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另类小说 > 一叶悠游 (M站)

一叶悠游

分类:另类小说  时间:2020-12-01  编辑:pp958

  “我是愈加不喜欢现在的我了,自从这四月的天气来了之后,还是没能换上一张别人喜欢的笑脸。就连好友婷都这样说我,你那脸上似乎永远都粉饰着冬天的白霜,让人难以琢磨也难以靠近。可是当我一个人坐在镜子面前,仔细端详着自己的脸,却是无论怎样也无法体察到别人的心境。

  我是从来都不会去想,自己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孩子。或悲或喜,都只是追不回的过往和进不去的幻想。那些想要遗忘或者想要珍藏的记忆,都错落有致地待在心底里,不论是有什么样的理由好像我都是这样安静地看着它们,丝毫不差。所以当有人恍恍惚惚地看着我、想着我,就愈让我觉得自己是在恍惚地活着。

  这是不是一种别样的孤独,甚至说是一种无力的寂寞,到底还有谁会承认是自己附带着这种错误。是否我真该好好地想想,那明天以及明天以后的路途?这样的时光里,毕竟是身处这众生芸芸的浮华之中,而我就仅是一个有点倔强的女孩儿,恐怕是难以顺心顺意地一直走在人生的路上。”

  白豫提起笔来,对着了她房间里那灰白色的斑驳的窗子,写下了这三段字,就再也写不下去了。窗子外面,能看到的也只有对面楼房的窗子,和一些女孩子洗干净的衣服花花绿绿地随风招摇在风里。她心里在想着,这春天的花儿也该开放了吧,要不是这恼人的懒惰,还真得到处逛逛、看看去。想到懒惰,白豫的心就有些不平静,好像染上这个毛病已有好长一段时间了。追溯起来也就是去年九月份到这所学校后不久,对于这样的情况,她还是真的有些始料不及,以前的她可真是不会这样的。而正是这现实的大学生活让她觉得始料不及,也难以接受。几许孤独,几许落寞,很容易地就打碎了她曾经无限憧憬的梦想。也正因为是这样,白豫的心里才会老是觉得恍恍惚惚的,回忆不像回忆,现实不像现实,真的是糟糕透顶了。

  白豫会回忆那些关于爸爸妈妈、两个姐姐的琐事,也有那些关于好朋友之间、同学之间的故事,更多的却也还是那些夹杂在种种可能之间的自己,有点忧伤的自己。只要是像现在这样一想起那些过往的事情,白豫的心里就难受得发慌。因为她渐渐地觉得自己难以分清楚,那里是幸福和快乐,那里是痛苦是悲伤。难受了,就静悄悄地一个人待会,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即使无法抑止,可难受终归难受,白豫知道她自己并不能把这些感情的不快,像一个千古含冤的孟姜女似的怨妇一样,痛彻心扉地哭洒出来。她记得妈妈说过的话,一个女人就只有眼泪这点本钱,要是一旦用完了就该受苦受难了。想到这时,白豫摸了摸自己的眼角,没有流出的眼泪,再想起妈妈那劳累的生命,竟有些欣慰了。

  白豫搁下笔,就这样傻呆着坐了一些时间,便忽的站立了起来。一瞬间,也许是受那些幸福记忆的感染,她突然感到这世界上的人们好像又同她亲近了不少。走到了窗前,她才发现这会可以看得更开阔了,楼下已多了些走动着的零碎的男女们。扫视了一下房间,其他的姐妹早就不知踪影,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她开始犹豫着该不该出去走走。

