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戏说人生 > 蝉不知道夏天的心思 (M站)

蝉不知道夏天的心思

分类:戏说人生  时间:2021-09-13  编辑:pp958

蝉不知道夏天的心思 标签:你不知道将来有多好 感恩的心

  1

  林小月把肖涵领进许洪亮的办公室,是在一个阳光朗照的上午。

  许洪亮刚刚处理完一单生意,觉得有些累,正歪在沙发上闭着眼,静静地听窗外一阵响过一阵的蝉鸣。

  许洪亮喜欢蝉,喜欢蝉的鸣叫声。在许洪亮的心里,蝉的叫声就是天籁,是他百听不厌的音乐。在蝉鸣的润浸下,许洪亮感觉自己的身体在一点点透明,心变得轻飘飘的,仿佛自己成了无所不能的天使。

  现在天使不得不降落在办公桌前,因为林小月已经把肖涵领了进来。

  许洪亮打量一下肖涵,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里正无法遏止地发出一阵脆响,好像天使腾空而起时,撞碎了某件瓷器。

  肖涵真漂亮,施了淡妆的脸明亮而富有光泽,漾动着让许洪亮无法忽视和拒绝的青春气息。一套职业装很得体地穿在身上,衬出她匀称的身材。

  肖涵丽质天成的仪表和高雅的气质,就像窗外照射进来的亮丽阳光,一下子就把许洪亮的心照亮了。

  天使真的飞走了。许洪亮晃晃头,使自己清醒过来,指着办公桌前的沙发,木然地笑着,说:“坐,坐呀。”

  肖涵没有坐,双手合在身前,冲许洪亮微微弯下腰,微笑着叫了一声:“许总好。”

  “好,好。”许洪亮站起来,走到饮水机前要给肖涵泡茶。林小月已经拿出纸杯了,许洪亮就站在办公室的空地上,与肖涵面对面站着,说,“欢迎你来公司工作。小月真是好眼力。”

  许洪亮本想借机夸赞肖涵,又觉不妥,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林小月把茶水放在茶几上,有些得意地说:“那当然。许总要求高,我这做秘书的不敢不用心啊。在人才交流中心,我一眼就看中肖涵了。”

  三个人落座,许洪亮讲了公司的情况,肖涵也简单介绍了自己。窗外蝉鸣依旧,可许洪亮没有听到,他的整个心思都在肖涵身上了。他从肖涵的举止谈吐中那么真切地感觉到,这个肖涵不仅漂亮,而且比林小月更明亮,更有魅力,是让他心仪的那种女人。虽然只是初次见面,但他不得不承认,肖涵已经让他心旌飘摇了。

  相比较之下,林小月虽然也很漂亮,但她在骨子里是那种性子软的人,绵羊一般,尽管也很让他动心让他喜欢,可他明显感到这种喜欢怎么也不够劲,不够刺激。

  许洪亮是喜欢漂亮女人的,他并不回避这一点。男人嘛,好色是本能,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许洪亮的老婆是个善于横眉立目的人,叫她母老虎再恰当不过。客观地讲,许洪亮在家里确实得不到温暖,所以他不大愿意回家,有事没事总喜欢泡在公司里。林小月给他当秘书两年多了,对许洪亮的这点家底很清楚。

  许洪亮说:“肖涵你就先跟林小月,尽快熟悉工作,早点进入角色。我们公司可是就缺你这样的人手哦。”

  肖涵笑容可掬地站起身,双手依旧合在身前,说:“还请许总多多批评和帮助。”

  林小月和肖涵出去了,许洪亮拍了下手,在办公室里转了两圈。茶几上肖涵的水杯还放在那儿,许洪亮拿起来一饮而尽。

  2

  许洪亮下了决心,要炒掉林小月。

  有了肖涵,他不再需要林小月了。

  可是怎么跟林小月开口,把许洪亮难住了。他心烦意乱地到街上乱走一阵,心里反而更乱了。他站在一个热闹的十字路口,仰着脸,目光在一棵挨一棵的芙蓉树上跳来跳去,却没有觅到他期盼中的蝉的身影,也没有听到一声蝉鸣。

  许洪亮就咬了咬牙根,骂了一句:“妈的!”

