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另类小说 > 难过的事 (M站)

难过的事

分类:另类小说  时间:2020-12-01  编辑:小景

  我想我再也不能像从前一样地爱她了,她令我感到自己被深深地伤害了,有一种永远也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的痛。我删掉了手机里面所有她的短讯息和照片。想着就这样与她失去联络,就这样缓缓遗忘,可是现在我真的好难过,好难过。

  前面是石雨刚刚跟我说过的话,听得出来他的状况很糟糕,他一向是那么地爱叶,这也让我不仅为他感到担忧。刚才是他打给我电话的,我说话的次数不多,所以现在竟完全忘记了是怎么安慰他的。也或者是刚才我根本就没有说话,有很多次我都是这样面对身边人的感情,没有可以说得出口的言语。

  两年之前,我开始试着相信时间是一种解药,然后出乎所有人意料地几经周折来到九江。刚落脚九江的日子里,我四处晃悠,直至疲惫与陌生麻痹了我的大脑。我开始想着生活,想着以后不太长的一段时光,发觉了最先需要的是一份工作,一份能填饱肚子的工作。

  于是,我很快就能与叶相识了。

  那是我在诺亚方舟里工作的第五天,白天因为唱歌的人比较少一些,所以我能暂时性地休息一下,坐在那里看电视。这时叶走了进来,当时她穿着一件宽大的绿色V领衬衫,下面配着一条黑色紧身的低腰牛仔裤,额前的头发摭住了大部分的脸,露出来的眼睛透出一些异样的光芒。在九江的这些天里,我已见惯了这种长相和打扮都很舒服的女孩,虽然她给我的感觉有些不同但也没有再多留意。只见她在吧台开了间小包,然后要了瓶百威就走了进去。

  进去不长时间,叶就出来到吧台叫人进去调音响和麦克风后,看着再没别人在坐着了我就起身跟她过去。调玩音响和麦克风后我很客气地问她还有什么需要没有,她先是说没有,然后在我关门离开的时候她又叫我回来,问我会不会唱阿桑的《温柔的慈悲》。我犹豫了一会说我会,叶就要求我跟她合唱这首歌。由于还没有跟客人唱歌的经验,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再次犹豫了一会儿后,我还是决定跟她合唱这一首歌。以后的时间里,我还想到过这个问题,为什么会答应和叶唱歌,难道仅仅是因为感觉到她的不同。

  “其实我早应该了解,你的温柔是一种慈悲,可是我怎么也学不会,如何能不被寂寞包围。”开始的这两句,叶的歌声就让我感到震撼。原本我以为这首歌的悲伤就只有阿桑能唱出来了,那是一种无法比拟的悲伤,可是叶的声音除去少了那份沧桑外是那么地令我沉醉。从头至尾,我一句都没有唱,只是听着她像是缓缓的诉说。叶很动情的唱完了这首歌后就沉默不语,我也只能是伴随着她的沉默,只是我感觉到了她身上闪耀着的那种遥远而陌生的东西。终于,她对我说,其实她就是想有一个人像刚才我那样完整地听她唱完这首歌。然后她掩住脸对我说着谢谢,那一刻我分明看见了她眼睛里的泪花,像是一层一层的云雾逐渐散开。我突然有了一种冲动,想要了解这个独自来唱歌的女孩,因为她所表现出来的某些东西抽动了我的身体和记忆。

  我问她我晚上下班以后能否找她聊天,她想也没想就很爽快地答应了,留给我她的手机号码。然后在我出包间房门时还向我做了个很抱歉的手语。我回给了她一个很灿烂的微笑。

  晚上下班后,我们坐在甘棠湖公园里的草地上说话。这天晚上,我知道了她叫叶子,知道了她是为什么才会一个人来诺亚方舟唱歌,知道了她刚从九江学院毕业还在犹豫着什么时候回湖南长沙的家,知道了她不喜欢吃麻辣而喜欢吃甜食,知道了她是广告设计专业的并且考下了一个省级导游证,知道了她是一个很少把眼泪流出来的女孩,知道了她为什么会答应晚上和我出来聊天。她不要我说明我自己,而是让我在晚上回去后把需要让她知道的用短讯息发给她。那个时候我感觉她好亲切,就像我以前的朋友媛,亲切得无懈可击。突然间我竟有些幸福的感觉。在送她上出租车回去前,我跑去麦当劳买了个大甜筒给她,她在用舌头尖挑起奶油的一瞬间,缓缓的闭上了眼,轻声地对我说了声谢谢。

