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洪

分类:戏说人生  时间:2021-09-13  编辑:pp958

  下午三点接到通知的时候,欧阳正在姐姐家割稻。姐夫连忙用摩托车送他去学校。此时,教师会已经开过了。

  看见欧阳,易校长就喊:“欧阳,你来一下!”

  走进校长的房间,欧阳随手拧开了电风扇旋钮。

  “坐吧,。那里有西瓜,自己拿。”

  欧阳抓了一块西瓜大口大口地啃。

  “好甜。什么事这么急易校长?”

  易校长说:“我简单地把会议精神告诉你吧。镇党委决定组建教师抗洪抢险突击队,到百里以外的沅江执行紧急任务。学校校务会经过研究,决定你为突击队员。你有什么想法?”

  “抗洪抢险突击队?没意见没意见。我是农村来的,背包挑土都搞得。”

  “没意见就好。你去准备一下。晚上八点,我们乘镇政府二号抢险车出发。”

  “好的。”

  操场上,体育老师向旭正提着两串新撮箕走过来,看见欧阳老远就招手。

  “来来来,帮我整撮箕。”

  “咋整?”欧阳走拢来问。

  “简单得很。”

  向旭找来一把钳子和几匝铁丝,将铁丝剪成一截一截的,大约三尺长。

  欧阳就将铁丝的一头从撮箕的背面穿进去拧紧,做成提系。

  欧阳边忙边问向旭:“叶主任呢?”

  “他和刘老师到镇上买东西去了。”

  “嘀嘀--”镇政府的二号抢险车开进了校门。镇文教办罗主任和镇中学鲁校长从车门钻出来,向校长室走去。

  车上,一面“象棋镇教师抗洪抢险突击队”队旗飒飒作响。

  向旭说:“这次文教办倒是慷慨,出钱出物很快!”

  “出了多少?”

  “生活费每个队员二百,矿泉水每个队员一件,易拉罐每人一件。中学没出人,也出了二千元。”

  “我们这不成了卖劳力了?”欧阳愤愤不平。

  向旭忽然问:“欧阳,你和简洁到底咋回事?好象她蛮久没来学校了吧?”

  “别提了。我们经常吵架。”

  “欧阳,听我的。这次外去可不是游山玩水,是玩命!现在离开餐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该上马时就得上马。去,来得及!”

  “这里还有事呐!”

  “放心吧老弟,你只管去就是。”

  “好,拜托了向老师。”

  欧阳起身就走。

  不到十分钟,欧阳就到了镇自来水厂。

  在简洁门口,欧阳听到了里面传来的音乐。

  欧阳笃笃敲门。

  出来一个小男孩,仰面直问:“找哪个哇?”

  “简洁呢?”

  “简姐姐到深圳上班去了!”

  “几时走的?”欧阳急问。

  “前天走的。是和厂长吴叔叔一同走的”

  好你个简洁!

  欧阳在街上闲逛,在心底想些恶毒的咒语骂简洁。

  欧阳回校的时侯,学校里只剩下音乐老师游茜。

  游茜告诉欧阳:“校长说,你们的出发时间改在明天早晨八点。”

  “改了?”

  “易校长叫你别回去,说你太远。其他的人明天早上七点钟来。”

  “好,我就在学校休息。”

  欧阳打开自己房间的窗户,准备找衣服洗澡时,正好看见操场上游茜出校门,鄂鱼皮包斜斜地在腰际拍打。

  欧阳挺烦。

  欧阳提脚朝办公桌冬冬冬重重踢了三响。

  镇上的灯光闪闪烁烁,欧阳浑身躁热难当。食堂周师傅把录音机开得山响,在等着欧阳去提热水。

  偌大的校园,仅食堂和这头各亮一盏灯,显得很静很幽深。欧阳干脆和衣横在床上。

  好大一会后,欧阳似乎听见外面有人说话,出门一看,竟是周师傅和游茜的声音。

  欧阳一挺身从床上爬起,走出来问:“游茜,怎么你又来了?”

  “笑话,我就不能来?婉云姐要我来看校哩!”

  “哦--”欧阳嘘了一口气。

  游茜问:“准备工作做好了?”

  “其实也没什么准备的。”欧阳两手一摊。

  “简洁没来陪你?”

  “她到深圳去了。”

  “那,如果你没事,就过来看电视吧。”

  “好,我就来。”

  在游茜的卧室里,欧阳手持摇控器,老是不断地换台,好象没有一个合意的节目。弄得主人游茜很不自在。

  “你如果真不想看也就算了,一起到街上走走好不好?”游茜看出欧阳的心境不大好。

  欧阳放下摇控器,望着游茜,说:“散步?叫花子讨糯米——哪儿有。有你这样漂亮的女孩陪着,别说是到镇上散步,就是到南斯拉夫大使馆我也去!”

