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旧闻旧事 > 黑师爷轶事 (M站)

黑师爷轶事

分类:旧闻旧事  时间:2022-04-24  编辑:pp958

  清朝乾隆年间,扬州两淮盐运巡检使府中有个赫赫有名的“黑师爷”。黑师爷并不姓黑,而是姓郝,只因他人长得身材瘦小,面目奇黑如焦炭,故人以“黑师爷”呼之。其实,郝师爷成了“黑师爷”,还有更深一层意思。在权势炙手可热的盐运巡检使衙门里,共有六个师爷,其余五个师爷都世故圆滑,巴结奉承盐运巡检使之余,极善利用手中不大不小的权力徇私舞弊,在府中红得发紫,一到晚上,各个师爷房中的灯火都通红透亮,前来送礼行贿的盐商络绎不绝,因此被盐商们视作“红师爷”。黑师爷秀才出身,精通吏律,刀笔娴熟,写得一手铁画银钩的好字和滴水不漏的好公文,历任盐运巡检使都离不了他,只是他生性耿直而又迂腐,遇事古板,严格按照朝廷的盐税法不肯通融,盐商们都不愿同他打交道,到了晚上只有他的房间黑灯瞎火的,从来没人给他送礼,因此人们爽性送了个“黑”字给他。自然,那五个“红”师爷都大把大把地挣银子,黑师爷则不过落点可怜巴巴的薪俸而已。别人不免嘲笑黑师爷,黑师爷却白眼一瞪:“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吾君子固穷也!”

  这年春,籍贯直隶彰德府、姓宋的盐运巡检使上任,府中的大小官吏们同宋巡检叩过头,散衙后都各自准备自己的“晋见礼”。俗话说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对每一任巡检使大家都是如此孝敬的——你不孝敬巡检大人,你就休想从白花花的盐中分红!只有一个人若无其事的倒背着手出了衙门。谁?当然是黑师爷。黑师爷一来认为自己行得正、站得直,没必要给宋巡检送什么礼,二来他孤身一人在衙,每餐饭都要自己亲手煮,近日辣椒吃多了,虚火上冲,鼻上起了几个泡,极是不舒服,听人说新发的芦芽可以败火,便来到衙后的运河边拔芦芽吃。

  正是仲春天气,运河岸边嫩嫩的芦芽刚刚冒头,黑师爷寻了片较僻静的地方,挽腿捋臂地下了水,弯下腰揪起芦芽就吃。芦芽滋味甘甜,津津有味,黑师爷忍不住拔了吃,吃了拔,还不时点头称好,正吃在兴头上,忽然“嗵”的一声响,一个拳头大的桔子砸在他身旁,水花溅了他一脸。黑师爷一惊,抬头看去,只见河对面一溜儿停了六艘吃水极深的大盐船,打头的一艘桅杆上竖着一面彩旗,旗上绣着一个簸箕大的“谢”字,船头上端坐着一个满身锦绣的肥佬,身旁立着一个端水果盘的小丫环,盘中堆着红通通的桔子。不用说,这肥佬是个盐商,姓谢,桔子就是他扔过来的。黑师爷对这些无孔不入、奸诈至极的盐商向来就没好感,心中大为不悦,顺手便将那个桔子撂了回去,口里还愤愤不平地嘟囔:“圣人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况且桔子乃上火之物,本人岂能吃你这嗟来之食乎?”那谢盐商不知道黑师爷一番“之乎者也”说的是啥,挠挠头对黑师爷伸出了一个手指头。

  “哼,不可理喻也!”黑师爷也不知道谢盐商对他伸出一个指头是啥意思,便咕哝了一句摇摇头,又去拔他的芦芽。不料一根芦芽没吃完,“嗵”地又是一声响,又是一个桔子扔来,抬头一看,那谢盐商正伸出一把手五个手指头对他乱摇。