  “你骂谁?”许洪亮的声音刚出口,就听到身后传来极为不满的一声问。

  是两个看上去闲散的年轻人,嘴里“咯吱咯吱”地嚼着口香糖。他们的目光很不友好,仿佛全世界的人都对不起他们,都欠他们钱。

  许洪亮知道遇上没事找事的碴儿了。他说:“没骂谁。心里烦,骂我自己。”

  “老子比你还烦呢!”两个人说着就上前,一左一右,大有围攻许洪亮的架势。

  许洪亮连忙摆着手,迅速地退出路口,边一路小跑边心有余悸地回头。

  回到办公室,许洪亮的心才稳下来。他照照镜子,发现自己的神情很落魄,似乎是因为刚才的惊吓,又似乎是因为听不到蝉鸣而魂不守舍。

  肖涵敲门走进来,把一份文件放在他的面前。

  许洪亮一目十行地看了一遍,龙飞凤舞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肖涵已经把许洪亮茶杯里的水续满了,小心地放在他的手边。许洪亮的心突然动了一下,接着就有一种暖意涌上来,铺天盖地地涌上来。

  他指指沙发:“肖涵,你坐一会儿。”

  肖涵坐下来,但坐得很浅,圆润的双膝并着,手里拿着文件夹。

  “许总,有事?”肖涵问。

  许洪亮的嘴唇动了动,说:“哦,没事。”

  肖涵浅浅地笑,似乎迟疑了一下,轻声说:“是不是因为……林小月?”

  许洪亮抬头,有点惊异地看着肖涵。

  肖涵依旧浅笑,好看的嘴角抿着,蝴蝶样迷人。她说:“我感觉,你是想辞掉林小月。”蝴蝶煽动双翅,轻快地舞蹈着,散发着掩饰不住的感染力。

  许洪亮更加惊异了。他甚至对肖涵刮目相看了。

  他坐直身子,看了肖涵足足有一分钟,点了点头。

  肖涵的话让许洪亮心中的烦躁像疾飞的鸟儿一样腾空而去,他感到自己脸上那种硬硬的感觉正一点点化去,心里也越来越舒坦。他的目光长久地落在肖涵嘴角那只迷人的蝴蝶上。

  肖涵并没有回避,平静地迎着许洪亮的目光。“许总,那干吗烦啊?你是老总,辞掉她不就完了吗?”

  “这就是肖涵与林小月的不同!”许洪亮在心里暗暗地叫着,同时手在办公桌上轻轻地拍了一下。这样的话换了林小月,是绝对不会说的。她可以完成公司里各种复杂的业务,但就是缺少那么一点点魄力。含蓄过多,柔弱过多,而直率不足。

  许洪亮轻轻地摇摇头。“要开口,还是挺难的。毕竟一起工作了两年多,林小月对公司贡献不小。”他轻轻地叹了一声。

  许洪亮是故意轻叹的。他觉得自己必须这样做,做给肖涵看。因为让他不好开口的真正原因,他不能讲。

  林小月来公司工作两年多,许洪亮对她还是很信任的,很多事情都不瞒她。其实在很多时候,他想瞒也是瞒不住的。林小月的男朋友是个搞摄影的,留着披肩长发,打扮得男不男女不女,整天拎着照相机天南海北地乱窜,一个月至少有20天不在家。林小月不是那种很开放很张扬的女人,外界交往的朋友也不是很多,所以,她就有的是时间用于工作。许洪亮不能不承认,在许多业务工作上,林小月处理得相当好,为公司赚了利润。

