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另类小说 > 跌落城市的蝴蝶 (M站)

跌落城市的蝴蝶

分类:另类小说  时间:2020-12-01  编辑:小景

跌落城市的蝴蝶 标签:平安城市

  她终于毕业了,在城里找了工作,并且租了房子。她想着把他接到城里,她要照顾他!

  想着明天就能见到他,她满心激动,一夜未眠。仿佛这是一个很久的约定。这确实是一个约定,自从她离开那个家到现在大学毕业,共有10年了,她无时无刻不在盼望着,思虑着,那个只有她和他的家。

  记得小的时候,和他经常去田野里采花追逐蝴蝶,和他一起在自家的门前种满野草花,为的是每时每刻都可以看到蝴蝶,也为了掩饰一个不为他知的秘密。

  她第一次画画是在8岁,她画了一只红色的蝴蝶,因为这只红蝴蝶给了她太多深刻的东西,也惟有红蝴蝶可以表达她的心情。

  自从她会画蝴蝶之后,她便有了一种责任了似的,她要他也会画。于是在一张很大的桌子上,有两个小孩凑着脑袋趴在上面画蝴蝶,画着象火一样的蝴蝶。

  她教他画蝴蝶,一笔一画。他学的很认真,可画出来的蝴蝶,却是残缺不全、遍体鳞伤。每当想到这个温情的画面,她总会以巾拭泪。

  她一直去着学校,而他没有去上学,因为他和其他的小孩不同。

  就这样她从小学毕业了。她离开了他,在校住了。他被交给了邻人照顾。

  进入大学后,她选择了美术。追求更高的造诣。

  她回到了这个熟悉的地方,在那条魂牵梦萦的小道的尽头,隔着栅篱看着里面,那里就是她的家,现在里面就象一个小花园,开放着各种颜色的花,都是野花,在花丛之中有一栋普通的木结构房子。这里显得比其它的地方都安逸宁静,那么和谐。

  她走到家门口,静静地朝屋里看,在那张大桌子边,坐着一个大男孩,正在认真地画着什么。她只看到他红润的侧脸,浓黑的眉毛。她禁不住剧烈心跳,那个是他吗?是他。她站在门口看了他很久很久,直到他转过脸来,一脸茫然的也看她,呆呆的看她。她仔细的打量他,他变化很大,不过还是能找出一些他儿时的特征印象。

  “你是谁啊?”他歪着脑袋突然问道,好象在思考她似曾相识。

  “小胡儿,我是小蝶姐啊!”他怎么不认识我了呢?她奇道,并向他做了一个小时候经常玩的鬼脸。

  “哦!小蝶姐,你回来了啊!”他仿佛一个兴奋的小孩起身就跑到她的跟前,把她抱住。害得她涨红了半张脸。他比她高了半个头。是啊,他和她都已经长大了,再不是当年的不懂事理的可怜的小孩。她知道他能记得她是因为她每年都给他寄回一些照片,所以他对她的印象就不会随着时间而生疏。

  现在他画的蝴蝶再不是以前的那个样子了,画得有板有眼。她悄悄流泪了。

  她去了一趟照顾他的邻人的家,并了解了一些他的情况。一直以来他的身体都很好,这令她很欣慰。

  晚上,她和他躺在草地上。她问他看到了什么,他说天上满是飞动的蝴蝶。那只不过是一个满天繁星的夜。她问他想不想离开这里,跟她到城里去住。他问她城里是不是有很多花儿和很多蝴蝶。

  “是,很多很多!”她撒谎了。这是她对他撒的第二次谎,因为她不会忘记第一次。

  第二天,她带着他搭上了回城的汽车。一路上他很安静,但她发觉他脸色苍白,问他时,他只是一个劲说头痛。他晕车了,而且吐了很多。她怎么不知道他坐不了汽车呢!是的,他从来没有坐过汽车,她现在才想起,看着他不适的样子,不由得责骂自己。

  回到城里,她牵着他的手走,生怕他走丢了。

  他则好奇地打量着周围。那些建筑物、飞驰的汽车、流动的人群。嘴巴不停地叫嚷:“蝴蝶,好多漂亮的蝴蝶啊!”仿佛一个孩子。其实她也一直把他当作是一个孩子,虽然她极其不愿意这个样子。

  他的举动引来路人一阵好奇,顺着他的目光观看,哪里有什么蝴蝶,人倒是好多。顿时露出鄙夷的眼光,明白怎么回事。

  这竟使得她很不自在。一个长得蛮标致的人,却是一个不正常的人,别人的眼光会是怎么样啊!

