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飘飘网

◆ 故事新编

· [故事新编] 暗藏玄机的长椅
财政局原先在一大片平房里办公,后来条件改善了,拆掉平房盖起了富丽堂皇的办公大楼,楼前就有了好大一片空常谢局长是个有情调的人,就亲自规划,把楼前的空场设计成了小花园,树阴下摆...
· [故事新编] 聚魂灯
周建伟是个插图作者,专门为一些时尚杂志画插图。平时没事,他会对着画上的一群俊男靓女发呆,仿佛其中一个会成为他的女朋友。周建伟很想找一个诗情画意的女朋友,三年前,这种想法差点...
· [故事新编] 五月的冰花 七(中)
十年中,王明轩共回国三次。第一次是一年后,依然是一个雨天。傍晚时分,雨,特别的大,像泼的一样,响着闷雷。雨水很深没过了大腿,黄葉坐在窗前,呆呆地望着雨水,心里空空的什么都不...
· [故事新编] 登赣江
登赣江花谢花飞花满天,孤灯渔火对愁眠。人面不知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秋叶残落将过半,一潮江水几朝人。才子佳人乘鹤去,此地空留一楼阁。浩浩江水凭栏望,忧愁无处话凄凉。...
· [故事新编] 梦游赌鬼石
朱大宁这段时间赌运正盛,与人玩起麻将来,几乎就没有输过。他常常叹息,可惜生错地方了,在这里只能小打小闹,凭他这手气,要是在澳门的话,不赚个盆满钵满才怪呢。这天是周末,朱大宁...
· [故事新编] 单线
<一>阳光暧暧的…那年我十岁,学校组织春游活动,天很暧,暧得我倚着操场上的乒乓球台很快地就进入了梦乡,连班主任的集合的口哨声都没注意到,我只知道我累…也不知道自...
· [故事新编] 下一站、寻找记忆中的棉花糖
文、洛小乙“依涵,依涵,不要…”一身冷汗的默西在床上挣扎着,叫喊着。默西又作了那个可怕的梦。黑暗中的默西不愿开灯,或者是他就不愿意有任何动作。这已经是依涵离开默西的第一百六...
· [故事新编] 离婚策划
李杰一直等阿敏登上飞机,才驾车离开。开到中途,他停下车,点了支烟。阿敏去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一星期后回来,他得好好想一想,怎么把公司的事在七天之内办妥当。李杰开一家大型土产...
· [故事新编] 神秘的幻像
上午洗漱完毕,刘柳打开淡蓝色眼镜盒,戴上暗红色的细框眼镜。她眼睛近视得厉害,左眼视力0.3,右眼视力0.1。为了美,她一直戴隐形眼镜,一戴就是十几年。昨天去医院检查,医生说...
· [故事新编] 那年夏天:你是我一首永远也唱不完的歌
(楔子)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抬头,只见远处天边的尽头依旧血红的一片,却也渐渐地也在消逝着。周围是一大片的草地,还是那般青翠,柔软,空气里飘荡着那恰好让人觉得温暖的风。他就那么...
· [故事新编] 玫瑰
情人节的浪漫,给往日粗俗的男人和冰冷的城市多了一份人情味。所有的男人好像把积攒一年的情欲放在今天挥洒如流。结婚六年,她未收到一片玫瑰花瓣。昨夜的缠绵中丈夫还温柔地说女人就像...
· [故事新编] 缘梦大赵
一诗题乾坤本是一回梦,梦里人人在梦中。几段姻缘随梦去,常怜醒后尽成空。二似梦非梦今夜星光很好。不知为何,我却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我坐起身,将卧室的一扇窗户打开,凝望着铺满...
· [故事新编] 寻找桃花源
张开山这几年也算是发了点小财,他开始跟着人家去做生意跑了好多年,也仅仅是能够糊口而已。后来有一次他在城郊看到市民正在抢购一个老头挑来的木炭时,心里突然一动。现在虽说各种电器...
· [故事新编] 魔力二手鞋
作为刚踏上社会的应届毕业生,阿青尝尽生活苦楚。找不到好工作,两眼一摸黑居然干起了与专业毫不相干的建材销售,天天挤公交跑马路压工地皮鞋都开了口。三个月来他实在没跑出成功的一单...
· [故事新编] 飞天魂
大漠孤烟,长河落日,朔风呼啸,冷月无声。我,一个丝绸商人,又一次驻足于朔漠戈壁的苍凉中,仰视岩石上飘舞着的飞天,心随影动,我拿出了随身携带的长萧,应和着壁上的舞姿……我看见...
· [故事新编] 都是虚荣惹的祸
在厦门这个繁华的都市,在烈日般夏日,让人全身汗流夹背,地上热蒸气,使人真的无处藏身。一个穿着白衫衣配黑色裤子,加上一双擦得发亮的皮鞋,头发刚好是四六分,肩上夸一个公文包,很...
· [故事新编] 镜中影噬
朱文洁被一个黑衣女人带进陌生的房间。房间里到处都是镜子,大大小小的镜子,每一面镜子都奇形怪状,里面似乎深藏着某种东西。她怯怯地问黑衣女人,镜子里有什么?女人冷冷地回答:“有...