  从一开始,我和叶的相遇就像是一种巧合,只是我们都不曾去在意罢了,就像阿桑在歌里唱的,早应该了解,早应该告别……

  石雨也是由诺亚方舟走进我的生活,他在那个晚上霸占着麦克风不停歇地唱着汪峰和许巍的歌,而他带来的那群男女仅仅是相互喝酒和说话,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在听石雨唱歌,也许这注定了又是一个个人的KTV。

  和叶的相识有些相似,与石雨的认识也是由唱歌开始。不过这次和叶那次不同,这次是我主动地要求石雨让我唱首歌。在外面听他的歌声飘荡了那么久,我就开始怀念,怀念那些曾经唱着许巍和汪峰的日子。在往他们包间里送果盘的时候,石雨正在唱许巍的那首《时光》,我放下果盘后就站在旁边听他唱,听他唱出那种时光中人们长久的忧伤和希望。音乐声停止后,石雨看见我,笑了笑。我开口说,我也喜欢许巍和汪峰,我来想唱首许巍的《旅行》。石雨显然是没有惊讶于我一个陌生人的要求,他还是笑了笑,做出手势让我去点歌。

  当吉他伴奏响起时,我就开始闭上眼,想着那些过往、那些有和蓝一起笑得很灿烂的日子。我知道自己已经好熟悉这首歌了,所以我只想要自己能唱得再忧伤一些,也就是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自己有着无尽的悲伤与难过。跟着旋律声我唱了起来,什么难言,什么苦痛,什么思念,也许我真的开始学会变得容易了。好像这个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在听我唱着,没有吵闹,也不像安静,我感觉有泪水从眼中流出来沉默地打在了右手上。结束之后,石雨站起来给我鼓掌,然后灯光里面那群模糊的男女也都鼓起掌来。我低下头来,努力让自己恢复沉静。这时石雨过来拍了我的肩膀,对我说认你这个朋友了。然后拉我坐在沙发上,倒了一杯酒给我。看着他豪爽的样子我突然又有了那种特亲切的感觉,于是我很痛快地喝了那杯酒。

  如果说从一开始与叶的相识是一种巧合,那么我也只有把与石雨的相知当作第二个巧合。这两个巧合让我逐渐不再有太多的陌生和孤独感,我像我愿意珍视这些突然出现的和那些将要出现的。只是脑中空下来的时候,我会想到曾经有人告诉我,巧合多了就会失去它本来的颜色。

  其实时间过得好快的,转眼我在九江的日子已有一个多月。在诺亚方舟里,我开始学会忘记蓝的笑容和她的忧伤,而我身上那些难以释怀的伤痛也在渐渐消散着。就像是一只受伤的海鸥,在没有侵袭的沙滩上,缓缓贴上掉落的羽毛等它复原。也许疼痛是谁也无法消除的标记,可我还是获得了一些力量和希望。我想我再也不会像一个多月前那样生涩地喘息着行走在漫漫长路上。

  叶是个表面上有些主流成熟但其实又是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她在自己无聊的时候总会对我的手机收件箱进行一番狂轰滥炸,那里面有冷笑话、有测试题、有问候、也有琢磨不透的语句。而我也总会在下班后一边吃着饭一边反复翻看着,有时候被她逗得乐了就会有些许的感动流露出来,因为这样的季节里我认为自己很孤独。慢慢地我就习惯了叶的这种亲切和关心,并且很快就觉得已不可或缺了。于是在我休息的时候,我常常会去麦当劳买上一个大甜筒,然后去叶那里。叶一个人住着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窗户面向江边,可以看到江上的船只和雾。她说她从大二就一直租住到现在,因为住得久了,就感觉很难离去,她说这里能让她不那么地想念家人和朋友。在她这里,我能经常听到她电脑里播放的阿桑的歌,听着那让人越来越悲伤和怀念的声音。我还爱看她做的广告设计和她拍的照片,这里有很多的设计和照片,我想我要好久才能看得完。叶喜欢给我讲她的理想和过去,它们是那样的可爱、动听,我经常会在她讲完后对她说,叶,你是在编故事给我听啊。叶听我说后会大笑,然后拍我的肩说你怎么这么聪明啊,奖励你一碗青菜鸡蛋面。叶做的面很好吃,这让我想起了以前和朋友共患难时常吃的煮方便面,于是我感觉自己好感谢叶。她让我少了好多孤单,多了好多温情。

