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戏说人生 > 家政工犟嫂 (M站)

家政工犟嫂

分类:戏说人生  时间:2021-11-24  编辑:小景

  元月初的一天,犟嫂由家政介绍所介绍,与市科技局兰局长家签了半年服务合同,每天工作时间从上午10点到下午6点,除为兰家四口人做两顿饭外,再做点室内卫生就成。

  犟嫂本名乌玉环,因为性情耿直,脾气犟,遂有犟嫂的别名。犟嫂人到中年,下岗已有十年,因此,对每一次工作机会,都很珍视。

  不想犟嫂到兰局长家的第一天,就因犟性子与兰家发生了矛盾。

  那天兰家吃中饭,这可是犟嫂走马上任后弄的第一顿中饭。菜是兰局长的夫人买的,犟嫂麻利痛快,照菜下锅,功夫十分到家。她端上桌子的几个菜,吃得兰家的人,个个叫好不迭。但兰局长一看,桌上属于犟嫂的那个座位,却不见人,空摆着汤匙碗筷,让人瞧着好生没劲。兰局长撂下碗筷下桌找人。

  兰局长首先在室内找,没有犟嫂的影子,就又找到室外,这才把犟嫂找着了。原来犟嫂站在楼梯间,正津津有味吃她自带的中饭。这中饭也忒简单,两个冷馒头与几片咸大头菜。兰局长看犟嫂这副模样,就不高兴了,板着脸说:“乌玉环同志,你这是怎么啦,不和我们一起吃饭,拿我们见外了不是?”犟嫂慌忙解释说:“兰局长,您别误会。我到哪家干活都是这么着,这可是我们的行规。”兰局长没好气地说:“凡在我家干活的,都与我家的人一视同仁,一块儿吃饭,也是我家的家规,概莫能外。”犟嫂一听兰局长这么说,没有调和的余地,犟劲就上来了,也同样认真地说:“要是真这么着,我只好辞工了。”

  兰局长的好心碰了壁,知道眼前这个家政工是根老牛筋,只好自个转弯说:“我在单位也算个有名的犟汉子了,但比起你来,还差老鼻子呢。算了吧,你不吃就不吃吧,不必拿辞工来要挟我。”

  于是兰局长依了犟嫂,每天中饭吃她自带的馒头,但有一条,得蒸热,并就着热茶,坐在厨房吃。对这,犟嫂算是认可了。

  但是不到半个月,又出现了一个矛盾。那天晚上,兰局长家中因为要与一位迟到的客人共进晚餐,所以晚饭开晚了,直到九点钟,犟嫂才收拾好碗筷,弄干净厨房。晚饭她自然是没有吃也没有带的。兰局长看犟嫂要饿着肚子回家,心中过意不去,顺口问她,乌玉环同志,你住那儿?犟嫂说,住堤角。兰局长一听,吓了一跳,他知道这堤角在郊区,离这儿足有20多里地,就劝说,今天晚了,你就留下来吧,明天再回去。兰局长的夫人,也好心地劝犟嫂,该歇歇儿了,吃点东西。但是犟嫂犟劲又上来了,斩钉截铁地说,不行,我们家政工,绝没有在主人家留宿的规矩。

  兰局长一家,只好眼睁睁地看着犟嫂走出了门。

  就这么着,兰局长一家,既满意犟嫂的服务,又对犟嫂认死理的犟性格,不太适应。没想到春节期间,犟嫂与兰局长家,又因犟发生了一场更大的矛盾。

  兰局长家对门,住的是一对老年夫妇,两人都是科技局的退休高工,男的姓黄。这年春节前,老两口准备赴美探亲,看望他们在美国定居的女儿女婿与外孙女。让他俩发愁的是,他们走之前,想托人照管一下他们的住处。他俩先找到一位科技局的同事,那同事说,行呵。但有个条件,就是要请你们到美国后,一定帮忙把我的儿子,弄到美国去留学。接着,他俩又找到一位亲戚,那亲戚说,只要你们能借给我10万元人民币做生意,我就乐意帮你们这个忙。

  就这样,两处都碰了壁。老两口正万般无奈之际,有人向他俩推荐了犟嫂,说请她兼职给你们看门,绝对没错。

  于是,老黄两口子就找到犟嫂,请她帮忙照看房子四个月,要求是每天开门开窗透气一次,简单地做点卫生,连带看看家中有没有异常。若有异常,首先打电话到美国向他们报告,再行定夺,并告诉了犟嫂他们在美国的电话号码。

  犟嫂本是个热心快肠的人,见对方对自己一点不见外,当下就慷慨地答应了老两口的要求,并告诉他俩,这事儿对她来说,一点不费劲,甚至连举手之劳也说不上。她在兰局长家的服务,是从上午10点钟开始的。而老黄家中这一点劳什子事,她只要早来那么一小会儿,就办利索了。

