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旧闻旧事 > 少女名捕 (M站)

少女名捕

分类:旧闻旧事  时间:2022-04-24  编辑:pp958

  苏家是京城名捕世家,到了明末崇祯时苏铁翼这一代,已整整五代。自苏铁翼和他的长子、次子在短短十余年间相继遇难之后,人们都说,苏家从此与捕快这个行业无缘了。然而,只过了短短三年时间,苏铁翼十七岁的女儿苏罗衣却突然横空出世,宣布继承父亲和两个哥哥的事业。江湖中人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哈哈大笑,都说苏家真的无人了,连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都要宣布当捕快。

  苏家父子生前都先后供职于御前公捕坊,公捕坊一共只有五名公捕,个个身怀绝技,令作奸犯科者闻风丧胆。五大公捕各执御赐金牌,直接听命于皇帝,享有种种特权。

  苏罗衣出道后办的第一件案子,就是奉命拘杀洛阳盗匪总头子金刀李。金刀李的产业多得连他自己也记不清,在洛阳有“李半城”之称。他干的是杀人越货的勾当,同他的财产一样,他杀的人也是多得连他自己也记不清。金刀李手下有十三太保,四大金刚,形影不离他的左右,他的身上还穿着刀枪不入的金丝甲。要杀这样一个人,难度可想而知,但苏罗衣办到了。她化妆成一个乞丐,在金刀李府上的西墙角住了一个月,终于等到了机会。一天,金刀李和他的随从出门,他头上的貂皮帽突然被一阵狂风吹走了。他的随从们争先恐后地去追帽子,金刀李的目光也不由自主地看向滚走的帽子。就在这时,只见刀光一闪,金刀李的金刀还来不及出手,他的颈上就多了一道血痕,慢慢地倒下了。

  苏罗衣从此声名大震,并因此立功,江湖中人送了她一个外号:手到擒拿苏罗衣。

  一天,崇祯秘密召见苏罗衣,命她火速赶往金陵,将存放在那儿的三十万两黄金亲自送到辽东。这笔黄金是从江南各地征缴而来,是辽东守军的军饷,其重要性可想而知。临行前,崇祯特地对苏罗衣说:“时下盗贼纷起,朝廷的号召力下降,各路诸王拥兵自重,我特别担心南阳王,他早有谋反之意,要是得到这笔巨款,他就如虎添翼,你经过南阳时,一定要格外小心。”苏罗衣领命后,带领两百名御林军赶到了金陵,将三十万两黄金装了整整二十辆马车。三日后,他们就朝河南进发。

  尽管苏罗衣此行十分保密,但她押送三十万两黄金的事还是在江湖上传开了。一时间,各路大盗闻风而动,但他们又害怕苏罗衣那柄快如流星的新月刀,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数日后,苏罗衣一行就进入了南阳境地。走了不久,远远地就能看见南阳城了。这时,只见一队人马从城中奔驰而来,敲锣打鼓,原来是南阳王亲自出城迎接来了。来到跟前,南阳王在马上一拱手,对苏罗衣说:“在下南阳王陈廷飞,恭迎御前苏捕头和诸位官差。”苏罗衣嫣然一笑说:“有劳南阳王,军饷经过陈王爷的辖地,还请多费心,要确保安全。”苏罗衣的弦外之意是先给他一个警告,意思是要是这笔军饷在你南阳出了问题,你陈廷飞是脱不了干系的。南阳王爽朗一笑:“哈哈,有我陈廷飞在,就请苏捕头放心吧。”

  当晚,南阳王设宴款待苏罗衣一行。大家当然不敢贪杯,南阳王也不勉强。当夜,苏罗衣与诸位官兵保持高度警惕,一个个刀不离手,睡在马车周围。实际上,大家都没睡着,苏罗衣更是一眼未曾合眼。没想到,一夜风平浪静。苏罗衣心想:是不是自己弄得太紧张了,这南阳王也看不出有什么反常呀。

  第二天一大早,吃过早餐,大家准备上路。南阳王命人送来许多新鲜瓜果,让大家在路上充饥。他又对苏罗衣说:“近来,本地出现了数股盗匪,为了安全起见,本王特地命犬子陈漫率领两千士兵,将你们护送出河南。”苏罗衣听了,心里甚为感动,看来圣上是多虑了,这南阳王还是维护朝廷的。接着,南阳王又亲自将苏罗衣一行送出了南阳城。

  苏罗衣一行押送着军饷,在陈漫和众士兵的保护下,一路向北而行。沿途中,几路小股盗匪早已望风而逃,三日后,他们平安到达河南边界。

  刚进河北,突然刮起了大风,一时间风沙弥漫,吹得人睁不开眼。突然,只见陈漫对众士兵一挥手说:“大家快上,将苏罗衣拿下!”于是,两千士兵将苏罗衣和众护卫团团围住。苏罗衣大惊道:“陈漫,你好大的胆子,你的父亲不是命令你护送我们的吗?”陈漫哈哈大笑,说:“一切都在家父的精心安排之中,这儿已是河北地界,你们出了问题,丢了黄金,与我们南阳已完全没有关系!”“你们胆敢抢劫军饷,难道就不怕朝廷说你们谋反吗?”陈漫说:“天下早已大乱,内忧外患,朝廷气数已尽,大明已到末路了。苏罗衣,不如你归顺我们,保你高官厚禄!”