  “别说话!”她严厉地说。他停下了叫嚷,顺从地让她牵着,宛如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就这样走着,别人自觉避让,以为她俩是一对情侣。

  她去上班了,只留他独自在宽敞的房子了。她还把门锁了,怕他出来乱走找不到。

  她工作好忙,常常到晚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每当她回到这里,她发觉他总是在安静的角落了安安静静看她给他的蝴蝶画册子或者画蝴蝶。

  有时候看到他什么事情也不做,就是呆在那里楞楞的盯着窗外面。如果他是一个正常的人,她肯定怀疑他此刻在沉思。她问他在想什么,他只是淡淡的说,好看的蝴蝶。她没有责怪他,因为小的时候,他就经常拉着她的手,嚷着一起找蝴蝶,一起找爸爸。直到他一看到蝴蝶就激动到发呆。现在想起来,她就流泪。他还停留在5岁的童年里,不愿意离开。

  “加大污染防治力度,限制高排放的车辆进入城市,化学耗氧量、总悬浮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全部控制在计划指标内。在食品卫生方面,坚决打击现在市场上不符合食品卫生的现象及严肃解决各种问题,决不容许再出现‘3·6转基因事件’……”

  “小胡,你等一会啊,我这就给你放动画片,我去做饭。”昨天她发现他喜欢看动画,忙换了频道给他放动画。

  看着他看动画的那个认真样子,真让她以为他还是一个喜欢长不大的孩子,眼前却是一个已经比她还高还大的男孩啊!想到她竟会有这些莫名其妙的想法,忍不住摇头轻笑,想摇拂开点什么。

  一天早上,她叫他吃早餐。他没有马上出来,她以为他任性,进去再叫时。

  “他们为什么不飞回花园呢?”他坐在靠窗的地方喃喃地语。

  她发现他说得很莫名,竟令她想发笑。他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深沉!

  “吃早餐啦!”她拉住他的手,立刻感到他的手好烫。

  他发高烧了,她顿时慌张起来,“千万要冷静,现在不是十几年前,”她不断努力暗示自己平静下来,“冷静,不会有什么事的。”

  她拉着向医院跑去。

  “他们为什么不飞回花园呢?”他一路上就只有这一句话,重复再重复。这一句话却俨然咒语似的,让她心神不安。

  医生说他只是高烧,打了退烧针,没有什么问题了,需要多休息。

  她请假在家里陪他,看他睡觉时像一个小孩子样子,又联想起很多童年的趣事,禁不住暗暗发笑。

  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醒来了,嘟着小嘴巴说:“小蝶姐,我要你抱着我睡!”

  “小胡长大了,不可以和小蝶姐睡了知道吗?”她不由得两颊飞红。

  近黄昏的时候,她带着他到附近的公园散步。看着他天真的笑容,她知道他的烧退了。

  “蝴蝶!”当他发现花圈里有飞动的蝴蝶。他竟然那么兴奋。仿佛他的眼里只容得下蝴蝶。

  她伫立在一圈花坛边上,那里边有两只雪白的小蝴蝶深深地吸引了她。这样温情的景象那么像儿时啊,她和他嬉戏玩笑,童年虽然是苦涩艰难的,但也有着一段让人刻骨铭心无法忘怀的愉悦时光。

  “怎么啊你,放手!”突然一阵尖叫唤醒了她弥漫很远的心神。

  他正扯住一个红衣女人的衣服,兴奋叫着:“红色的蝴蝶,我捉住了!”