  白豫是在一个月前回到学校的,而之前的天气并没有现在这么暖和。甚至在回到学校之前的那几天里,还不明不白地下了一场雨,温度也骤然下降了七八度。白豫和她最喜欢的那几个好朋友计划好了本来是要早去X市疯玩几天的,可谁都没有想到突然的一场无休止的雨水就打乱了所有的想法,大家伙的心里多少有点低落。尤其是小枫的脸,始终没有出现过笑容,他就那么目光飘忽不定地混淆在大伙的吵闹声里,偶尔把眼神飘向白豫这里,但也只是那么一瞬间。白豫知道小枫的眼神里包含着什么,那里面有期待、无奈和绝望。可她就是不能做出明明白白的样子,她知道这样很苦却也没有别的办法,她真的无法喜欢上小枫。还好小枫喜欢自己的事情好像到了现在也没有几个人清楚,自己是如此的安静而小枫又何尝不是。白豫总是觉得自己对小枫有些说不出口的愧疚和歉意,但时间久了最后却又总是会释然一笑,也许这不是一个或两个人的错。几天的时间里,她和他们就一块窝在旅馆四楼的一间大房子里,除了饿了的时候下去吃饭,她和他们就只是说话、说话,一直地说话。晚上大家既累又困了之后,就把两张双人床并在一起睡,男生睡左女生睡右。而每晚都是白豫最后一个睡着。她实在没有办法让自己迅速地入睡,这就像小时候夏天里一样,无论妈妈怎样怀抱自己或是紧抓自己的手,她都想着偷偷地溜出去会见那一帮小伙伴们。不同的是那时是单纯而快乐的,现在却不再那么简单,有时候她真的不知道待在这里是在守候幸福还是静待离开。而就是这样的夜晚,白豫觉得自己连呼吸都不敢用力,她是一直听着所有人呼吸都缓和平静后才沉沉睡过去的。

  从X市火车站和大家伙分手的那一天起,天气就很快地转晴并且暖和了。可白豫并没有因此显得开心起来,在回到学校后不久就像现在这样郁郁寡欢了。那天在图书馆,翻着一本泛黄的书,她被“一叶悠游”这四个字给深深吸引住了。至于那里面讲述了一个流浪的女孩,一直忧伤地生活在大海里的船队上,可她最后到底怎样了,白豫没有看下去。白豫只是在想着自己,想着自己这样的生活算不算得上是一叶悠游。一叶悠游,人的心宛如一叶纸舟,看不到彼岸和希望,就只有日复一日地漂流着。白豫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以前她可真不是这个样子。她甚至想过自己是得了一种阴郁的疾病,才会这样郁郁寡欢而失去笑容。又也许是自己跟不上这灯火灿烂的新世界,是融入不了现实的一种逃避和懦弱,是渴望拥有又害怕失去的一种矛盾。越是能想到这么多,白豫就越会感觉到悲伤像一张网在逐渐收紧自己的心,无法改变的状态。她最愿意亲近的人们此时都是身处异乡,没有可能会回到她的身边陪着她,也无法唱着那些他们一起听过的歌。她自己也明白生活从此就让他们再难有常相聚的时间了,这样想着就更会伤感了,她想起信的歌里有这样的话。假如真可以让时光倒流,你能做什么,一样选择我或不抱我。每每这时,白豫就赶紧给自己找个理由,像“我只是个弱女子”或“女孩子天生脆弱”等等,都可以敷衍掉心里出现的惶恐和不安。

  白豫的大脑在支配着相互错杂交插的回忆和现实时,也没有忘了支配她的腿脚。太阳光突然地出现,让她的眼睛有些不适,但也提醒了她已走出了楼房。站在这大片的草坪旁,看着有好多的男女生们嘈杂在这绿色的光芒中,都是一副朝着阳光的姿态,白豫就张嘴想要笑了。就在这时,那个叫黄炜的男生已摆出个笑脸迎人的姿势,挡在了她视线的前面。看见他,白豫有些微微的意外,她已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受到这个男生的紧追了。忽然她又想到,这不是才刚刚结束假期嘛,真的是有些糊涂了。

