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戏说人生 > 十三年前的那一场雪 (M站)

十三年前的那一场雪

分类:戏说人生  时间:2021-04-29  编辑:pp958

  开出租车的王猛,不但长得帅,脑瓜灵活,吃喝嫖赌也一律不沾。可王猛整整谈了五个女友,一带回家就吹了。你知道为啥呢?原因全出在住房上。母亲早逝,王猛和父亲、弟弟三人住的房子,总共只有30平方米。三个人吃喝拉撒全挤在里面,何况再加一个大姑娘,你能责怪人家姑娘势利眼?

  王猛一边找二手房,一边起早摸黑拉客赚钱,一边紧锣密鼓找美眉。这年入冬不久,王猛在东城区找到了一套70平方米的二手房,开价六万块。王猛手头上已有五万多,父亲手头有一本一万二的存折。这钱父亲没说过要给他,可王猛想,假如自己买房,父亲肯定愿意拿出来的。

  王猛跟房主谈好价后,这天便拿出两千块钱给父亲,叫他拿去给房主交定金。父亲拿过钱便朝东城区去了。王猛出车到下午六点,是那个二手房的房主打来电话:“你不是说今天来交定金吗?我等了一天了,怎么还不来啊?”

  王猛吓了一跳:这么说父亲还没交钱啊!这是怎么回事呢?此时正是客流高峰,可王猛不管了,心急火燎赶回了家,看见父亲一副很轻松自在的样子。王猛问父亲定金交了没有,父亲长长吐了一口烟,说:“没交!”王猛说:“那钱呢?”父亲轻弹了一下烟灰,说:“赌,全输光了!”

  王猛一听差点儿没跳起来。王猛记得,他小的时候父亲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赌鬼,后来不知怎么的,父亲的赌瘾才慢慢戒掉了。看来父亲的老毛病又犯了。

  王猛气不打一处来,第二天自己拿钱去交定金,没想房主昨晚已把房子卖给别人了。过了几天,王猛在城南又找到了一套二手房,开价七万。王猛吸取了教训,加上刚谈的女友阿滢整天说要来他家里看看,王猛一咬牙,就把定金交了。

  交了钱出来,王猛越想越不对味,觉得像父亲这样旧病复发的赌鬼,保不准哪天就把那一万二去赌光了,所以无论如何还是先拿到手为好。

  王猛知道父亲的存折放在他床头的箱子里。打定主意后,王猛当下回到家里,偷偷打开父亲床头的箱子。一打开又吓一跳:存折上面只剩下五元钱,其他的都在这几天被父亲取走了!

  王猛的亲戚朋友手头都不宽裕,现在差额变成了两万,这房子八成买不了了。王猛赶紧给房主打电话,说能不能分期付款。房主说:“分期付款免谈!定金也别想拿了,这可是你违约!

  王猛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好不容易等到晚上,父亲才回来了。王猛问:“爸,您自己的那一万二,又拿去赌了?”父亲点点头。王猛问:“今天赢了?”父亲说:“没赢!也全输了!”

  王猛一听就吼了起来:“爸,我前不久又谈了个女朋友,答应后天带她来家里看看!我昨天也交了房子的定金了!可现在,没了您那一万二,房子买不成了!那两千定金也要不回来了!弟弟为了让我早结婚,他都住集体宿舍去了!可您看您自己做的,您难道希望我一辈子打光棍……”父亲一听也傻了!

  王猛一夜没睡好,第二天早早起来,父亲不见了,房里留着一张纸:大意是:因为他爱好赌博,结果房子没买成,让儿子结不成婚,所以他自愿与王猛脱离父子关系,自己以后的生死与王猛无关。王猛当下发了疯一般出去寻找,可茫茫人海,又能去哪里找呢?王猛知道父亲除了爱好赌博,生存能力还是挺强的,一时半会儿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所以王猛也不再找了,专心开车挣钱。

  这天,王猛兜客兜到凤凰路口,一个客人招手上了车,说去翠竹路口。车到翠竹路口,客人下车,叫王猛等一下,不一会儿提了一袋橙果重新上车,又叫王猛把车开回凤凰路口。这一个来回整整二十公里的路程,这客人打这么远的车就为了买几斤橙子,这到底是为什么呢?王猛正犯迷糊,这天在昌隆路又接到一个客人,竟然也跟那个客人一样,也仅仅是到翠竹路口买几斤橙了。王猛大惑不解,一问,那客人拿笔给他写了个网址,说:“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想弄明白,你就上这个网看看吧!”