  自然,林小月也就对许洪亮的家庭、社会交往情况了解很清楚。她知道许洪亮的老婆厉害,撒起野来天不怕地不怕。她也知道许洪亮利用他的同学在税务局工作的方便条件,多次偷漏税款,数额不小,够立案侦察的了。她还知道许洪亮好色,曾和业务伙伴老赵的漂亮女儿上过床。那时赵女儿刚刚失恋,又面临着即将出国,许洪亮很好地把握住了这难得的机会。她更知道,许洪亮有一个比较固定的情人,是他的大学同学,叫晓眉的。晓眉是个机关干部,有相当好的工作,并不图许洪亮什么,说是性伙伴也不为过。当然,她也知道许洪亮曾对她觊觎很久,只是她平时过于含蓄,许洪亮有呼,但她没有应,也就没有很好的机会。

  这些情况,许洪亮知道得一清二楚,所以他思来想去,觉得再选一个让他心仪的女子来代替林小月更好一些。他感到林小月知道得太多了,对他会越来越不利。他必须想办法辞掉林小月。恰恰这时林小月向他提出想换一换工作岗位,干了两年多秘书,太累了。许洪亮猜测林小月的心思,她大概是想当公司的副总经理。于是许洪亮顺水推舟让林小月去人才交流中心选一个人来。

  肖涵来了,但是怎么辞掉林小月,许洪亮不能不重视。要是过于直来直去,辞掉林小月,弄出矛盾来,林小月掌握那么多关于许洪亮的情况,抖出哪一条,对于许洪亮来说都是不小的坎儿。再说,万一那么柔弱的林小月因此想不开,走个什么极端,那长头发摄影师找许洪亮要人,同样是不好解决的麻烦事。

  肖涵欠了欠身子,颇为动情地说:“想不到许总这么善良。现在像许总这样好的男人可是不多了。”

  许洪亮笑了笑。

  “那,你可以给林小月一笔钱,她不会不接受吧?”肖涵说。

  许洪亮面露难色:“公司的经济状况并不好,现在的流动资金只是刚好维持公司运转,我拿不出更多的钱来。”

  肖涵笑笑,抿了抿嘴。

  “要不我为什么烦呢。唉!”许洪亮用力叹了一声。

  肖涵起身,走到门口时,她抱着文件夹回头看着许洪亮:“许总,你不妨尝试一下逆向思维,也许会想出好办法来。林小月可是个很有特点的人哦。”

  肖涵走了。许洪亮把身子缩进转椅里,陷入深深的思索。

  蝉鸣正水一样从窗外流进来。

  3

  晚上回到家,许洪亮却见老婆正东一把西一把地往皮箱里装东西。他一惊:“怎么了?”

  老婆边干活边说:“我妈病了,我得回乡下老家去一趟。你给我拿点钱,我妈有病了,你总得有点孝心。对了,饭菜在锅里呢。”

  许洪亮的眉头有一丝不快掠过,他放下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看着老婆忙碌中弓着的粗壮的腰和肥圆的屁股。但他很快调整了自己,站起来,大方地说:“我业务忙,怕回不去照顾妈了,你多操心吧。谁让你是女儿呢。”他从包里拿出钱,数了数,“这是五千块钱,你先拿着,不够再给我打电话。”

  老婆有些吃惊地直起腰,撇了撇嘴:“想不到你还蛮孝顺的。”

  许洪亮到厨房吃饭。刚吃一半,老婆就过来,不由分说把他拉进卧室,往下扒他的衣裤。

  “干什么?”许洪亮问。

  老婆并不答,只把许洪亮扒得一丝不挂。然后她也脱了自己的衣服。“干什么,我要走好几天呢。”老婆喘息着把许洪亮摁在床上,捧着肥硕的乳房就往许洪亮的嘴里塞。

  许洪亮提不起多少兴趣,机械地做着。这时他的手机响,他一边做一边接电话:“哦,是我。过会儿我给你打回去吧。”

  老婆心满意足地躺了一会儿,起身穿衣服,说:“这些天你可不许乱来,等我回来我要检查的,到时候你得给我交粮食。交不出公粮,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许洪亮不耐烦地打开房门:“快走吧快走吧,说话天就快黑了。”

  老婆走了,许洪亮定定神,拿起手机回电话。

  半小时后,他就走进了晓眉的家。

  晓眉很兴奋:“我丈夫出差了,你今晚可以住这儿。”