  她冲了过去愤怒地拉开他,“小胡,放开人家,走!对不起!”

  “神经病的!”那个女人愤懑地嚷。

  她感到从来没有过的难过和委屈。

  这都是他给带来的祸,她抑制不住愤怒,猛把他拉到一边,指着花圈里的那两只白蝶训斥他:“那才是蝴蝶!看到了吗!”

  他顿时安静了,两眼楞楞地盯着她指的方向。他大概看见了蝴蝶,也明白了他刚才闯下了祸。他现在应该很内疚,很伤心吧。她想。

  看着他的这个样子,犹如一个不更事的孩子,静静等候她的责怪。

  “小胡,对不起!”她流泪了,刚才自己是不是太过偏激了。他会原谅自己吗?他还是一个孩子啊,即使他的实际年龄是17岁。

  自从那天从公园回来,他就再也没有对她说过一句话。只是独自一个人静静的待在房间里,抱着双膝蜷缩在床沿边,面对着窗外。

  他是不是怄气?还是他在看什么?她猜不出来。下面是一个花圃,但是没有蜂蝶,只有匆匆的路人。他不会像上次一样发烧了吧。想到这,她不由自主地走到他的身旁,往他的额头上抚摩。他茫然地朝她看了一眼,又转头向着窗外。窗外却已近黄昏,在这个城市的上空笼罩上了一层神秘的云霞。映照在他的脸上,从他的眼睛反射出暖和的光。在她看来,这时候的一切都处在那么美妙的景色里,让人忘记了生活的繁琐和疲倦,只想就这样静伫窗前遥眺着遐思着美好的过去和未来。

  一天,她为他整理床被。她发现他的枕头有大块地方是湿的。每一天早上都是这样。她问他在昨晚哭过。他说没有。在她的记忆里,在他5岁大后就从来没有哭过。他只说他找不见那只红蝴蝶了。她记得他说的那只红蝴蝶。那是一只停留在黄昏河边芦苇秸上的一只蝴蝶。她和他静静地站在离它不远的地方看了很久,直到它跟着风儿向河对面飞去,失去踪影。难道这只蝴蝶一直停留在他的回忆途中。是的,不只是在他的回忆里,也在她的生命里。他们怎么可以怎么能够忘记呢。他和她不是一直都在用眼泪挽留这一段记忆吗!

  他开始从不爱说话到不听话,她认为他是被舒适矫纵了。她也从迁就着他到厉声呵斥他。

  “小胡,起来吃早餐啦!”当他弄好一切时,他还躺在床上。

  她扯掉被子,见到他蜷缩着身子,满面潮红。

  “怎么了?”说着捡起他的手,一阵热浪马上传遍全身……

  “他患了肺癌,是晚期,他现在免疫力是平常人的四分之一,还有他的视眼膜有问题,视力极低,导致幻想综合症。现在他的身体状况很不乐观,各种问题还在严重恶化……”天啊!他——这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但她怀着怀疑的态度,因为这个消息太令人不可接受了。医生出乎意料吃惊,她竟然一点也不清楚他患病的这些情况。

  “他患病应该有征兆啊!”是啊,他从活泼到沉闷,从听话到不听话,这不就生病的前兆吗?她怎么忽略了,还责怪他不懂事!

  “医生,这不可能,前几天他还是好好的,怎么一下子,竟生了绝症!这可能是误诊。”

  “我们对病人一向是很慎重,对于他的情况我们也感到很抱歉……”

  她彻底崩溃了。她一直都没有好好的照顾过他,自始至今。记得,他5岁的时候,就让他被高烧烧坏了脑子。她上学后就对他忽略了很多。高中大学把他交给别人照顾,就不再过问过他的生活。自己何曾尽心尽责照顾了他。现在,他患上了绝症,连他的身体基本情况都不知道。她是这样对待她的弟弟的吗?她感觉懊悔,无比伤痛。

