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旧闻旧事 > 去手持家 (M站)

去手持家

分类:旧闻旧事  时间:2022-01-10  编辑:得得9

  盐河里船家有两种:一是以船为家,老少几代人,吃喝拉撒睡都在船上,常年漂泊在盐河及盐河口的近海里捕鱼捉虾,只因为渔船是自家的,所捕获的鱼虾,无需给他人交份子。另一种船家,则是盐河码头上叫得响、玩得转、耍得开的商贾大户们,他们自家有船,船只租出去,只管坐享其成。那样的船家,才算得上是真正的船家。

  傅浩迟就是那样的甩手船家,家中九条跑南洋的大船,都不在他的名下。可他们傅家上下几十口人,吃的、喝的、玩的,样样都是那九条大船供给的。傅家,在盐区看得见的产业,就是盐河口的“傅家船坞”。

  所谓“船坞”,就是修补船只的地方。用当今的话说叫“造船厂”。但“傅家船坞”里只修船,不造船。每年春秋两季,傅家跑南洋的大船进港以后,直接开进他们傅家的“船坞”。“船坞”里的能工巧匠们,给远航来的船只上糊、打念、堵漏、换板,最后再上油、涮漆,新船一般。

  傅浩迟把他的“船坞”称为大后方。这是傅浩迟的精明之举,也是养船人家必备的。他傅家有那么多大船,倘若没有自家的“船坞”,船上修个扶手,换块板子,堵个舱眼,都要去求木工、找匠人,一则是麻烦,再者是那笔数目可观的费用,可要白白地流入外人腰包。

  傅浩迟请来南洋有名的木匠,外号“大铜锤”、“小铜锤”两兄弟,在他的“船坞”里做大师傅、二师傅。名声传出去以后,南来北往的船只,都要来“傅家船坞”请大师傅或二师傅到船上去修修补补,他们兄弟俩各领着一班人马。他们的待遇丰厚,傅浩迟有言在先“他傅家人吃肉,不叫他们兄弟喝汤”,每年的薪水,年底一次结清,也可以放在“船坞”里利滚利长。

  这一年,秋风乍起,傅浩迟一场伤寒过后,先是卧床不起,紧接着汤水不进,等到家里人把傅浩迟唯一的宝贝儿子傅小迟从县城的赌局里找来时,老东家傅浩迟已经无力言表了。临终时,傅浩迟紧瞪着两只吓人的大眼睛,告诫儿子:“去手、持家。”

  去手,是劝儿子戒赌。傅浩迟料定,要想让儿子傅小迟戒赌,除非是砍断他的双手,否则,只怕是没有救了!

  傅浩迟在盐河码头上摸爬滚打了一辈子,中年事业有成时,喜得了傅小迟这么个宝贝儿子,自小对他放纵了管教,等儿子的个头蹿上来,想教他勤俭持家的能耐,晚了!那小子最头痛的就是赌。

  酒桌上,傅浩迟不止一次地抹着泪水,跟两位南洋来的兄弟说出掏心窝子的话:“我这个家,迟早要毁在那个败家子手里。”

  果然,傅浩迟死后不久,傅小迟耐不住手痒,几次到“船坞”来找两位南洋大师傅,想把他们平时修船补船的那点散金碎银抠去玩赌,两位南洋兄弟拿出老东家临终时的“遗训”来教导他,傅小迟不听。人家一来气,干脆撂摊子,走人。

  那时间,傅家跑南洋的船队尚未回来,家中的积蓄为老东家大办丧事,花费已空,两位南洋兄弟,合起伙来,要一次结清他们放在傅家利滚利长的几年薪水。少东家百般挽留,可人家去意已定。

  无奈何,少东家典当掉九间西屋,打发走了两位南洋兄弟。可回过头来再盘家底,不禁又是一头冷汗!父亲留给他的财产,除了九条漂泊在南洋的大船尚未回来,就是一册入不付出的债本。每日的开销,已经到了捉襟见肘的地步。尤其是两位南洋大师傅罢工以后,整个“船坞”陷入瘫痪,好多“船坞”木工,一看领头的走了,也都纷纷讨工钱走人。

  一个响当当的“傅家船坞”不得不关门谢客。更为釜底抽薪的是,傅家下南洋的船队,听说少东家不理家务,当年,以没有捕到鱼虾为幌子,竟然漂在南洋,不回来了。

  少东家在困境中度日月,整天面对一个摇摇欲坠的大家庭,抓耳挠腮。他先是辞掉部分闲杂的家奴,并用那笔节省下来的薪水,重新聘来木工大师傅,一板一钉的拾当起父亲传给他的“傅家船坞”,紧接着又把临街的几间青砖灰瓦的旧房,改头换面,办起了一家杂货铺。等到他手头一天天好转时,当年罢工不干的两位南洋大师傅,领着傅家船队,打南洋浩浩荡荡地开回盐河。

  直到这时,少东家才晓得,两位南洋兄弟,当初并非真是罢工不干了。而是遵照老东家的嘱托,到南洋去跟船做事。老东家临终时料定,只有这样,才能给少东家布下一个再创业的机会。否则,倘若让那个小子一味地躺在老子的家业上坐吃山空,或许就没有傅家兴旺发达的今天。

您正在浏览: 去手持家
网友评论
去手持家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