  他们吃了些晓眉烧的菜,还喝了点红酒。

  舒缓的音乐水一样在房间里流动,粉色的壁灯给房间里的一切都涂上了一层让人心动的朦胧色彩。许洪亮和晓眉的双眼开始迷离,仿佛是在慢慢起舞,配合得那么默契。他们的舞姿很优美,很舒展,一切都在滑行,都在飘舞,向着让人忍不住发出惊叫的神秘境地,向着音乐的最深处飘。

  许洪亮睡得很沉,也很香。睁开眼时金子一样的阳光已经把房间的每个角落都铺满了。

  他一骨碌爬起来,吃掉了晓眉端来的早点。“公司业务很杂乱,事情特别多。以后没有重要的事情,你就别给我打电话了。”

  晓眉愣了一下,说:“我哪里做得不合适吗?”

  “不是。”许洪亮笑笑。“我是说,公司这段时间有些变化,我要集中精力,把事情做好。”

  晓眉的眼睛暗下来,打开房门:“你去忙吧。”

  许洪亮已经迟到了。他急冲冲走进工作室,看见林小月正盯着电脑起草一份合同书。而肖涵,却在翻一本花花绿绿的杂志。其他员工都在忙着。

  许洪亮觉得有些别扭。要是两个人交换过来,他会毫不犹豫地批评林小月,按规定工作时间员工是不允许看闲书的。他走到林小月跟前看了看,说:“不错。”他又转到肖涵面前,无声地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如窗外的阳光一样灿烂。

  蝴蝶开始在肖涵的嘴角飞舞,她把手里的杂志递给许洪亮,说:“我可没有看闲书哦。这应该是你想要的答案。”她用纤纤细指在一篇文章上点了点。

  许洪亮很绅士地冲肖涵点点头,拿上杂志走进了办公室。

  肖涵向他推荐的文章,是写香港老板如何对女秘书进行骚扰,吓得女秘书忙不迭跳槽逃跑的事。看完文章,许洪亮痛快地“嘿”了一声,同时把杂志重重地摔在桌上。

  好个肖涵,绝顶聪明!许洪亮喜出望外。林小月柔弱、面子薄,学学香港老板的花样,她必逃无疑!

  他站在门口向肖涵望去。肖涵却头也不抬,忙着自己的事情。

  下班时,许洪亮走到肖涵面前,笑嘻嘻地发出邀请:“请小姐一起共进晚餐,不知能否赏脸?”

  肖涵似乎早料到会如此,歪着头,调皮地说:“既然许总这么看重,那本小姐只好从命了。”

  吊灯很朦胧,饭桌上的气氛相当好。许洪亮请肖涵,名义上是感谢她给自己出了个好主意,其实他更是想借此机会,从工作之外的角度拉近与肖涵的距离。许洪亮知道,做事情尤其是这样比较难做的事情一定不能心急,要慢慢来,只有做好足够的铺垫,方能水到渠成。

  于是许洪亮不停地夸奖肖涵,把自己能想起的赞美之词都用在了肖涵的身上。尤其是肖涵给他出的这个主意。

  肖涵则不失时机地提出,能否由她来取代林小月,做公司秘书。

  按规定,肖涵到公司工作,要有一段时间的试用期。在试用期内的员工,是不可能做秘书的。但是许洪亮举着酒杯连连说可以考虑,说得肖涵兴奋地向许洪亮敬酒。

  许洪亮喝着酒,说:“你很聪明,善于变换角度看问题。”

  肖涵似乎并不觉得自己有多么聪明,她平静地说:“我上大学时学的是哲学。”

  4

  林小月拿着打印好的合同,交给许洪亮。许洪亮看着,心却跑到了林小月的身上。

  许洪亮在潮水般的蝉鸣中坐了将近两个小时,反复思索怎么对林小月实施骚扰。蝉的鸣声给了他一个又一个灵感,让他一次又一次地兴奋。要对一个漂亮的女员工实施骚扰,许洪亮并不怵,而且,还有那么一点刺激。真好啊,许洪亮越想越觉得肖涵这个主意是个绝妙的主意,只有天才才能想出这样的好主意来。肖涵真是个天才。

