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另类小说 > 相见不如怀念 (M站)

相见不如怀念

分类:另类小说  时间:2020-12-01  编辑:小景

  A、我只是来埋葬的

  市区的外围有一个低矮的山和湖泊安静的处在那里,他们的外面已经被围了起来,破旧的木板上面用白水粉写着:“请勿入内”。

  她看着身边经过的一个个人,想去问问这究竟是怎么了。

  可是他们漠视的眼神使她放弃了这个想法。

  她想,我只是来这里埋葬的,这都不可以啊。

  B、她不会倒立

  她是来埋葬的,埋葬她的爱人。

  她的爱人叫英格。

  那个小山和湖泊是他们最惨烈和最悲壮的回忆,可是现在不能够把他埋在那里。她想到这里,叹一口气,习惯性的低头,从长发的缝隙中她看到了有一个街边石椅还是空的,就走过去,拉展那已经穿了很旧的裙子坐下,自然的张开腿,身体向椅背后仰去。

  她就这样似乎倒吊人一样看着行人,有人侧目看她,有人熟视无睹。

  这样做,只是为了让自己的眼睛中不要折射出因为光线拉出的水珠。

  “当你想哭的时候,让自己倒立吧,这样眼泪就不会流出来了。”他想到英格从《流星花园》上搬出来的一句话。

  她不会倒立。只有后仰。

  看着那即将隐没的太阳,从那片光芒里,她似乎看到了英格,他说:“芬兰,跟我走吧,我会带给你想要的幸福和圆满。”

  “英格,不要闹了……”说完,她全身就在颤抖,不能抑制。

  英格穿着条纹的衬衣,浅蓝色的牛仔裤,咖啡色的旅行鞋,带着一点青草的气息,更多的是沐浴露的清香,脸上还是苍白的,却比以前更有精神并且坚定,带着眼镜的他也掩饰不了他的心情,想带她走的心情。

  他俯到她的面前,轻轻的叫着:“芬兰,芬兰”,他说,“你不要哭了,我看到我喜欢的人哭,会很难过。”

  “可是我还是很想你,只要想你我就想哭。”

  “那条链子……我送你的,为什么不带了?”

  她没有说话,感觉到上面的眼神一下变得忧伤,她只能说:“因为你离开了……”

  那双眼睛听到这话,似乎就想见了很强烈的光,一下子就消失了。

  C、她记得他的眼神

  芬兰每天起床后,晨曦的光芒刚穿透白色的窗帘,她还没有换掉睡衣就会看到他的身影,衬托着微寒,一个桔黄色路灯光圈里形成的等待。要不是他偶尔的动作,很容易让人感觉那是一个雕像。淡淡的百合香,吹到他的面前,他的游离目光就会被她那如丝的长发和清澈的眼神所吸引,一下子就变得安定。带着彩虹一样的神情接过他呈现香纯的牛奶还带着他的体温。然后就会听到远处的教他们在一起的时候那和谐无人取代。经常流动着别人无法参透的语言。每周,他会用单车带她到学校后面的小山和湖泊那里玩,单车后座的她轻轻的唱歌,晃着纤细的腿,他听着她的歌声却觉得想睡。

  每次他们快要分开的时候,他会说一句话:“好好的,要听话。”然后,那种亲密无间再次交集,游离着。外人无法进入他们的世界。

  他们是优秀的,却也是奇异的。这个世界往往无法接受一般之外的东西,所以他们两个人旧很里所应当的在一起并且无人阻拦。

  这是一种冷清的幸福,然而他们快乐。

  芬兰在功课上永远是让人操心的,父母对于她的成绩已经完全放弃了,经历了她一次又一次的由高到底,由成功转向失败,一次次的失信和梦想破碎。他们已经习惯了不再看她的成绩单,习惯了穿过学校的众目睽睽到老师的办公室,现在她上的这个大学,已经是在离家数千公里之外的小镇。他们也只习惯了给她每个月汇钱。

  “我没有快乐,只有期待,期待快乐。”在一次家里打来的冰冷的电话之后,她靠在英格的肩上这么说。

  从一个繁华的都会到这样安宁的小镇,芬兰就是为了找到一点安宁。也是为了和英格在一起。只有这里他们才会完全安宁。

  英格对芬兰,从来都是不避讳的关怀,在英格的眼中,只有一次,芬兰只有一次让他帮过她的忙,并且只有一次,看到了芬兰不同于以往的笑容。

  那天下午一起约着到图书馆看书,轻扬起白色的窗纱的窗边,阳光照在低头看书的他身上,她从书堆中扬起头来,说:“这个请你做一下。”星星闪烁的眼神,蜜桃一样的脸,轻轻的甩了这么一句给他。他一看,说:“啊,我……知道了,真拿你没有办法。”他笑着并带着无奈的眼神瞧着她,她也不好意思的低了头,等她再次扬起头的时候,答案已经很完整的写出来了。

