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戏说人生 > 小米(二)之往昔的那一地带 (M站)

小米(二)之往昔的那一地带

分类:戏说人生  时间:2021-04-29  编辑:pp958

  雨还在那样的下着,只是没了先前的那阵嘶吼。雨水越来越大,像是要吞噬了整个城市,那怒吼都化为雨滴敲打在路面、枝桠、窗棂、甚至是一些低矮的瓦片上。小米就这样一丝不苟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这是一座特别的城市,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的商业区如今还座落着那三三两两的低矮房。看一下外观,猜得出大概是上世纪20年代左右的房子。外围尽是灰黑色,甚至有一些毛茸茸的植物缠绕着墙壁的石砖上,如果不熟悉这一地带的人晚上经过看见了,不仔细看,肯定心里发毛。这些房屋矗立在这条道上,怎么看怎么不协调,再加上那沉淀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雨水、风蚀的侵刷,仿佛一古老的事迹,与街上正在行走的人、做生意的商贩完全对立,恰似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那么的格格不入却又那么的引人注目。

  “因为格格不入才会引人注目的”小米小声的说道,那轻如蚊子的低鸣,恐怕连她自己都听不到在说什么吧。或许那沉淀了历史的低矮房,在世间的轮回中演绎了一个又一个的故事,它经历了战乱,经历了和平;它见证了沧桑,见证了繁荣;它从古老到稀有,它从繁华到落魄......这是一段无法用文字述说的故事,这是一个不是每个人都能看的懂的故事,这更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和感悟的故事。此刻,在小米的心里,那些低矮房就像迷一样的,看得见,猜不透,甚至一点也不明白。“是啊,它们是多么的神秘啊,像鬼魅一样的蒙着一层面纱,又似张爱玲般的不可捉摸,还有一股宋庆龄的优雅从容的味道,它们本就不应该在这个时代,本就鹤立鸡群。不过有一点,它们的存在和这夜色是多么的匹配,多么的协调。”此时小米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这是小米回家的必经之路,可是小米从来就没好好的看过这周围的景观。匆匆上班路过的时候是,慢悠悠下班回家的时候也是。她甚至不知道,在这繁华的街头,在这高楼林立的街头,竟然还有如此的建筑物存在。不,用异形物表达会更加的确切吧。或许,小米以前是看到过的,只是那不经意的一瞥,完全忘记了是什么存在,也不去理会这条街上什么和什么怎么的不协调。那时候,她是开心的,她开心的眼里只有自己和小王,当然也忘不了那烧烤店的王大妈,她一生衷情的烧烤啊。如果可以,没准她真的会嫁给烧烤,小米嘻嘻的傻笑着想。王大妈有一个正在读大学的儿子,长的非常的帅气,据说成绩也是非常的优异,是学校的学生会主席,众多女生中的白马王子。他也是非常能干和孝顺的,自己勤俭节约,没事的时候也经常过来帮忙。这些都是因为混熟了,王大妈和小米说的。说这些的时候,小米明显的感受到了烧烤大妈脸上洋溢的那股骄傲和自豪,还伴随着一丝丝的喜气。王大妈的儿子,小米见到过几次,觉得有点腼腆,感觉没有学生会主席的那种大气,可能是出于对陌生人,抑或是环境的不同,人总是千变万化的。后来接触多了,觉的小伙子还是挺幽默风趣的,待人接物也非常的得体。基于小米几乎天天光顾,自己又老是说太喜欢吃烧烤了,王大妈总会打趣的说:“要不,你就嫁给我家儿子得了,天天有烧烤,还免费呢,不说这做工,用料,光我那宝贝儿子也够心动了吧。而且,每逢没事情的时候,你还可以和我一起看这烧烤店,就我们两婆媳再加上时不时的我那帅气儿子,生意肯定好,多惬意啊。”王大妈是那种喜欢开玩笑的人,不过也只是对着熟客,或许他儿子就是遗传了她的这一性格。以前,即使小米的男朋友小王也在的时候,王大妈还是会时不时的这样开玩笑。每每听到这个,小米都会不好意思的笑笑,小王则装作豁达似的说;“可以啊,只要你那帅儿子能追的去。”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不知道小王的脸上有多么的诡异,还带着一丝的坏笑。王大妈也不甘示弱的说:“好啊,我这就告诉我那儿子小陈去,把你那宝贝女朋友拐走,”听到这里,小米才知道原来王大妈的儿子姓陈。“凭我那儿子的能耐,肯定能追到手,只不过到时候你别舍不得,要不我们现在就立契约一张。”说完,带着一脸的坏笑诌有其事的去拿纸笔来。王大妈是那种上过小学却因一些个人因素没继续读书,不过也认得几个字,记性也不错,这是她常常自以为豪的地方。此时的小米,不想两人就这么继续下去,于是娇嗔的说;“大妈你也真是的,再这样我以后再也不带小王来了。”“哈哈哈哈……”爽朗的笑声:“你看,小米终于说出心里话来了吧,今后要好好的对待小米,如果让我知道你有什么其他的,我不会坐视不管的。”说着这些的时候,王大妈撸了撸袖子,状似做出抽打样。