  许洪亮指着文件对林小月说:“总体不错。可这里的条款应该再斟酌一下,要对我们更有利一些,起码不能被对方抓住漏洞。”

  许洪亮并没有起身,他这样做,就使得林小月不得不站到他的身边来。

  果然,林小月凑近他,弯腰看许洪亮手指之处。

  许洪亮便动手了。他的手像一个疯狂的探索者,从林小月裙子的下摆处伸了进去,沿着她修长、圆润的腿,往上摸。

  林小月的皮肤光滑细腻,让许洪亮从手一直舒坦到心,痒痒的感觉像虫子一样在他的心头爬过去,爬得他的身体开始坍塌,额头一跳一跳的。

  林小月很显然没想到这一切,她保持着脸上的微笑,轻轻地往后移了一步。

  可许洪亮的手十分固执,游移到了林小月的臀部。林小月穿着棉质的短裤,小巧而富有弹性。许洪亮忍不住捏了捏。林小月的臀部更有弹性,手感好得让许洪亮差一点儿叫出声。

  林小月加大了移动的步子,许洪亮的手滑落出来。她很羞,脸甚至有点红了,目光飘忽不定,慌慌地说:“许总,我去改一改。”说完,就匆匆离开了办公室。

  许洪亮满意地将身体仰在转椅里,很淡又很得意地笑着。

  他觉得自己是初战告捷了。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林小月肯定会向他提出辞呈。

  一定是肖涵从林小月的表情中看出了什么,当许洪亮走进工作室,通知全体员工下午开会时,她向许洪亮亮出了含义颇深的笑容。

  只有许洪亮能破译这笑容。他同样回给肖涵一个笑。

  在全体公司员工大会上,许洪亮先请业务部汇报了近期业务进展情况,之后他讲了话,大体上讲了三点内容。他首先肯定了各部门前段工作,其次对下步工作中的几个重点进行了强调,提出了明确要求。最后,他讲到了人事安排。“根据公司的工作需要,我们选了一位优秀的员工来公司工作,就是肖涵小姐。”许洪亮把肖涵介绍给大家,“肖涵小姐是学哲学的,聪明、能干,她的到来必将对公司业务的发展产生积极的作用。根据肖涵小姐的情况,公司决定,由肖涵担任公司秘书,接替林小月小姐的工作。希望大家精诚团结,支持肖涵小姐的工作,为我们公司的不断发展协力共事。”

  肖涵微笑着站起来,向大家点头致意。

  林小月看着许洪亮,目光中满是惊异,更多的是委屈。

  许洪亮说:“林小月小姐在公司工作两年多了,工作很出色,这一点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关于她的工作安排,公司另有打算,过段时间,我们将做出决定,向大家公布。”

  关于林小月这几句话,许洪亮是反复斟酌的。他只等林小月向他提出辞呈后,再跟员工们讲,他原本打算提拔林小月做副总经理的。这样,既达到了辞掉林小月的目的,又不损害员工们的工作积极性,一举两得。

  下班后,林小月没走。她来到许洪亮的办公室,说:“我想和你谈谈。”

  林小月的情绪很低,她似乎预感到自己的处境很不妙,浅浅地坐在沙发上。

  许洪亮正在转椅里坐着,专心致志地听窗外清脆的蝉鸣。他喜欢蝉,他甚至常常觉得自己就是一只蝉,每天忙忙碌碌,在整个夏天不厌其烦地鸣叫,证明着自己,证明着自己存在的价值。做一只蝉没什么不好,可以自由自在地飞,可以随心所欲地歌唱,可以开心地独占整个夏天。能够拥有那么多的“可以”,不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么?