  窗帘再次扬起,却只有纷纷而下的樱花不断飘落到掌心。

  那年的冬天,圣诞节的时候,白雪皑皑,他拉着她到了他们经常玩的湖边,波水如镜,一片湛蓝,冬天的湖边使人更容易喜欢。她看到了围着湖的一圈是……烛光,一时间她愣住了。他口中呵着一团白色的雾气,说,很冷的冬天哪。一起去喝茶暖暖怎么样呀?她点点头,但是他却没有动。她眨了眨眼睛,一脸疑惑。他取出一个挂链,在恍惚之间,她定定的看着他把它虔诚的带在她的颈上,坠子是水晶制的,里面嵌着矢车菊,她的生日花。

  傻丫头,大冬天的叫你出来就是为了喝茶吗?

  一回头,就迎上了他的笑脸,月光很恰当地侵湿他的脸。牵着她的手,用温暖的掌心包着她的,那个时候她的心中溢满了一种春天的温柔。

  注意到他的手似乎是被荆棘之类的东西划到了,血迹斑斑。她没有问,只是紧紧的纂紧了那个挂链,忍着泪水。他揽她入怀。

  远处的烟花很灿烂的开了又落了,她觉得从未有过的幸福。感觉他的心跳,她觉得好温暖,“我要走了,明天就走。”

  她抬眼看着他,觉得他的眼神是那么凝重,一时间愣在那里,从来没有离开过他,而他竟要走,就是明天,而且不知道什么时间要回来。

  他说他家里有点事情需要处理。

  这段时间,这几年,他都没有回去过,总是在校园外一个人独住。她从来不问到他的过去,逃避着那些令她担忧的东西。

  可是他的血液里流动的东西,那些继承的东西,却不允许他逃避。

  经常看到他一个人在无人的琴房弹奏舒曼的F大调第49号作品,或者是贝多芬的田园狂想曲,时而睁开的眸子里带着深紫色的忧郁,一点点的伤痛被拽了出来。当他停止弹奏的时候,她就出现在他的面前,紧紧的紧紧的将这个马上就要颤抖不止的身体拥入怀中,喃喃的说:“别想了,别想了……我在你身边,我会安静的陪着你,陪着你……”

  那些触目惊心的往事使她不能够深究下去,否则,就会是一望无际的黑暗和死寂。

  现在他就要走了,就要处理那些伤痛了。也许,就这样,他会离开,会消失。晶莹的泪水不断坠落,她为突然而来得分离伤透了心。

  从来没有对她说过“我喜欢你”,却只选择了和她一个人告别的方式。

  她别过身去,说:“你先走吧……我再等会,我不想让你看着我孤单的感觉而难过。”

  他轻轻的倒退,使他的气息从她身边消失,最后,终于她感觉不到他了,才如同枯枝一样四分五裂的抖动。

  我会想你的,你知道吗?

  他走了之后,很久都没有确切的联系。她焦躁不安的想着,总是觉得他会出事一样,觉得他会离开。

  终于,他给了她一个短信:“你还好吗?”

  然后她如同救命草一样,反复的看着,想着合适的句子回复他,在房间踱步,最后,给他的回信是:“我很好,不要担心。”

  一天,两天……一周,两周,都没有回信,没有电话,她不知道那里究竟怎么样了,但是,就是觉得,不安

  为什么呢?他什么都不说?为什么呢?没有音信?

  她每日都这样问着自己,在夕阳西下的时候,都能从夕阳中看到他的身影。他的家庭的神秘使她不敢有疑问,她对他报以全部的热望,那么他是否觉得这段感情对他反而是个枷锁?

  急于逃开她?

  等的,盼的,每天似乎眼前都会出现他的幻影。她知道,自己已经将所有赌注压在他的身上。

  可是他呢?

  她陷入自己的铺展开来的书卷中,难以自拔,最后,她想,我是应该……冷静下来。

  他的世界已经不需要我了。

  手机安静的放在桌子上,明天她就要卖掉。

  之前的记忆呢?全部归零吧!

  她坐在湖边,看着涟漪一圈圈的扩展,最后,她把那条链子埋在了树下。

  我把你的东西埋在了树下,因为,我不能够再想念你,因为我得了很严重的心病,只要是想你,我就会痛。

  所以让我们淡淡的纪念对方吧,把你的心放在离我的心房远的地方,我就会好一些。

  安心一点。

  这样,我们以后,也许会在街上遇到,但是,那时候我会给你说什么呢?

  知道吗?我很喜欢你,可是,我要忘记你了。

您正在浏览: 相见不如怀念
网友评论
相见不如怀念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