  说小米是王大妈的常客,这不假,说王大妈把小米当做亲生女儿般,这也不假。以前的时候,王大妈也有一个女儿,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现在只有一个儿子陪着。对于这些私密的事情,王大妈是不会告诉别人的,但小米例外。第一次见到小米的时候,王大妈就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孩子一般,一种莫名的油然而生的亲情,这是后来熟悉了王大妈亲口对小米说的。那时她就想,要是这个女孩是自己的女儿那该多好啊。不错,小米是那种讨人喜欢的女孩子,长的娇俏丽人,也很懂礼貌,看着行为举止极有修养。就那么一次,王大妈和小米拉起了家常,怕引起对方的反感只是随便的问了问,而小米也只是微笑着回答,虽然她不喜欢别人问自己的私事,可还是很有礼貌的一一作答,要不就带着那一羞涩的微笑一笔带过。后来她们混熟了,也就知道了各自的一些情况。不知情的人看到了,看她们在一起的那种交谈,还真的以为是亲生母女呢。王大妈只是呵呵的笑着,或许此刻她的内心已视小米为自己的亲生女儿了。也许是因为这样,好几次小米来买烧烤的时候,王大妈总不要小米的钱,小米不干了,硬是将钱塞到了大妈的手里或者是扔在了那铁盒子里,人一晃就跑掉了。王大妈碍于前面还等着要烧烤的那群小青年,也没追着跑出去,只是叹息了一声,“哎!”小米不是那种贪图便宜的人,虽然她知道王大妈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出于一份对女儿的爱。不知不觉中,小米已经将大妈当成了自己的亲人,自己生命中的毫无血缘关系的相知相爱的亲人。小王还是站在那里,王大妈开玩笑的说,要是成不了媳妇,那就做我的干女儿,不成婆媳总可以成母女吧,那样的话,小王就真成了女婿了。听到这个,小王呵呵的笑着说:“好啊,那就拜托丈母娘在我不在小米身边的时候好好照顾小米,换句话说,还帮我摒除掉了一竞争对手——你那可爱的儿子,这真是一举两得啊,我还真赚大了。”“好啊,好啊,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未来的女婿。”王大妈开心的笑着。这时,好似小米是多余的,所有的话题都围绕着她转,但她就是插不上话。因为小米的关系,小王和王大妈的关系也产生了微妙的变化,见到了总会时不时的打趣、笑闹当然,都是以开心的结局收尾。

  雨渐渐的停了下来,路面激起了水洼,在暮色的照耀下,亮涔涔的。稍不注意,还以为那是安全的水泥地,却不知在夜色下,水洼越发的明亮,有点像刚擦洗的皮鞋那样逞亮逞亮的。这不,不远处就听到了路人的惊呼声,好像是踩到了水泽,那种无奈、无辜和愤恨,许是那时她内心最真实的独白。小米还是就这样走着走着,寒风吹起有点发冷,手上的那件小背心外套已经披在了身上。她本以为自己会像傻子似得就一直在雨淋中前行,可是她错了,即使那时候她真的是那么想的。小米千算万算,就是高估了自己的体质,又或者她根本就没去考虑过自己那单薄的身体。当雨盆泼而下的时候,她躲在了路边的可的店面里。看着熟悉的店名,心里一阵莫名的悲痛,哦,想起来了,此时大脑就像放电影一样,将画面定格在了过去。每逢小米经过这家店的时候,总会买一包20元的利群,虽说不是什么高档的香烟,她清楚的记得那时的营业员是一个高高瘦瘦的女孩子,说不上漂亮,但有一股内在的气质,也善于言谈,整一个活跃分子,想必做生意就应该是这种性格的人吧。虽说不喜欢抽烟的男生,但对于小王的种种,小米还是默默的接受了。起先是很不情愿的,后来也就默认了,在毫无察觉的时候,或许是爱情的力量吧。否则,像自己如此讨厌抽烟的人,怎么可能会自觉地去买香烟,还经常不经意的查看小王的烟盒是否快抽完了。小米心里想着,抽疼着。“不知道现在是哪个女孩陪伴在小王的身边,不知道现在谁有这个缘分给小王买烟,更不知道那个小王喜欢的女孩是否也像从前的自己一样讨厌抽烟的男孩,不知道,不知道……”小米发疯了似的,心里疯长出了烦躁的情绪,原本平和的心情都被刚才那一思绪给打乱了。

