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故事新编 > 午夜的空房子 (M站)

午夜的空房子

分类:故事新编  时间:2021-10-13  编辑:pp958

午夜的空房子 标签:草房子

  何赛从网上认识了一个名叫滟滟的美眉,很是情投意合,一番花言巧语,终于拿到了滟滟的照片,只看了一眼,他顿时就流下鼻血来,马上要求跟美眉见面。滟滟很爽快地同意了。何赛大胆地说:“我现在就去见你吧。”滟滟惊叫起来:“天哪,快半夜啦!”何赛坚持要见她,滟滟就给了他一个地址:越秀路73号院4号楼6门302号。何赛兴冲冲地赶往约会地。

  此时已近半夜,街道上清冷异常,寒风吹过,黑影摇曳,说不出的诡秘。何赛有心退回去,但又心有不甘,鼓足了勇气,直奔越秀路而去。越秀路在老城区,两旁都是老旧的楼房,原先曾是政府机关的办公场所,后来政府搬到新区办公,这里就改造成了宿舍楼。何赛很快就找到了73号院的4号楼6门。抬头望去,3层楼上果然还有一扇窗子亮着灯,那是滟滟在等他了。

  楼道里漆黑一片。他摸着黑爬上楼梯,转过了一层,又上了一层,那是上到三楼了。他记得刚才亮灯的房间是在楼道右边,就敲了右边的房门。房里有个甜美的声音问道:“谁呀?”他忙说:“我是风行天涯,来看你啦。”那个甜美的声音说道:“门开着呢,你进来吧。”何赛轻轻一推,那扇房门果然开了。这时他才发现,屋里竟黑着。

  他回手关上了房门,站了片刻,很快就适应了屋里的黑。借着窗口照射进来的月光,他逐渐看清了屋里的情形,心下不觉一惊。只见这间屋子里竟空荡荡的,尘埃遍地,像是很久都没人住过的样子。他不觉后退了两步,小声问道:“滟滟,你在吗?”窗边传来一串娇笑:“我在呀,你过来呀。”

  何赛循着声音望去,发觉那声音是从窗口传来的。可他小心翼翼地走到窗口一看,那里根本就没有人影。那扇窗子也是尘封已久,落满了灰尘。他不禁悚然一惊,全身的汗毛都倒竖起来。他连忙转身向门口退去,要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他刚来到门口,正要开门,却听到门外传来轻轻的脚步声。他连忙躲到门后。

  那脚步声停在门前,顿了一顿,很快,就传来撬动门锁的声音。只听“喀哒”一声,门锁被撬开了。房门推开了一条缝,闪身钻进一个人来,那门又极快地关上了。一看他那个鬼鬼祟祟的样子,何赛就猜出他是个小偷。小偷竟选择了一所空房子来偷,那也够笨的啦。何赛就想笑了。

  那个小偷显然也没想到这间房子会是空的。他掏出手机来,借着显示屏上的荧光观察着屋子,当他发现这间房子里空无一物时,不禁大为沮丧,叹了口气,正想离开,忽然愕然地睁大了眼睛。他惊恐地后退着,退到窗边,忽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我再也不敢啦。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啦。”

  他抬起头来看着前面,何赛竟愕然地发现,他的脑袋上竟磕出血来。那个小偷忽然浑身颤抖,一张脸也极度狰狞地扭曲着,惊恐万状地望着前面。何赛凝神看去,却见他的肚子被扒开了一个血洞,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伸进去,揪出了一团血呼呼的肠子,竟向何赛摔过来。

  何赛一愣之间,那团血呼呼的肠子已经摔到了他跟前。何赛吓得心惊肉跳。他只觉得浑身酸软,更是动弹不得。也就在这时,更惊恐的一幕发生了:那只无形的手竟然拧下了小偷的脑袋,那颗血淋淋的脑袋就那么滴着鲜血向他移过来。何赛惨叫一声,一把拉开了房门,一跃而出。他一脚踏空,摔倒在地,他也顾不得疼痛,爬起来连滚带爬地跑出楼去。

  何赛跑回家,就病倒了。那血淋淋的图景反复在他的脑海中出现着,赶也赶不走。他发起了高烧,不断地说着胡话,一个劲儿的重复着那个地址:越秀路73号院4号楼6门302号。越秀路73号院4号楼6门302号。他妈妈心疼得要命,带着他到很多医院去看了,但医生们都诊断不出他的病因,更想不出治疗的好法子,眼看着他病入膏肓,瘦得脱了形。这天晚上,半夜时分,他妈妈正坐在床边抽泣,却听何赛大叫一声:“别撕我的肠子!”

