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戏说人生 > 迷糊村官 (M站)

迷糊村官

分类:戏说人生  时间:2021-04-10  编辑:pp958

  听说上头要派一个叫刘学仁的大学生来当村支部书记,村主任黄天富乐坏了,别看这些个大学生还是个小娃娃,可是要真干起来,人家那可是一套一套的,隔壁的沙田村有了个大学生村官后,那经济是噌噌地往上长。

  可是见到刘学仁后,黄天富就失望了,这什么大学生呀,留着长头发,还蓄着大胡子,要不是多了一副眼镜,跟村里那些游手好闲的年轻人就没什么两样,这样的人能带好头吗?

  失望归失望,但人家毕竟是上面派来的村官,不好慢待,所以黄天富还是和几个村干部热情地接待了他。刘学仁也不客气,和那些村干部一直喝到午夜,最后还是村主任劝说太晚了,不要再喝了,刘学仁才意犹未尽地睡去。

  第二天,所有的村干部都来村里开会了,只有刘学仁没来,村主任找了一大圈,才在刘学仁的宿舍里找到他。刘学仁还躺在床上呼呼地睡大觉呢!黄天富上前叫了好几遍,都没叫醒他,黄天富失望透顶了,他生气地跺了跺脚就离开了。这什么人呀,真是,第一天就这样,往后还指不定成什么样子了。村里不让他搞糟就谢天谢地了,还能指望他给村里带来什么好处?

  更令黄天富失望的事还在后头。刘学仁还好赌,整日里不务正业,就知道和村里头的那些人赌得热火朝天。埕头村别的都缺,就不缺赌博的人,全村上下除了那些外出打工的,留在村里的大部分人都在赌博。所以刘学仁不愁没人赌,刘学仁也特能赌,一天到晚让他坐在赌桌前都成。黄天富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找他理论,刘学仁笑笑说,我这不是深入基层和群众打成一片吗?瞧,他还有理。黄天富气得是七窍生烟,但也没有办法。只好放任刘学仁赌去了。

  这刘学仁赌博还真有两手,尤其是麻将,没见他输过。村里也有那么两三个好赌的家伙愣是不信邪,决意要和刘学仁决一高下,可结果总是输得只剩了裤裆。刘学仁在村里可是赌出了名,村里的赌徒一见刘学仁来赌博,干脆就推翻了赌局四散开来。

  要是说刘学仁爱吃爱喝爱赌,那也就算了,可是偏偏刘学仁还好色,他成天盯着村里的漂亮姑娘看个不停,还毛手毛脚的。黄天富是既气又恨,可是碍于上头的面子,他不好发作,可是有一天,黄天富可实在受不了了,因为刘学仁竟然公然调戏自己的女儿,说他女儿的线条太完美了,正好旁边很多小后生听到了,就在那儿瞎起哄,搞得女儿回家哭了一整天。黄天富火了,他在村里可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女儿这么被人家欺负,他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他带了一大帮人风风火火地去找刘学仁算账,他要在众人面前讨回个公道。

  刚到刘学仁的门口,黄天富就和刘学仁撞了个满怀。黄天富气呼呼地道:“你想去哪?”

  刘学仁一见黄天富就乐了:“来得正好,我正想去找你呢。”“找我?”黄天富冷哼了一声,心想你还有脸来找我。“是啊,找你商量个事。这几天来,我在村里转了几圈,我发现我们村的女孩都很漂亮,尤其是你女儿那线条那神韵真是没得说的,黄主任这下你可发财了,不,应该说我们村致富有门了。”刘学仁激动得语无伦次。黄天富气得是额头上青筋暴涨,看来大伙的传言果然不假了,你刘学仁当着我的面就敢说这么多下流的话,在姑娘面前还不更放肆。黄天富怒从心起,抡起粗大的巴掌,“啪”地就往刘学仁的脸上掴去。几名村干部想要拉住,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一巴掌结结实实地印在了刘学仁的脸上,这一巴掌把刘学仁打蒙了,这是怎么啦?有村干部小声提醒道:“刘支书,不是我说你,年轻人爱玩一点是无可厚非的,但你不该当众调戏黄主任的女儿。”“什么?你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去调戏黄主任的女儿?”刘学仁更是云里雾里。那村干部低声道:“你在那么多人面前说人家女孩子身段那曲线怎样怎样,不是调戏人家是什么?”刘学仁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那天他夸黄天富女儿的时候,他女儿会闹了个大红脸,然后掩面而去,敢情是这个缘故啊。

  刘学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们大家都误会了。”误会?这回轮到黄天富他们犯迷糊了。

  刘学仁说:“前几天,我在村里转悠的时候,发现我们村里的很多女孩身上的服饰都很漂亮,尤其是黄主任的女儿身上的那些丝织品那线条一勾一划就显示出无比的神韵,这些日子来,我一直在想我们村能否搞一些什么副业,当我看到黄天富女儿身上的丝织品的时候,我知道我找到了致富之门,许是太过激动,我语无伦次地说了这么句话,想不到却出了这么档子事。”

  原来是这样,黄天富后悔不该打人家一巴掌,他就给自己找台阶下:“那你整天就知道赌博总不对吧,那一巴掌算是给你个教训吧。”

  刘学仁苦笑道:“我成天赌博也是无奈之举啊。我来之前就听说这里喜好赌博,要说让大家拿出一点点钱修路办厂没人愿意,可是要让大伙拿钱去赌,恐怕就是把家里掏空了,也愿意。我想与其让钱白白流失掉,不如把钱集中起来做些有益的事。这样我们村就可以早日脱贫了。”

  “那你就不怕把你自己赔光了。”有人笑道。

  刘学仁笑着摘下眼镜道:“有了这玩意,我就是无往不胜的赌神了。”众人戴上眼镜一瞧,就晓得了其中的奥妙,原来戴上这眼镜后,对方三家的牌竟然看得清清楚楚了。

  黄天富笑着道:“你这一巴掌还是没有白挨,原来你在出老千啊。”

  刘学仁笑道:“是啊,不管怎么说出老千总是不对的,尤其是搞经济建设更是出不得半点老千,我发誓我一定要真正地让大家富起来,不会像有些地方的大学生村官为了自己的政绩,出老千虚报浮夸。如果我做不到这一点,到时候请黄主任再赏我个耳光。”

  黄天富笑着说:“成,到时候如果大家富了,我还你今天的一耳光。”众人听了哈哈大笑。

  几天后,刘学仁筹备的针织品加工厂成立了,黄天富的女儿当了技术顾问。黄天富则带人风风火火地修路去了,产品要出去,没有道路可不行。埕头村一改往日死气沉沉的面貌,变得生机勃勃起来。

  有人和黄天富开玩笑:“黄主任你这一巴掌恐怕要还定了。”黄天富笑着说:“只要大家能致富,挨十巴掌我也愿意。”

您正在浏览: 迷糊村官
网友评论
迷糊村官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