  “你好啊,这么凑巧!”白豫努力地挤出了一句话。

  “不是凑巧,我专门等你的。运气真好,你还真的下来了。”那个黄炜见白豫先开口说话,笑脸立刻就更加灿烂了。说完后一脸自恋的样子,好像以为白豫真的会陶醉于他的甜言中。

  “等我有事吗?那怎么不先打个电话?”白豫看着眼前这个自己从未仔细审视过的男生,心里竟有了一些奇怪的念头,像是兴致却又好像不是。

  “没什么特别的事,就是想和你一起吃顿饭。要是你有空的话,不如就现在?”那个黄炜很期待地看着白豫,就连眼角的褶皱都变成了红色,显出很兴奋的样子。

  白豫是在去年刚进大学就认识这个黄炜的。那是在新生军训的时候,她和黄炜分在了同一个连,黄炜作为班长负责为大家分发纯净水,而她每次都会多拿到一瓶水。这让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感到很不好意思,于是她就把多拿的一瓶水送给和她同寝室的姐妹。虽然这样,可军训的那半个月里,黄炜依然每次都多给她一瓶水。习以为常了后,她就没再多理会。不过那样却也算认识了。军训结束后,黄炜不知怎么认了好友婷做姐,于是她就更难躲避他了。很明显的大家都知道黄炜是冲着白豫来的。那之后不到两个星期黄炜就正式开始追求她,而白豫恰恰很忌讳男生这一点,就是明明什么都不知道更不了解就直愣愣地说喜欢。所以想也不想,白豫就拒绝了黄炜,而且对他多了一丝厌恶。之后听好友婷说,黄炜很快就找了个女朋友。这就更让她看不起他了。白豫稍微往右走了两步,把视线继续投向了这片绿色的光芒中。想到都过了这么久了,黄炜竟又来找她,白豫感觉到那些奇怪的念头又浮现了。

  “好啊,就随你吃了这顿饭吧!”白豫的话刚一落下,黄炜就兴奋地跳了起来,眼角的褶皱又红了好多。“去星星餐厅,那里推出了好多新食味。”黄炜的提议并没有吸引白豫的思想,此刻她又不知道想了那里,远离那片绿色的光芒。

  星星餐厅的客人很少,并没有因为推出了很多新食味就引来更多人的注意。选了一个靠里的位置坐下,白豫觉得自己舒坦了一些。而本来她自己认为是不应跟黄炜来吃饭的。这时黄炜就不同了,是和白豫截然不同,心里想着什么全写在了脸上。他接过服务员手里的菜单后就顺手递给了白豫。白豫心不在焉地翻了翻,只点了一份大杯的香芋奶茶就把菜单推回到黄炜面前。黄炜刚想说什么,就被白豫提前给堵住了。“我刚吃过饭不久,只要这了,你要吃什么别管我。”白豫的眼睛在墙上的挂图里漂着,漫不经心地说了这么一句话。黄炜伸手做出不理解和无奈的样子,可惜白豫没看他。之后,当服务员手上端着香芋奶茶还没完全走过来时,白豫就闻见了那浓浓的香味,一时间竟快速的反应过来并把头转了回来。当服务员刚一离开后,白豫就低头吮吸着这紫色的液体,甜甜的感觉。一瞬间,白豫回到了那时一场有关于小枫的记忆里。而之前跟随黄炜来吃饭的一些奇怪的念头,都已不再重要,都已瞬时消融。

  她第一次喝奶茶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很落后于别人了,正是小枫带着她为她买了那第一杯奶茶,香芋味的。而当时小枫说,他就是想证明给她看香芋味的奶茶到底有多么的难喝,再没其他别的意思了。白豫记得当时那紫色的液体从她的喉咙里留下去的感觉,就像小时候电视广告里那个小男孩喝那碗南方黑芝麻糊一样,她记得那时特想喝一碗南方黑芝麻糊,现在这种紫色粘稠的饮料给了她同样的感觉。香香的,甜甜的,心里好暖。她对小枫说,我喜欢这种奶茶,一点儿也不难喝。从此之后她就真的一直喜欢着这种香芋味的奶茶了。小枫听白豫这么说,一点儿也不相信,照旧使劲诉说着这香芋味的奶茶有多么多么难喝。这个时候,白豫才刚刚认识小枫不久,那时她看见小枫总是有一群显得格外亲密的朋友,他们总是很快乐走在一起笑得放肆又大胆。之后有一天,小枫很主动地过来跟自己说话,他的脸上总是有一种很可爱的微笑,于是她感觉这个男孩子挺不错。再之后,她和小枫就成了很好很好的朋友了,速度就和一杯热的奶茶凉下去一样。那时候,她渐渐把每天喝着小枫给她买来的香芋奶茶当作青春里一种不可或缺的习惯。