  他妈妈一把提起他来:“走,我带你去越秀路73号院4号楼6门302号,看看那里到底有什么古怪!”何赛连连后退着,但他妈妈把他拉到地上,拽着他就奔了越秀路。

  他们很快就找到了那座楼房。来到302号门前,妈妈刚一敲门,就有个甜美的女声轻柔地问道:“谁呀?”妈妈不待答话,何赛身子又抖起来。妈妈抓着他,等到女孩儿开了门,却正是漂亮温柔的滟滟。何赛一见滟滟,忽然清醒过来:“滟滟,我是风行天涯。”滟滟一听是他,高兴起来,拉着他进了屋,嗔怪地瞟了他一眼,问他那天约好了来找她怎么竟没来。何赛说了那天夜里的遭遇,滟滟也是十分愕然地睁大了眼睛,说这怎么可能啊,那天她一直在家里等他呢。何赛仔仔细细地看过了,滟滟家住在302号,一点问题都没有,那天夜里怎么会有那样一段噩梦般的奇遇呢?妈妈看他好了,连忙拉着他告辞出来。何赛跟滟滟说好,有时间再约会。

  何赛回到家里,马上上网,和滟滟聊上了。两个人的话题很快就扯到了那天夜里的遭遇上。滟滟告诉何赛,她们那座楼里确实有一间传说中的鬼屋。那间房子的主人死得很凄惨,他死了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都能听到他在半夜里悲惨地嘶叫和哭泣。他死的那间办公室是302号,从他死了以后一直就空着,后来进行改造,把办公楼改成宿舍楼,他那间办公室刻意被设计成了楼梯间,那间房子也就不存在了。但从此以后,又发生了一件更为恐怖的事。有些到这座楼里来的人,莫名其妙地就走进了一间根本就不存在的空屋子里,半宿也走不出来,甚至有些干过坏事的人,还被开膛破肚拧下脑袋,死得极惨。一些胆小的人根本就不敢在这座楼里住了,剩下的全都是像她这样实在没地方可去的。

  何赛越听越是害怕,眼睛也是越睁越大。想起那天夜里的那血淋淋的一幕,他不觉汗毛倒竖,脑门上出了一层冷汗。何赛暗下决心,就是打死他,也不能再进那幢鬼楼了。

  可他这个决心下了没两天,就要改变了。自打他见了滟滟一面后,他们俩在网上说着些脸红心跳的话,他想约滟滟出来,但滟滟却说,他们这座楼就是一个检验器,坏人不敢进来,她要嫁给能进来的好人。何赛实在逃不出她的诱惑,只剩了一个念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他和滟滟约好,仍是子夜时分相见。他乔装打扮了一番,这才哆里哆嗦地出了门。

  滟滟怕他出事,早就在楼门前等他了。何赛一来,她就把他接上楼去。进入滟滟的房间,关好房门,何赛那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何赛把她拥入怀中,两个人一阵长吻,何赛的那双手就不老实了,伸进滟滟的衣服里。

  滟滟不觉脸一红,拉出他的手,冲着卫生间一努嘴。何赛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连忙到卫生间里洗澡。等他洗完澡出来,才发现滟滟把卧室里的灯关了。何赛知道女孩子害羞,不由悄悄一笑。他借着朦胧的月光走到床边,见滟滟躺在床上,他扑过去,却听身下一声惊叫,接着就看到一个无头鬼从床上跳起来,惊恐地叫着:“我没干坏事儿,我没干坏事儿。”

  何赛认出来了,他竟是那个被拧了脑袋的小偷。

  那小偷的脖子上凝着紫黑的血痂,只剩了那具尸身,在屋地上乱跑乱嚷。忽然,那具尸身又扑回到床边,从床下面拣出了他那颗血淋淋的头颅,扣到脖子上,狰狞地笑着:“找到啦,找到我的脑袋啦。”何赛惊恐地往床里退着。那个小偷像是看到了他,忽然尖利地笑起来,对着旁边说道:“你要找的就是这小子!你要拧断脖子的是他呀!”

  何赛只觉得一阵疾风吹过,直奔了他的脖子,他听到“咔嚓”一声响,他“噌”地一下跳起来,在床上手舞足蹈,惊恐地喊叫着:“拧脖子,拧脖子!”他就一直这么跳着。

  滟滟“啪”一声按亮了灯。屋里一片亮。那个断了脖子的小偷站起身来。原来他竟一直屈着腿走路,这才在他的脑袋上又安了一个假脑袋。他看着何赛,眼睛里带着报复的快感。滟滟靠在墙边,喃喃自语:“佳美,你安心去吧。”

  原来,何赛的遭遇都是滟滟设下的计谋。何赛和朋友开了一个旅游网站,赔得血本无归,他们就想到了歪路上,要用女色赚钱,就在网站上开设了一个收费聊天室,雇用了许多聊天小姐,先是用言语勾搭撩拨,然后就邀请对方看脱衣舞表演。自然,要想看脱衣舞表演要付很多费用。他们从中渔利。他开始雇了一些三陪女。不久他们就想到了更恶毒的主意,通过网恋认识漂亮又有文化的女孩子,使用卑鄙的伎俩,先是占有女孩子的身体,而后再利用裸体录像做要挟,把她们扯到他的聊天室中做裸体表演。滟滟的好朋友佳美中了他的圈套后,不堪凌辱,从楼上跳下来自杀身亡。滟滟就下定了决心要给她报仇。但无奈何赛他们这些人做得很隐秘,她一直没有找到告发他们的证据,就想到了这么个无奈的办法。

  滟滟把已经吓疯了的何赛扔到了大街上。又打开了,寻找下一个要报复的目标……

您正在浏览: 午夜的空房子
网友评论
午夜的空房子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