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戏说人生 > 城堡和呻吟着的诗人们 (M站)

城堡和呻吟着的诗人们

分类:戏说人生  时间:2021-05-10  编辑:pp958

  从前,在一个古城堡里,住着四位诗人,他们分别是痛苦、悲伤、惆怅、失落。每天他们都穿着黑色和灰色的长衫在城堡里转来转去,傍晚则要站在城堡上望着月亮吟诗。

  城堡里的人们觉得他们不可思议。一是城堡里有许多鲜艳的布料可以做衣服,而他们只是选用这些冷色的布料。二是城堡里的生活衣食无忧,日子平静快乐,可他们却总是愁眉苦脸,吟出来的诗可以让天地为之动容,让日月为之流泪。

  城堡里的人们低声叽咕了几日后,觉得有必要对这些诗人提出他们的想法,否则他们就会寝食难安。于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男人带着十二分的真诚在春意盎然的清晨首先拜访了第一位诗人——痛苦。

  这位善良的老人平静而又委婉地对诗人说:“尊敬的诗人!我代表城堡里的所有人带着真诚和善良来拜访你,希望你能够听听我和其他人的友好的建议。我们都希望你能和我们一样高兴起来,毕竟上帝给予我们的生活还是很美好的。你看,阳光明媚,鸟语花香,桃红柳绿,春风浮面,这样美丽的景色难道不能让你微笑吗?”我们的诗人却很痛苦地吟道:

  “愚昧可笑的人们啊!

  当阳光直视我们的时候

  难道你们没有感受到身体被强奸的痛苦

  当鸟儿唱歌的时候

  难道你们没有听出它在为我们唱着最后的挽歌

  当花儿肆无忌惮地开放的时候

  难道你们没有嗅到死亡的味道

  好可怕!好痛苦啊!

  我看到火在燃烧

  我的身体在火中翻滚

  念着咒语的恶魔在一边指手画脚

  柳叶在一边煽风点火

  我们的生命在一瞬间就要灰飞烟灭

  难道你还要让我笑着走向死亡吗?

  唉!可怜可笑的人们啊!

  我的痛苦你们怎能体会得到?“

  听了诗人的话,那位老人叹了一口气,觉得凭自己的能力是无法劝说他改变的,还是另想办法吧!他向诗人告别,他看到诗人比他来时更加痛苦,于是他也很痛苦地走了出去。

  不久,这位善良的老人便一病不起,在病床上他也总是唉声叹气。城堡里的人们觉得四位诗人的存在直接威胁到他们平静而幸福的生活,于是他们决定再去劝说。

  这一次,一位被公认为最有智慧的中年男人担当了重任。他被众人推举,与第二位诗人悲伤谈判。

  这次谈判的时间定在初夏一个明媚的早晨。之所以把时间定在早晨,是因为夏天的早晨空气清新,微风拂柳,蓝天白云,宁静祥和。在这样的早晨,相信每一个人都会融入到大自然的美景中,会暂时忘记心中的不痛快的。

  正如大家所设想的情景一样,身穿灰色长衫、瘦削而严肃的诗人静静地伫立在蓝天白云之下,吸吮着清新的空气,享受着微风拂面的惬意,这时,我们最有智慧的男人注视了他片刻之后便缓缓地靠近了他。紧接着,便是智慧与灰色富有神奇色彩的对话。

  “美吗?尊敬的诗人!”

  “美!但它不属于我!”诗人面无表情地说。

  “不,诗人!我看到清新的空气像游丝一样进入你的嘴唇时你脸上的喜悦,我还看到微风拂面时你的舒心和陶醉。难道这一切不足以说明美就在你身边,美你已经拥有了吗?”

  “你错了!那只是表面!美只是瞬间,转瞬即逝,就像人短暂的生命一样。人从呱呱坠地就要面临各种各样的痛苦。亲情,爱情,友情这些你们引以自豪而又歌功颂德的东西在我看来就是一种虚伪,一种虚幻。你们苦苦追求,到头来却总是被欺骗,陷入深渊又不自知,真正地可怜又可悲。”

  “难道在你的眼里就没有真正的亲情、爱情和友情吗?”

