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故事新编 > 出租车里的诱杀案 (M站)

出租车里的诱杀案

分类:故事新编  时间:2021-09-13  编辑:得得9

出租车里的诱杀案 标签:装在口袋里的爸爸

  临近傍晚的时候,出租车司机小刘拉了一位客人到市郊。客人付了钱下了车之后,小刘抬头看看天,还不算晚,回市里再转一圈,看能不能再拉趟活儿,多挣个钱也好给雅芬买套像样的衣服。打定主意,小刘就掉转车头回市区。

  雅芬是小刘的妻子,去年才结的婚,小两口恩爱异常。白天雅芬上班,小刘出车,一到晚上,雅芬必然做好可口的饭菜等小刘回来一起吃,晚饭后小两口更是恩恩爱爱,日子甜蜜得不得了。

  一想到妻子,小刘的嘴角就挂上了微笑,他看看前面,一条笔直宽阔的公路直达市区,路两边一个人也没有,就顺手打开收音机:

  “本市最近发生了数起杀害出租车司机案。据公安机关透露,被害者全都是因为吸入了足量的有毒气体而死。目前,凶手的作案动机还有待查证,可以肯定的是,凶手作案时间是下午五点到七点。公安机关在此敬告广大出租车司机朋友,此段时间内尽量不要出车……”

  “啪!”小刘一下子关掉了收音机,他没想到竟然会听到这样一个坏消息。他瞄了一眼左腕的表:5∶37!妈呀!小刘心里打了一个哆嗦,还是赶紧回家吧。

  就在这时,小刘看见前面有一个人从右边小路上了公路,还朝他的车招手。这人不会是杀人凶手吧?因为刚刚听到那则让他心里惴惴不安的消息,小刘竟有些疑神疑鬼起来。

  小刘慢慢地将车驶近,仔细打量那个人:面目修饰得很干净,衣衫也十分整洁,五十岁左右的年纪,文质彬彬的,还提着一个大公文包,俨然一副学者派头。

  不像凶手啊。小刘的心放下大半,把车停在那人跟前,但没有熄火。他摇下车窗问:“这位大哥,您从哪儿来到哪儿去啊?”

  那个人一愣,说:“我是那家工程的工程师。”说着指着右边远处正在施工的建筑,“今天有点儿事耽搁了,又没有开车,所以只好到这儿来拦车回家。师傅,现在可以让我上车了吧?”

  被说中心事的小刘微感尴尬,急忙说:“您别多心。刚才我听收音机说有一凶手专杀出租车司机。嘿嘿,一时吓得糊涂了,您上车、上车。”

  工程师倒是好脾气,笑笑没说什么就上了车,坐在小刘旁边。

  “您去哪儿?”

  “阳光小区。”

  “哦。”小刘暗自庆幸,离自己家不远,看来这趟活儿拉得容易。

  或许是刚才怀疑人家觉得不好意思,开车后不久小刘就说:“我本来也是要回家的,刚好顺路。要不这样吧,我给你打个五折,只算个油钱,您看怎么样?”

  “要是那样就太谢谢了。多少钱?我现在就给。”说着工程师就要打开公文包。

  “不用这么客气啦。这一趟下来大概得五六十吧,您就给个三十好了。”小刘扭头对工程师说,却不由惊呼:“你怎么带这么多钱!”只见工程师打开的公文包里,一沓一沓的全都是钱,怕是至少有几十万!

  工程师马上把公文包合上了,紧紧抱在怀里,略带惊慌地盯着小刘说:“你想干什么?”

  小刘一愣,随即笑着说:“你以为我想抢你的钱啊?放心吧,我绝不会干那种事的。不过,你真不应该带这么多钱在身边。”

  工程师还是略带怀疑地打量小刘,说:“这是工程款,本来说好今天交付的,但对方一直没来,没办法,我才把它带回家。”

  小刘点点头表示知道,他明白工程师是怕他抢他的钱,所以也不好说什么,只专心开车,希望能早点儿把工程师送到阳光小区。

  一时车里沉默无比,不一会儿,小刘觉得旁边不对劲,扭头一看,工程师正瘫在座位上浑身发抖,脸色发白,还直冒汗!小刘赶紧把车停在路边,急问:“你怎么啦?”

