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精彩小小说 > 未来的模样(14) (M站)

未来的模样(14)

分类:精彩小小说  时间:2021-04-11  编辑:pp958

  “我想不出反对的理由,毕竟你是香蕉号飞船的主人,又是我的康队长,更何况她是你的孙表姐。”黄迷说着,轻轻的飞过来,将她那娇小玲珑的身体停靠在我的左肩膀上,接着又说道,“只一点提醒你,到了暗崖,建议你留在飞船里,只透过船舱的前窗对她作远距离的观望。”

  “为什么?”我疑惑不解。

  “到了暗崖,你自然就明白了。”她边说边屈膝,将她的身体在我的左肩上换了个姿势,双足滑到我的左前胸来,顺势将她的小屁股坐到了我的左侧肩膀上。如此这般,她还不消停,偶尔伸手摸摸我的左耳垂,偶尔往我的左耳吹气。我的左耳,被她逗弄的痒中带着舒服,舒服中透着痒感,似有一阵阵电流在向全身输送。我这样一个地球人类所繁育出来的高等动物,在黄迷的眼里,也许和那些猫儿狗儿样的宠物们没什么区别。她已然肆无忌惮的把我当成她的玩具似的来把玩,我只能说她实在是太调皮了。

  3号基地暗崖与1号基地喜马相距约十公里左右,转眼间,飞船就到了暗崖的上空,我在飞船上俯瞰暗崖的表面,这是一个极小的基地,大概面积一时难以估计,只见暗崖四面环海,是一座黑色为主色彩的贫瘠之地,其表面凹凸不平,四处可见怪石嶙峋。我操控飞船往下慢慢靠近,暗崖的表面逐渐清晰起来,那怪石嶙峋上攀爬着一些枯死的不知名的苔藓类植物,想来已枯死多时。绕开怪石嶙峋,我将飞船继续往下降,不多时,就发现一处稍平坦的空地,空地上奇怪的坐落着一栋建筑,该座建筑占地面积约200平方米左右,它的总体概貌残破不堪,建筑顶部依稀可见伸出的卫量接收器断杆残端,大铁锅似的接收器则躺在离它数十米远的地上,地上稀疏长些不知名的蕨类植物,这些不知名的蕨类植物高约几厘米,有些叶细如针样,有些杆上毛茸茸,有些上面的嫩尖弯曲成一个螺丝状,总之,是一些奇怪的植物。沿着这些植物往建筑的右侧地面上看,那里歪斜着一艘小飞船,从其表面的油漆色泽来分析,想来已是年久失修之物,其周边弃置许多零部件,可以猜测它似乎曾经被拆卸重装过,至此我断定它是一艘废弃已久的小飞船。离小飞船不远的地方,有一小堆金属物,仔细一辨认,原来是被烧毁的机器残骸。3号基地暗崖,给我的总体感觉是一幅断垣残壁的景象。

  “康队,看够没有,看够了就返航吧!”黄迷淡淡的话语,闻其语气,甚觉无味,倒是有慵懒之意。

  “还没。我一定要找到她。”才来一会儿,又没有看到孙表姐的影子,我岂会甘心离去。

  黄迷:“我早就说过,她自被机器人掳到暗崖后,就只有卓亚派来的外星人与她有过接触。1号基地也曾派遣机器人来搜寻她的身影,都没有任何收获。她岂会那么容易就被我们俩找到?”

  我没有理会黄迷,也不愿进一步去考虑她的感受,只顾沉默着边操控飞船边眺目搜寻,仍然毫无结果之后,又见她再次催促,我便操控飞船升空,沿着暗崖周边飞行了几圈之后,又将飞船重新下滑到离海面100米的距离,调慢速度,换成自动控制,让飞船稳稳的匀速的沿着暗崖周边的水域搜寻孙表姐的影子。

  十几分钟后,在暗崖的东南方向近水源处,依稀看到有物体在水面上移动。此刻,此处正是背阳面,暗崖上的部分怪石倒影在水中,风吹动着水面,隐隐约约,视线有些模糊。我用手背擦了擦双眼,定睛细瞧,果然,就在这一片小范围的水域里,有一个黑色毛发的物体在水面上缓慢的移动。

  “黄迷,快看,那是什么?”我的语气显得有些激动,不仅仅是发现了移动的物体,还隐约看到了一个头,在水面上沉沉浮浮。

  黄迷从我肩上跳下来,继而又飞移靠近前窗玻璃,转身招手催促道:“快,把飞船再靠近些,打开扩音器和收音器。”

  我依照她之意将飞船靠近并稳在目标物附近,并打开扩音器和收音器,随后,我也凑到窗前看起来。只见那个沉浮的头露出了水面,似人类似人类的模样,后脑长着一撮黑色的头发,脸上覆盖着一层毛茸茸的皮,两只耳朵尖尖的向上翘着,看似极有灵性。不多时,那个头就游到了岸边,他迅速的爬上了岸,光着身子,夹着一条约半米长且上面覆些短毛的尾巴,佝偻着身子,向一个方向死命的跑去,他边跑边时不时的回头望,嘴里还嚷嚷着什么。很快,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一个约一米高的洞穴口。

  从看到怪物到它消失在洞穴口这段时间里,我的脑子一直在分析此怪物系何物,然,终究不敢妄下定论,为了进一步明确,于是,我又忍不住问:“黄迷,你告诉我,它到底是什么怪物?”

