有严重的心脏病。我们的爸爸妈妈都不在了,我要养他。你知道做一个心脏手术要多少钱吗?我多想看他也能跑也能跳啊……

  他哭了,呜呜的。

  他的哭声没能挽住她。她到底嫁了,嫁的时候除了她那残疾的弟弟外,没有人送行。他听见一个男人在大号,水依——如绝望的兽。据说,那是与何水依青梅竹马的男朋友。他的名字叫黄勇。

  后来,江阅帆上了大学,再后来,听说,何水依弟弟的手术并不成功,他,还是去世了。

  4江阅帆觉得可能每个男人都有这样一个“神仙姐姐”在心中。所以江阅帆在寻找女朋友的时候不由自主中意这个类型:白皙、高挑、黑发、明眸、爱笑。而林朵儿就是这样的。江阅帆第一次在康复中心见到林朵儿的时候,简直呆了。

  林朵儿有着10年前的何水依那样细致的肌肤,黑沉沉的双眸、如瀑的长发和窈窕的身材。没有人会觉得这个有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的女孩子居然有智力障碍。医生说,林朵儿的智力只有12岁。

  江阅帆常常陪着林朵儿散步,走在绿草上呼吸着新鲜空气,听林朵儿重复动画片里的故事,说要做樱桃小丸子的时候,他就忍俊不禁。忽然间,心里就有了怜爱,他不觉得她智力有问题,反而觉得她纯真无邪,这让整天周旋在尔虞我诈的官司的江阅帆感到了不一样的轻松。他想,他是真的喜欢林朵儿了。

  由于证据不足加上江阅帆的力辩,何水依获得无罪的宣判。但是,越是这样,他越是好奇。2006年12月24日夜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何水依特意找到江阅帆,一盏茶过后,她主动打破了沉默:你真的决定娶朵儿?她颤抖着声音问江阅帆。江阅帆点点头,说,是。我要娶的女人就应该是那样的,善良如水。何水依问,那么,你真的不介意朵儿的……

  江阅帆说,她没有病,只是待在一个世界不愿意长大而已。

  何水依叹口气,说,朵儿身上遭的罪孽并不只是这个。

  江阅帆说,我知道的,朵儿曾怀孕过。

  何水依大惊,问,你知道?江阅帆点点头说,我陪朵儿做过全身检查,医生告诉我的,但我不介意。但是,你应该告诉我,朵儿身上究竟发生过什么?2006年12月24日夜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何水依说,好吧,我告诉你。

  5去年,朵儿20岁的时候,何水依突然发现朵儿身形臃肿了很多,例假也有一段时间没来了。何水依带她去一检查,如晴天霹雳:朵儿怀孕了!问她是谁,她居然不知道!

  心痛之下,只得先哄朵儿堕胎,把事情瞒着林一夫。

  谁知道今年林一夫在一次生意中落败,心情不好,平安夜那天本来出席一个Party,回来后就怒气冲冲,冲到朵儿房间对着她一阵猛打,何水依被惊醒,看见朵儿被她父亲追打着到处乱窜,就上前去阻止,问他怎么啦。林一夫坐下来,气道,今天那小子口出狂言说是新年要兼并我盛大集团,别人问他如何能,他居然说如何不能?林一夫的女儿都被我睡了……何水依一惊,拿起水果刀为林一夫削苹果,说,人家说的未必就是真的。林一夫怒道,他说我女儿肚子中间有颗红痣,难道还有错?真是家门不幸,当初她妈就是红杏出墙被我险些打死的,看她越长越像她妈我就来气,我今天也非打死她不可!说着夺过水果刀朝林朵儿刺去,林朵儿忽然大叫,爸爸,你别打妈妈了!眼见着朵儿要被刺到,何水依连忙将林朵儿推向一边,林一夫大怒,扑过来,结果倒在墙角,刀不知怎么刺到了自己。何水依和林朵儿都惊骇不已。

  朵儿为什么会那样?其实,是因为当年目睹了父亲暴打妻子后,受到刺激狂奔一不留神从楼梯上摔下,头部受伤才如此的。

  江阅帆很惊愕。何水依说,林一夫离婚后,他的妻子就跟人出国了,这么多年来居然杳无音信,只可怜了朵儿,我第一次见她,她就喊我妈妈。我跟林一夫结婚,第一为的是钱财——可是有了钱又怎样呢?弟弟还是没了。那天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痛哭,是朵儿悄悄来到我身边,紧紧抱着我。所以我希望朵儿能嫁一个好人。如果你娶朵儿只是为了钱财,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6江阅帆推迟了婚礼。坊间议论纷纷,议论最多的是说,江阅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要不是林家有偌大的遗产,一表人才的他怎么会娶一个智障的女人?结果林家的财产大部分被何水依捐了出去。江阅帆如意算盘落空,自然就对婚事意兴阑珊。

  江阅帆拥着林朵儿,告诉她,朵儿,没关系,你要勇敢。跟我一起去好吗?

  朵儿说,我听你的。

  何水依看着江阅帆,说,你真的决定了?

  江阅帆说,我决定了。我素来相信好人有好报,坏人有恶报。何水依笑,这可不像律师说的话。江阅帆说,律师也是在守护法律。

  一个月后,江阅帆和林朵儿举行了婚礼。本市公安局长特意打来祝贺电话,说,如果受害人都像林朵儿这么勇敢,那么那个多次猥亵少女的道貌岸然的嫌疑犯也不会这么久都逍遥法外。他说,江阅帆,我敬佩你。你是个男人。

  何水依却不见了。她给江阅帆留了一把银行保险柜的钥匙。江阅帆带着林朵儿打开一看,是林宅的房契和一些珠宝和存折。旁边有一封信:善待朵儿。这是他父亲留给她的。

  何水依没拿林家一分钱。她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有人说看见她去了老街的小巷,打听一个叫黄勇的人。听说,何水依结婚后,黄勇至今未娶。江阅帆眼睛湿湿的,他想,那朵馥郁芳香的女人花,终于,终于要为她自己开放一次了。

您正在浏览: 无罪 辩护
网友评论
无罪 辩护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