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旧闻旧事 > 江湖机关王 (M站)

江湖机关王

分类:旧闻旧事  时间:2021-11-24  编辑:小景

  江湖上提起扬州仁义镖局,谁都得称一声:金字招牌!局主龙仁,不仅武功高强还精于机关埋伏,江湖人称机关王,副局主云里鹏金义是轻功好手。但真正起作用的是两人做事“仁义”当头,所以黑白两道都心存敬仰,行走江湖十几年,没有失过一次镖。这一年龙仁见世道越来越乱,便按照祖传的制漆配方,经营起漆园生意。不料第一批红漆刚刚上市,当地扬州王上了门,要他保送十口箱子到京城。龙仁不敢得罪这龙子龙孙,便让副局主金义走一趟。万没想到就是这最后一趟,砸了仁义镖局的招牌!

  金义押着镖上了路,每隔一天都有信鸽飞回仁义镖局,报告一路平安。不想五天后,就在陈州地界,再没有信鸽报信,镖头镖师十几号人,连同十口大箱就此无影无踪。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龙仁知道最近陈州毛贼四起,但金义的轻功出众,打不过总能跑回来,怎会踪迹皆无?当下安顿好家眷,只身北上陈州。要说龙仁的机关武功都臻化境,没想到他这一走又成了断线的风筝,再无下文。

  扬州王闻讯不由顿足捶胸,箱子里的黄金白银丢了也就罢了,内里还有一盏春秋时期的九莲灯,乃是给父皇祝寿的。他怒火冲冲直奔镖局,打算兴师问罪,不想到地方一看,镖局已被烧作白地。街坊告诉他,昨晚有一伙蒙面强人冲进镖局放了一把火,言明龙仁杀他们陈州的兄弟太多,故此前来报复。

  扬州王只好作罢,暗想陈州这伙强人太过嚣张,不是他能对付的。他赶到京城,要皇上出兵剿匪。当朝皇上最为喜好的是仙佛丹道,古器珍玩,一听九莲灯被抢,马上要调派重兵剿匪。这时御前侍卫杨无极禀道:“陛下,这样强人说不定会狗急跳墙毁了九莲灯,要不由我先明察暗访,拿到灯再剿匪不迟。”皇上准奏。

  其实杨无极乃是龙仁的师弟,找九莲灯只是个借口,放心不下师兄是真。出了京城他一路走一路看,才发现今年竟是百年不遇的大旱,灾民遍地,卖儿卖女,令人惨不忍睹。他看着实在心酸,把身上的银两都施舍出来,但还是杯水车薪。

  到了陈州地界,这里灾情更为惨重,真正是千里赤地。奇怪的是人们脸上的愁苦要少得多,原来这里的碧霞元君祠每天都要施三顿粥,减缓了灾情。这祠门前支起十口大锅,祠中道姑轮流给灾民盛粥。杨无极向祠主胖道姑打听,是哪位做的善举。道姑笑道:我们前晚做了个梦,梦见碧霞元君示谕,说上天调粮十万石赈灾,由我们在陈州地界施粥。等大家起来,发现院子里真堆满了粮食,正好十万石!”

  杨无极心存疑惑,当晚就住在祠中的客房里。时近三更,一股白烟从窗户外飘进客房。过不多时,一名黑衣蒙面大汉提刀闯进来,照着床头举刀就剁。杨无极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两人战在一处。他内功已臻化境,迷药哪能麻翻他。十几招一过,杨无极暗暗惊奇,这人武功之高超出想象,两人居然打个平手,更怪的是武功路子好生眼熟。打着打着蒙面人虚晃一招,掉头就走,杨无极拔步追赶。

  蒙面人一个旱地拔葱蹿出院墙,杨无极也跟着跳出来。不料脚刚落地,就是一软,下面竟是一个陷阱。忙使个一鹤冲天要往外跳,不防四五个汉子上来撑开渔网,把他又罩入坑底。杨无极暗叹,想自己英雄一世,却在这里中了暗算。

  那蒙面汉子上前就要下毒手,忽然夜色中云雾大起,一个飘飘缈缈的声音传来:“休要伤人!”蒙面汉子充耳不闻,举刀狠剁。光芒一闪,一位老道自雾中出现,把手中拂尘一指,蒙面汉子便泥雕木塑般的不动了。四五个汉子一拥而上,打算群攻,老道喝声“定!”便人人动不得分毫。随即又将拂尘一摆,坑底冉冉上升,把杨无极搭救上来。

  杨无极见神仙相救,忙跪倒谢恩。老道说:“贫道奉上界碧霞元君前来救你,要谢你还是谢碧霞元君吧。”说着喝令杨无极闭上眼,把一块黑布蒙上,说声“起!”,杨无极只觉身子悬空,耳边呼呼声大作。不多时脚踏实地,睁开眼来,竟到了一所金碧辉煌的庙宇里。这时四围云雾更浓,只见庙堂主座上,隐隐约约凤冠霞帔的碧霞元君端然正坐,缓缓开言说:“下界凡人听了,劫镖强贼已被收服,所获金银本仙另有用处,你不必追究了。现将九莲灯给你向皇上交差,灯底有本仙留字,皇上不会怪罪你的。”