  叶比石雨认识我更早一些,于是刚开始那段时间石雨并不知道我还有叶这么一个朋友,而叶只是简单地听我说起过和石雨相识的事情。他们相互之间没有任何的连接,都只是各自简简单单地走在我的身边,为我身处江南的季节里增添着几许快乐和记忆。记得在后面当石雨知道叶的存在时,他曾欢喜异常,说我这是拥有着一件非常非常浪漫的事情。而我只给他说了,想过快乐其实很容易,想过悲伤其实很容易,所以改变也是一样,只是何必要让未知出现。石雨听了之后摇摇头,一副不可理解的表情。有可能他不了解也不清楚,两条本来互不相识的平行线,都有着早已被注定了的轨迹。我想我很难说的清楚,生活原本就充满了变数,没有谁可以精确到小数点以后。

  那天正好是我轮休,想想有几天没见叶了,就想要去她那里。去的时候感觉好早,就在她楼下的超市里游荡了半天,买了一些零食和饮料。开门时叶还穿的是睡衣,我有些尴尬,耸耸肩表示不好意思。叶给了我一个轻视的眼神,然后就拉了我进去。叶去洗漱的时候,我独自打开电脑,先放了一首戴佩妮的《街角的祝福》,然后就翻看她存的那些照片。其中那个名为《笑-哭》的文件夹里有好多她大学时的照片,然后我就发现了一个同时出现在多张照片里的男孩,他笑起来帅帅的样子很是阳光。回头看还在洗脸的叶,竟仿佛有了些相同的感觉,就是那种被时光牵着鼻子走的感觉,难以回避叶难以忘怀。

  叶说那个男孩子是她在大学时的男友,相处了两年最后还是不可避免地分了手。说到这里的时候叶的眼睛里显出几分清晰的伤感,像是想要流出眼泪却又生生往回收了去。我看她这个样子就故意岔开话题,说起我在KTV里面看到一个头发长到腰部的女孩。叶笑了笑,问我那个女孩是不是长得很漂亮,说我是不是终于动了凡心了。我说是啊,这样的女孩子还真难见,既漂亮又端庄,歌唱得又温柔又动听。叶再次低下头笑了,看着她隐忍难受的样子,我的心里突然不由得一阵难过。于是我拉起她的手,说叶我们出去吹吹风吧。

  我们沿着江边一直走到了白水湖公园,这里的风吹上脸时感觉非常的强烈,并且有种冥冥之中陌生的味道。我想我和叶都需要静止在这里,静悄悄地被吹醒着一些难言的苦痛和记忆。而明天到底会怎样,没有人需要我们来了解,我们也不会去了解,这样的日子本就充满了多变和不解。叶的心里有着难过的事,这也是她暂时不想离开九江的原因。而我也是一样,心里那难过的事好像永远也没有个尽头,漂啊漂地不知道疲惫。九江的天气算是比较好的,我或许就是因为这一点才会停留在这里,看着这里的太阳、江水、湖岸。沉默了好久,叶突然说好累了,问我可不可以把肩膀借给她。而还没有等我回答,她就已把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然后她问我,你是不是比我还要难过,为什么你不说呢。我深深地吸了口气,抬起头看着天上飘渺的白云,久久都不能作答。而叶接着说话了,一直在说,有关于那个笑得很帅的男孩,还有他的离去。叶说那个时候她每天都在不厌其烦地听着阿桑的歌,可是始终都没有哭过流泪过。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听清楚叶的话,只是沉浸在那个遥远的没有结局的城市里,凌乱地整理着那些早已不会有人记得的碎片。叶是很难过,可她像是一条冰川里的鱼坚强地游到了热带,可是我不一样。忽然间我的悲伤涌上心头,难过的脸庞紧紧地贴在叶的头发上,长久不愿离去。

