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戏说人生 > 人命文章 (M站)

人命文章

分类:戏说人生  时间:2022-04-24  编辑:小景

  平安夜里不平安,22点10分,红河矿务局总医院送进来一个重伤患者,是塔林煤矿的职工,呼吸微弱,脑部被煤块砸伤,血液与煤尘凝固在一起,浑身漆黑,像从煤里捞出来的一样……值班的秦惠中大夫不敢怠慢,马上送手术室抢救,直到凌晨4时,患者仍没有脱离危险。

  秦大夫上厕所,在走廊上遇到一位五十多岁的干部。那是塔林煤矿的老矿长,不但亲自跟了车来,并且一直守在手术室门前等消息,见秦大夫出来,忙赔着笑脸:“大夫,怎么样了?”秦惠中心里一热,这么关心职工生命的领导真是少见,听说他明年就退二线,实在有些可惜。见矿长着急,秦大夫摇了摇头,说:“希望不大,我们尽力吧。”这一句,老矿长眼泪都要下来了,他掏出一沓钱就往秦大夫怀里塞:“大夫,您无论如何也得救救他……”

  近期医院抓得紧,这钱秦大夫怎么敢收?可是,堂堂矿长,为一名负伤职工,亲自送钱求医生,这还是第一次遇上,秦大夫好奇地问:“他是你亲戚?”老矿长摇摇头:“大夫,您行行好,这钱您不收,我心里不踏实啊……”

  秦大夫的眼泪一下子就溢了出来,多好的领导啊,看来这年龄上死卡也有很多弊病,这样的好领导怎么可以硬让他退下来呢?他握了握老矿长的手:“请矿长放心,我秦惠中就冲您这份关爱,也一定使出浑身解数保住他。”

  “实在救不了,能让他过完这个年,我就代表全矿职工和患者家属,向秦大夫致谢了。”老矿长这才放心地休息去了。

  这件事让秦大夫感动了好几天。可是,患者伤情太重,不是人力所能挽回的,老矿长派来两名矿工护理,不断地打电话汇报,可是直到12月29日晚上,患者仍然没有醒过来,眼看一条命难以保住,秦大夫就感觉像是自己病危似的,他无颜见那位老矿长啊。

  30日一早,医院又来了一位比老矿长年轻好多的副矿长,见两位护理的矿工毕恭毕敬的样子,秦大夫知道他很有权势。那位副矿长想请秦大夫单独谈谈。两人找了个僻静地方,副矿长得知患者生还无望,表现得十分理解:“医生尽了力,谁也不应当责怪。”他也掏出一叠钱,硬往秦大夫怀里塞。秦大夫哪敢接这个?那位副矿长说:“这是我个人的一点心意。我的意思是,能抢救过来更好,如果没希望了,实在不应当劳民伤财地去硬维持,那只能增加患者和家属的痛苦。”

  虽然两位领导态度不同,但秦大夫认为都是从关心职工疾苦方面着想。刚送走副矿长,老矿长又打来电话:“秦大夫,我谢谢您啊,患者能不能挨过新年去呀?”

  秦大夫如实说,没把握。

  “用最好的药,别怕花钱,秦大夫您放心,只要您尽了力,我绝对不会忘记您的好处。”

  一个暗示可以放弃,一个坚决要求维持,秦大夫自己也搞不清楚这是为什么。

  30日这天,老矿长又一次亲自来到医院,询问伤者的病情。此时,患者已经命悬一丝,就是华佗再世,也无能为力。老矿长眼见没了指望,就恳求秦大夫:“能不能迟一些下达死亡通知,这样,对他的家属也算一点安慰。”“1月1日死亡可以吗?既然老矿长这样说了,我尽力。”老矿长说了个很可观的数字:“如果按我说的,我给个数字,一定兑现,我以党性保证。”可是,刚送走老矿长,那位副矿长又来询问伤者的情况。秦大夫说,不好办呢,能挺到1月1日,就是奇迹了。

  “您的意思是不是说,他无论如何也挺不过去了吗?”副矿长说,“我这也是出于人道,别瞎折腾了,大夫。你们只要少做些徒劳,他就可以提前解脱。就算能活到1号,又有什么意义呢?您可以提前放弃抢救。如果是这样,我给个数字,一定兑现,我以党性保证。”

  人命不重要了,左右是个死。可秦大夫为难了,同是用党性保证的,为的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结果,听谁的?他决定以医生道德为天职,尊重事实吧。再说,结果已定,早一天与晚一天有什么差别呢,至于出那么高的价钱吗?

  秦大夫百思不得其解。干脆,他请两位根本使不上劲的护理工吃饭,顺便解开这个谜。两位护理工喝上点酒,什么都说了,结果,让秦大夫大吃一惊!

  原来,老矿长明年退下去,那位新矿长当一把手。现在改制了,其实矿长差不多就是承包人。合同规定,这个矿每年死亡指标不得超过4个,完成了,算及格;如果死亡人数超过4个,矿长将失去全年的奖金,那可是一笔让人咋舌的巨款啊。老矿长临要退休,死亡指标满了,医院里这位如果是1月1日死亡,那算明年的,与他无关,他奖金照拿,所以他甘愿花巨款,也要让那位伤员挺过这一年;然而,未来的新矿长现在虽然说了不算,但他有自己的小算盘,如果把指数弄到明年,他明年岂不是吃亏?所以,他也决心花钱让伤员算今年的指标。两位领导明争暗斗,已经公开化了。

  他妈的,是这么回事!秦大夫气得半天没缓过神儿来。他想,如果能有个一箭双雕的方法,让这两个黑心的矿头儿都得不到奖金,那该多好。可是,这法子是没有的,不可能让这伤员今年死一回,明年再死一回吧。

  正当秦大夫生气又无奈时,护理工奉命回撤,两位矿长同时到了医院。秦大夫想,这回有好戏看了,哪知,两人配合得相当默契,伤员是31日23时死亡的,副矿长居然主动要求,算凌晨吧,家属有这愿望,我们也得尊重,又不是什么原则上的事。

  两个月后,林塔矿有个管劳资的来住院,跟秦大夫是好朋友,秦大夫想起两位矿长在伤员死亡时间上做文章的事,就把疑惑跟朋友说了。

  朋友哈哈大笑:“隔行如隔山哪。你靠仪器也只能看到病变,怎么会看透领导的猫腻?告诉你吧,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消耗,两位领导达成了协议,那个伤员没死,死的是另外一个。”

  原来,那新上任的矿长有个小舅子,痴呆,啥也不能干,沾姐姐的光,得新矿长养着。那呆子名字比死者只多一个偏旁,那个死亡的矿工没任何亲人,添上个偏旁,就只当小舅子死了;老矿长把新矿长的痴呆小舅子顶那伤员的名字,又给办了病退,每月照领工资……

  “那不坑大伙了嘛。”秦大夫说。

  “近千矿工,如果仅这一个猫腻,那哪至于败落到如此地步,虱子多了不痒嘛。”

  秦大夫真后悔,当初双方给那钱,就应当照收不误,那钱,他们不知拿去又干什么坏事了呢。

您正在浏览: 人命文章
网友评论
人命文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