  “一已不堪,何况再乎?”黑师爷依旧摇摇头,把那个桔子又撂了回去。可没等他再弯下腰,“嗵”的一声,第三个桔子又扔了过来,只见那谢盐商这回伸出两个巴掌对他直摇。“败人雅兴,无乃太无礼乎?”黑师爷气得又是一番“之乎者也”,但他总算吸取了上两次的教训,强压住火气,捞起那个桔子,往口袋里一塞,冲谢盐商抱抱拳,意思是你的好意我领了,不要再撂什么桔子了!果然那谢盐商也对他回了一拜,不再扔桔子了。黑师爷却再也没有了吃芦芽的兴致,袖子一甩回衙了。

  只说当天的夜里,黑师爷睡得正香,他的房门突然轻一阵重一阵地被人拍响。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黑师爷醒后,拖着嗓子不紧不忙地问:“是谁?找老夫有何公干?”

  门外那人嘘了一声道:“在下就是白天扔给你桔子的人。”白天扔桔子的人?莫不是那个谢盐商?黑师爷揉揉双眼,好大一会才想起白天的事,点亮灯火正要开门,却见那人从门缝里塞过来一张纸片,依旧压低嗓子道:“那事儿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道上的规矩,可别忘了啊!”纸片落下来,随即脚步声远去。黑师爷大感诧怪,捡起纸片就着灯火一看,竟然是一张一千两的银票!

  天哪,这是咋回事啊?黑师爷蒙了,好半天没回过神来,但有一点他清楚:这是不明不白的不义之财,有违圣贤之道,不能要!第二天一大早,黑师爷早早起身,直奔衙后运河,寻找那个谢盐商,可谢盐商和他的那一溜盐船早已远走高飞了。

  银票成了黑师爷的大心事,一整天他都愁眉不展。邻房的赵师爷见状,便摆了桌酒菜为他解闷。三杯酒下肚,黑师爷便把这事儿对赵师爷来了个竹筒倒豆粒。“扑哧”,赵师爷一听就忍不住乐了,“老黑啊老黑,你真是个不透亮的老黑!今天你是跌跤拾到块狗头金,活该发财,你怕什么?”

  原来那姓谢的是扬州最富有、也最会行贿的盐商,历任盐运使都被他搞掂了,他常在盐船中的底舱大量夹带私盐,一路横行无忌,大发横财。没想到昨天他的盐船队一到码头,恰逢换了盐运巡检使,宋巡检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就要求巡逻船和卡哨人员严格把关,严查夹带私盐。这下谁还敢往枪口上撞?谢盐商亲自押阵的第一艘盐船刚进码头,只得命船夫忍痛抽掉船舱上的夹底板,把上百麻袋的私盐全倒进运河里灭迹,又命其他的几艘盐船速速往后退,暂且停靠在运河岸边,待派去的心腹打点好了宋巡检再行船。恰巧此时黑师爷踱过来拔芦芽吃,正稳坐钓鱼船的谢盐商见他从府衙里出来,又穿着盐运使府里的衣服,不由紧张万分,又远远地望见他弯下腰把手伸向水中,还不时乱点头,好像在品尝河水的滋味。谢盐商顿时吓了一身冷汗,以为自己往河中倾倒私盐的秘密被他发觉了,急忙抓起桔子按“盐道规矩”向他投石问路,伸出一根手指表示给他一百两银子当作“封口费”,可阴差阳错,黑师爷一个劲乱摇头。关键的坎上出不得半点差失,谢盐商只得硬着头皮“水涨船高”,直到他比划出一双手,也就是整整一千两银子的天价,才见黑师爷表示“同意”……

  明白了事情的真相,黑师爷哭笑不得,半晌才捋着胡须问赵师爷道:“那……那如此说来,宋巡检是被姓谢的买通了?”“嘿,还有买不通的?姓谢的盐船此时已扬帆百里之外了!黑老哥,话至此为止,休再对外人说了。不然……”赵师爷一本正经地打住了话头。

  这张千两银票成了黑师爷的心事,可他宁可将银票在怀里揣烂了也不肯花!