  “真是该死!”小米愤恨的说道。这真不像是小米说的话啊,在从前,即使是很伤心很郁闷的时刻,小米都不曾讲过粗话,那些对小米来说真的太遥远了。可是,今天小米说了,而且就在刚才。是的,这不是小米的风格,是的,小米之前从来说过类似的言语,可是,当一个人内心极度痛苦的时候,而又无人倾诉的时候,总会找这样那样的方式来发泄,不管是适合自己的还是不适合自己的,唯一的目的就是发泄。许是刚才在可的店待的久了,小米感到了一阵沉闷。今天店里看到的那女孩已经不是先前的了,小女孩长得一脸清秀,标准个子,说起话来脸颊上有两个可爱的酒窝,看上去比较文静也不善言谈,只是顾客问什么她答什么,和先前的相差甚大。其实,这时候小米还是挺怀念以前的那个可的店的营业员的,起码在她走进店里的时候不买东西也可以打声招呼,拉拉家常,虽说大多时候都是她在述说,小米更多的角色是一位倾听者。不过那个随和的女子倒是给自己带来了许多的快乐,许多的欢笑。想到这里,小米抿了抿嘴唇,弧角上扬、咧带微笑的抿了抿嘴唇。在她走出这24小时营业的店的时候,身上稍稍的发抖。还好刚才没有倔强的在雨水中漫步,否则现在的话也差不多躺在医院了吧。医院,哼,那也要有路人看到叫救护车才能去那里啊。小米心里苦笑了下。以前,总以为自己这一辈子只有小王这一知己、亲人、朋友。可是当小王离去了,突然变得很害怕,害怕一个人的落寞,伤心一个人的孤寂。到了最后才明白,其实自己也没多少的知心朋友,虽然曾经有过那么一些。不过这都不重要了。现在在她看来,她不知道以前的那些朋友究竟是真正的知心好友还是唯利是图的狐朋狗友,抑或借酒消愁、寻求倾述对象的伙伴。心里一阵阵的发凉,一时间感觉自己是天底下最落魄、最可怜的人。曾经听到一个朋友这样说过,小米心想,“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难道自己就真的那么可恨,可恨的让小王厌恶,可恨的让所有的人都厌恶?这个世界是邪恶的,这个世界就是一魔鬼,小王不要我了,所有的人都不要我了。”小米的心在滴血,在这黑暗的不见一丝光亮的心中,狠狠的就这样不停歇的滴着。

  继续走着,继续走着,看着这漆黑的夜晚,加之自己沉闷的心情,小米突然想到了一句词,好像是俄罗斯的一诗人写的,只有模糊的记忆,忘的差不多了。对,黎明前的黑暗。现在的自己就在这黑暗的深渊里不可自拔、甘心的堕落着。前面,是宽敞的大路,美好的人生;前面,黎明在召唤。可是小米找不到方向,感觉自己晕沉沉的,随时有倒下的危险。突然,脑袋里又蹦出了国父孙中山先生的临死前的话语:“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是啊,人生就应该不断的进取,不断的奋进的”脑子中突然跳出的这句话吓了自己一跳,小米真实的觉得,自己现在既没有革命也不需要革命,要说伙伴,也没有,就自己孤单一人。她现在非常的享受夜幕下的那一抹黑暗,沉痛在心灵上的那一抹黑暗。

