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故事新编 > 深水炸弹 (M站)

深水炸弹

分类:故事新编  时间:2021-04-29  编辑:小景

  (一)

  管小宁走进“醉红尘”酒吧,似随意地对吧台前一个很书卷气的中年男士点点头,便与他隔一个座位坐下来,对着吧台里面那个有些妖媚的男侍道:一杯“碧海云馨”。

  中年男士绅士地报以含蓄的笑,两人熟人似地向对方举了举杯子。管小宁发现,那男人喝的,正是一杯很容易醉的“深水炸弹”。

  酒吧的气氛随夜色的浓重暧昧。柔和幽暗的灯光随意洒下,喜多朗《寻找他乡的故事》苍凉而忧伤。

  管小宁不喜欢“深水炸弹”平静之下深藏的爆烈,她只喝“碧海云馨”,这么多年她已经习惯了“碧海云馨”那种凉凉的寂寞,但饮多少也只是浅浅的醉。就像已经习惯自己家的风平浪静。管小宁是一家颇具规模服装企业的老总。刚到而立之年,就有了成功的事业,足够大的房子,俊朗的丈夫和足显身份的靓车。一个幸福女人该有的一切似乎她都有了。但在管小宁意得志满的端庄后面,却总有种寂寞的清冷钻入骨髓,使她时常内心无凭,灵魂无依。丈夫徐瑞是本市市场经营局的一名副局长,主管各大批发市场的管理和拓展。业务性虽不很强,日常事务却极繁杂。他们虽然彼此相爱,但各自的事业却使他们常常无暇相顾。有时候管小宁满怀歉意地深夜回家,却发现丈夫徐瑞比她回家更晚。早晨醒来想埋怨丈夫几句,却发现早起的那个被叫作丈夫的家伙已为她热好牛奶面包,自己先走了。两人虽同睡一张床,忙起来却能好几天见不上面。管小宁就几度警告徐瑞,这种情况若再不改观,她就只好考虑换人了!

  对此,曾是高中同学的丈夫徐瑞往往做谦恭状痛心疾首,发誓以后肯定给管小宁做好奴仆,朝夕相伴举案齐眉,招之即来来之能战。直哄到管小宁脸上笑靥如花。可事后,他们彼此却依然故我。

  管小宁只好自己调整自己。身累了心累了,就到酒吧消磨掉一段时光,让一种微醉松弛一下自己疲惫的身心。

  角落里一个穿着极为简约的花瓶样女孩儿突然和一男子疯狂拥吻,并很快起身迫不及待匆匆而去。管小宁转过脸,正好触到身旁那中年男子的目光,忙浅笑一下低头掩饰。

  中国的酒吧永远玩儿不出牛仔味道,只会往风月上靠。中年男子也笑了一下,像是独自感慨,又像借题与管小宁搭讪。

  管小宁轻轻点了下头没说话,吧台里面年轻的调酒师却接过话题:说不定哪一天啊,这小姑娘也被人家埋了!

  管小宁虽没有接话,调酒师说的事情却是知道的。2005年7月29日,本市市场经营局为扩建小商品批发城,新征了一片土地。刚开始土方施工,推土机就在地下挖出七具女尸!女尸身上的衣服很完整,唯独脚上都没有穿鞋子。公安部门初步断定,遇害的是一些风月场所的卖淫女子。这个案件已经上报省公安厅,被命名为“7·29特大杀人埋尸案”。

  那七具尸体里面,有一具是管小宁夫妇的高中同学吕彩霞。

  怪不得都说吕彩霞离婚后做生意发了,原来是做那种生意啊!徐瑞酸溜溜地说。

  管小宁狠狠瞪了丈夫一眼。管小宁知道丈夫徐瑞高中时候追求过吕彩霞,被人家很没面子地拒绝了。但徐瑞却不知道,妻子管小宁这多年一直和吕彩霞情如姊妹。闺帷之外的休闲时光,多是在一起度过。

