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旧闻旧事 > 神奇的影壁 (M站)

神奇的影壁

分类:旧闻旧事  时间:2022-04-24  编辑:得得9

  秀才张郎生连续考了三年举人,都名落孙山。眼见着学识德行都在自己之下的人一个个当上了县官,张郎生实在臊得不行。就在这当儿,他父亲病倒了,临终前叮嘱张郎生道:“儿哇,实在考不上你就别考了。这几年,祖上留下的田地都被我卖得差不多了,照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趁着你还年轻,你就跟着隔壁的赵师傅学砌墙去吧。”

  听了父亲这话,张郎生心不甘情不愿。可父亲说的又是实情,家徒四壁,再去考,只怕老娘跟着自己也得挨饿了。张郎生是个孝子,不敢违背父亲的遗愿。草草葬了父亲之后,张郎生就来到了隔壁赵家,跪求拜师学艺。赵师傅名叫赵乐,是位传奇般的砌墙师傅,他最拿手的是做影壁。乡下穷,做房子用的都是土坯砖,谁还会弄影壁呢。因此,赵乐的手艺只有在大户人家盖房时才能用得上。

  听罢张郎生的来意,赵乐皱了皱眉:“按说这个事我不能答应。你都20出头了,学这个手艺已迟了些。可我当年来到此地,蒙你父亲给了几顿饭吃,也只好收下你了。”说着,赵乐给张郎生定了几条规矩。一是上大户人家盖房时,张郎生不能拿出秀才的架子,文乎乎的惹人嫌;二是张郎生光看不能做;三是不得与大户人家的女眷说话。赵乐每个月还给张郎生三钱银子,作为养家糊口的用度。张郎生一一答应了。

  跟在赵乐后面看了一段时间砌墙的手艺,张郎生发现,师傅凭着这个,一年下来,也能赚到百多两银子,比县令的一年薪俸还高。张郎生心眼一活,就把再度考试中举的事丢下了,一门心思想学会师傅的手艺。可赵乐有言在先,张郎生只能看不能做,张郎生也不好违背自己的诺言,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师傅走南闯北地为大户人家做活,他心里头那个气呀。照这样下去,这一辈子就得跟在赵乐后面吃闲饭了。

  张郎生每天耷拉着脑袋,提不起精神来。这一切都被赵乐看在眼里,他也不点破。这天,从朝廷里告老还乡的陈太师来请赵乐,让他带上一帮泥瓦匠为他建幢庭院养老。赵乐忙让张郎生叫来手下的工匠,匆匆地带上工具来到了陈太师的旧居里。

  按照陈太师给的庭院图纸,赵乐知道没有十天半个月的时间完不了工。他又让张郎生回家将所有工匠的铺盖卷全部用驴车送来,准备住在陈家做活。张郎生对盖房的事插不上手,只好按师傅要求的,回去取铺盖卷。

  张郎生走回去,已是入夜时分。他想了想,又回家看看自己母亲的生活起居情况。等忙好一切,将几十床铺盖卷架上驴车时,已是二更天了。张郎生是个从没有走过夜路的秀才,对驾驴车又是外行,一路上磕磕绊绊,好不容易将驴车赶到20里外的陈家,天色已经放亮了。

  赵乐见到狼狈不堪的张郎生,不但没有宽慰他,反而斥道:“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赶个车,也要弄上一夜。这秋天你不是不知道,入夜七分凉。冻坏了我这把老骨头没什么事,冻伤了这帮师傅,我谅你也拿不出这么多的药费。”张郎生头一晚就没吃晚饭,加上赶着头不听话的驴子,心里就更是憋屈,可赵乐话说的在理,他也不能辩驳,只得埋着头,听着师傅的训斥。好在旁边的几名工匠好言相劝,赵乐这才住了嘴,又罚张郎生不准吃午饭。

  转眼到了中午,赵乐带上一帮工匠去陈太师家旧居吃午饭,将张郎生一人留在新盖的庭院里。张郎生看着刚刚粉刷过的洁白的影壁,想到自己久试不第,做个泥瓦匠都不成,一时悲从中来,也顾不上赵乐对他的几条约束,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棍,蘸了些白灰,就在影壁上写了起来:“满腹经纶试不第,砌墙都嫌水平低。他日谋得稻梁在,何苦受此腌肮气。”写完之后,又觉得此举不妥,正要拿起地上的抹布擦去时,猛然听到屋外传来说话声,而且还是脆脆的女音。张郎生忙躲到了影壁之后。

  来人是陈太师的独女陈晔然和她的随身丫头翠儿。陈晔然早就听说赵乐师傅的影壁做得好,碍于是未婚女性,不好抛头露面,于是乘着工匠师傅们吃饭的当儿来偷偷地看上一眼。那翠儿一眼见到影壁上的字,不由地叫了一声道:“小姐你看,这帮工匠里面还有识字的。”