  那天很晚了我们才回去,叶在回去后给我发了这样一条短讯息。也许是我的难过抽出了你的难过,可是悲伤是一定会有的悲伤,我们真正需要获取的是释怀,对过去的释怀,我希望你可以懂得。我想到了一些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包括一件也许会很意外的可能,可我在这个时候很难介意那些情绪,很难。因为我非常感谢叶,感谢她很意外的存在于我的世界里。这就像在漫长而空乏的雨季里,到处都是脸色成绿的男女们,突然坐船来了两个健康的外来者,于是大部分的花木草树都开始恢复原型。而我和叶对于对方来说,都是那梅雨季节里突然造访的外来者,欢喜或者还只是开始。后来的时间里,叶很频繁地出现在我的身边。她等着我下班后一起吃饭,等着我轮休的晚上一起去江边吹风,等着每周一我休息的时候一起去湖口县看鄱阳湖景。然后在我上班的时候不停地发着短讯息,时而问我,时而说她。

  我想我的脑袋里面像是进了水,这些天开始混浊不清,我能感觉得到自己有些慌张。我可能已经开始害怕一种事情的突然发生。这天晚上石雨请吃饭,我第一次带上了叶,而石雨和叶是第一次见了面。开始的时候说好吃湘菜的,可叶在途中就改变了主意。她拉着石雨的胳膊,没有任何初次见面的生疏和尴尬,撒娇似的要让我们去吃火锅。石雨一副很无奈的样子望着我,一边却跟着叶的脚步转向另一条街。跟在他俩后面的我心事重重,我像是预感到了什么一样,忐忑不安地不停抓着衣领。在包厢里面坐下来的时候,叶和石雨已经完全不像是初识的人,相互大声说笑着推搡着。我不知道他俩在说什么,可能我的心里此时已经非常迷茫。可当我听见叶说要一箱啤酒,就急忙站起来阻止她,心里想着这样的日子也许不该有酒。叶笑呵呵地望着我,突然把嘴巴贴近我的耳朵说,毕业后已好久没有喝过酒了,我想念了你不会阻止吧。这时石雨又凑上来,帮着叶说话。看着他俩此时突然变得模糊的脸庞,我竟突然察觉到心里有些莫名的悲伤,或许只是和那些过往有关,也或许只是有些单纯的不知所措。

  最后那天晚上,叶喝了好多好多的酒,在她的脸上已完全铺满了某种我可能会意识到的东西,静静地,我认为自己喝了两杯就不能再喝下去了。在石雨中途去洗手间的时候,叶把头移到我跟前,眼睛半闭着对我说。让我做你女朋友吧,我喜欢你,你让我觉得自己马上就会走出那块泥潭,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好开心。叶说完的时候眼睛模糊地望着我,我突然就觉得再也抑制不住悲伤了,真的好难过。我想起在那个遥远的城市里,我曾怎样抱着酒杯,没有人知道我是怎么了,然后一个人拖着疲惫的身体摇晃到了这里,在这里我遇到了叶还有石雨。我难过地摇着头,左手轻轻地滑过叶的眼睛,试图让她不再那么沉重。叶,我可能不行,这也许会成为一个错误,原谅我,就这样让我们都能轻松一些。叶的眼睛又重新闭上了,双手抱着头趴在了桌上。你还是不喜欢我,你还是没有忘了自己的过去,叶的声音听上去像是哭了。没有,只是我怕自己给不了你太多,你这样会让我难过的,我收回左手遮盖住了自己的眼睛。叶没有在说话,她安静极了,这让我想起了以前的一个画面。一场阴晦的雨扫落着城市街道上不多的灰尘,我独自撑着一把雨伞走在路上,周围没有任何的声音,安静地像是格非小说里写的那个习惯了错觉的小山村,最后我病了整整两个星期。所以我又感觉到自己心里在积攒着一种东西,很难很难放弃,却又无限悲伤。石雨回来的时候,我说叶喝的有些多了,我想把她先送回去。石雨没有说什么,只是示意我可以了。这时叶突然抬起了头,她说,石雨你送我回去吧。我知道说什么都晚了,就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也没有回复石雨看向我询问的眼神。石雨扶着叶走出去的脚步声早已远去,我却越来越感到难过,我好像又恢复到了那不久之前的一场梅雨里,静静地躺在地上心里却又是压抑得无法喘过气来。