  中年男子猛地一口喝光了“深水炸弹”,脸上很快就泛出醉意。他掏出五十块钱压在杯子下面,关切地对管小宁说了句:太晚了,早些回家吧!然后自顾出门而去。

  如果中年男子献殷勤送自己回家,矜持的管小宁当然不会理会。但这样一句简单的提醒,却使管小宁蓦地感到一种被人关注的亲切和感动。这,该是一个很体贴很温情、很有生活情调的男人。

  男士要活出魅力,还得人到中年啊!管小宁暗自感慨。相比这中年男士,酒吧里年轻调酒师的调皮帅气,就显得琐碎而浅薄了。

  (二)

  管小宁很快就知道,这个和她一样喜欢来酒吧消遣的中年男子叫马子波,是本市一名很有成就的书画家。马子波虽不很健谈,却有种引人入胜的魅力。管小宁相信,马子波那忧郁而不颓废的眼神后面,肯定有着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果然,在管小宁和马子波互认为已是朋友之后,马子波终于有一次对她谈起了他早已破碎的婚姻。他的妻子原来也是搞艺术的,她们同栖同作相敬如宾,曾经是一对很被羡慕的文坛伉俪。后来,妻子见一些做生意的朋友同学都发了财,就再也耐不住寂寞搞艺术,辞职去开了一家大酒店。而马子波却帮不上妻子什么忙,更不喜欢热闹,便依旧整天躲在书画室写字作画,两耳不闻窗外事。

  妻子酒店的生意很好。自觉如鱼得水的妻子很快学会了喝酒,学会了唱歌跳舞,甚至,酒桌上的打情骂俏。食客们一掷千金的派头使她羡慕,大款们纵情享乐的生活方式使她再也不留恋曾经苦心建立起来的家,再也看不起只知道写字作画的丈夫了。她们的感情便在不自觉中开始疏离淡薄,最终走向分手。

  怎么会这样?你们一个搞艺术,一个开酒店挣钱,应该是很有互补性的。管小宁说。

  马子波淡然一笑:时间。两个人若没有足够在一起的时间,便不再会相互欣赏,相互影响,相互感应。尽管我依旧深爱着她,可我拿惯画笔的手,已经抓不牢她狂野的心了……

  管小宁心里就有酸楚的感觉。原来时间的钝刀割裂曾经的花好月圆,竟是这般简单!那么,自己的婚姻是否也已被时间的钝刀开始了悄然切割?管小宁依稀记得又是三天没有见到徐瑞了。她下意识地拨了丈夫的手机号码,语音提示徐瑞已关机。

  离婚这多年了,你就没有……再遇到合适的?管小宁问马子波,借机掩饰心底的疑惑和不快。

  我想她就像个贪玩儿的孩子,玩儿够了玩儿累了,迟早会回家的。所以我一直在等她。你们女人,特别是踏上平淡婚姻之路的女人,也许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是什么!马子波自负地摇了摇头,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几乎很少有人能够连续喝两杯“深水炸弹”,马子波很快醉得不成样子。

  已经离婚五年多了,这个男人居然依旧深爱着自己的前妻!管小宁暗暗感叹。透过驾驶室的反光镜,管小宁发现醉态可掬的马子波脸上隐隐竟有泪光。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啊!送马子波回家的路上,管小宁忽然对这个内心悲苦的痴情男子有了心疼的感觉。

  (三)

  管小宁一整天都在心神不宁。

  再次拨打徐瑞的手机,还是关机。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什么样的事情会使他这样怕人打扰!

  管小宁不禁换了个号码拨出去,马上就通了。一个很磁性的声音舒服地敲击她的耳鼓:你好!

  马子波不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有一手漂亮的好厨艺。“深水炸弹”醉人快,醒得也快。那天夜里马子波很快就清醒了。被欣赏的女士从酒吧送回家,马子波深感不好意思。忙洗手下厨,很快给管小宁做了份精致的夜宵相谢,并看着管小宁一点一点吃下去。

  管小宁突然感动得想哭。管小宁觉得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在家里吃过一顿饭了。

  马子波送管小宁下楼的时候,管小宁突然转过身抱住马子波:马哥,我……我留下来好吗?