  一晃一年过去了。将近年关,宋巡检准备了很重的“年礼”要孝敬当朝相国和 ——要想保住这个肥缺,就必须“打点”好和 ,而且,宋巡检想再高升一步,捞个更肥的缺,做总管皇城税收的崇文门税监呢!

  府中的师父和衙役们争着要代宋巡检去北京送“年礼”,这可是趟肥差,只要沾沾手指头几千两银子便到手了!可宋巡检自有主张,他看中了黑师爷——因为黑师爷不贪不占,清廉至极,不会从中私吞礼金,定会如数为自己将重礼送到和 手上,放心!

  黑师爷押着“年礼”上路了,一路上他越走越慢,越走越烦恼:自己这样代宋巡检为大贪官和 送礼,还能称得上是“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吗?岂不是与贪官污吏同流合污了吗?好不容易磨蹭到宋巡检的家乡直隶彰德府,只见田荒地抛,村庄败落,一路上尽是逃荒要饭的饥民,黑师爷一问,才知道彰德遭受百年不遇的大旱,可贪官污吏依旧刮地三尺层层送礼以保住自己的官职。有个饥民还打着快板唱“数来宝”:“天下瘦,和 肥,更可恨,贪赃吏,为虎伥,金银财,献和府……”

  黑师爷听了,羞愧万分,一跺脚:“我可不愿做‘伥’,这年礼,不送了,赈灾!”随从大惊:“这……这行吗?宋大人,还有和 能饶你吗?”“砍头不过碗大的疤,大不了我不再做这鸟师爷!”

  黑师爷说到做到,当即将“年礼”连同自己那张千两银票,都拿出来买米买面,以宋巡检的名义在彰德府城南门设立赈灾的粥厂,大赈灾民。百姓一片欢悦,那编数来宝的艺人便到处传唱:“宋巡检,好清官,爱百姓,助贫苦……”

  再说宋巡检自黑师爷走后,心便提到了喉咙眼。不料刚过了年没几天,府里突然接到朝廷的八百里火急邸报:太上皇乾隆正月初五驾崩,和 正月初八被嘉庆皇上下令抓捕赐死,朝廷穷追和 余党,凡年关给和 送礼的,都要按礼单问罪!宋巡检两口子吓得抱头大哭:完了完了,就等着朝廷的钦差来抄家戴镣、进京受审吧!

  果然不几日,钦差到了,一下马就让宋巡检快摆香案接圣旨。宋巡检哆哆嗦嗦跪下叩头,就听钦差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查得盐运巡检使宋某不交结巨奸,且清正爱民,赈灾济贫,百姓有口皆碑。特擢升为崇文门税监。钦此!”宋巡检喜晕了:我的天哪,这……这是咋回事啊!

  钦差一走,宋巡检急派手下快马加鞭,前往京城打探黑师爷的消息。不几日,探马回来,将黑师爷在彰德府赈灾的情况如此这般一说,宋巡检拍额庆幸,喜不自禁:好个黑师爷,太有前后眼力了——竟能对和 败落未卜先知!太会办事了,一招“反弹琵琶”便使自己逢凶化吉,全亏了他啊!

  只说宋巡检走马上任,日夜兼程,很快来到了彰德府,立即传黑师爷前来会见。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刚刚赈灾完毕的黑师爷早有所料,从容来见,不料尚未开口,宋巡检倒先下了座,对他一揖到地,大礼拜谢!

  黑师爷恍惚半天,才从宋巡检口里断断续续明白事情的原委,不由得又是一番哭笑不得:这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自己舍命赈灾倒促成了这小子升官,自己的初衷不提也罢!

  宋巡检要重金续聘黑师爷随他到京上任,可早已厌恶了黑暗官场的黑师爷却一口拒绝,说常在水边站,难免不湿鞋,倒不如回老家蒙童为生,做个真正清白之人。

  望着骑驴远去的黑师爷的背影,宋巡检惭愧万分,脸一阵红,一阵白,一阵青……

您正在浏览: 黑师爷轶事
网友评论
黑师爷轶事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