  那天晚上的事以后再也没有被我和叶提起过,她看起来依旧和从前一样,一样会叫我给她去麦当劳里买甜筒,可是我却明白了一些难以说明的生疏和隔膜,竖在那里像是永远也无法逃脱的命运。后来的日子里,我常常会想到在那个夜晚里叶半闭的眼睛还有她长久安静带给我的心慌。那是一种令我无法抛却的思绪,像是在某个深夜里我和一个陌生人躲在破屋里避雨,当我睡着之后他一个人脱下鞋子悄悄走了出去,天亮后他又在我的身边睡着,没有丝毫引人起疑的痕迹。不晓得以后会不会再想起这样的场景,也许就是这样吧,我们都匆匆忙忙地行走在早已被注定的路上,回头间所有景象都已灰飞烟灭。叶的心里也许会难过,但我又何尝不是,可是我知道自己给不了她需要的幸福和依靠,这样的选择会是正确的。而且我知道石雨喜欢上了叶,他在那晚之后来问过我,我告诉了他我和叶只会是朋友。于是我就开始相信石雨能给叶带去幸福和快乐,包括叶的难过也一定会消除。我看到了石雨离去时的兴奋和自信,他是个值得信任的人。

  那之后不久,叶和石雨就在一起了。这也正是我想看到的结局,叶的眼睛里有我喜欢的那种光芒,石雨也是,他们是同样的人也有同样的轨迹。而我却不是,我只是一个雨季里面四处逃亡的人,没有开始也没有终点,一生的轨迹也许就只是一个点在无尽地闪耀着。他们俩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会很开心地笑,在九江这座小城里面唯有他们带给我亲人般的感觉和依靠。我希望就这样看着他们一直幸福的样子。石雨很宠着叶,他总是不停歇地为叶做着各种千奇百怪的事情,看着他傻瓜似的背影我不仅笑了笑,更加坚定了之前我所有的判断。那天叶接了份替广告公司作图的活,需要庐山剪刀峡的图片,于是叫石雨马上赶去剪刀峡拍摄,石雨说网上的照片随便找几张就行了,可叶就是要他亲自去拍,石雨一阵无奈后连忙坐车去了剪刀峡。那天石雨没有在晚上赶回来,因为天下起了好大的雨,结果第二天回来后被老板骂并扣了当月一半奖金。石雨给我说的时候,叶在一边幸灾乐祸地扮鬼脸,那样子笑死我了,突然就感觉好感谢石雨。

  石雨的爱情源于他自己的努力和奉献,所以他有他的幸福和快乐。而叶却依旧没有找一份稳定下来的工作,我想着也许她还是把在这作为一个过渡期,等到有一天她还是会回去,回到那个属于她的世界。我虽然会想到也许石雨和叶就是一个插曲,但还是对他们抱有很大的信心,有时候我宁愿相信两条平行线也会有交点。而我的生活也有了一些改变,在石雨的介绍下我去了家公司做文职,毕竟诺亚方舟也同样只是一个过渡。在离开诺言方舟后的日子里,我还是会时常去那里坐坐,是它给了我休息和调整的空间,是它让我遇上了叶和石雨,我想我一定会对这个地方念念不忘。暂时稳定下来了,我的心中却又有些空,像一层雾散也散不开。我想起那天,叶在好久之后单独找我,她问我现在是不是还在想着以前的爱情,我沉默了一会说没有,结果叶就转身走了。后来收到她的短讯息,上面写着“你还在骗我,我好难过”。我只是默默望着叶远去的背影,想着那些再也消除不了的脆弱和忧伤。我开始担心起石雨,因为我隐约地感觉到叶就要离开了。

  直至石雨刚才的那个电话,使我终于明白叶真的要离开了。石雨说他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地爱叶了,我能感觉得到他心里面的痛。那像是一个童年的梦,快乐无忧地想着长达之后的世界,可走着走着突然就破灭了,那会是一种彻底的悲痛。我突然想起自己刚才忘记了安慰他,也没有问到底现在怎么回事。于是我拨通了叶的电话。还没有开口,叶就问我是不是都知道了,我没有回答她。我说你是不是要走了,可你应该早就给石雨说清楚,也好让他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受伤。叶突然就哭了起来,我也不想这样,可你说我还能怎样做,我本来就该回去,是石雨他不该认识我。我没有说话,因为我觉得叶的哭泣很让我难过,我想到了在那个遥远城市里的告别,那同样让我好难过。隔了好久,叶停止了哭声问我,是不是我不该遇上你那样的话就没有石雨了。我难以回答,我开始后悔自己一厢情愿的理想,也许真的不该让他们相识,这是我的错。对不起,叶。我茫然地挂掉了电话。