  今天的夜晚特别的漫长,今天的这条小道也特别的悠长,这是小米此刻的想法。或许是因为觉得自己太孤单了,抑或是自己太落魄潦倒了,还是可怜自己为一介柔弱的女子,夜晚和小道都来陪伴着自己。小米自作多情的美化了这一晚的夜色,这一条其实并不长的小道。一路悠哉游哉的就这么前行着,路上的水渍,偶尔会溅到小米的身上,可是她就让那些染在自己的身上,毫不介意,丝毫没有要停下来擦擦的迹象。路边上,因为不经意晚风的侵袭,那一片片树叶总会落在小米的肩上,头发上,也有顺着衣服滑落到了脚上。那滴滴的水珠就这么毫无兆迹的飘在了她的发丝、衣服、鞋子等全身的各个角落。在这夜色浓重的深夜里,增添了几分的寒意,小米有一瞬间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抖动了一下。不过,好脾气的小米并没有生气,也没有任何的烦躁和不耐烦,甚至是没有一丝情绪的波动。有的,只是暗地里偷偷的批评了这顽皮的风,玩心不改的风和恶作剧的树叶,一如道具般的树叶。或许它们是觉得小米累了,觉得小米该休息一会了,所以在一个自以为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里做了一场闹剧,做了一场想引起小米注意的闹剧,一场想让小米放松开心的闹剧。

  “哈……我的想象力真丰富,竟然想到了微风和大树想和自己交朋友,想为自己排除苦闷。”如果一直沉醉在这思绪里,小米还真把他们当成的自己的朋友,当成了互诉心事的好朋友了呢。对了,小米突然想起来了,自己的一个小侄子就是个恶作剧的怪胎,特别是夏天,有事没事的总喜欢往自己身上洒水,用得还是小米送给他的那一支玩具水枪。侄子只有五岁,胖墩墩的煞是可爱,屁颠屁颠的老爱捣蛋,那骨碌骨碌的眼睛像极了他妈妈,也就是小米的堂姐。一去他家,总时不时的翻出一些新花样,硬是缠着小米要她看,看了之后还必须说些赞美的词,听了之后小侄子心里那个乐啊。每每看到这个时候,小米也是跟着乐。以前看到堂姐一家幸福的样子,小米在自己的心里也会勾勒一幅自己和小王以后美满生活的画卷,想象着自己也能生出一个像小侄子那么可爱,那么聪明伶俐,那么爱撒娇的孩子来。想到这些的时候,小米总会羞涩的笑着,仿佛自己的心思被看穿了似的。以前小王总是问小米,如果以后结婚了是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对于这个问题,小米一直很奇怪,这大多是女孩子问男孩子的问题啊,可是小王就是那么的怪。每每这个时候,小米总会羞涩的说;“只要是和你的孩子,我都喜欢。如果不是因为计划生育,我们就生一大群孩子,你就在外面好好的赚钱养家,我在家精心的辅导教育那些可爱的孩子。”说完之后,小米双眼望着小王然后害羞的低垂着,那羞涩的脸蛋直蹭入小王的胸间。小王明显的感觉到,这时的小米是幸福的,而这幸福只有自己才能带给她,此刻,他也在心里暗暗的发誓,今生一定要让小米成为自己的新娘,让她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让她成为人人羡慕的幸福小女人。余下的时间,就用自己一生的爱,全部的爱,溢满心扉的爱去呵护她,去呵护这个与自己相以儒沫、相伴一生的傻得可爱的小女人。那个时候,他们是相爱的,非常的相爱,就好比是口香糖绕在了一起,分也分不开。同时,他们也是理智的,现实的压力,就业的局势就像一座大山那般压着,所以他们不像往常的恋人那样经常的约会,小米也不会像个长不大的小女孩似的无理取闹的撒娇,小王是更加的疼惜她,总觉得自己亏欠了她很多,在异地他乡没有好好的照顾她。为了以后美好的将来,为了以后的梦想,他们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了工作中。而每次的相见,又都是短暂的,思念像疯长了水仙花般,可还是要忍受着见面之后的别离。其实小米自己清楚的知道,自己最讨厌的就是离别,这是从小的时候就开始的。