  林小月的话打断了许洪亮,他看着面带苦楚的林小月,说:“其实我就在等你。”

  林小月说:“我的心里很乱,不知道说什么。”

  “你不用说什么,我懂你的心思。”许洪亮把一杯水放在林小月的面前。“你在秘书的岗位上干了两年,无论如何也得换了。谢谢你给我选来了肖涵这个优秀的员工。你的工作,我正在考虑。”

  他做在林小月的身边,搂着她的肩。他想把林小月搂在怀里,进一步实施他的骚扰计划。

  可林小月拿开了他的手,说:“许总,你别忘了,世界上还有公平两个字。”

  许洪亮再次搂住林小月,手上开始用力。“我会的。”他说。

  林小月用力摆脱许洪亮,声音大起来:“我在找你谈事情!你不要把我逼得递交辞呈跳槽离开这里!”

  许洪亮的脸上保持着镇静,可心里,早乐开了花。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是晓眉打来的。

  “明天你能过来吗?我丈夫明天晚上就回来了。”晓眉说。

  许洪亮没有犹豫,说:“不行。我明天得跑三家公司,把一单生意落实了。合同都已经写好了。”

  晓眉停了一会儿,轻轻地说:“好吧。”就放了电话。

  许洪亮说:“你看,明天我们还要去把你起草的那份合同落实一下。别有什么委屈,更别动不动就耍小孩子脾气,又是跳槽又是递辞呈的。”说着,他再次搂住林小月。

  林小月站起来,推开他:“你放开!”说完,气冲冲地走了。

  许洪亮一边搓着手掌一边美滋滋地转着圈子。最后他站在窗前,任喜悦的蝉鸣扑得满怀。

  5

  早晨上班,许洪亮对肖涵说:“公司的事情你打理一下,我要和林小月出去办事。”

  肖涵冲他亮出意味深长的笑。

  许洪亮在心里说,一个小小的林小月,我很快就要搞定了。你就瞧着吧,不出三天,她就得乖乖离开这儿。

  一上午,许洪亮带着林小月跑了三家公司,详细谈了即将合作的项目,并且签了合同。

  一切顺利,许洪亮很高兴。中午,合作伙伴宴请他们,许洪亮喝了白酒。他还劝林小月喝了一杯红酒。

  回来的时候,林小月说:“许总,我头有些晕,很不舒服。你送我回家吧。”

  “好。”许洪亮痛快地答应了。他要为实现自己的计划继续努力。

  许洪亮把林小月送到她租的单身公寓前。那是很华贵很漂亮的火红色公寓。许洪亮说:“下午可以放你半天假。怎么样,头还晕?我送你上楼吧。”

  他们相扶着走进房间。许洪亮是第一次来到林小月的房间,他四处望望,说:“这房子蛮大的,不错啊。”

  “可惜不是我的。我要是有这么个房子,就知足了。”林小月说着,甩掉两只鞋,懒散地走进卧室。

  许洪亮跟进去,凑到林小月的脸前,轻声说:“你休息吧。”他的话很轻,却充满温情,极具穿透力。

  林小月坐在床上,边解衣扣和裙带边说:“你走吧。”

  “不送送我?”许洪亮面带色迷迷的笑。

  林小月似乎想站起来,脚却软,跌坐下来,衣服也滑在地上。她白皙圆润的身子就裸在许洪亮的面前。

  许洪亮做着最后的努力。他要求自己必须这样做。他的耳畔响起了尖厉的蝉鸣,鼓舞着他。他一下子就把林小月扑在了床上。

  一切都是那么刺激,许洪亮的双手不停地忙碌,同时发出淫荡的笑声。林小月吓坏了,不停地扑打,拼命地挣扎。最后,她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冲他吼:“你滚,我永远不想见到你!”

  许洪亮的心情无比愉快,他感到自己的目的达到了。虽然林小月的手几次打到他的脸上,那种麻疼的感觉还在弥漫,但他一点儿不在乎。他等的就是林小月的这句话。

  走出林小月的家,站在芙蓉树浓密的阴影里,许洪亮仰着头闭着眼,尽情地享受着蝉鸣的爱抚。他甚至打了个漂亮的响指,与蝉的鸣叫声相配合。

  回公司的路上,许洪亮的老婆打来电话:“我回来了。你马上回家来一趟。”

  许洪亮调转车头,回到家里。他没有打听岳母的病情,只是盯着老婆问:“有事?”

