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另类小说 > 穿过我的身体你的爱 (M站)

穿过我的身体你的爱

分类:另类小说  时间:2020-12-01  编辑:小景

穿过我的身体你的爱 标签:我的中国梦

  (一)

  华灯初上,我换上华丽的旗袍,六寸高的鞋子在脚下哒哒作响。走到儿子的小床边,轻吻一下他熟睡的脸,带上门,风一样离开家。

  此时的南国酒吧已经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两个门童看到我远远就开始打招呼,老板娘来了。

  到了吧台,我拿着一杯酒开始了这一夜的喧哗生活。在酒吧这种环境里已经呆了整整十年。开始是为了自己讨生活,后来是为了儿子能吃上一口饱饭,不得不强颜欢笑。

  慢慢走到舞吧,轻柔的音乐让人忍不住脚尖发痒,随着音乐轻轻摇头。这时有人从身后递来一杯酒。

  喂,小姐,来陪我喝上一杯。

  粗俗的声音让我头疼。转身,却是笑脸相迎,好呀,老板,我马上找小姐来陪你。

  不,就你了!就要你了!

  对方这次不仅是声音粗俗,那双黑漆漆的手也一并向我伸了来。我正思付着对方是否喝多了的时候,一双白净的手伸了过来,轻轻将对方那双黑手打落。

  对不起,这位小姐是我约好的。声音温和大方,又透露着些许威严。对面的黑手似乎被震住了,住了嘴,骂骂咧咧地走开。

  不用看我也知道,是林森。他刚开了一家侦探社,坚毅的面容,总是一身黑色系的打扮让人有安全的感觉,林森为我抵挡这样的场景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借着酒吧明暗相间的光影,我的笑容徒添了几分暧昧。

  林森,真不知该如何感谢你。

  他笑着与我碰杯,说,竹叶,别这么客气,大家都是讨生活的。

  每次他说完这句话,都让我有种想扑进他怀里哭一场的欲望。一个单身女人带着一个孩子在酒吧这种行当里混饭吃,艰难与苦楚只有我自己知道。而林森却懂得我。为了他这样一种男人,我情愿付出自己的一切,除了感情。

  一天我们都喝多了,他情不自禁地抱起我,温柔地抚上我的身体,那一刻,从内心里很希望将自己交付给他,我拉着他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来来回回,终于都有些忍不住,倒在了床上,褪去衣衫的最后一刻,林森突然哭了,他的话将我所有的柔情瞬间冰冷,他说,竹叶,对不起,我不是个男人了。

  我大惊。从那儿以后,我们都以礼相待。我怕刺激林森做为一个男人的骄傲。对此,他很诚肯地谢过我。

  (二)

  上午,儿子把我从床上拉起来,让我带他去公园。随便换了套件衣服,带着他出了门。公园里的人并不多,我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晒着太阳,儿子一个人跑到远处看动物。太阳光很好,照得我想入睡。刚闭上眼睛,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竹叶?是你吗?

  睁开眼睛,我看到林森穿着一身黑色休闲服站在我的面前。

  起身打招呼,然后问,你怎么也在这儿?

  他转身指了指远处的山峦,说,我每周都会到公园里爬爬山,锻炼一下。你呢?

  我带着儿子来玩。

  你身体能吃得消吗?

  在酒吧里行走多年,我对男人的关心一般都是置若罔闻。但林森关切的眼神里我看不出一丝虚假。于是笑笑说,还好。

  远远地,儿子撅着小嘴跑了回来。走近了儿子拉过我的手问,妈妈,刚刚有个小朋友是爸爸妈妈一起带他来玩的。我为什么没有爸爸呢?

  儿子的话让我怒不可竭,我立马变了脸,拉过孩子就打,边打边骂,以后不准再问这个问题,听到没有?!

  儿子被我打痛了,哇哇大哭起来。林森见状立即抱起他到附近买了个玩具回来。儿子立即跟林森玩在了一起。毕竟是小孩子,只要有玩具就可以忘记一切。

  儿子似乎与林森特别的亲近,不经意间,竟觉得儿子的眉眼与林森那么像。

  那天以后,林森对我主动了许多,他说,我非常喜欢多多,如果你愿意,我抽时间帮你照顾他。

  我笑着感谢。林森突然又问了一个问题,孩子的父亲是?

  我的笑瞬间从脸上滑落。我说,对不起,这个问题我拒绝回答。

  林森很聪明,从不强迫我回答。但他对我和多多越来越好,甚至不计较我的身份,总喜欢带着我们出去玩儿。我与林森的关系越来越密切,他给多多买回好多玩具,我心里过意不去,经常请他喝一些我自已调的酒,感谢他。他总是笑笑说,其实我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孩子,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福气照顾你们一辈子?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不仅喜欢孩子,也喜欢我。这样一想,计上心来,我笑着试探他说,林森,你能帮我两个忙吗?

  (三)

  郑天海再次出现在报纸上。报纸上说,本市五金行业巨头天海公司再次慈善出资,捐款五十万拟建一所希望小学。

  我不由得冷笑,在心里暗暗发誓,这将是他最后一次如此风光地出现在报纸上。

  我求林森帮的第一个忙就是找人接近郑天海。我说,我要让他身败名裂!