  马子波捧起管小宁俏丽的脸庞,却只是在她的鼻尖儿上轻轻刮了一下:听话,回家吧!你丈夫肯定已经在家里等你了……

  管小宁失望地驾车回到家里,徐瑞果然早已回到家里,阴沉着脸坐沙发上等她。

  管总今天晚上干什么去了?徐瑞的语气颇不友好。

  管小宁不理他,自顾忙着洗刷。徐瑞又说:我到公司去过了,你根本不在公司!

  管小宁说:我打过你的手机,你关机了。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怕人打扰?

  于是二人纷纷质问对方,渐而争吵起来,分床而睡。

  因为提前约好,马子波准备的晚宴很丰盛。不但有时令小海鲜,还有正宗的英格兰红茶,更有悠扬舒缓的音乐。管小宁好久没有这样开心地吃过饭了。

  这样的家才有家的感觉,这样的日子才叫生活啊!管小宁环视马子波满室书香的书房,整洁有序的厨房,雅致大气的客厅。一切总是像刚收拾过一样干净。

  马哥,我嫁给你好不好?管小宁幽幽地说。

  那怎么可以?使君已有妇,罗敷自有夫。马子波微笑着抬手指了指墙上前妻的照片。

  那还是“使君的妇”吗?我可是听说,人家在和你离婚的当年就已经……管小宁揶揄马子波道。

  你若是敢再胡说八道,就给我滚出去永远不要再来!马子波的脸上突然青筋跳起,对管小宁低声叱道。

  管小宁吓得伸了伸舌头,不敢说了。

  (四)

  管小宁已经很久没去酒吧,而是把马子波的家当成她消遣的酒吧了。多才多艺的马子波成了她的“精神情人”。

  迟早有一天会越滑越深的。管小宁想。每次和丈夫吵架心情郁闷,管小宁就会给马子波打电话,驾车来他家吃饭。反正马子波住的这个地方不会有人认识她,管小宁觉得很放松。

  “马哥,我和他过得实在没意思了!我……我要天天来吃你做的饭!”管小宁又对马子波撒娇道。

  你真是个小无赖,看样子我马子波是被你吃定了!马子波笑骂道。

  是,今生我就吃定你了!你若不肯娶我,我就做你的情人!管小宁打蛇随棍上,目光炯炯地盯着马子波。

  你可要想好了,你有家,有事业,有显赫的社会地位。而我马子波躺下一条站起一根,孤身一人什么也没有。玩弄感情游戏我玩儿得起,你却未必玩儿得起。你丈夫知道吗?马子波问道。

  管小宁嫣然一笑:我没必要什么都告诉他吧!我几乎见不到他。再说就是知道又怎么样?大不了我和他离婚!管小宁说罢,转身进了马子波的卧室……

  许久,马子波走进卧室。马子波手里,托着两只很漂亮的高脚杯,和一瓶看似有些年代的红葡萄酒。

  房间里灯光黯淡了,音乐如水流泻。葡萄酒很浪费地倒得很满。两人坐在床边,小心翼翼地端着酒杯,温情脉脉地看着对方。

  突然,客厅的电话响了。马子波不得不放下酒杯,去接电话。

  电话里却是一连串的忙音,可能有人打错了。马子波回到卧室,管小宁的酒杯已空了。你可真是个贪杯的小家伙,我们应该喝一杯“交杯酒”呢!马子波说着,又给管小宁倒了满满一杯红葡萄酒。管小宁不好意思地擦擦嘴角,伸手一接,竟没有拿到近在咫尺的酒杯!接着管小宁便手捧额头,摇晃了两下就倒到了床上!

