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戏说人生 > 打工仔上豪厕 (M站)

打工仔上豪厕

分类:戏说人生  时间:2021-04-29  编辑:pp958

  老甄头退休后又托人谋了份差事,这差事说起来有点不雅,在大街上看厕所。还甭说,老甄头觉得挺好的,他经常这样想:这世上三百六十行,能跟收费这一行沾上边儿,起码也得说是个不错的行当了!何况老甄头看管的不是一般的厕所,是幢造价好几十万元的星级厕所!光顾一回一元钱,可不是三毛五毛解决问题的。当然喽,那些到里面如厕的,都是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物,再不就是当今时髦前卫的“新人类”。

  可是这天中午,老甄头开了一回眼界。他正坐在收费间隔着玻璃往大街上闲瞅着,忽然见一位看上去三四十岁的中年人朝这边儿走了过来。老甄头眯起眼睛仔细打量,见那中年人面色赤黄,头发乱得像一蓬蒿草,身上裹着的那件军大衣脏不啦叽,在太阳下泛着明晃晃的亮光。瞅这身打扮,不是打工仔就是个流浪汉!

  老甄头懒洋洋地收回眼光,双手捧起桌上的茶杯吸溜了一口,还没等他喝第二口,那中年人已径直走进厕所里来了。老甄头慌忙站起身,把玻璃门拉开一条缝,朝那中年人摆摆手,意思是:赶紧一边儿去!也不看看什么地方!

  那中年人好像没看见老甄头的手势,他来到老甄头的对面站住脚,伸出抄在棉大衣袖子里的一只手,“当啷”,一枚五角硬币和一张五角的毛票落在收款台上了!

  老甄头蹙蹙眉头,瞪眼瞅瞅中年人的脸,又瞅瞅那张被攥成一团的毛票,禁不住摇头笑了。心想,看你这一身,嘿,能顾住上面的嘴巴就不错了!

  那中年人也不看老甄头的脸色,他赶紧转身走进里面去了,老甄头想他大概实在是憋不住了。约莫大半个小时,那中年人才从里面走了出来。

  老甄头心里嘿嘿一笑:磨蹭这么长时间,可别冤枉了这一元钱啊!唉,甭管咋说,这里面也和星级宾馆一样豪华!一元钱能在星级宾馆里待半个钟头吗?恐怕连门也摸不着的!这么一想,老甄头就觉得这中年人花上一元还是值得的!

  大概是让老甄头猜准了,没隔两天,那个中年人又来体验星级厕所的滋味了!这天中午,那中年人又来了。老甄头心里开始犯嘀咕:按说这一元钱算不得什么,可也要看放在什么人身上,要是放自己身上恐怕还不舍得呢!这中年人!

  又是半个钟头过去,等他从里面走出来,老甄头的好奇心憋不住了,他拉开玻璃窗,先干咳了一声,挤出一脸的笑容搭讪道:

  “嘿嘿,这位老弟,您且慢走!”

  中年人一愣怔,嘴里“哦”一声,疑惑地瞅着老甄头:“俺刚才不是给了钱了吗?”

  “是啊是啊!您是给了钱啦!呵呵,敢问老弟在哪发财呀?”老甄头笑着脸皮问他道。看来那中年人没心思和老甄头瞎唠扯,他扭头撂给老甄头一句“打工的”就自顾走了。

  老甄头伸长了脖子,木呆呆半天才缓过神来,望着他背影心说:打工的?嘿嘿,有意思啊?不对!老甄头转念又一想,按说打工的最不讲究屙屎拉尿的啊!哪旮旯里不能解决问题?能舍得来花一元钱吗?嗨,这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也说不定这人脑子有毛病,再不就是傻瓜蛋什么的!老甄头越想越觉着有意思。

  没过去几天,老甄头心里大吃一惊,那中年人又晃晃悠悠过来了!

  中年人到厕所里又是好长时间没出来!老甄头眼睁睁瞅着那些进进出出的人,心里不由咯噔一下子,他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前几天电视里看过的一些法制新闻。据说现在的犯罪分子非常狡猾,他们常常选择公共厕所作为作案地点!比如在厕所里接头、谈判、交货等等,甚至还在厕所里干些杀人抢劫的勾当!这豪华厕所里进进出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莫不是……想起这些,老甄头猛一激灵,方才觉得这中年人是有些可疑。根据他的举止判断,十有八九是在踩点接头或者盯梢!

