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

分类:另类小说  时间:2020-12-01  编辑:pp958

  小妖,其实并不叫小妖,只是自己喜欢叫自己小妖,时间长了,倒把自己的真名给弄丢了。除了喜欢叫自己小妖外,她更喜欢赤着脚行走在地板上。即使是寒风刺骨的冬天,从11岁开始就喜欢上了。她总是把那双赤着的脚高高的翘起,双眼迷茫的注视着天空上飘过的一片云朵,十分肯定的说:

  “王子总是会给自己的公主穿上水晶鞋的。”

  邵伟第一次跟小妖回家时,曾把小妖那双赤着的脚放在温度适中的水里,仔仔细细的洗过,那怕一个细微的地方也不放过。而小妖只是坐在沙发上咯咯的笑,笑得那么没心没肺。洗完后,邵伟用干毛巾小心的抹干,并从自己的背包里取出一双白色的碎花布鞋给小妖穿上,。那夜小妖把邵伟留在自己的家里过夜。两个人在那张狭窄的床上紧紧的拥抱着,。而邵伟的手穿过黑色的夜游走在小妖的身上每一部分。小妖的心跳陡然加速,让小妖着实担心了一阵子,怕心脏因无法适应加速而突然碎裂,可以想像出那血液迸出时的场景。

  与邵伟的认识只是在4天前,那时小妖在金色年华KTV的洗手间里出来,不小心的走进了邵伟的房间,那时只有邵伟一个人在歇斯底里的嚎着刀郎的《冲动的惩罚》。但小妖死也不承认有这回事。她只说当时自己曾在门前考虑了5分钟,但实在无法忍受邵伟那么烂的歌喉,才推门进去的。

  邵伟不是王子,且他只能给小妖碎花布鞋,再说邵伟也没有白马。在小妖固执的意识里:王子是应该骑着白马到来的。所以他们注定不能走在一起。当邵伟对小妖说:“小妖,忘了我,我也会忘了你”时,小妖并没有太多的难受。邵伟说完那句道别的话后,甩了甩头就走了。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远到所有活着的人都无法到达的地方。小妖还想活下去,所以小妖也去不了。

  邵伟是给一辆丰田撞飞上天的,当时邵伟与小妖说完那最后一句话后,势无惮忌的要横穿过马路时,一辆丰田牌的汽车急驰而过,而邵伟依然熟视无睹,好像决心赴死一样,所以邵伟被撞飞上天。当时小妖就在20米外目睹了这一切,她看到了邵伟的身子轻轻的飘了起来,在空中形成了一道漂亮的抛物线,最后跌落在公路中间的铁栏杆上。

  邵伟的尸体被送去火化那夜,小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对着面前的一双碎花布鞋喃喃自语了一整夜,像是要说服什么一样。天亮后,小妖依然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在酒吧里与陌生的男人没心没肺的笑,拼命的喝酒。

  而那双碎花布鞋被小妖放进了她房间里那个古旧的木箱子里,并用手轻轻的一推,砰!关上,像是关上了一段岁月一样。

  其实那箱子的底层还放着一双粉红色的小布鞋。那是小妖10岁生日那天她的父亲送她的。那天她父亲把那双布鞋放在小妖怀里,一句话也没说就出去了。随后的几天,不停的有警察到家里来,在父亲的房里翻箱倒柜,小妖只是静静的看着。小妖的父亲再也没有回来过。外面关于她父亲的事众说纷纭,有的说她父亲挟款私逃了,已经在外国逍遥快活了,有的说他得罪了不得了的人,被买凶暗杀了,更有甚的说她父亲在外面有了女人,再也不回来了。母亲也在随后的几天毫不犹豫的抛下小妖和她那整天痴痴呆呆的奶奶,跟着一个比她大20岁的男人跑了。对于父母的相继离去,小妖并没有丁点的伤心,相反心里是有点高兴的,她再也不用在某个深夜从某个角落里被父母像提一件无关紧要的物品一样给提回家去。她终于可以在外面爱呆多久,就呆多久了。奶奶连自己都管不了,更别说来管她了。最后小妖连学校都懒得去了,因长时间的缺勤最后被学校退学,但小妖一点也不后悔,还是整天像疯女孩一样到处乱跑,整天的留连在KTV,酒吧。有时几天几夜也不回去。还好父亲尚给她留下了足够她舒服服过日子的钱。而母亲也时不时的给他钱。她从来没有拒绝过母亲的恩赐。她一点也不恨母亲,相反她对母亲最后的决定佩服得不得了。父亲并不是个称职的丈夫,要不几天不回家,一回家就对母亲拳打脚踢。而这个可怜的女人除了不停的哭,从来没有想过要反抗。开始时小妖还有点可怜母亲的,但在某次小妖劝她逃跑时反而被母亲打了一巴掌之后,小妖就再也不管这个女人了,她甚至有点鄙视这个仰躺在地上双手捂着脸呜呜痛哭的女人。所以当母亲义无反顾的抛下她跟别人跑了的时候,她只担心这个女人会一时想不开把她也带走。反而在这个女人走后,小妖竟没心没肺的咯咯大笑,第一次笑得那么痛快。