  马子波的脸色不见一丝异样。他平静地放下酒杯,一边动手脱管小宁脚上的鞋子,一边像是自言自语:天作孽,犹可违。人作孽,不可活。你的丈夫是多么优秀,又是多么爱你啊!他不过是忙碌了些,你就迫不及待地红杏出墙给他戴“绿帽子”,你居然还要和人家离婚!你们这些不知道珍惜婚姻和爱情的女人,根本不配得到幸福!你们有着合适鞋子的保护,却忘了脚的舒适还要去贪图新的鞋子,你们根本不配再活在这个世界上!马子波说着,渐而情绪失控,双眼通红。他从床头柜里找出一个崭新的塑料袋,俯下身来就往管小宁的脸上套……

  (五)

  管小宁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嘴角挂着浅笑。马子波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看着呆若木鸡的马子波,管小宁说:你也最好不要和我动手。我空手道四段,打你这样只会拿笔的书画家,三五个不成问题!

  你…你没有喝那酒?马子波嗫嚅道。

  亏你还天天喝酒!再饕餮的酒徒也不会把二十年窖藏红葡萄酒当啤酒那样浪费地狂饮吧!一个资深酒徒居然犯这样的低级错误,我就猜肯定是酒里有猫腻。于是我就在背后拨了你家客厅的电话……告诉我,你为什么杀了吕彩霞?管小宁的眼睛红了。

  我…我没有杀人!马子波下意识地说,脸上的汗顿时流了下来。

  我和吕彩霞情如姊妹,我虽然不知道她认识的那个喜欢喝“深水炸弹”的书画家是谁,可我知道要喝“深水炸弹”的人,肯定常去酒吧!因为只有酒吧才有条件调制出正宗的“深水炸弹”!三个月来,我几乎泡遍了本市所有的酒吧。记得我第一次见你,你就在喝一杯“深水炸弹”。并且,你恰好是个离异的书画家!

  我知道你深爱自己的妻子。你觉得你是最适合她的“鞋子”,从而心底痛恨她的背叛她的绝情,以致开始痛恨所有背叛“鞋子”呵护的“脚”,于是,你就杀死了所有企图和你发生“一夜情”的女子,是不是?管小宁目光如炬,狠狠地逼视着马子波。马子波再也坚持不住,瘫坐在床上拽扯自己的头发,像个受了莫大委屈的孩子似的哭泣起来……

  见马子波的精神接近崩溃,管小宁对这男人不禁生出一些可怜:其实自己脚上的鞋子合适与否,每个人都自己知道。并非每一桩离异都是因为“脚”对“鞋子”的背叛。至少,吕彩霞是因为被薄情丈夫抛弃之后,才遇到你并真心爱你的!管小宁说完,拿出手机拨了“7·29特大杀人埋尸案”的举报电话……

  (六)

  徐瑞推掉一切应酬,早早就回到家里。妻子被传颂为“民间女神探”受到公安部门嘉奖并未使他感到高兴,他反而为妻子的大胆举动感到莫名震惊,更为妻子感到莫名的后怕。

  管小宁哪里是什么“空手道四段”,管小宁简直手无缚鸡之力平时连看武打片都发晕!

  管小宁慵懒地坐在宽敞客厅的沙发上,默默出神对徐瑞关爱的抱怨充耳不闻。管小宁问徐瑞:你知道“深水炸弹”为什么必须去酒吧喝吗?

  见徐瑞回答不出,管小宁自己答道:因为调制一杯上等的“深水炸弹”,不但需要上好的“威士忌”和“生啤”,还需要足够的时间和耐心。谁会在自己家里保持那么好的耐心浪费那么多的时间呢?于是,另一杯别样的“深水炸弹”便在不经心中悄然埋藏。两个人便在那种不经心的倦怠中,默默地等待爆炸……

  管小宁悠然长叹,很沧桑的样子。

  徐瑞怜爱地抱住管小宁说:亲爱的,好在你我都不喜欢“深水炸弹”。还是让我陪你去喝一杯你喜欢的“碧海云馨”吧,我听说要把“碧海云馨”那种凉凉的寂寞喝出温馨感觉,需要两个人耐心对饮呢……

您正在浏览: 深水炸弹
网友评论
深水炸弹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