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故事新编 > 《潇湘红楼》第四章可怜红颜命奈何 (M站)

《潇湘红楼》第四章可怜红颜命奈何

分类:故事新编  时间:2021-04-18  编辑:小景

《潇湘红楼》第四章可怜红颜命奈何 标签:红楼梦

  白三爷虽是表里不一,道貌岸然,整日在外欺压,不怕遭报应的。

  但在白府的院落佛堂,却是有人终日诵经念佛保其平安,改邪归正。

  这日,王氏依旧如往日一样,待在佛堂静心诵经念佛,可是嘴里默念佛经不到半柱香,这陪嫁丫鬟落樱突然气喘吁吁的闯了进来。素来喜好幽静的王氏不由的一惊,差点吓去半个魂魄。她惊愕的问道:“落樱,何事这么慌忙?”

  “夫人,夫人!”落樱这气还不及歇歇,话便出了口,说道:“方才我路过中堂,无意间听到老爷派去管家,说是连夜毁倒高老爷家的牌坊!”顿时,王氏手中的佛珠不由得散落了一地,她错愕的看着落樱,脸色顿时苍白,说道:“这白向军整日恶事作尽,也不怕后悲落了殃。如今,连高家祖上的牌坊也要动?就当着自己的叔父是皇上身边的人,他就这般无法无天?落樱,你赶快去高家给高夫人捎个信,千万别让人发现。”

  “是,夫人!”

  就在落樱转身之际,顿时脸色惨白,双眼瞪如铜铃,不得言语。

  “怎么了?”王氏回头问道,不禁也是愣住了。

  只见是白三爷一脸笑容的站在佛堂门口,背对着双手,边上还粘了个二姨太。“若不是香香发现这个贱婢在偷听我和老虎说话,我这计划就被你们这对主仆给毁了。”他轻声说道,没有半点怒言,只是这脸上的笑,却彷如刀子,慢慢逼近。倒是王氏怒火相向,本是倾城容颜,此时也是落得恼羞成怒。“高家祖上,与我们白家曾是世交,其间也有后辈联姻,而在两家族谱重修补订的时候,也曾计划两家合谱。我实在是不明白,为何到了这一辈,竟为了个嫁娶之事,落得今日地步?”

  “夫人,那就要问你自己了。”白三爷顿时脸色落黑,语气漠然的说道。王氏一怔,突然面向菩萨,诚心罪过:“当年,我与高家老爷本就有指腹为婚之约,可你若不是胁迫我爹娘,逼迫高家,我怎又落个红颜祸水之说,害的你们两家从此水火不容?生下少成和静怡,我便搬来佛堂,你是再是娶妻纳妾,我也是不问半句,只想一心忏悔,求得高白两家,和睦相处!”

  “哈哈哈哈!”顿时,白三爷高声笑道:“夫人,你这话说的真是动人,若是高应天听到了,想必是我穿过的鞋子,他也是不嫌臭啊!”

  “你?”王氏顿觉羞辱难耐,却又无措。

  “你这贱妇——”突然,白三爷一巴掌挥了过去,心中妒恨相融,恨不得是撕了高应天。落樱顿时一怔,扶住摇摇欲倒的王氏,不禁哭了:“夫人,你没事吧?”王氏摇摇头,却觉得目眩三分。白三爷黑着张脸,一副死了也不放过她的神情,说道:“既然,你想为高应天守的下辈子清白,老子就成全你!”说着,一把推开了一直粘在边上的秦香香,拖着王氏就往厢房里赶。王氏一愣,自知白三爷兽性大发,顿觉恐惧,撕拉着他的衣服,妄想挣脱。“白向军,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而被推开的落樱也是害怕,哭着喊着跟着过去,却被秦香香半路拌了个脚,一头撞到这门槛的石阶上,顿时头破血流。这秦香香虽见不得白三爷一心落在王氏身上,但也不敢声张什么。尽管白三爷嘴上说恨,但她深知道他心里是深爱着王氏的,否则也不会因为个高应天,生个这么大的醋。