  奶奶是在邵伟离开后没多久就离开人世的。那天小妖破天荒的早早回家,太阳了无兴趣的斜挂在西边,像是早就厌倦了这座城市一成不变的日子。夕阳也只是慵懒的透过玻璃窗投射在奶奶的身上,这个与自己相依为命了10多年的老人早已气息全无,混身僵硬,表情平静得像是睡了过去一样。嘴里还咬着剩下的半块核桃酥,小妖把奶奶的全身用湿毛巾抹干净,穿上那套奶奶珍藏了10年的寿衣,为奶奶穿好衣服时着实费了一把劲,好不容易穿好后已是气喘嘘嘘了,小妖静静的坐在奶奶的对面,盘起双脚,目光呆滞的注视着面前这个早已走到另一个世界的女人。突然间小妖有点羡慕起这个已经死去的老人来,可以这样死得安安静静,没有临死之前痛苦的挣扎,临死之前还能吃到自己喜爱的核桃酥。那抹投射在奶奶身上的光线不知什么时候已移开了,天慢慢的暗了下来,整栋房子开始变得空洞起来。小妖只是静静的面对着死去的奶奶,没多久百无聊耐的月亮爬了上来,月光照在奶奶的面上时,惨白惨白的。一只蚊子在奶奶那僵硬的脸上盘旋着,本来小妖想起身将其赶走,但思考了1分钟后,还是放弃了。小妖心想,这个女人终于还是走了,没有来得及向她说点什么,这点让小妖有点难过,她想至少奶奶应该在临死前拉着她的手说:小妖,我走了,以后你就更自由了。

  孤寂的夜,冷漠的月亮,空洞的房子,死去的老人。

  自己终于还是孤身一人了,突然小妖觉得很想哭,于是就开始放声大哭,并不是因奶奶的死,只是心里有一股想哭的冲动,泪水刷刷的往下掉,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了,小妖还是没有想要停下的意思,像是要把10多年积蓄起来的泪水一下子宣泄一空。

  奶奶死后的小妖更加的不回家,那空洞的房子让她有点害怕,夜里总是无法入睡,觉得浑身很冷,好像空气都结成了冰。突然小妖好想找个人陪她睡,

  所以当秦川喝得醉乎乎,搂着小妖的肩膀说:

  “小妖,嫁给我吧。”

  这时小妖想都没想就决定嫁给这个比她大了10岁的男人。其实秦川是可以当得起她的白马王子的,1米8的秦川虽然没有帅得掉渣,但却有一股让女孩子着迷的气质。

  结婚那天,秦川家里边的亲戚都赶来给他们贺喜。场面热闹得很。而小妖家里早就没有什么人了,连个要好的朋友都没有,小妖就只有一只装着她儿时玩具的木箱子。婚礼是在城里最好的酒楼里举行的,场面也是城里有史以来最隆重的。小妖像个幸福的小妇人一样陪着秦川到处敬酒道谢。所有的人都发出了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惊叹。小妖也觉得自己是幸福的。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婚礼会如此的隆重。虽然秦川没能给她水晶鞋,但如此体面的婚礼倒是能够抵得上的。酒席散后,醉得一塌糊涂的小妖和秦川被人送进了他们的小窝。在那张铺着大红喜字的席梦思床上相拥而睡。但小妖总觉得秦川抱她时的感觉怪怪的,小妖心想可能是第一次的原因。随后小妖沉沉的睡去。在梦中,小妖看到秦川骑着白色的骏马驮着她在碧绿如海的草原上奔驰。

  小妖决心做一个合格的妻子,再也不去KTV、酒吧了,整天呆在家里等秦川回来,买了一大堆关于烹饪的书,偿试着做菜。秦川也是时不时的给她买回一些她喜欢的礼物。只要小妖想要的东西,秦川总会想方设法的给她买回来。秦川也从不在外面过夜,每天总是准时回家陪小妖。但小妖还是觉得有点缺憾,因秦川除了拥抱她之外再没有别的行动,他从没有像邵伟那样完完整整的拥有她。小妖有点怀念邵伟的手,怀念那双让她浑身颤抖不已的手。她想向秦川问个明白,可是心里有点害怕,怕那是一个深不见底的陷阱,一旦失足其中,就会毁了她和秦川。当每次人们对秦川的事风言风语时,她总是拼命的往家里跑,关上门,想把那些让她震惊的话语关在她生活的门外。可是那些话语早就进入了她的心,再难剔除。所以小妖总是觉得自己的心里正在积蓄一种连自己也无法清楚的情绪,虽然自己总是小心翼翼的将其压在体内,但是她非常清楚,总有一天自己是压不住的,然后砰的一声,粉身碎骨。这就好像在吹气球一样,当气球无法承受气压时,还是要爆开的。这些小妖相信秦川一点都不知道,他只是认为小妖只是一个每天只是翻阅时尚杂志无聊消耗时日,没心没肺的女人。但小妖知道那天迟早还是要来的,这是无法避免的,就像每条河流都要汇入大海,不管你怎么走,终归还是要在某个时刻走入那个点的,这就是命运。这些都让小妖觉得自己是在一个黑夜里沿着山崖向上行走的人,稍有不慎就会跌得粉身碎骨。但命运并没有让小妖顺利的爬上山顶,在某个转弯的地方命运终究还是给她设好了无法挽回的陷阱。

  那夜当小妖在外面做完头型,顺道在SEVENELEVEN买了秦川最爱喝的无糖牛奶回到家时。她透过卧室虚掩的门,看到秦川正跟一个人拥抱一起,是的,秦川正兴奋的搂抱着一个男人,嘴里发出会让人脸红的呻吟。像蛇一样的手,在对方的身体里游走不停。小妖突然觉得自己心中的“气球”终于无法承受增加到极点的气压而爆开了,轰的一声,整个世界分崩离释。小妖转身出门,并轻轻的关上大门,赤着双脚,像失去意识的木偶一样行走在潮湿冰冷的街道上,只是不停的迈开脚步,至于去那里都无所谓。只想离那栋熟悉的房子越远越好

  这是天亮前最黑的时段,冷硬的都市的某个角落里,一阵微风吹过,撩动了遗落的废纸,像是在等待着黎明的光线撕裂黑暗的痛疼。

您正在浏览: 小妖
网友评论
小妖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