· [故事新编] 明日谋杀
李春桃和郝英田又是一次不欢而散,两人狠狠地吵了一架,他骂的那些狠毒的语言让她觉得,现在已经是分手的时候了。两人在高中时就相恋了,又一起出来打工,现在感情出现了裂痕,春桃已下...
· [故事新编] 复仇
吴天早早的开车回到了苍狼社,还是老样子,但看起来又加进来了一些人。苍狼出现了,摇了摇头,道‘三年不见了。’吴天鞠了一躬。苍狼道‘以你的本领早就可以出师了,你再完成一个任务就...
· [故事新编] 字条噩梦
杨小燕曾经是医学院里公认的校花,人长得娇小柔弱,是个多愁善感的“林黛玉”式美女。她的丈夫孙强和她是同学,毕业后两人又一同被分到了市里有名的“仁心”医院,两人恩恩爱爱,双宿双...
· [故事新编] 深水炸弹
(一)管小宁走进“醉红尘”酒吧,似随意地对吧台前一个很书卷气的中年男士点点头,便与他隔一个座位坐下来,对着吧台里面那个有些妖媚的男侍道:一杯“碧海云馨”。中年男士绅士地报以...
· [故事新编] 双喜轶事
村里人都叫双喜“二瓜子”。“二瓜子”在老家是俗语,至今也不知道书面语言怎样表达,反正“二瓜子”形容一个人就是现在人们调侃“二”、“二百五”和不熟成的意思。双喜长了一脸的黄胡...
· [故事新编] 于心有愧的玩笑
刚刚过去的这一年,是我度过的最充实的岁月。尤其春节期间,合村欢聚,老幼皆乐——至少在我的感觉里是这样。但是,一想到和山明开的那个无聊的玩笑,我的心就会内疚不安起来。我不是细...
· [故事新编] 食堂管理员
食堂管理员夏延民李志想了半天,就是想不明白主任为什么把食堂包给麻花女。一个从农村来打工的半老徐娘,什么背景都没有,害的好几个打招呼的关系,这几天一直大骂李棒槌黑心了,看上了...
· [故事新编] 丢失在角落里的爱
亲爱的,为了你这些年我都不曾改变过自己,因为我怕到时你认不出我,也不会再看到那个傻傻的我。我也知道,我不是你最终的依靠,可你却是我今生的唯一。——引...
· [故事新编] 蓝色公寓迷案
A曹芳坐在一个藤椅里,她是今年刚从警校毕业的大学生,聪明伶俐,有勇有谋,是一名很有潜力的年轻女侦探。这是古木先生家的书房,古木先生是位头发银白的老人,精神矍铄,双目炯炯有神...
· [故事新编] 复苏的记忆
梁小茹在李老师的带领下来山区写生。她学画画已经5年了,无论是润笔,着色,都有着非同一般的悟性。李老师在她身上寄予了厚望。梁小茹坐在雾气氤氲的湖边,折叠桌铺着画毯,宣纸上已经...
· [故事新编] 龙卷风里的挣扎
洼地里河水潺潺,在这片洼地的深处,躺着一个人,良久,只见这人轻微颤动了一下,他终于睁开了眼睛,这人便是风庆安。风庆安颤巍巍地爬起来,他庆幸自己竟然没有摔死。几个小时前,风庆...
· [故事新编] u盘
上任九天了,鲍明春实在是推辞不掉这第十次邀请了。因为这次,这个请他的小围不止是同行,还是警校时最好的同学。朝夕相处了三年。真是朋友加兄般般的感情。但他还是客气了一下。小围说...
· [故事新编] 壁画疑云
余幼泉是个历史学家,并且是个旅游迷,但他又不喜欢跟随旅游团,自称是独来独往的独行侠。美丽的西藏一直是余幼泉神往的地方,高耸的珠穆朗玛,神秘的布达拉宫,时不时地进入他的梦中。...
· [故事新编] 网络情缘【 1 】
一直想写一篇关于网络的故事,却又源于种种原因一再的搁浅。现实中的感情都没那么理想,网络更是让我们怀疑,会有真情吗?但每一个上网聊天的人却几乎千篇一律的演绎着一个又一个悲欢离...
· [故事新编] 城墙上的舞蹈(中篇情感小说之八)
扔下住院的老公,就气冲冲从医院跑回家的刘兰菊,连正在热播她最喜欢的韩剧《雪之女王》也怄得懒得看了,她狠狠地把自己扔在沙发上生闷气。气咻咻地,她在心里数落责问着着老公:哎贺兴...
· [故事新编] 光明环球旅行
很久很久从前西方有一个遥远的国家孟加拉国,住着一位年轻的旅行家光明-伊利-费力罗。有一天,光明又离家旅行去了,这次不同以往,此行是为了实现他美好的梦想周游世界去。于是,他背...
· [故事新编] 回到十年前
林大力今年二十九岁,是大佛城里的人力三轮车夫,属于靠力气吃饭的人。本来他是可以改变自己命运的,十年前,十九岁的他是大佛一中公认的尖子生,从高一到高三一直都是第一名,可是命运...
· [故事新编] 这次,兔子不睡了
自从那日兔子睡着了乌龟先跑到了树下,可不得了了,乌龟老风光了。鲜花掌声还不算,还有了自己的粉丝团,有乌龟有老鳖有田鼠有刺猬有蟑螂甚至还有兔子呢!收入也蹭蹭地往上涨,今个有动...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