  苏罗衣不禁打了一个冷战,好一个老奸巨滑的南阳王,他选择在河北境内动手,原来是早有预谋!只听陈漫一声大叫:“放箭!”一时间,箭如飞蝗。苏罗衣杏眼怒睁,恨不得将陈漫一刀斩为两截,可是乱箭如雨,哪里容得她分身!她只好用刀不停地拨打着射来的乱箭。突然,她觉得腿部一麻,知道中了箭,身子不由得一软,倒下马来。两百名御林军也死伤大半,活着的也躺在地上呻吟。

  陈漫轻松得手,他跳上马车,一把撕开封条,打开几只箱子,果然是金灿灿的黄金,不禁乐得哈哈大笑。他命人将受伤的苏罗衣捆起来放到车上,严加看守,一边命人快马禀报南阳王,说一切已经办妥,正往回赶。

  南阳王陈廷飞接到飞马快报,自然是乐不可支,心想自己处心积虑多年,招兵买马,苦于缺少资金,这真是一块送到嘴边的肥肉!当下他吩附管家:“立即到牡丹坊去叫戏班子过来,今晚我要好好过过戏瘾!”

  不一会儿,管家领着一个戏班子过来了,他指着一个漂亮的少女说:“王爷,这是牡丹坊新来的花旦香香,唱腔清脆,十分迷人,小的特地给带了回来。”南阳王眯着眼睛,将站在眼前的女孩上下打量了一番,果然姿色出众,当下十分欣喜。

  当晚,王府大宴宾朋,歌舞欢腾。香香的表演浑然天成,将宴会的气氛推向高潮,众官员连声叫好,一个个喝得醉气醺天,丑态百出。宴会结束后,香香卸完妆,正准备和戏班一道回去。这时,南阳王色迷迷地走了过来,一脸坏笑地说:“怎么,还要回去吗,今晚就陪陪本王吧!”香香当然不从,吓得直往后躲。南阳王叫道:“来人啦,将香香带到后院!”一群如狼似虎的家丁冲了进来,不由分说,老鹰拎小鸡一般,将吓得花容失色的香香向后院推去。

  在后院,南阳王见到香香害怕的样子,觉得更加刺激,对香香说:“来,别怕,只要你乖乖地听我的话,日后封你个妃子当当。”说着就向香香扑了过去。香香一闪身,“扑通”一声,南阳王重重地摔了一跤。

  南阳王大怒,正要发作,只见刀光一闪,他的颈边就多了一把又亮又薄的新月刀。“香香,别……别这样,有话好说。”香香并不言语,伸出手指,在南阳王的身上飞快地点了几下。穴道被封,南阳王顿时成了一摊烂泥。香香又从怀中拿出一根牛筋绳子,将南阳王捆了个个严严实实。

  香香正色道:“反贼陈廷飞,你知道本姑娘是谁吗?”说着,从怀中拿出一枚御赐金牌。南阳王大惊道:“你……你是少女名捕苏罗衣?”“哼,算你还长了狗眼。”“你……你不是负伤,被我的儿子抓起来了吗?”苏罗衣淡淡一笑:“江湖上有很多秘密,等你知道时已经太迟了,比如说,少女名捕苏罗衣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对姊妹花,姐姐叫苏罗,妹妹叫苏衣,我就是苏衣;还比如说,这三十万两黄金,实际上是一个陷阱,圣上想知道你是否真的有谋反之意,要是有,你就一定需要这笔巨资,我们将三十万两黄金送到南阳,实际上就是让你来抢,让你自我暴露;还有,那三十万两黄金,只有箱子的表层是真的,下面,不过是铅块染上了金粉而已。圣上预料得不错,你果然有反意,我们早已做好了周密的谋划。我潜入常为王府唱戏的戏班,就是为了擒贼先擒王。现在,你的王府已经被我带来的士兵团团包围了起来……”

  说到这儿,只见王府的管家匆匆跑了进来,边跑边大叫道:“王爷,不好了,不好了,外面不知从哪里来了许多御林军……”南阳王一听,头一歪,昏了过去。

  苏衣拘捕了南阳王,然后和众侍卫一起,又顺利地拘捕了南阳王的儿子陈漫和其他乱党分子。少女名捕苏罗衣从此声名更盛。不过,人们都认为苏罗衣是一个人,谁知道她们是一对美丽的姊妹花呢。

  (责编:晓照)

您正在浏览: 少女名捕
网友评论
少女名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