  那时的自己,最喜欢的就是去外婆家,每次去的时候,外婆总会拿出各式各样的水果、糕点,还有玩具等。和蔼可亲,这是小米一直以来对外婆的评价。外婆没读过书,自然也不认识字,所以总唠叨着叫小米好好学习。说的时间长了,小米也有点厌烦了,不过还是经常去外婆那里坐坐,看着外婆变把戏似的拿出一件件好吃又好玩的东西来,小米脸上乐开了花,直喊:“亲亲外婆,外婆真好。”那份童真,直到现在还留存在小米的记忆里,应该终身不会忘记吧。如果有来世,还是要这样的外婆做自己的亲外婆。那时候,外婆和舅舅还没有分家,两家相处的很好,外公早已经去世。陪伴她的,只有那一台黑白的电视机。不过小米听舅舅说,外婆不怎么看电视,闲来无事的时候就去街坊邻居那坐坐,聊聊,也是相当的惬意。小米始终觉得,外婆不看电视的原因许是也不识字,记得小时候,外婆也只能对着电视说这是什么,那是什么,完全不知道里面在说些什么。不过这些都是模糊的记忆了,小米那时还小,不甚记得那么清晰。小米有一爱好,那时识字不多,总爱对着电视里的话语乱说一通,还像模像样的手舞足蹈,看的外婆直发笑。不过也有时候就那么静静的靠在床上,安静的看着电视里闪过一幕又一幕的画面。记忆里的小米,比喜欢自己家还喜欢外婆家,那里有表弟表妹,还有和善的舅妈。舅舅家的经济不是很好,除了要供两儿女读书生活,还要赡养外婆,一切的开销不少。不过,舅妈是大度的,尽管如此,每次去她们家的时候,舅妈总不会忘记给小米买一两件漂亮的新衣服。许是和舅妈的关系比较好,因为在那个时候,小米的脑子总觉得舅妈是属于“外人”的,当然所指的是不是本家人。不过那时候,舅妈对小米和表弟表妹们没什么不同,甚至换洗的衣服都是舅妈拿去清洗的,自己吃不下的剩饭也是舅妈吃完的。或许是因为这层感情在,每到自己的爸爸妈妈接小米回家的时候,小米都是哭哭啼啼的,总赖着不走,最后在爸妈的哄声中带着那一脸的泪痕踏上了回家的路。如果表弟表妹们来小米家做客,当要离开的时候,小米也是心有不舍的,同时她也能明显的感受到小表弟那一脸的留恋,可惜舅舅的态度是强硬的。很奇怪的是,表妹脸上洋溢的是一脸的平静,看不出任何的留恋。以致于现在,小米和表妹的关系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总是在这朦朦胧胧的薄雾中维系着。小时候的小米是爱哭的,还记得在自己离开舅舅家和小表弟离开自己家的时候,那是哭的最伤心的,也是最郁闷和最痛心的。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自己真的好傻,不过换来的是,现在和表弟亲如兄妹的关系,甚至抵过他的亲姐姐,这是小米觉得最得意的地方,有时也感觉有点难过。毕竟,血浓于水,血缘关系的存在,还是要超脱一切的,姐弟俩还是要有那种互相依靠、互相帮助,会对最亲的人诉说自己内心最深处的秘密的。好在,现在他们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好,已经超越了之前小米和表弟的那种亲情。看到这里,小米是开心的,非常的开心,内心也是祝福他们的。从小到大,记忆里已记不清了多少次的离别,爸爸去外地打工、妈妈生病住医院…………大多数的离别小米看的很轻的,也是没有任何感觉的,可是自己最喜欢的人、最亲的人离开的时候,小米的内心又是复杂的,忧伤而又焦躁。总想挽留,总不能挽留,那时眼神中总会飘过那一丝丝的落寞。长大后和小王谈恋爱了,小米也要经受住每次的离别,有几次好想就这么跟着去了,但都被理智给拉住了。现在和小王分手了,她还能清晰的记得最后一次离别的场景,只是她不愿去回忆,不愿去忆起。微风吹起,小米想到了浪漫诗人徐志摩《再别康桥》里面的一段话:“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是啊,相聚和离别是对立的,有时又是相近的。小米的人是离开了,可心还停留在小王的身上,讨厌自己的不争气,讨厌自己目前一切的一切。

  看着路边渐渐少去的人流,小米往后看了看,她估计了一下,大概自己走了一半的路程,风刮得路边的树瑟瑟的发抖,小米也跟着发抖,虽然身上披着小背心外套。路灯还在,还是那么的闪闪发亮,照的黑夜不再那么的可怕,不再那么的鬼魅。小米一步步的往前走着。“风起大了,否则要着凉了,自己应该早点到家的。”小米思量着,难得的为自己这么考虑.

您正在浏览: 小米(二)之往昔的那一地带
网友评论
小米(二)之往昔的那一地带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