  “夫人,夫人!”落樱不甘,欲要起身,却又被秦香香一脚踩住了右手,说道:“这夫妻的事情,怎落到你这贱婢管?不知死活,同你主子一样,犯贱!”说罢,转身若无其事的离去。可悲的是,这边上其他的奴婢奴仆看到了,却也只能暗暗同情,叹气,谁也不敢过去扶她一把。

  而这头,白三爷连拖带打的把王氏强抢入室,像个土匪似的,也不尊个夫妻之道,一进了房,便又是三巴掌落在了王氏的脸上。不容分说,容颜顿时落得残花败地,而王氏的精神也是遭得了一番摧残。

  “你不是说与高应天本有婚姻的吗?老子今天就看看,你到底是谁的贱妇!”说着,不容王氏挣扎,便是狠狠扯去她那套在道观求来的素衣。王氏惊慌的护着自己,躲在了桌子后边,泪水淹得自己已分不清虚虚实实。而这白三爷见手上的素衣,更是来了气,恼羞成怒的吼道:“刚进门不足两年,你就搬去院落佛堂,带发修行。老子到底哪里对不住你了?你要这般折磨?”说着,随手拿起边上的剪刀,将素衣剪成了条,往王氏身上扔去。王氏见状,痛苦的心灵似乎被这碎条已麻痹,说道:“你这般没人性,也不怕遭雷劈吗?”

  “老子就是被雷劈,也要先搞了你!”白三爷发疯的褪去了自己身上的衣物,揪着王氏的头发,往榻上拖去…

  “求求你,放了我,求求你,放了我…”王氏一边无力的哀求着,一边麻木的任泪水肆涌着。可见白三爷此时,根本就听不见她任何的一句话,而王氏此时在他眼里,跟他在苏红院玩弄窑姐没什么两样了。倒是他听到她无力的哀求,无助的神情,他竟然兴奋勃勃,发疯似的扯去了王氏身上的最后一件衣物…

  屋外的雨依旧在下,本是下午的时候,可这灰蒙蒙的天色,倒显得几分暗沉。白三爷悠然自得从房里出来,一脸满足又满意的神情,与瘫落在地上的王氏的那张苍白无色的面孔相比,已然成了一个天地之比。王氏瘫落在地上,一言不发,也无表情,整个身子彷如僵硬如石,没个动得。这榻上,榻下,是混乱一片,不是被扯坏的衣物,就是强抢夺取王氏的过程中,鞭打她的条子,其间,还见得几处血迹。

  “夫人,夫人…”突然,落樱冲了进来,她得知白三爷离去后,忙赶了过来,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了。只是,当她看到王氏的时候,她真恨不得被糟蹋的人是她自己。“夫人…”落樱上前,跪在了面前,紧紧的抱住了王氏。她自小被卖进王府,作了王氏的贴身丫鬟,与王氏情同姐妹。而这王氏嫁到白府不久后,王家因为私藏军阀重犯而被抄家,所幸白府在朝廷有人,幸得没落殃,而王氏同落樱也逃过一劫。两人在白府的日子,更是日日相惜,若不是王氏生了孩子,落樱也是不愿改口从小姐喊到夫人。如今,见王氏在白府落得这般地步,落樱心里比谁都痛。

  “夫人…”她含泪唤道,无比挣扎。

  只是这王氏却是没了魂,就连落樱也是没认得出来。

  “夫人,落樱给您去药房抓药,您要保住啊!”说着,她扶起王氏,正要靠近榻上的时候,王氏顿时像个疯子似的,一巴掌落在了落樱的脸上,随后衣衫不整的冲出了屋子。落樱一愣,惊愕的追了出去:“夫人,夫人,夫人…”