  想到那时,总是让自己有些难过。于是白豫回过神来,发现这时自己面前的奶茶杯里已成了空的,抬头撞见黄炜那疑惑不解的神情,不仅有些难为情地笑了笑。然后连自己都很意外地说了句,“再给我来份香芋奶茶吧!”说完之后看着黄炜变得奇怪的神情又再次难为情地笑了笑。黄炜反应过来后自然不敢怠慢她了,向服务员招了招手。等第二杯香芋奶茶放在白豫的眼前时,黄炜刚要张开嘴想说什么,可发现白豫又走神了。只是看见她的嘴唇还在那有规律地闭合着,那紫色的液体顺着白色的塑料吸管不停地打着转。

  那年冬天,雪没有下的太多,天却是格外的冷。习惯上都是二十二点才从学校里回家的白豫那天晚上依旧发着呆,耳边几个男女生的碎言碎语让她心里很厌烦。她讨厌这样的夜晚,讨厌早早回家,所以白豫在日记里写道:我生来就是一个远离灯火的人,我没有丝毫渴望,就只是过多的拒绝。然后小枫就突然出现在她眼前,小枫对她说,我们一起回家吧,就现在。北方冬天的街道上总是结着厚厚的贼冰,尽管今年雪下的并不多,它们冷不防就会给行人一个下马威。就是这样的夜晚,她的手紧紧地抓着小枫的衣角,两个人小心翼翼地前行着。在快要到她家路上的一个拐角处,有家新开的街客,走到这里小枫停了下来。给你买杯香芋奶茶吧,小枫一边问她一边在路面上跺着脚。行啊,我要喝,她笑着一边用手捂着耳朵。到了她家楼下的时候,小枫说,你快喝吧,喝完了我就回家。白豫感觉小枫今天晚上有些奇怪,可具体是什么又说不上来,于是她认真地喝起了奶茶。在她快要喝完的时候,小枫突然握住了她夹住奶茶杯的双手,她有些害怕却又突然笑了。小枫的嘴有些奇怪,想要说话却又动弹不了,好像是空气里的温度太低了一些吧。好久小枫终于开了口,我喜欢你,豫。好多年后白豫一直记得小枫的这句话,小枫说他喜欢我,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冬天啊。白豫知道自己只把小枫当作好朋友,可她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她只是想到一些忧伤的往事,小枫转身离开后那咚咚咚的脚步声一直在黑暗中徘徊,好久都没有从她心头离开。

  北方的冬天里,天空和大地的颜色总是惊人的相似,人们生活在这样的季节里不免老是产生错觉。对待一件事情或者一个东西时,避免不了会有感情发生偏差。这就和格非先生小说里南方的雨季里一样,人们生活在那样的季节,雨水让花草和树木的颜色都发生了改变,人的感觉也就会产生不同程度的偏差。白豫总是给别人说她不喜欢这里的天空,她向往去云南、去丽江,人们说那里树木和花草的颜色几个世纪以来也没有发生过改变。在那个寒冷的夜晚过后,小枫就算是向她表白过了,她又想起那晚小枫说他喜欢我。其实在过后的几天里,白豫感觉自己的心里和脑子里全都是乱嗡嗡的,当天空又降下了一场大雪后,她依然还是不知所措。那几天里小枫很少出现在她眼前,她想到或许是小枫留给自己时间考虑吧,可她真的不知该怎样考虑。这道难题原本就不应该出给自己,她又想到了,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冬天啊。

  “白豫,白豫,你怎么了?不舒服吗?”黄炜的声音终于打断了她的回忆,看着他那竟似关切的神情,刚想要发作的不快就又生生收了回去。

  “不好意思,我确实有点不舒服,谢谢你,我要回寝室去了。”说完后白豫起身就走了出去。身后还在傻愣着的黄炜只有哭笑不得地望着她走时的背影。回头看刚在白豫面前的那杯香芋奶茶又是空空如也,原来她那么爱喝这啊,黄炜自言自语着。

