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戏说人生 > 亲伤三 (M站)

亲伤三

分类:戏说人生  时间:2021-06-17  编辑:得得9

  要怎样认知,知性和理性?

  时间是平定伤痛的机器。曾经刻骨铭心的痛也会在某个景点,某个似曾相识的声音,或某一丝不经意的知觉里突窜心头,掠过思想的屏障,摊在伤口上,让灵魂感知,让理智认理,找个定性的平安出口,让自己淡淡的走出来。

  可灵魂一旦走出来了,还能归位吗?

  房子初步落成了。羽名放不下自己的孩子,没有再出去打工了,她也厌倦那份漂泊,也许更多是对孩子一份母爱的挂念。她选择了继续留守家园,在新建的房子里住下,在孩子上学的附近找了一份工作。每天上班带孩子上学,下班带孩子放学。

  都说女人要对自己好点。女人想奢侈自我的欲望是女人的天性。可有的时候,来不及对自己好。生活的责任和存在的价值无暇顾及自我的利益。

  一切高尚的母爱都是无我的。

  羽名的工作很轻松,除了卖一些常用的药外,就是整理库存的进出表,打理一些卫生和处理一些日常的病理现象。

  一个人如果用负责的态度去面对生活,那么一切开始都只是简单开始,一切结束就只是简单结束。要际遇风花雪月的爱情吗?在第一次握手走进婚姻的殿堂的时候,双肩就应该挑起一切家庭以外的诱惑。一切关乎家以外的美丽和浪漫,都要在飞蛾扑火前认清自己。

  感性生动人,理性折磨人。知性清醒人。

  羽名的玫瑰开在心里。蓝色的。她不要张爱铃的红玫瑰,蚊子的血,白玫瑰,落下的饭粒。放手一切不该拥有的玫瑰,彼此的心都是香的。

  羽名在自己的孤独里做心香女人。不谈爱情,不弃爱情,不招惹爱情以外的爱情。

  又过年了,林远和林远的大哥都回了。看到新房初落成,他们都好高兴。拍着墙叫:“好厚实,真厚实!”而且老力的拍呀拍,男人与女人表达激动的方式不一样,女人喜欢用声音和生动的语言,男人喜欢用行动和具体的动作。

  他们在一起喝酒,林远哥俩买了好多菜,喝了好多酒,说了好多话。林远的大哥还带上羽名的女儿,给她买了好多新衣服,林远也给大头侄子买衣,买足球。羽名拿出自己抽时间一针一线织好的毛衣,给这个没有母爱的孩子亲手穿上。他们一起打球,一起唱卡拉OK,一起过生日,一起游泳,一起快乐能尽力快乐得到的快乐……

  一切自然的东西,有它自然来的道理。象快乐可以快乐的来,但伤害也可以带着暗光来。

  羽名在一次回娘家的时候,碰到了村里的一个女人来家里闲坐。说话间谈到她有个亲戚离异多年。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羽名一直想给孩子她大伯找个好女人。眼下遇到真是有缘千里一线牵啊。

  婚姻总感觉是冥冥中注定一样。地球有多大,人有多多,和自己执手的人只有一个,不是上天安排,就是前生注定。

  后来,她成了林远的大嫂。

  后来,有很多后来。

  后来,羽名不想说了。也许是怕说。

  但曾经肝胆相照的兄弟成了陌路但愿不是永远的后来。

  ……

  羽名怕林远被亲情伤害后埋的那滴泪。

  在与不在

  开始都在

  弃与不弃

  都不离不弃

  因为

  一切的亲伤既然可以杜撰

  那么

  一切的系统应该可以还原

  因为

  曾经简单的存在

  那么

  未来简单的回来

  ……

  ————————-留在未来待续

您正在浏览: 亲伤三
网友评论
亲伤三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