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戏说人生 > 做寡妇难,做名寡妇更难 (M站)

做寡妇难,做名寡妇更难

分类:戏说人生  时间:2021-04-29  编辑:pp958

  637年的一场人才招聘会,本名武照的武则天因为长相俊美、博闻强记、写得一手好字而被大唐集团老总李世民选为秘书。她总结自己商战经验的自传《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女秘书成为公司总裁的传奇经历》发行1亿册,超过了李世民写的《玄武门论兄弟情》,成为了全球最畅销图书。对她重组大唐集团,成功上市变成大周股份有限公司的故事,本周刊也多次作了跟踪报道。但是她的个人经历,特别是她两次成为寡妇的不幸遭遇,更是牵动了无数读者的心,做为一个名女人,她真的曾经亲手杀死过自己的女儿和儿子吗?真的像传闻中的那样,是女秘书献身上司的“潜规则”理论的先行者和实践者吗?真的一点也不后悔自己提拔的股东和自己的儿子一起夺走自己的总裁职位吗?

  带着这些疑问,705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记者来到离新唐集团CEO李治的别墅——长生殿不远的上阳宫住宅小区。武则天穿着朴素的衣服站在自己家门前,完全没有了大周集团发给新闻媒体的雍容华贵形象。她苍老了很多,但是精神却依然很矍铄,谈话间妙语连连。武则天笑称自己是商业老人,可以总结自己的一生了。

  一进门就是她的书房,书房的墙壁上,挂着李世民、李治、冯小宝、张昌宗、张易之等人的照片。我们的访谈就从这些爱过她或她爱过的男人开始。

  爆料:女秘书献身上司不是商业圈的潜规则

  最近网上不断有女秘书揭发上司的性骚扰案件,说女秘书要想赚钱谋生,获得人生的第一桶金,就必须先和老板睡觉。

  武则天对此嗤之以鼻。她说:一个成功的女秘书,绝对不能和老板睡觉,靠睡觉成为不了总裁。三国公司的美女老总貂蝉和董卓睡了吗?越国企业的总经理西施和勾践睡了吗?那些关系都是后来的,当秘书的时候绝对没有。我给李世民当秘书的时候也没有。

  虽然说在男女不平等、男性占据统治地位的今天,女人还是弱者的代名词,但是靠献身只能当个金丝鸟,是当不了大企业的管理者的。

  当年我从长安女子大学毕业,虽然上的天才少年班,14岁就拿了文学和历史双料博士,找工作却仍然四处碰壁,只好选择去大唐集团应聘当生活秘书了。

  经验谈:女人一定要多学习知识

  武则天说,“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句话是完全错误的。胸大无脑的女人,永远走入不了正堂。她不是利用潜规则而是利用智慧成为总裁情人的。

  那一天,眼看要参加比赛了,太宗养的一匹烈马却不肯训练。这场比赛是和吐蕃公司进行的,不仅代表着大唐集团的荣誉,更牵涉到了一大笔钱的命运。别的人都没有办法,这时候,是谁挺身而出解决问题的?是我啊!我让太宗给我草、鞭子和刀子三种用具,带着就进了马圈,“先用草喂,不成则用鞭打,再不成则用刀杀”,驯服了烈马,获得了比赛的胜利。就是因为这样,我被李世民看中,从侍穿衣着的生活秘书,调入御书房侍候文墨成为文字秘书,最后又成为情人关系的。

  绝对隐私:她的第一次

  武则天还清楚的记得,自己第一次被潜规则利用的时候,才14岁,还没有成年。

  虽然我对献出自己的肉体,早有思想准备。可是进入公司之后,我才知道李世民不仅有老婆,还有十几个情人,更有1000多个二奶。我简直绝望透了。我没有想到自己的命运这么悲惨。

  就在那时,我发誓:我一定要把这个男人创办的公司夺到手里,为女人争一口气。

  但是我还没有来得及实施我的计划,太宗皇帝就死了,我第一次变成了寡妇,还是那种特别可怜的寡妇。我一点也没有分到应得的遗产,就被送到了长安感业寺当了尼姑。

  这是长孙无忌他们欺负我不懂法律蒙蔽我的。二奶怎么了?二奶也是人啊,也有权利分遗产的。他们把我赶出家门,就是想利用李治年幼,夺取我老公留下的家产。

  还有,你们说,即使不分给我遗产,也给我找个婆家把我嫁出去,凭什么李世民死了,我就要为她守活寡?

  辟谣:我和冯小宝是纯洁的表亲关系

  你们知道我在感业寺过的是什么日子吗?寡妇门前万事难啊。何况我那时候是第一次当寡妇,还没有经验。正当豆蔻年华,青春貌美,却不得不吃着粗茶淡饭,连油都买不起,凄凉得跟住监狱差不多。

  这张网上流传已久的《冯小宝凌晨出感业寺的照片》当然是真的了。不要相信那些敌对公司的污蔑,说什么这是小宝和我偷情后的照片。冯小宝是我三姑妈的二舅母的女儿的外甥,我们是很近的亲戚关系,是表兄妹。虽然他经常来寺院帮我干点劈柴挑水一类的粗活,我帮他缝一下衣服,送个鸳鸯香囊什么的,这完全是亲戚之间的亲情。即使有时候天色比较晚了,没有多余的房间不得不和我睡一张床,我也会在床中间放一碗水当分开睡的三八线的。

  悔恨:做寡妇难,做名寡妇更难,做两次名寡妇更难

  武则天对自己分别献身父子二人并没有像外人想的那样有愧疚心理。

  李治确实是在我还给太宗皇帝当情人的时候就和我好了。我又什么办法?我只不过是他父亲上千情人中的普通一个,他却是有继承权的太子啊。何况,在年龄上,我还比他小啊。所以,在那个月圆之夜,紫禁之巅的房顶上,在立了同生同死的誓言后,我就半推半就的和他共度巫山了。

  我逐渐地在残酷的斗争中站稳了脚跟,李治于655年任命我为公司的总经理,还和我领了结婚证书。我本来以为自己有了依靠,可以一辈子都不愁了,谁知道他居然又死了,我第二次成为了寡妇。从那以后,我就不再相信爱情这个鬼东西了。我也要学男人去养情人。我设立了控鹤监,用MBA分级别分档次的来管理自己的那些情人。他们在张昌宗、张易之兄弟的带领下,虽然偶尔争风吃醋,但是却没有出现类似雇凶杀人的严重事件。我对面首,用MBA管理的经验,千年以后的人们才能真正体会吧?

  你们以为我接手了一个资产优良的公司。哪里知道,大唐集团因为疯狂的开展价格战,以及兼并高丽总公司失败带来的打击,早已经资不抵债了。如果不是我不计门第,不拘资格的任用人才,大唐集团早就倒闭了。

  作为一个弱女子,能做这么多我容易么?这全靠我相信佛教,盖了那么多的庙,塑了那么多的神像的功劳。

  狄仁杰一句“姑侄与母子哪个最亲”让我把自己的儿子李显请回来当了总经理。哪知道就是他,居然鼓动中层干部造反,取代了我的董事长职务。

  哈哈,他哪里是当官的料,怕老婆溺爱女儿。我叫他当总经理的时候,他都想把人事部部长的职位给他大字不识的老丈人。他将来一定会被自己的老婆和女儿害死的。

您正在浏览: 做寡妇难,做名寡妇更难
网友评论
做寡妇难,做名寡妇更难 暂无评论

相关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