  于是不过三言两语,老两口曾那么费劲都解决不了的事儿,就让犟嫂三下五除二地解决了。犟嫂连费用也不屑于谈,就接过老黄交给她的房门钥匙,让老两口高高兴兴赴美探亲去了。

  没想到,犟嫂揽了这件份外的事,到了春节期间,竟因此与兰局长家再度产生了矛盾。

  春节前两天,兰局长父母从河北老家来了,还带了两位跟着来市里观光的亲戚,打算待上半个月再一起回去。这样一来,兰局长家就住不下了,兰局长就找到犟嫂商量,想拿黄家的钥匙,借黄家的房子,让客人临时住住。这本是平常事,何况他们又是一个单位,且兰局长还是黄的领导,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不料犟嫂的犟毛病又发作了,她说:“兰局长,别怪我泼你面子,这事儿绝对不行,我没资格将黄家的钥匙作主给你。”兰局长一想犟嫂的话也有道理,就说:“那请你将黄家在美国的电话告诉我,我马上打电话过去,与他们商量借,如何?”兰局长这话也在理,要是碰到另一位主儿,事情也就成了,但是他遇到的可是犟嫂,犟嫂说,“这也不成,这是把矛盾推到美国去了,让黄家老两口为难。我遇到的事,我得自个对付,才是正道。这个钥匙我说不能借就是不能借,兰局长,请你理解我。”

  一听犟嫂这话,兰局长脸上挂不住,又不好发作,只好掉转身进了书房,将书房门碰得振天响。在一旁的兰局长夫人,指着犟嫂说,我说你呀,你呀……却也没你出个名堂,一跺脚,也进书房去了。

  就这样,兰局长家的客人,只好在兰家客厅打地铺睡,一直睡到回老家那一天。当然,对这档子事儿,犟嫂心中有数,知道自己这回是结结实实的将兰局长家得罪了,唯有辞工才能安逸。但她也知道,春节期间,家政工不好找,兰局长家客人多,吃的喝的打扫卫生这一摊子事,够折腾人的,咱不能在这种时候,让人为难。因此,在春节期间,她一声儿不吭,拿出浑身解数,吃苦耐劳,把厨房及室内的卫生活儿,都料理得尽善尽美。

  正月十六那日,年过了,节尽了,客人也走了,犟嫂这才向兰局长两口子,说出了憋在心中的话。犟嫂说:“兰局长,局长夫人,我有个要求向你们提出来,希望你们能满足我。”兰局长听了,与夫人对视了一眼,惊讶地说:“呵,我们今儿怕还是第一遭听乌玉环同志,提出个人要求。好,你请说,我们洗耳恭听。”犟嫂说:“我想辞职。原因是我让你们多次难堪,尽管我并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错,但终究还是觉得与你们有隔阂。你们别扭,我也别扭,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辞职是最佳选择。”

  听了犟嫂的话,兰局长摊开双手,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对犟嫂说:“如果你要辞职,当然是你的自由,但这事很叫人为难。”犟嫂就奇怪,说这有啥为难的?我走了就拉倒呗。兰局长当即笑着说:“请问乌玉环同志,我们合同上是写的半年,如今才两个月你就要走,那这违约的事,是算在你头上,还是算在我们头上?”犟嫂当即痛快地回答,当然算在我头上。兰局长便点点头,笑着说:“既然是你违约了,那你就得承担违约金呵。”

  这下,犟嫂傻眼了。是的,是她违约啊,这违约金,她可得认,可是,自个得认多少?认得起吗?

  犟嫂愣在那儿,倒是局长夫人在一旁给她解了围。夫人对兰局长说:“你想拿违约金吓唬咱乌玉环同志?告诉你,没门。乌玉环同志只要在咱们这儿干下去,不就破了你的招吗?另外,我还要告诉你,我就是要留住乌玉环同志,让你那损人的招儿,彻底破产。”说毕,兰局长夫妇交换了个神秘的眼神。

  这样,亏了局长夫人有担待,犟嫂借坡赶驴,留在了兰局长家,继续服务。

  到了6月底,黄家老两口从美国回来了,犟嫂的合同也到了期,要告别兰家了。算清月工资后,兰局长又请来了黄家老两口,让犟嫂一起在客厅坐下,然后由局长夫人递给了她一张纸条。夫人说:“乌玉环同志,我与老黄一起合计了,这上面是写的你应得的工资外的款项,请你看看,数目对不对?要是对,请你签个字,我们现在就全额付款给你。”

  犟嫂有点莫名其妙,她从来没听说过什么工资外的款项,就好奇地瞧起纸条来,瞧着瞧着,犟嫂的眼眶湿润了。原来纸条上写明,属于兰局长家的款项是,误餐多少次,总补误餐费多少元;平日加班计多少,总补加班费多少元;节日加班计多少,总补多少元;交通费按月计,总补多少元;服务期间,养老金、医保,按主人家应承担比例,总补多少元;优质服务奖金,计多少元。属于黄家名下的是,照看黄家多少天,总计多少元;做卫生多少次,计多少元;为照看房子而应得的精神慰问金,计多少元。全部加起来,总计金额2648元整,这就是犟嫂半年来工资外的收入。

  当然,合同期满后,犟嫂并没有离去,她被兰局长家长期聘用了。到这时候,老黄才告诉她,请她照看门户,正是兰局长向他推荐的。

您正在浏览: 家政工犟嫂
网友评论
家政工犟嫂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