  “我看到的亲情就是父子反目,母女成仇,兄弟姐妹之间相互倾轧,妯娌姑嫂之间明争暗斗;我看到的爱情就是情人之间互相猜忌,彼此伤害,相互欺骗、相互利用,大难临头各自纷飞,富贵之时心怀鬼胎;我看到的友情是有好处时尊你为爷爷,没有好处时踩你为狗屎;这样的亲情、爱情和友情哪有情可言?”

  “可是,你不能只看到黑暗的一面,在我们的城堡里确实有真情存在。”

  “我为你们的愚昧而悲哀!世界本来是黑暗的,到处充满了陷阱和深渊。每天我站在城堡上的时候,我就会感到天很快要塌下来,地很快要陷下去,这时候我就为我的渺小而悲伤了。上帝要惩罚人类,就要在人们居住的地方撒下毒药,种下罂粟,等待人们来吃。面对这一切,我还能高兴吗?”

  智者听了诗人的话,叹了一口气就告别诗人回去了。他感觉到面对诗人的博学,他的智慧就如同新生的婴儿,他一度骄傲的伶俐口齿现在就像涩了的琴弦一样不能弹拨出像样的曲调。转身离去的时候,他听到了诗人口中吟诵的诗句:

  杨柳静风不摆头,

  枝间蝉怨曲难休。

  一腔恨意池边女,

  泪染端庄水影忧。

  我们大可不必细细体会此诗的含义,要紧的是我们的智者深刻的领悟了。他将这首诗在心中咀嚼了千遍万遍,直到每一个句子每一个词语都嵌在心里而且变成了难以解脱的痛苦为止。

  智者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自己的家,他看到了他的亲人,朋友和村民,他们都向他打听出行的结果。智者定定地看了他们几眼,想起了诗人的话和诗,然后一句话都不说,倒在床上,横卧着,像霜打的茄子,眼里只剩下死鱼般的绝望。

  两位钦差大臣从此的一蹶不振使城堡也变得死气沉沉。空气沉闷得让人透不过气来。黑色和灰色已经统治了城堡并且占据了一席地位。城堡的上空弥漫着无形的黑烟,人们在浓浓的烟雾里无可奈何地吞咽着痛苦的口水。善良的灵魂在受着煎熬和折磨。

  城堡里的人们看到他们根本改变不了诗人们现有的生活生存方式,于是便狠下心来不去管他们。虽然这有悖于他们的善良愿望,但事已至此,他们已顾不得许多了。两位曾经被委派的钦差大臣的失利让他们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与其徒劳地到处粘贴他们的善良,倒不如把善良暂时保存在心间,这样也在更大程度上保护了自己。他们这样做了,很快就感到心安理得,日子变得也和先前一样平静快乐了。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就是秋季。天空像一块蓝宝石一样在城堡的上空熠熠生辉,似乎在向人们证实着秋季会给善良的人们带来福音。枫树像一位奇妙的魔法师一样在一夜之间变幻出大片大片的红色,醉了人们的眼,醉了人们的心。秋风秋雨就像永远不离左右的双胞胎兄弟,用它们美妙的手弹奏起高山流水的琴音,风飘飘,雨潇潇,无尽的思念被它们一夜之间扶起。尽管如此,城堡的生活是充满着欢乐祥和诗情画意的,尤其是在这样的季节,这样的天空。

  有一日早晨,天空忽然飘来了成千上万张纸片。在人们刚从梦的甜蜜中醒来、睁开眼的瞬间,就降临在他们朦朦胧胧的视线中。就像冬天的初雪来不及人类的思考就让大地在一夜之间白了头发苍老了历史一般。我们故事中的城堡也就在这些纸张中改变了面貌,变换了颜色。那些纸片人人握在手里,就像握着一个永恒的记忆,更像握着不可摆脱的命运。他们不愿意将手心撑开,更不愿意将纸片铺展开来。因为记忆一旦打开,所有的酸甜苦辣的日子就会像潮水一样奔涌而来,会让他们承载不了生活的厚重。他们的命运,他们会紧握在自己的手心,除了有难以抗拒的外力迫使他们改变以外。

  现在,让我们透过他们记忆和命运的手心来偷窥这些紧握着的纸片吧!

  纸片上端端正正地写着一首诗,署名是惆怅的天使。那首诗是这样的:

  寒霜雨,蝶归去,满城黄叶残红绿。西风烈,花凋谢。春秋虚度,恨悲呜咽。孽!孽!孽!