  顿时,整个白府被惊动了,还在清闲的喝着茶水的白三爷,听到下人来说王氏衣衫不整的往祠堂奔去,不由的一惊,摔了杯子,忙赶了过去。

  王氏疯言疯语的跑到了祠堂,看到祖上的灵牌摆的一座一座的,她顿时静了下来,目光呆滞的看着眼前的牌位,不由得傻笑了几分。而就在这时,白三爷带着下人和绳索也是迅速赶来,生怕这王氏做了什么毁了家族声望的丑事来。“给我捆了这贱妇!”白三爷怒骂道,看到王氏衣衫不整,遍体鳞伤,神志不清的,也没个半点恻隐之心。而这王氏突然见三五个人拿着绳索向她走过来,她顿时怕的又蹦又跳,揪着自个儿的头发,又冲出了祠堂,三五个人都拦不住。白三爷见状,索性自己夺去了下人手中的绳索,说道:“今日,若不给她个颜色看,我白三爷就不是老子!”说着,追了过去。

  王氏满个院子跑来跑去,见白三爷在后面追赶,她心里更是害怕胆颤,最后在后花园的一口多年未提水的井口边停下了。她又笑了,倾斜着身子朝井里看去,只见井里竟然倒映出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女人,她不禁又觉得好玩,索性向里面伸出手去,嘴里还碎念着:“你上来啊,你上来啊,他们抓我,我好害怕,你上来帮帮我…”

  “贱妇…”

  就在这时,白三爷的一声喊着,王氏愣了一跳,回头惊愕,恐惧的看到他正拿着绳索朝自己,凶神恶煞的走过来,她不由的身子往后一倒,随后整个人掉进了井里,然而王氏脸上竟然还是挂着笑:“你不上来找我,我下去躲躲…”

  “不,惜君——”那一瞬间,白三爷彻底的愣住了,而他也终于唤出了王氏的名字。只是此时人去花已落,花死人亡两不知。白三爷扔了绳索,冲到井口,只见井水也是没了王氏的身躯,他顿时倍感痛苦。

  “夫人——”赶来的落樱,见王氏投井自尽,不由得人在魂去,没个着落。

  奈何,这白三爷竟然将王氏自尽的责任推到了高应天头上去,而这高白两家,从此水火更是不相容。

  “快把夫人给救上来啊!”白三爷顿时对赶来的老虎咆哮道。老虎一愣,得知夫人投井自尽,他不觉吃惊。赶去后院的时候,见白三爷跪趴在井口边,落樱昏阙,他更是不由的愣了一下。忙找来人下井打捞。

  几个时辰过去后,王氏终于被打捞上来。

  白三爷失了魂儿似的站在一边,看着下人把王氏的尸体抬到地面上

  他几乎是不能喘息。那湿淋淋纠缠在一起的长发,像个鬼爪似的缠绕着王氏的脖子上面,而王氏那被水泡的面孔,也是起了浮。本是一度红颜,却是遭天妒恨。睁得铜铃般大小的眼睛,似乎是快胀出了眼球,甚是怕人。秦香香看着不禁吓得躲在白三爷身后,不敢出声,而其他几个姨太更是连屋都不出,生怕是遭了王氏的怨魂。

  “夫人,夫人,你死的好惨啊!”只有落樱趴在王氏的尸首上痛哭疾首。那些打捞的下人们,则都去了一边,谁也不敢再多看两眼。白三爷看的不忍,转过脸去,说道:“王氏虽是自尽,但毕竟也是我白三爷的妻室,老虎去准备下灵堂吧,让夫人好生安走!”

  “是,老爷!”

  “对了,”突然他叹了叹,说道:“关于高家牌坊的事情,等夫人的灵事过去了,再办!”老虎一愣,点点头,转身离去。白三爷无奈的再看了看王氏,心里纠结的痛让他顿生恨意。索性也是离去,秦香香见状忙跟上了去。

您正在浏览: 《潇湘红楼》第四章可怜红颜命奈何
网友评论
《潇湘红楼》第四章可怜红颜命奈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