  王猛当下就去了网吧,上网一看,原来那是个BBS论坛,上面有一个这样的帖子:“在翠竹路口,每天都有一个额头上有一块伤疤的老大爷有时卖橙果,有时卖木炭,天气这么冷,可老头子很执著,每天非卖完东西才走,有时甚至到晚上十二点多还没卖完。”帖子后面跟了好多帖,有不少的网友都说希望大家可怜可怜这老人家,去买一点他的东西;有个网名叫“柳叶刀”的网友说他是医院的医生,十几天前,这老头把一个被车撞伤的姑娘送到医院,帮女孩交了住院押金,后来又交了一万二的治疗费。老头子做这些事却不愿让伤者知道,只在住院押金单上填了一个“王”字……,王猛把跟帖一个一个看完,看到最后吓了一跳:一个网友给老头拍了照,贴上来了,而这个老头竟然是自己的父亲!

  王猛开车赶到翠竹路。此时,已下起了今冬的第一场雪。王猛远远看见父亲面前摆着一筐木炭。纷纷扬扬的雪花中,父亲像个入定的老僧一般坐在那里。王猛二话没说就把父亲拉上了车。

  刚回到家里,后面跟着就进来一老一少两个女人。年轻的女孩拄着双拐,胳膊上还缠着纱布。王猛一看,这不是兰子和她的妈妈吗?!王猛还是个五年级学生的时候,兰子的爸爸与父亲还在同一家工厂做工,两家的关系很好。但后来兰子的爸爸得急病死了,后来,兰子的妈妈带着兰子改嫁,两家就失去了联系。

  王猛还不知道如何开口,兰子妈看见了王猛的父亲,“扑通”一声就跪下了,眼泪直往下掉,嘴里说道:“老王啊老王!兰子爸的那几个朋友,姓王的只有你一个!那个给兰子出钱治伤的人就是你啊!我带她向您道谢来了!至于钱,我们一定会还你的!”兰子妈说着从怀里掏出两张纸,一张是兰子住院押金单上的签名,一张是王猛父亲与兰子爸合影的相片。照片上写着某年某月王向东与李新朝照于某地。兰子妈指着上面的两个“王”字,说:“你看你填的这个‘王’字,跟以前你写的‘王’字,多么相似啊!我今天看到这张相片,就想起来了!”

  父亲连忙把兰子妈扶起来:“人命关天,碰上谁都会这么做的!何况是兰子呢?!钱,你们就不要急着还了!”

  王猛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好不容易等兰子母女走了,王猛才酸溜溜地说:“爸,您要是出那两千块,我没得说,可您舍得那一万二,我就想不通了,难道我不是您的孩子?”

  父亲望望满天的雪花,说:“你还记得吗?十三年前,兰子的爸爸生病那天,也是下的这么一场大雪!兰子爸生病后,因为没钱住院,兰子妈叫厂医自己处理。兰子妈给了我两百块钱,叫我去市中心医院拿急救药品。我拿了钱,半路却鬼迷心窍,跟人打麻将赌博去了,虽然后来赢了钱,用这赢的钱我还多买了好多药,可回去时,已误了治病时机,兰子爸爸已经不行了!”父亲说着又指指他额头上的伤疤,说:“我当时害怕回来晚了被人责怪,就用砖头砸了额头,对大家说因为摔跤昏过去,所以回来迟了……”

  王猛这才明白,父亲拿钱给兰子治伤,原来也是治他自己的心病啊!

  王猛还在沉思,手机忽然响了,对方说:“好像见过你的车牌是05316”。王猛说:“是啊。”对方说:“我是上次你交了定金的那个房主,我刚上网,网友说刚才看见你把翠竹路口那个可怜的老头接走了!看在你好心人的面上,我决定通融一下,你先交五万,剩下的两万你什么时候有就什么时候给我,怎么样?”

  王猛一听哭笑不得,心里暗暗使劲,回答道:“谢谢!谢谢!我会尽快给齐你房款的!”

您正在浏览: 十三年前的那一场雪
网友评论
十三年前的那一场雪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