  “贫嘴!”游茜笑着擂了欧阳一拳头。

  在“梦幻咖啡屋”,两人一同坐下。

  咖啡屋将电灯全部拧熄了,在每张小桌上点燃几只蜡烛。

  在摇曳不定,闪闪烁烁的烛光里,欣赏着大音箱流泻出的意大利咏叹调,也真是别有一番韵味。

  游茜侧头瞧瞧欧阳,欧阳也把目光投过来。

  烛光映照着她略显娇柔的双颊。她的眼睛里,似乎有一种捉摸不定的温暖,令欧阳忐忑不安,自惭形秽。

  “怎么,不说话哪?”游茜有一份得意。

  “这里很浪漫,我是第一次来。”

  “真的,简洁没同你到这些浪漫的场所?”

  “从来没有。真的。”

  “还想要些什么?点心,饮料,都可以。今晚我做东。”

  “你做东?”

  “对。你是十八勇士,要上前线,我怎么能让你出征前破费呢!”

  “谢谢你陪我。”

  “嘴巴还乖。”

  十点钟,两人有回到学校,在欧阳的卧室里小坐。

  临走时,游茜抬手看看表,然后起身。

  “好了,不打搅你休息了,明天你要出征。祝你做个好梦。”

  “就走?”

  “怎么?陪你散步,陪你喝咖啡。难道你要——三陪不成?”

  “别说那么严重。游茜,我只是觉得现在还不想休息。”欧阳起身,接着解释,“我今天心情不好,说话老得罪你,请你原谅。”

  欧阳将桌上游茜刚才搁下的一串钥匙拎起,放在游茜手上,趁机握住她的右手。游茜手一松,那串钥匙跌在地上。

  “游茜,再陪我坐一会儿吧,就一会,好不好?”

  欧阳小声请求,依旧牵着她的手。

  “你也不老实,总想占便宜。”

  游茜侧过面颊,避开欧阳的目光。

  欧阳就用另一只手抚摸她脑后的秀发,把她额头的一咎刘海抹向耳际两边。然后搂住她。

  “这么漂亮的女孩,任何人见了都会动心。”

  游茜闭目不语。

  “游茜,让我吻一下你的脸,行不?”

  游茜摇头,还是闭着眼睛,低着头。

  “我轻轻地吻一下。”欧阳埋下头,小心翼翼地吻她的脸。

  见游茜只稍微偏偏头,拒绝得并不坚决。欧阳越发胆大,就势把游茜抱起,轻轻地放在床上。

  游茜披散的秀发竟然将她整张漂亮的脸颊全部覆盖住!连同她的双眼和小嘴,一齐都在欧阳眼前消失了!

  欧阳慌忙去捋开那长发,却因心急一时怎么也弄不好,只得诚惶诚恐地垂手立在一边,等着游茜自己起身,朝他发火。

  好几分钟,游茜依旧没有动静。欧阳更加慌张,心想这下闯祸了!——游茜的男朋友,可是县教育局人事股的童秘书!

  “对不起对不起。游茜。是我一时鬼迷心窍,伤了你的心。”欧阳再次拉起游茜的手,将她从床上扯起来,替她整好衣服,捋顺头发。

  这时侯,游茜才睁开眼睛,略带潮红的眼睛。

  游茜一字一顿地警告欧阳:“你记住欧阳,你今天欠了我这么多!抗洪时你别冒险,莫逞能,要完好无损地回来,加倍地偿还我!”说完捡起地上的那串钥匙,飘然离去。留下欧阳呆呆地立在那里。

  早上七点五十,镇政府的二号抢险车准时开进了校园内。全体突击队员整装待发。

  留校的余婉云主任和游茜,周师傅他们帮着队员们整理行装。

  易校长问大家:“都想想看,落下什么没有!”

  “没有没有!”

  “都准备好了,可以动身了。”

  欧阳把目光投向游茜,游茜站在余主任身边。

  游茜把右手贴上右颊,轻轻地轻轻地摇摇手,算是道别。

  八点正,易校长用手机同指挥部联系。

  “喂,刘指挥长吗?我是镇中心小学易志祥。突击队全体人员准备完毕,正在校门口集合。请指示。”

  “好!很好!请转告指挥部的问侯:全体队员辛苦了!”刘指挥长刚从部队转业,在部队是有名的抗洪英雄,说话一贯地军人作风。

  “现在,我代表指挥部传达命令:由于武警部队的大力援助,英勇奋战,上万民工的严防死守,洪魔昨夜已退,抗洪已取得决定性胜利!我宣布:象棋镇教师抗洪抢险突击队,现在正式解散!”

  “我们服从命令。感谢指挥部的关心!”

  易校长放下手机。

  叶主任在旁边听清了电话内容,上前小声问:“校长,买的饮料和食品退不退?”

  “不退!送会议室!”易校长大手一挥,颇有拥兵十万的大将风范。

  欧阳明白了电话内容后,回头把目光投向偌大的操场。刚才还在余主任身边的游茜,这时侯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欧阳很气馁,怅怅惘惘地低下头。

  看不到游茜的身影,这时侯倒象找不到自己一样。

您正在浏览: 抗洪
网友评论
抗洪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