  老婆的厚嘴唇翕动得很快:“当然有事。我要你现在就给我交粮食。”

  许洪亮很爽快地进入了状态。他的心情好,今天他的心情格外好。他可以预想,明天早晨一上班,林小月必然把辞呈放到他的办公桌上。

  尽管老婆的身子比林小月比晓眉差多了,也一定比肖涵差多了,甚至根本就没法相比,但许洪亮愉快的心情使他亢奋不已,他们做得很放肆,从床上滚到地上,发出畅快无比的叫声,一直到两个人都大汗淋漓。

  结束后老婆很享受地躺着,不停地喘息,嘴里还在持续不断地发出很满足的呻吟声。许洪亮在老婆的身子上拍了拍,起身穿衣,去了公司。

  正如许洪亮所料,第二天早晨林小月一走进公司,就直奔许洪亮办公室,把一个材料袋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

  林小月的脸很冷,眼睛里放射出来的光,足可以洞穿一切。

  许洪亮慢慢地站起来,看着林小月。此时他的大脑转得飞快,他想到了许多事情,包括林小月离开之后的事情。

  肖涵走进来,似乎有事情要向许洪亮汇报。她大概感觉到了气氛异常,小心翼翼看着许洪亮,没有说话。

  许洪亮说:“你先忙去,我和林小月有事情要谈一下。”

  肖涵走开了。肖涵离开时,许洪亮偷偷地冲她挤了挤眼睛。

  那分明是阴谋得逞后的洋洋得意。

  肖涵则回一个蛮复杂的笑。

  许洪亮请林小月坐。可她没坐,把桌上的材料袋往前推了推。

  许洪亮拿起材料袋,笑了一下,说:“你这是干什么?昨天是我……”

  林小月打断他:“请你看一下。”

  许洪亮抖开材料袋,拿出的却是一张光盘。他有些纳闷,递辞呈打张纸就可以了,干吗用光盘?

  “请你看一下。”林小月指了指电脑。

  许洪亮把光盘塞进电脑。但他很快就关掉了。

  回过头来的许洪亮脸白了,上面的肌肉一下一下地抽动。

  光盘里竟然是他和林小月在床上撕打的全部过程!

  “什……什么意思?”许洪亮的大脑迅速地木起来。

  林小月不慌不忙地从兜里拿出一张纸,展开,放在许洪亮的面前,说:“我不难为你。”

  许洪亮拿纸的手有些抖:“条件……太……”

  林小月冷冷地说:“我说了,我不难为你。那光盘我手里还有10张,你把这两件事办了,我就毁掉光盘,立刻离开公司。以前的事情,我一概不知道。”

  许洪亮坐在转椅上,心跳的声音像敲打一面硕大的鼓,在他的胸中强劲有力地升起来,把他包围得严严实实。

  窗外,蝉鸣依旧。

  许洪亮却一点没有听到。

  6

  一个月后,肖涵把一份辞呈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没和任何人打招呼,不辞而别。

  两个月后,林小月和那个长头发摄影师结婚了。

  许洪亮听参加林小月婚礼的朋友讲,林小月的家在那栋很华贵很漂亮的火红色公寓楼里,新房装饰得很别致。

  许洪亮的脸剧烈地抽动起来。

  朋友说,林小月真是不简单,她还成立了自己的广告公司,她丈夫做她的兼职摄影师。林小月真是不简单,她会有那么多钱。

  许洪亮的脸再次剧烈地抽动起来。

  朋友补充说,在林小月的婚礼上,做伴娘的那个女子真漂亮,她是林小月的大学同班同学,最铁的朋友。她叫肖涵。肖涵还做了林小月公司的副总经理呢。

  蝉鸣依旧在窗外尖锐地响起,刺得许洪亮的耳朵剧烈地疼痛起来,迅速弥漫,铺天盖地。

您正在浏览: 蝉不知道夏天的心思
网友评论
蝉不知道夏天的心思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