  山岚处,云接雾,历经开拓崎岖路。苍天月,中秋夜。旅途孤影,雁声凄切。血!血!血!

  我们不得不用一种愈来愈悲壮愈来愈沉重的语调将它们读出来,而且读完之后感觉心被撕裂的痛苦。那过去酸苦的记忆,一幕一幕,就像过电影似的,向心中缓缓走过。凄风苦雨,月冷影孤。黄叶堆积,残花铺展。凄燕啼血,哀猿鸣愁。没有谁不被这首诗感染,没有谁不被勾起满心的愁苦,难怪城堡里的人要把它握在手心,不愿把它打开呢!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城堡里的人们渐渐消瘦。他们紧握在手心的那张纸片非但丝毫没有使他们的记忆关闭,反而使他们的记忆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明丽。记忆已从心中的某个角落遛出来,并且肆无忌惮地占据了他们生活的每一个空间。握着的纸片也并不是不打开就能将那些痛苦的字眼抹去,更多的时候,纸片中的每一个字会从指缝间跳出来,让你在猝不及防时已经接受了它的摧残和蹂躏。善良的人们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他们夜不能寐,努力在心中搜肠刮肚,试图找出一个合适的字眼来表达他们的痛苦。他们吃饭无味,经常是边吃边掉眼泪,他们将痛苦完全咽进肚里,又将痛苦囫囵排泄在周围。他们停止生产,停止收获。劳动工具被扔在一边丢盹打瞌睡;满树的果实只能凭借着自己本能的体重荡着秋千;而蔬菜则在自己的天地里孤零零地做着不成行的诗。

  城堡里的人们越来越感到死亡在威胁着他们的生命。也许这就是命运!他们猜测到。此后便意志坚定地认为这就是命运,而且不容置疑。原本想不打开纸片就是握住了自己的命运,却不曾想自己的命运早已被纸片决定。仿佛冥冥之中有一个无形的手把他们推进了早已设置的怪圈,无论他们怎么突围,也逃不出来。他们只能在圈中等死,并且还要在临死前给自己加上一条条的绳索,让自己惨死在自己所捆绑的绳索之中。

  纸片从天而降,是上帝的驱使,还是命运使然?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城堡里的人们已经为它付出了代价。他们的心里除了黑色就是灰色,再不然就是白血病似的苍白,而这些颜色足以使一个鲜活而美丽的城堡在一夜之间变成废墟。试想,一个城堡忽然被黑色和灰色包围,周围又活动着鬼魅似的影子,而这些影子又在用他们的黑手一铲一铲地去铲城堡的地基,那么再坚固的城堡也会倒塌的。

  四位尊敬的诗人依然像往常一样穿着冷色调的衣服在城堡中走来走去。我们已经无法从服装中辨析出哪是诗人,哪不是诗人,因为城堡中所有人的衣服颜色都变成了黑色和灰色。夜晚,星星满天的时候,城堡的上空都回荡着大大小小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诗人们即兴所做的小诗:

  路迢迢,雪飘飘,伴朔风怒号欲魂绕。

  大地梨花下,满目凋零冰封画。

  窗前谁在望天涯?

  可怜泪眼思念牵挂。

  未曾到临的冬天,已经被我们的诗人们用一支笔画尽。城堡的天空,挂着黑色和灰色的琉璃灯。每一个善良的人都无一例外地成为城堡里的新的诗人。他们用他们的黑色和灰色吟着诗,而以前他们又是多么渴望改变这种颜色啊!

  城堡的历史终于被新旧的诗人彻底的改弦更辙。旧的诗人还未过去,新的诗人已经踩着原来诗人的脚印走过来,而且变本加厉,比原来更加汹涌、更加庞大、更加快速。城堡也在黑色和灰色的双重压迫下苟延残喘,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都在啜饮着绝望的毒酒。诗人们围着城堡一遍一遍地念着新做的诗,仿佛是在为城堡做着临死前的超度。

  城堡终于在冬天来临的时候呻吟着死去!跪在它面前的,是城堡中的四位诗人,还有大大小小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诗人们!

您正在浏览: 城堡和呻吟着的诗人们
网友评论
城堡和呻吟着的诗人们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