  后来我一个人坐在江边,望着茫茫的江水,有着说不清楚的感慨。突然我有又开始想到自己来这里之前的种种,它们像一把把剪刀一寸寸地割断着旧有的时光,让我的心里又涌起万丈波澜。为什们好像我永远都处在难过的漩涡中,自己难过也好,身边的人难过也好,怎么也无法摆脱。就在这时,我看见一条船上出现一个男人,他手拿着照相机好像是要拍下船上的景又像是要拍下船远处的景,就那样左右摇晃我的视线也随之摇晃。这时从船舱里突然冲出来一条狗,离那个男人只有几米的距离,男人被吓傻了拔腿就往岸上跑,引起身后的狗一阵狂吠。原来现实是这么容易就被晃动,我看着那个男人远去的背影,心中有些许的凄凉和落寞涌了上来。

  晚上我打了电话叫石雨去甘棠湖公园,这里的夜晚人们依旧那么悠闲和快乐,看着石雨灰白的脸庞然后再想想自己,觉的我们和这里格格不入有着强烈的反差。可是我们却都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沉默着像是有一座山在上面。终于石雨开始说话,叶是昨天告诉我要不久后回去的,还说了离开就再也不回来,她完全没有想到这有多么地伤害到了我。可能是表现出了一些气愤,石雨只说了这几句就又停了下来。而我本来想好了要告诉他一些事情,可在这个时候我突然就又开不了口。如果说一切都没有了意义,说得再多再透彻也依然起不了作用,想到这我瞬间就咽下了想要说的话。而石雨又开始说了起来,我一直让她找份正常安稳的工作,可她就是不听,现在我明白了原来她根本就没有打算留在这里。那我算什么,她根本就是没有爱我,而我却是那么地爱她。说到这里,石雨的眼睛里闪现出了泪花,拿出盒香烟抽出了一根放到了嘴唇之间。我知道他是不抽烟的,而现在却有火星正在我的眼前闪耀着,心中霎时又难过了起来,为他也为自己。

  想起了蓝,我已经好久没有想起过她了,如果现在没有想起她的话我或许会很欣慰,为自己的努力而欣慰。可是现在又想起了,她就真实地站在我的眼前,脸上依旧是忧伤和疲惫。我低下了头,难过得无法抑制,眼泪很轻易地就掉了下来。想起了以前那熟悉的日子,我坐在蓝的身边,天上有白昼也有黑夜。忽然我就又看到她牵着那个人的手,缓缓地与我背道而驰。接着蓝脸上的忧伤像一层碎纸片,纷纷掉了下来落到我的脚上。原来什么都没有,或许从来就没有,蓝和我既没有开始也就不会有结束。我突然就这样被悲伤轻易侵入心底,难过得停止不了,化作了一具雕塑任人们来回地发现谎言和欺骗。好久之后石雨的手托起了我的头,他的眼睛有些茫然不知所措,我开口说了话。有一个女人她永远地伤害了我,再也不会有释怀的机会,因为我会离她越来越远。

  叶走的那天,我和石雨都去了火车站送她。石雨显然是没有了当时的气愤和不解,他只是静静地和叶做着告别,一个简单而又长久的拥抱。之后叶过来和我拥抱,她把嘴唇贴上了我的耳朵,这让我不仅留恋起认识她的这些日子。你忘不了你深爱的人,所以你选择了不爱我。其实我也忘不了自己深爱的人,谢谢你拒绝了我。听着叶在我耳边的声音,想到此前此后的种种,我就突然地哭了。一定要加油,叶。人流突然就汹涌起来,叶就这样走了,再也不会回到这座城市里,留下我和石雨孤独地走在这漫长的街道上。

  在路上我对石雨说,过完了这个月我就该走了。石雨笑了笑,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这个江南最美之一的城市瞬间就难过了起来,火红的枫叶一片又一片地飘落着。

您正在浏览: 难过的事
网友评论
难过的事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