  回到房间里后,白豫发现还是没有人回来。那灰白的斑驳的窗子依旧,窗外那些女孩子花花绿绿的衣服依旧,可这会已没有了刚出去前写下那三段字的感觉,心里面反到是有了一些厌烦。于是她就上床躺下,试着看能不能睡着。

  她已回想不起最后她是怎么跟小枫说的,她自己本就有些浑浑噩噩地,可小枫的脸更像是经历了多久的风吹日晒,显得疲惫不堪。她记得当时对小枫说,去买包强生婴儿润肤露吧,你的脸看上去好干。而之后到底小枫买了没有,她不清楚,小枫的眼神在以后总是那样的飘忽不定,好像对于那天所有的对话他比她要忘得彻底。这使她想起了一些爸爸妈妈,两个姐姐的事情。爸爸和妈妈已经分开了好多年了,那时候自己才上小学。听两个姐姐说,爸爸是在外面有了女人后就抛弃了妈妈。自此,她就在心里恨爸爸,恨他抛弃了妈妈。在那些成长的日子里,她时常会听到妈妈压抑的哭泣声。妈妈对她说,女人就只有眼泪这点本钱,一旦用完了就该受苦受难了。她不明白为什么妈妈知道这些却还是会哭泣,于是她就更恨爸爸了。她不想看到妈妈在以后的日子里会受苦受难,可她却也从未阻止过妈妈那压抑的哭泣。两个姐姐中她最喜欢大姐了,大姐在白豫还在上初中的时候就交了一个男朋友,白豫是看着大姐的幸福破灭的。大姐和她男朋友在一起好多年,就在大家都认为他们将要结婚的时候,大姐被她男朋友提出了分手。大姐对她说,她无论如何也不会忘掉这个伤痛的,它就像身体上的胎记一样,不要想着让它消失。白豫清楚地知道,大姐恨那个男人。而二姐在大学毕业前就从没找过男朋友,二姐只是发狠地让自己学习、考试。二姐对她说,她想再过几年然后找个安稳的男人嫁了。说这话的时候白豫看见二姐的眼睛里像有一层白雾,淡漠地看着前方漫漫无际的路途。白豫在想到这里时,泪水就止不住地从眼眶里往外涌。她觉得自己又和这里的天空、这里的人们疏远了不少,这样让她突然间好累好疲倦。就这样白豫哭着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白豫,白豫,快醒醒,天都亮了。”婷清脆的声音叫醒了白豫,昏昏的感觉让她暂时不想起来,双眼瞅着外面夜色里亮着的点点灯光,想着原来她一觉睡了这么长的时间。

  “还没叫醒你啊,快点下来一起吃饭去,你电话都响了不止几百遍了。”婷把白豫的手机给她抛到了床上。未接来电一共有四个,全都是小枫的号码。她闭眼想想,小枫有很久都没有打过电话给她了,或许是有急事吧。于是她给小枫打了过去,可始终是出现忙音。一连拨了四次后她还是放下了电话,洗了个脸后随着婷她们一起下楼去吃饭。

  后来直到二十三点了,白豫也没有等到小枫的电话,反而是接了黄炜打来的电话。黄炜问她下午没事吧,她说没事,问她身体还不舒服吗,她说不舒服,黄炜还想要说点什么,她就提前挂断了电话。她等着等着觉得困了,就编了一条短信给小枫发了过去:我今天不太好,我想我妈了,还有大家伙。我也想你了,我总觉得你过得不好。

  白豫此刻又想哭了,忽然间这个夜晚的天气变得格外的平静,夜空中有星星一闪一闪的,没有风吹伴的花朵儿好像就忘记了继续开放。

  这天应该是四月十二吧,大约这夏天很快就要来了。

您正在浏览: 一叶悠游
网友评论
一叶悠游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