  “嘘!”黄迷示意我别说话。我会意,静静的注视着那个洞穴口,等待着。

  不多时,从洞穴口里面走出一位身材娇小、衣衫褴褛的老人,年龄约莫在五十岁左右,根据黄迷之前的解说,我想她应该就是成年的微微,我的表姐。表姐走在最前头,她的身边赫然耸现一只巨型的大老鼠,全身覆盖棕褐色皮毛,其獠牙又尖又长,挺着个大肚子,像模像样学人类走路。大老鼠身后紧跟着刚才嚷嚷着跑回去的那个似人非人的怪物。黄迷没有及时明确告之此怪物系何物,我看看表姐,又看看大老鼠,于是,大胆猜测:此怪物应该是表姐和变异老鼠生下来的半人兽。

  半人兽后面陆续尾随着一群大小不一的变异种,那些变异种有些像半人兽一样用脚走,有些在地上爬着前行。在地上爬行的变异种极不安份,它们时而爬爬,时而有些又俏皮的展翅飞几下,时而三三两两的停下来交头接耳,嬉闹一阵。阵容之大,数目之多,一时难以估摸他们的数量,更别说把他们的数量在短时间里清点出来,只觉黑压压一片,把那片背阳面的陆地覆盖成黑色。

  他们浩浩荡荡的向飞船靠过来,其速度很缓慢,咿咿呀呀发出来的怪语声却是很响亮,也不知道他们在讨论什么。我屏住呼吸,眼看他们离飞船越来越近,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这时,表姐停下脚步,用手一挥,示意随行物种闭嘴。她这一举动,就像号令千军万马一般,咿呀声戛然而止。此刻近距离,我才看清成年表姐的容貌。她全身皮肤黝黑,头发稀疏枯槁,面容憔悴,眼睛凹陷,嘴角沾血,下巴尖而翘,仿佛从童话王国里走出来的老巫婆,其面貌丑陋的让我有种想吐的感觉。她怎么会沦落到如此衰败的地步?

  不由我多想,只见她对飞船砸吧砸吧嘴,似有在回味残留在舌头上的食物一样,很快她作了个吞咽的动作,随后从她嘴里吐出这样的话来:“你终于来了,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把时光机研究成功。”

  不知为何,总感觉她的声音有股魔力似的,牵去着我的嘴,机械的答了一声:“是。”

  她看着我犹豫了一会儿,接着从她那沾血的嘴角里挤出一句:“你是来看我笑话吗?”说着,双手叉着腰,等待着我的回答。

  见她这幅姿态,似有摆弄吵架的架势,我连忙答道:“不是,我来看看你。”虽然与成年的微微初次见面,而且是隔着飞船的玻璃,但是,我依然不想她误解我的来意。

  也许我的回答在她听来是那么的平淡无奇,然而,我却是真心诚意的来看她。

  她听我说完,抬头望着天空说道:“不用你的可怜,我在这里过得逍遥又自得。我餐餐以蟑螂肉当饭,以老鼠肉当菜,我住得是皇宫般的洞穴,我吸的是二氧化碳。”说完,她那凹陷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奇怪的光,她的话好象是说给我听的,好象又不是。我一时很难理解她的话中之意,我看了看黄迷,黄迷对我耸耸肩,不置可否。

  无论我理解不理解,我以一个小孩子的心态,试着去接她的话茬儿往下说: “我没可怜你。”这是真心话,我为什么要可怜她,看她身后那一群变异种,想来她是不孤单的,这也许是她最终选择的一种生活方式。

  她继续对着天空,仿佛没有听到我刚刚的回答,自说自话道:“你几经辗转送到我手中的红色液体,我根本就不需要它。不过,还是要谢谢你,这么久以来,你的心里还想着有我这个人的存在,还是没有放弃我。老实告诉你吧,我有二氧化碳就足够治疗我的肌无力。这点,你和你的外星夫人,都没有想到吧!不但如此,我如今体内的黄、绿色液体已基本消失,全靠洞穴里天然生成的二氧化碳的滋养,我才能活到今天。从今以后,你大可不必再劳心我的事,还是担心你自己吧!”听到这,我才知道,她不是说给我听的,而是说给徐博士听的,也不知道徐博士能不能接收到她说的话。

您正在浏览: 未来的模样(14)
网友评论
未来的模样(14)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