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虎

分类:另类小说  时间:2020-12-01  编辑:小景

  那年我在县上参加书法比赛,我的老师看我写完之后叹气:“你是不是除了米字格就不会写了?”我惭愧到无言,其实他也没有把我教好,那时我还在上初中。我看到一个青年仿佛得了田野中青绿的灵秀之气,用悬腕手法,写出漂亮的楷书,我要是能像那样,就不会惭愧了。这个青年得了二等奖,我的老师得了三等奖,剩下的人都得鼓励奖,发一个口缸,大家都有果子吃。

  老计茶馆在一个厕所的旁边,对面是宏伟的人民政府办公楼,是本县最好的建筑,停满了名贵的车。这个厕所无人管照,几乎无法落脚,而老计茶馆刚刚做了表面工作,焕然一新,在最外面的房间里,挤满了下象棋的人,不想出茶钱的,就在窗台上看,泼辣的老板娘会说几句讥讽的言语,又怕伤了人气,也不过分多说,俗语云:“山朝水朝,不如人来朝。”大家各抒己见,相互不服,吵吵嚷嚷,将空气振荡得四处乱撞,又无处逃窜,只好一浪高过一浪。外边有一花坛,只一紫色的花树,无比繁盛,看上去杂乱无章。里面是打麻将的,外面是打牌的、拉二胡唱歌的、凑热闹休闲的,热闹非凡,闻风而来的妓女在巷子口、人群中立着,有的连男人和孩子一块带来,有的已经很老了,做一次也就是十块几十块钱。只不过是要活下去,但看得出大多得了性病,能活多久也不清楚。走到茶馆里,我年少时见过的,青年的农民书法家,就坐在棋盘前,大家叫他黑虎,改一个字叫赛虎,就是狗的名字。

  只要茶馆里没有黑虎,连空气也会无精打彩,黑虎不到茶馆里,也是无精打彩,坐在棋盘前,黑虎就神气活现起来,时而掩嘴偷笑,时而面色沉重,时而抠抠牙齿,时而口若悬河,好像真的是专杀高手的高手。他自己创造了压韵的口头禅,从开局就说上了,“无敌鸳鸯、对手遭殃。一招鲜、吃遍天。豆腐挡刀、鸡蛋碰鹅卵石。高手点棋、必死无疑。这是杨官璘的招数,还有自创的招数,你们谁人能破?简直是开玩笑!”

  战神就是他的死对头,战神对他是骂不绝口,战神是蒸卷粉的,头有些秃,声音洪亮。文金是战神的军师,也是专门和黑虎做对的,说话更加的尖酸。文金将黑虎的无敌鸳鸯炮改叫了霉秧炮,战神告诉我有一次黑虎说自己上过北京,书法展出过,并且出过一本诗集,文金说出什么诗集,怕是出的写真集,黑虎大怒,跳起来说要是再说一遍就让你死,想起来黑虎瘦骨单薄的猴样出写真集也真是让人难以想像,那次真是把黑虎逗疯了。可惜文金的思维反应要快得多,黑虎常常在这两人面前是败多胜少,黑虎再不服气,战神便大骂起来,黑虎也发了怒,啪啪将棋乱砸,再也不考虑,说你们懂什么,什么都不知道,最后只剩一个老将,也要让战神将得团团转,等待着一不小心会面了,战神不发觉,就飞身起来吃掉对方老将。大家的笑声此起彼伏,劝他投降,他说谁把我老将吃掉了?有什么棋,有本事将死再说。

  我们有时去喝酒也会叫上黑虎,有相同的爱好,谈话多些,棋中的变化,象棋事业的不受重视等等。黑虎没人叫就不会跟来,有人说他跟来也不会有人说他,可是人各有志。只要一出茶馆,他就茫然地像个无辜的孩子,他常常从早到晚都不吃饭,晚上回去做一点吃,有人说他不用吃饭,吃车马炮就够了。他住在几公里外的村子,我童年时候去过那个村子,田野里有绿色的小蜻蜓,在清晨的薄雾里,轻灵的飞翔,黄昏时金色的夕阳照着小朋友的脸,远远的树上丢石子土块过去会惊起黑色的鸟。曾经他在这里有一个家,他妻子很能干,而黑虎大家能见他做的事就只有洗衣服,还有洗头并梳得光亮。在红白喜事时候,大家会来请他去写字,这是他最风光的时候,在村子里算得上大文人,在县上也算得上了。后来北京请他去参加百名农民书法家集会,并将得到不知是谁的接见,就和老婆离了婚,上北京去了,老婆带着孩子改嫁在另一个村,能带着孩子,也算负着责任。而黑虎后来不知道怎么搞的,回来的路费都没有了,就到昆明的罐头厂打工,开始下棋。再后来罐头厂也呆不成了,回来常常说还有工钱都没拿,有时间要去要一下,他也种过一回地,结果荒芜了,只好租出去。但是不管怎样饿,从来不会不请自到到哪家去混顿饭吃,从前还有个姐姐会照顾他,时间一久,也看不起他的懒。

  黑虎常常是饿着的,过了很多年,文金和战神说不能再刺激他了,怕他会真的疯掉。那段时间也见他真的很憔悴,他自编的口头禅也念得中气不足,我们县是不常下雪的,那一年下了一回。我县的万松山慈光寺外,居士们早上出门见有个人睡在雪地里,不知是生是死,这样冷的天,真的是大吃一惊,救回去之后留他做了文书会计一类的事,这人就是黑虎。那慈光寺是我县有名的地方,古时还出了个名人王元翰与狐仙的故事,被收入天下皆知的《聊斋志异》。不知道黑虎会不会碰上,不过他已经有点老了,头发也少了,在清修之地,只好但愿他能明白佛祖度一切苦厄的良苦用心。求签烧香的人会请他解签,尊称他为“师傅”,他也严肃的解答。居士们对他也很关心,如果他回来晚了,还给他留好饭菜。总算是有了归宿,他的棋艺却总无法每次都胜过战神和文金,两人为了自己顺口和更有滑稽性把对黑虎的称呼改成了“小黑”,甚至直接叫“小狗”,看着他越来越少的头发,神采也渐弱了些,大约有十数年了罢。不过也不能怪他,我们县的象棋水平不低,新的棋牌协会成立之后,得到了体育局的支持。省农运会到玉溪参加比赛,拿了团体第一和个人冠亚军。虽然是没有黑虎的份,但是但愿他能更进一步,更加嚣张,再次念出他闲置已久的当年的口头禅:“无敌鸳鸯、对手遭殃,一招鲜、吃遍天。豆腐挡刀、鸡蛋碰鹅卵石。高手点棋、必死无疑。这是杨官璘的招数,还有自创的招数,你们谁人能破?简直是开玩笑!”

您正在浏览: 黑虎
网友评论
黑虎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