  老甄头脊梁沟不由得阵阵发紧,身上也跟着“嗖嗖”直冒冷汗。他赶紧站起身,弯腰从床下拉出工具“稀哩哗啦”扒了一阵,从里面翻出一把锤头来。老甄头攥手里掂量掂量,四下瞅瞅把锤子放在了桌子角上,又用一个毛巾盖在上面。

  忐忑不安过了几天,老甄头心里终于松了口气,他摇摇头嘲笑自己,那中年人也不一定是个坏人哩。

  这天中午吃饭时,大街上行人稀少。老甄头要了盒外卖,趴桌子上正低头往嘴里扒拉,冷不丁玻璃门被“啪啪”敲响了。他抬头一看,嘴里的米饭喷了出来:不知什么时候那个中年人已经像个幽灵一样站在玻璃门外了!

  “老哥,我今天没带钱来,你看能方便方便吗?”那中年人冷森森地对老甄头说。

  我的天哪!听这口气硬邦邦的,看来今天有点来头!老甄头瞟了一下桌子角趴着的毛巾,抹拉一下嘴赶紧点点头:“行行行,那就进去吧!你老弟来这儿又不是一回了……”

  老甄头毕恭毕敬地站起身,那中年人连句感激的话也没有,他冷冰冰地告诉老甄头:“下回给你捎来!”

  我的妈呀!这话听着好熟悉!不是黑话是啥呢!你给我捎来什么?捎来个人头?老甄头脑袋上的汗下来了。

  那中年人进去十多分钟后,老甄头在外面坐不住了,眼睛老是往毛巾上面瞅,伸了几次手他又把手缩了回来。最后一咬牙,他把铁锤塞进了袖筒里,又掂起拖把装模作样地往厕所里面走。边拖地,老甄头的眼神一边偷偷找那中年人。

  果然不出老甄头所料,他见那中年人既不大便也不小便,正坐在靠背椅里若有所思地抽着香烟!看样子是在等待什么人!

  老甄头悄悄退了出来。一抬头见门外“吱”地停下来一辆黑色轿车,从里面下来一位络腮胡子,身穿牛仔裤,头戴鸭舌帽。那络腮胡子“砰”地一带车门,大步流星地朝厕所里走来。老甄头一看轿车牌号不是本地的,这络腮胡子也是个生面孔!他满脸傲慢地把一枚一元硬币“当”地扔过来,脚步不停地往里走去。这位一定是中年人等了好多天来接头的喽!老甄头心里暗叫一声“不好”。

  时间一分分过去,两人在里面还没有出来。老甄头有点开始像热锅里的蚂蚁了,他团团转悠了几圈,猛地抓起桌子上的电话。

  过了几分钟,警察赶了过来,老甄头朝警察使个眼色,其中的两个便衣警察便抄着口袋进去了。老甄头知道他们是在摸着口袋里的家伙!

  不一会儿工夫,那个络腮胡子从里面走出来了,他若无其事地从警察身边过去,径直往外面的轿车跟前走去。老甄头的心快悬到嗓子眼了,他着急地望着警察。

  这时,两个便衣警察也从里面出来了,老甄头连忙凑上前去,刚要张嘴问那中年人到底是哪一路的?便衣警察一耸肩膀朝大家摆摆手:他已经了解清楚了,那中年人是附近一个建筑工地上的民工。

  建筑工地上到处都可以大小便的呀!见老甄头嘴巴咧得像张瓢,那便衣警察脸色一沉,用手指了指豪华的星级厕所,告诉大家:这星级厕所是那中年人所在的建筑队建的。前年造这厕所时,那中年人的四个手指头让搅拌机给搅掉了,和砖头水泥一起掺在这幢星级厕所上了……

  那个警察说完,再也没看老甄头一眼,他一直朝外面的警车上走去,其他警察一个个也跟在他的后面出去了。老甄头木雕泥塑般站在那里,半天也没回过神来。

  又是约摸大半个钟头,那中年人从里面出来了。老甄头猛地喊住他,从腰里摸出一只香烟递过去。那中年人顿时露出惶惑不安的表情,他用一只手接住刚要往身上摸火,老甄头赶紧给他打着,中年人忙伸出另一只手致谢。老甄头看到那只手光秃秃的,仅有一个大拇指,他把火机装进衣兜里,拍了拍中年人的棉大衣:“老弟,往后想啥时来就啥时来吧!我这儿不收你费的……”

您正在浏览: 打工仔上豪厕
网友评论
打工仔上豪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