  林森开始有些不解,但当他看到我充满仇恨的眼光,也便不再问下去了。而是很迅速地点头,说,放心吧,竹叶,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林森是个办实事儿的人。他利用自己做私家侦探的便利条件,几经周折查出郑天海的行贿行为,当他把证据带到我面前时,我笑着说,再等等,这些还不够。

  接下来林森通过关系将自己的同事李特介绍进了郑天海的公司。我将先前收集到的郑天海的一些资料拿来给李特看,嘱咐他竭尽所能的接近郑天海,一定要取得郑天海的信任,只有在对方麻痹大意的时候,我们才能更好的进攻。李特很聪明,对郑天海投其所好,很快得到对方的信任。

  两个月后,李特带郑天海到我的酒吧来,我将酒吧里最妖媚的小舞女奉上。郑天海先前顾及面子不肯就范,时间久了,也就放松了警惕。几天后,他竟然在酒吧的包间里拥着小舞女开始了温存。小舞女外表看起来很单纯,放纵起来却像极了妖精,她拉着郑天海的手慢慢在自己的曲线上游走,最后两人都不由自主地各自将衣物去掉。郑天海看着小舞女的裸体时,如饿狼般地扑向了上去。他臃肿的身体在不断地上下起伏,丝毫不会想到此时在另一间房子了,正有人津津有味的欣赏着这香艳的一幕。

  我冷笑着在监视器前看郑天海的表演,他过于卖力了,额头上甚至已经有了细密的汗珠。看他的动作越来越快,我知道他已经达到了巅峰,我拿起对讲机吩咐了一句。

  片刻,走廊里响起了一阵骚乱,郑天海仓皇地滚下了床,慌乱地套上衣服。一个服务生神色慌张的进了包房,在郑天海耳边说了句话,郑天海慌忙的跟他离开了房间。

  我知道,服务员会带他从秘密后门离开,我笑了,这一切都是我一手安排的,根本就没什么扫黄突袭。

  林森一直站在我的身旁,他不解地问,你想用这盘录相带去告发郑天海吗?

  我笑着摇头,告诉他说,没必要。

  我来到小舞女的包间,一个耳光扇在她的脸上,狠命的扯开她身上的衣服,然后说了声,辛苦你了!

  (四)

  一个月后,报纸上出现了一条爆炸性新闻。

  本市曾辉煌一度的五金业巨头郑天海因强奸罪被法院起诉,据知情人透露,被强奸的女子在事发后半个小时就报了案,警方及时的提取了罪犯的遗留证据,经法医鉴定,嫌疑人正是海天集团董事长郑海天。

  庭审当日,郑海天极力为自己辩驳,并且还出示了与受害人的通讯记录,以证明是对方自愿献身。可当法庭出示了被害人的身份证时,郑海天便象泻了气的皮球一样跌坐下去,因为受害人的实际年龄只有14岁,不管她是否出于自愿,郑海天都要背上强奸的罪名。

  与此同时海天公司因为存在重大逃税嫌疑而被检查机关冻结了所有资产,而这一切都是李特的功劳。

  我看了报纸,微笑着打电话给林森。我说,到我这里来吧,我们应该喝一杯庆祝一下。

  林森很快出现在我的酒吧里。

  我们对饮,有些沉默。

  少许,林森问,竹叶,你说让我帮你办两件事,第二件呢?

  帮我找一个人,李木。

  我说出名字后,林森的表情有些怪异。他问,你找他做什么?

  因为他是我孩子的父亲,我淡淡的说。

  五年前,我还是夜总会里的陪酒女,一天午夜我下班路过一家金店的后门,四周突然警笛大做。砰得一声巨响,一名武警战士从里面飞了出来,紧接着一个面目狰狞的大汉提着一支土制猎枪夺门而出。我立即意识到自己误入了一个极其危险的境地。屋子里又是几声枪响,几个武警紧跟着窜了出来。我抬手想告诉他们劫匪逃窜的方向,可突然我的腹部一阵疼痛,莫名其妙地开始流血。我昏迷过去。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医生很惊奇地告诉我说,我很幸运,猎枪的铁沙是从一名武警士兵的下身穿透后,射进了我的子宫。如果不是因为那武警战士的抵挡,恐怕结果要比现在严重的多。而另一颗铁砂不偏不倚的截断了我的输卵管,以后怕是很难受孕。忍受着痛苦,我问医生那个武警怎么样了?医生摇头叹息,说他被子弹打中了睾丸,已经失去了男性功能。那一刻,我既为那个年轻人难过,又为自己伤心。

  两个月后,我开始剧烈呕吐,去医院检查才知道自己怀孕了。这其间我没有同任何男人接触过,我找到当初为我治疗的那个医生,问他怎么会这样?医生说,只有一个可能,就是那颗子弹透过弹头连同那名战士体内的精子一起进入到了我的子宫。我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想到自己以后再也不能生育,于是下决心生下这个孩子。可是一个单身陪酒女带着一个孩子,既屈辱又心痛。本来也是有男人想跟我正经交往的,可是一听我带了个私生子后,都渐渐离我远去。而这一切,全是那个可恨的劫匪带给我的。我凭着通缉令上的照片依稀记得他的模样,特别是那双眼睛,三年前从报纸上看到了郑天海的报道,此时他已经整了容,但他的眼睛我还是认出来了,我确定他就是当年逃脱的那个劫匪。

  我说,林森,谢谢你帮我达成了心愿,如今我最想做的是就是找到李木。

  林森听完我的话,突然泪流满面。

  世事真是如此巧合,当年的那名受伤的武警战士李木竟然就是现在我面前的林森,难怪他拒绝我的求欢,难怪总觉得他的神态跟我儿子那么像。

  上天对我不薄,我想我已经找到了一个可以依靠一生的男人,而他又是我孩子的亲生父亲。林森是个好男人,虽然不能房事,只要我们相爱,那又何妨呢?

您正在浏览: 穿过我的身体你的爱
网友评论
穿过我的身体你的爱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