  她趴在病房门口,隔着透明玻璃,泪流满面。他被打了麻醉针,全身插满了管子,每一条管子都流动着液体。

  她仿佛又看见他正挥舞着小手欢叫着喊红蝴蝶,喊她叫小蝶姐。那是在他五岁前,他未发那场高烧前。

  她仿佛又听见他问:“爸爸哪里去了?”然后有一个声音似乎在呢喃:“他变成红蝴蝶飞走了!”“那他还会不会回来啊?”“会的,一定会!他就在花园里!”“花园在哪里?我们家没有花园!爸爸不会回来了?”“我们在家门口弄个花园吧!”于是有两个嬴弱单薄的身影时常出现在田野了,她俩要在家门口种一个花园!

  “他”不是她和他的父亲,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和他是被“他”领养的,而那时候她6岁,他才3岁,但她那时候已经懂事了。“父亲”是一个可怜的人,他亲生的女儿——小蝶——最后的一个亲人从车轮子下走了。他才来福利院领养了她和他,他把对女儿的爱倾注到了她俩身上。但是“父亲”却在她8岁的时候连同他的货车翻进沟里,就这样匆匆地走了。

  为什么祸不单行的事情总是发生在她的身上呢,先是被亲生的父母抛弃,后是给予她和他温情的人离去,现今,他——她的弟弟即将和她永诀。难道上天嫉恨她得到幸福吗,难道这注定是她前世的宿命?如果是这样的的,为什么不是直接对她的报应,而是拿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人下手?

  命运难道是不公平的,难道上苍故意捉弄人!“啊!”她多想向着天空吼叫一次,责问苍天无眼。但是却让滂沱的泪水哽咽了。

  一阵忙碌的金属声惊扰了她纷乱的思绪。

  医生、护士匆忙地来到他的病房。“病人出现情况,实施紧急抢救!”随着一声喝令。她的眼睛已经再度模糊了。她既想看到他的样子又害怕看到他痛苦无助的样子,脑子一片空白,在病房外面昏厥了过去。

  “小蝶姐,快来看啊!一只红蝴蝶!”他挥动着细嫩的小手朝她喊。

  她跑了过来,看到一只红蝴蝶停留在芦苇秸上,好美丽啊!

  突然,她看不见了他,“小胡儿,不要藏了,你出来好吗,不要让小蝶姐找了?”她哭喊着。可他一直都没有出现。

  忽然她跌倒在地上,当她抬起头来看时,发现自己陷入一片火红的颜色之中,那好象是由无数只飞舞的红蝴蝶组成的景象,在她的眼球里燃烧得那样诡异,直使人感到天地一片眩晕。待她试着擦拭一下眼睛想看清楚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正站在一片火红的霞色下,她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美丽的晚霞,她就这样不由自主地看着,楞楞看着,忘了时间,忘了自己……当晚霞褪尽了颜色,浓重的黑暗逐渐压迫下来,她再也承受了这种压迫感不禁神经质的大声呼叫。

  她是被护士摇醒的。当她看到护士就问:“小胡儿,在哪里,我要去看他!”

  “对不起,他刚刚……”护士欲言又止,最后只剩下了两行泪花。

  “我要去看他!”她挣扎着要从床上爬起来,可被护士按住,她感到全身无力,此刻她多么无助,惟有泪水是固执的,给她脆弱的出口。

  “你别这样,别这样!医生!医生!”护士慌张地跑出了病房喊。

  医生走了过来,和护士说了几句话,便走进来劝说她。她也不管医生在说些什么,只是一个劲哭着说:“我只要见他最后一面!最后一面!求求你们了!”

  医生和护士放弃了劝说,同意了。

  她由护士搀扶着站到了他的面前。他的脸色好苍白啊,一副祥和的模样,他再不用忍受疼痛的折磨了。

  “你变成了红蝴蝶飞走了,你会飞到天国里,那里有很多蝴蝶,你们每天都能在花园里起舞,生活得很幸福。”

  她默默地祷告,露出一脸的幸福。

您正在浏览: 跌落城市的蝴蝶
网友评论
跌落城市的蝴蝶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