  工程师吃力地抬起颤巍巍的手,指指怀里的公文包,说:“药……药……”

  小刘有点儿明白了,工程师是旧病发作,不过他的公文包里有药。

  情况紧急,小刘一把从工程师怀里抢过公文包,打开一看,傻眼了,里面全是一沓一沓的百元大钞!心忍不住怦怦直跳,脑子里也嗡嗡的,眼睛像被人盯住一般转不开……

  “药……”突然,工程师细若蚊蝇的呻吟声传进小刘耳里,却犹如当头喝棒!小刘猛一甩头,把右手伸进公文包里在一沓一沓的钞票中不住地翻找,不一会儿,找到一个不大的白色药瓶,没有标签。

  小刘赶紧把它拿到工程师面前,问:“是这个吗?”工程师很艰难地点点头。小刘见状赶紧把盖打开,把药倒在手上,却发现只有一粒白色药丸。来不及多想,小刘把药塞进工程师嘴里,然后找出矿泉水,喂工程师把药咽下去。

  幸好,在小刘紧张的注视下,工程师慢慢恢复了平静,让小刘暗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这个工程师在他车里“过去”了呢。

  “你没事了吧?”小刘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问。

  工程师用一双复杂难辨的眼神看着小刘,轻轻点头。

  小刘的心情显然很好,他救了一个人嘛。一会儿后就到了阳光小区,他扭头对旁边的工程师说:“大哥,到了。”

  工程师却双目紧闭,犹如睡着了一般,小刘推推他,工程师却向一边倒去。小刘吓了一跳,急喊:“大哥,你怎么啦?”工程师毫无反应。小刘的脑中闪过可怕的感觉,伸出手往工程师的鼻下探去,没有呼吸!

  妈呀!小刘吓呆了。良久,他才哆嗦着拿出手机:“喂,是110吗?我、我要报案……”

  小刘放下手机呆了半晌,深吸口气,又拿起手机拨号:“雅芬吗?今天晚上我不回家吃饭了。我……我的车里死了一个人……”手机里马上传出女声尖叫,同时小刘也清清楚楚地听到了由远及近的警笛声。

  小刘被110带走了,他的妻子雅芬疯狂地从家里跑出来,却只看见警车呼啸而去。

  出乎众人意料的是,三天后小刘竟然一点儿事没有地回家了。雅芬抱着他又哭又叫。小刘挣开她,把一盘磁带放进了录音机里,按下了播放键,里面随即传出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这是我第六次录制这样的磁带,这说明我已经杀了五个出租车司机了。你们听了这句话一定会觉得我丧心病狂吧?但当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时就不会这样认为了。”

  声音顿了顿,似乎是在整理思绪,又说:“我的儿子,刚刚大学毕业,好不容易在本市找了一份好工作,但是,就因为身上携带了公司的钱被出租车司机残忍地杀害了。后来我赶到现场,惊呆了,血肉模糊啊!我一手拉扯大与我相依为命的儿子就这样没了,而且还死得那么惨,眼还睁得大大的,死不瞑目啊!我好恨!我要让那人为我儿偿命!但这么久过去了,警察竟然连一点儿线索都没有!所以我要亲自为儿子报仇,凡是见钱起意的出租车司机都该杀!”

  声音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想极力平静自己的心情:“你们不要吃惊,以我的智慧和学识,杀人是件很简单的事,而且保证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想知道我怎么杀人的吗?告诉你们吧。我先卖掉了房子,足有几十万吧,每次坐出租车我都带着它,并且故意让司机看见。记得有一个司机一见到我有这么多钱就起了坏心眼,哼,我当然不会跟他客气,捏碎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小包,那里面的有毒气体足以让十个壮汉毙命,那个可恶的司机当然没有逃过,只可惜不知道他是不是害我儿的凶手。”

  “剩余的四个司机一开始倒没有劫财的意思,但当我心脏病‘发作’,他们明白自己可以很轻易地得到那笔巨款的时候,他们都动摇了,并且动手了。哼!意志力弱得可笑又可恨的家伙,我自然也把他们全送上了天!”

  声音又深吸了一口气:“我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件疯狂的事,也知道自己没有好下场,我明知道这是疯狂的,但我就是停不下来,我想杀死那些贪财的司机,我想让他们死!”

  “但我也给那些出租车司机一个机会,只要他们能够不受金钱诱惑,拿药给我吃,那么死的人就会是我了,我会得到解脱,悲剧也不再上演。”

  “今天下午我准备到市郊去,这是第六次了。虽然希望不大,但我还是希望这次的出租车司机不是个贪财之人。”

  声音到此就完全没有了,只剩下磁带在录音机里空转。小刘看着已经听得傻眼的妻子,平静地不带任何感情地说:“你一直都不知道,我可以自我催眠。去年你爸开刀住院得花二十万,钱是我出的,但我根本就没有这么多钱,刚好有一个小伙子上了我的车,他带了很多钱,所以我就……杀了他,用那笔钱给你爸看病。后来,我受不住良心的煎熬,潜意识里自我催眠,慢慢地就当这事完全没有发生。但今天上午在警局听到这盘磁带的时候,我想起了一切,那个人的儿子是我杀的。雅芬,我对不起你,我已经向公安局投案自首了,一会儿他们就会带我走的。”

  “嗯——”雅芬呆呆地只能发出滞涩的声音,脑子似乎一下子反应不过来,过了好久,才“哇——”地大哭起来。

您正在浏览: 出租车里的诱杀案
网友评论
出租车里的诱杀案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