  那名老道上前,把九莲灯交到他手上。杨无极想起师兄龙仁来,忙问下落。碧霞元君说:“龙仁和金义已被贼人杀害,魂魄上升天界,不必挂心了。”碧霞元君又说他有拯救灾民的义举,应赐仙丹一枚,以后也有仙缘。杨无极接过仙丹一吞而进,忽觉头晕目眩,昏沉过去。

  杨无极醒来天已大亮,发现躺在一处草丛里,身旁就放着那盏九莲灯。他不敢耽搁,骑快马赶赴京城,到了金銮殿往上一呈,并说明经过。皇上拿起九莲灯看灯底的字,字是红漆写的:“君本赤脚仙,谪降下凡间,取将金银去,修汝大罗天。”皇上满心欢喜,原来自己是神仙下凡啊,便要赏赐杨无极。旁边走过扬州王来,他仔仔细细看了半天漆字,忽然冷笑一声:“好大胆的杨无极,竟敢伙同龙仁欺骗皇上!这红漆色泽血赤,本是他龙家漆园特产,碧霞元君怎会用下界之物,而且正好是龙家东西?听说你和他是师兄弟,摆明了假借鬼神,私吞官银!”杨无极本就心存疑惑,不由说不出话来。还好皇上素来器重他,说:“这事倒也好办,你不是说龙仁已死吗?半月内把他的头颅拿来,便证明你说的是真话。要是拿不来,我就御驾亲征,杀尽陈州匪寇!”

  杨无极回到家,细细一想便恍然大悟。那名黑衣蒙面人的武功那么熟悉,定是龙仁本人。还有那个碧霞元君,多半就是那个胖道姑。所谓定身术不过是互相配合,陷阱上升是下面安了机关,龙仁可是摆弄机关的大行家啊。腾云驾雾一定是云里鹏带着自己在树林里使轻功,再令人用风囊扇风。难怪老是云遮雾罩的,就为掩人耳目罢了。联想到赈灾的那十万石粮食,答案已是昭然若揭,龙仁和金义把镖银赈了灾民!

  半月期限渐渐临近,杨无极拿定了主意,就说是自己私吞了镖银,要杀要剐全认了。

  日子到了他刚要上朝,一条大汉从屋顶跳下来,正是龙仁。龙仁朝师弟一拱手,说:“为兄这一来是给你送人头的。”

  正像杨无极所想,那晚的神神鬼鬼全是他们演的一出戏。事情还得从金义押镖说起,那天他们被一伙强人截住,但那是怎样的劫匪队伍啊,领头的是个胖道姑,后面都是些衣着破烂的妇孺百姓,手里拿着铁锹和锄头。金义又怎能下得了手,就这样走开吧,只怕一离开他们就倒毙在路边。不忍之下,就把扬州王讨好皇上的镖银赈济了灾民。后来龙仁赶来,了解内情后当即表示也留在陈州赈灾,而且暗地把家眷也接来了,那夜的大火纯属是掩人耳目。这回杨无极下陈州暗访,他们想只有托到鬼神身上皇上才不会追查,所以演出那一幕。第二天龙仁忽然想起了那个破绽,扬州王可是地头蛇啊,他立刻就追了下去,没想到还是落在了后面。半月后皇上将亲率大军剿匪,但那些匪人都是挣扎在死亡线上的老百姓!他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献出自己的头颅。

  缘由讲完,龙仁把刀横在脖子上,同时说道:“头颅我已设了机关,以后看你的了。”杨无极要拦阻,哪还来得及,一颗斗大头颅伴着血雨飞出老高。

  龙仁头颅带到,扬州王查验一番还是半信半疑,忽然头颅光芒大起,一道道金光照得金銮殿熠熠生辉。这下皇上和扬州王都大惊失色,跪在地上一个劲地磕头。杨无极明白这该是师兄一生最后的机关了,心里垂泪,嘴里还是说道:“碧霞元君亲口说过,龙仁魂魄已列仙班,看来不假,就这样下葬怕神仙怪罪。”皇上觉得有理,便让人给龙仁修庙。杨无极又说:“他是由九莲灯而登仙的,能否用此灯长年供奉?”皇上早就玩腻了九莲灯,闻言也准了奏。

  庙宇修成,杨无极立即辞官回乡。他这一趟没回自己家乡,而是揣着九莲灯下了陈州,供桌上的灯早被他换了个假货。卖掉九莲灯,陈州灾民又能吃上一阵子粮了,这也是龙仁在他自己头颅里设置机关的目的。

您正在浏览: 江湖机关王
网友评论
江湖机关王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