  陈晔然也看了看影壁上的字,叹息了一声道:“看样子是个可怜人。不过,看得出这人心高气傲,也是个福薄的人。”陈晔然这番话被躲在影壁之后的张郎生一字不落地听到耳里,张郎生不由地十分恼火,他一个箭步冲了出来,恨声道:“我福薄?你没见过我,怎么知道我福薄呢?”话一出口,张郎生就后悔了。这陈家小姐长得奇美,眉不画而黛,目不描而秀。虽已入秋,可陈晔然依然是长裙曳地,婀娜多姿。真是唐突佳人了,张郎生恨不得嚼碎自己的舌头。

  陈晔然却毫无惧色,傲然道:“我当然知道。福至心灵,精诚为开。你连工匠的活都做不了,又何必妄言他日得志呢?”陈晔然说了这话,张郎生也不再后悔了,他傲然道:“听你这话,我倒不信。明年秋天,我自会考上举人,金榜题名,御封状元郎,也并非难事。你敢不敢与我赌上一赌。”陈晔然浅笑嫣嫣道:“哦,你还有这个本事,我倒要好好看看。这个赌,我和你打定了。”

  张郎生点了点头道:“好。一言为定。他日金榜题名时,定当来迎娶小姐为妻。如若不中,自当永不谈论诗书。”丫头翠儿见到小姐与张郎生耗上了,忙一扯陈晔然的衣袖,两人匆匆地离开了。

  吃过午饭返回的赵乐见到影壁上的字,顿时脸色一沉。张郎生又将中午发生的事与赵乐说了一遍,赵乐惊道:“我的小祖宗,这回你可是闯了大祸了。”说着,赵乐拿出随手带来的几十两钱银子,递给张郎生道:“你马上找个地方藏起来,否则小命难保。你母亲,我自会安排家里人去照看。陈太师,可不是一般人能得罪起的。”

  张郎生听了这话,也慌了手脚,带着赵乐给的银子匆匆地走了。这张郎生离开了陈府,一时也没有安身地,他想到与陈家小姐的约定,也激起了心头的斗志。他来到了省城,利用这笔银子,开了家茶馆,白天做生意,夜晚苦读诗书。转眼过了一年,张郎生前去应试,还真考中了举人。秋天上京会试,吉星高照,竟再次高中,皇帝钦点他为当朝状元郎。

  这一回,张郎生雄赳赳气昂昂地回来了,他大张旗鼓地上陈府提亲。岂料这陈太师将陈晔然视为掌上明珠,竟一口回绝了张郎生。张郎生面对昔日太师,自然也无可奈何。

  正在这时,赵乐找到了张郎生,赵乐看到张郎生,点点头道:“你父亲果然没有看走眼啊。你的确是个可造之才。”张郎生一听这话,忙追问其中缘故。赵乐这才说道:“当年你年轻气盛,你父亲知道你犯了浮躁病。临终前才将你托付给我,让我给你去去躁性,好去应考。你现在应该明白我为什么不让你学工匠活了吧。”张郎生如梦初醒,忙将赵乐迎到上座。

  听了张郎生上陈府求亲没有成功,赵乐笑了:“陈太师爱女如命。只要你能将昔日与陈小姐的赌约找出来,他自然不会不同意嫁女于你了。”张郎生苦笑道:“当年说过的话,如同风吹水面,风过则无,哪里还能找到呢?”赵乐拍了拍胸,“这事不难。一切由我。”说着,赵乐又领着张郎生来到陈府。

  陈太师已经拒绝了张郎生,听说赵乐又领着张郎生来了,便没好气地说道:“我不是早说过了吗?小女尚幼,暂不远嫁。”赵乐摇摇头道:“太师此话差矣。有道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更何况张郎生与令媛早有婚约在先。”陈太师一惊,紧紧地盯着赵乐,看看他是不是在撒谎。

  赵乐领着陈太师来到影壁处,随手敲了敲墙壁,果然传来阵阵男女说话声。陈太师听了半天,先惊后怒,想到张郎生已是状元郎,也不算辱没了女儿,脸色又缓和下来了:“既然如此,张郎可遣花媒说礼,再定吉日完婚。”

  张郎生与陈晔然结婚当晚,欣喜万分的张郎生又对自己的新娘说起赵乐师傅的影壁:“师傅真是高人啊。我做了假,躲在旁边说当年和你说过的话,没想到你的话过了几年,还在那里。”陈晔然悄然一笑:“你这个呆瓜,你躲在旁边说话,难道我不也是吗?赵师傅早让翠儿告诉我怎么说了。”

  原来陈太师听的,只不过是张郎生和陈晔然将当年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只是,陈晔然离得较远,借用了影壁的回声,蒙过了虽精明可却有些耳背的陈太师。

您正在浏览: 神奇的影壁
网友评论
神奇的影壁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