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精彩小小说 > 未来的模样(21) (M站)

未来的模样(21)

分类:精彩小小说  时间:2021-04-10  编辑:pp958

  随着云梯下降的过程,目所能及的视野也逐渐跟着宽阔起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平坦的黄色物体,毫无疑问,这是香蕉号飞船的底板。接着,我的视线漫过基地上空的半球体,透过半球体夹层的彩泡,望了一眼半球体上方的人造臭氧层。然后,我将目光调回并下移,分别扫过树林上空的枝叶,以及其下方早已枯萎了的低矮果树和不知道名称的干瘪果实,还有矮树边上的两个人造三角池。最后,我站在云梯上,从左到右大致瞟过,左边的基地半球体边缘的一部分,后面歪斜的废弃仓房,以及右边不知名的透明大物件。其中,透明大物件特别的显眼,里面布满或明或暗、或大或小、或粗或细、色彩各异的管道,它们簇拥在一起,不知通向何处。各色管道与其透明的外层壁结合在一起,仿佛一面半透明的墙一样,大到几乎全部挡住了其后的视线。

  云梯在距离地面约三十公分的地方,平稳的停了下来,我抬脚从它上面下来,向前走了几步,转身目送着它缓缓的回升,最后目睹它复位直到无痕迹。看着云梯与飞船的底板闭合的严严实实,了无痕迹,心里不禁又担心起来。倘若,我的身体突然感觉疲乏,想要返回飞船的床上稍作休息,那么,我该如何再次登上飞船,莫非还有其他入口?

  我边想脚步边往后退,边退边看着飞船,待到脚后跟触到半球体的边缘,后背靠着软绵绵的半球体内壁,连手也触摸到了类似于橡皮泥一般温软的半球体内层,实在是退无可退之时,我才看清楚了香蕉号飞船停靠之所在的整个概貌。它停靠在一棵通体透明的无一张叶片的假树上,靠其柄部与树干上的某粗枝相连,其粗枝内部布满许多大小不一、或明或暗的管道。难道我当初是被这些管道里的某一根输送进飞船?难道黄迷进入玻璃电梯后,也是从这些管道里的某一根通往地下实验室?

  我侧头回览了一眼枯萎的低矮果树和它边上的两个人造三角池。在其中一个三角池的外边缘,立着一个低矮的白色小塔台,从小塔台里突出一个扁平的圆柱,其柱头部确实伸出了许多粗细不等、相互交织缠绕的管道,它们每一根将通向何处,不是我现在一眼能望穿的。然而,有一点我是确定的,它们通往的地方绝不止香蕉号飞船,因为,透明树干上绝不仅仅只有香蕉号飞船。这是一棵超极大的假水果树,最粗的笔直的树干直通向大棚顶,其他或弯曲或垂挂的稍细的枝干上,分别停了七架飞船,它们错落有致的依靠其柄部与枝干相对接。我的黄色香蕉号飞船除外,还有其它六架飞船,分别从它们的颜色与外形可大致分为:红色苹果号飞船、橙色桔子号飞船、绿色西瓜号飞船、青色番荔枝号飞船、蓝色蓝莓号飞船、紫色葡萄号飞船。这些色彩各异、形状奇怪的假水果,在我自动操控飞船倒退回基地时,竟无缘一睹为快。红、橙、黄、绿、青、蓝、紫,此七色系,让我想起黄迷曾说过他们玩偶组也是以这七色系来命名的。除了这些令人叹为观止的奇观外,假树上还分出许多小枝叉,每个枝叉垂挂下来的枝头,其形状各异,功能和用途在此不一一列举说明。

  我移步过去,靠近假树的主树干,开始绕着它数着步子走,边走边左顾右盼,就在假树的另一个面我又看到了一个人造三角池。其上方悬挂着一些粗细不一的管道,沿着管道一直往上看,看到了其未端直接通过半球体的内膜层与彩泡层,最后与半球形外层的内壁相连接,也不知道这些管道有何用处。收回目光,我继续数着步子走下去。才走了十来步,就发现在假树的主干上,开有一个椭圆形的门洞,从门洞里隐约透出橘黄色的幽光来。我停下脚步,左手扶着门洞的边缘,稍微倾斜上半身,探头进门洞察看,一股白雾冒出来,恰似一阵阴风袭来一般,我的口鼻最先感知了这股阴风的阴冷。不知此门洞通向何处?带着这个问题,我往里再靠近一步,只见一块类似于云梯的透明平板硬物,正竖卡在一个机板上,其旁有一通道,通道里正慢悠悠地透着幽光。通道虽有亮光,却依然深不见底。心下思量:莫非此门洞是通往地下实验室的通道?地下实验室里到底都有些什么?成成和微微他们俩,此刻是否在这下面?

  我站在假树的门洞前,犹豫了几秒,最后,还是决定不去挑战深不见底的未知之路。然而,让我就此绕过此门洞,放弃进一步的探索机会,却心有不甘。于是,我扯着嗓子往门洞里喊了一句:“成成,微微,你们在下面吗?”声毕,侧耳静听,心下十分期待。片刻之后,我发觉自己这样做是徒劳的,也是很傻的,因为我只听到自己话语的回音声,并没有听到其他的任何声音。这样期待的结果,让我紧锁眉头,情绪有些低落。索性起步绕过门洞口,无心继续用脚步去测量假树的周长,更无情绪去思考关于假树的直径到底是多少米之类的问题。脚步只顾朝前绕过假树,目光随意的移向基地里其他物体的构造。这时,半球体夹层里的彩色泡泡,吸引了我的眼球。我加速脚步,弃假树奔彩泡而去。

  整个1号基地的表面被一个约两米厚的透明半球体罩住,它分为三层,外层为看似坚硬的材质组成,中间为球状体填充物,内层为透明、柔软、细薄的膜状物,三层各有色彩,各有形状,相邻而不相粘连。半球体像一个大棚一样,保护着棚内的物件以及生命体。

  半球体的外表层呈淡灰色,看似坚硬无比之物,此时站在这个方位,透过它可以看到天空、大海以及西北方向的K2基地的模糊的影子。从飞船上空往下俯瞰半球体,那时,此层呈银灰色,由于光线的反射,并没有看到棚内的内容物。

  中层由一些大小不一的彩色泡泡填充,大的泡泡直径约有50厘米,小的极小,小到它的直径只有几个毫米。大小泡之间相互簇拥,绝无缝隙。一个大泡泡大到一定程度时,自然破灭,周围就有许多小泡泡伸展变大,填补大泡破裂后的空隙。大泡破裂后,变成许多小泡沉积或轻倚在其他泡身上,泡与泡相邻相挤相接,密不透风,形成一道厚厚的彩色泡墙。当太阳的紫外线透射过来时,除了部分被外表层反射,还有部分被中层的大小泡们争相折射。折射出来的光线向各彩泡身上继续折射,这样的折射为原本就是色彩鲜艳的彩泡们又增添了一层光彩。都说自然界的彩虹是极美的,无与伦比的,而此地的彩泡层与彩虹相比之下,只有过之而无不及。美哉壮哉!

  内层由透明而极薄的膜构成,它既光滑柔软又弹韧无比。任凭我用双手对它戳、抠、拉、捏,它都不会有丝毫的破损。一旦松开,它便瞬间恢复原状。此系何物精制而成,非我这等小孩能够度量的清楚,暂且不予以理会。

  只说内层如此神奇,中层的彩泡如此耀眼,我便玩兴大起,伸手就想抓捏几个泡泡来玩玩。我两只手同时伸向内膜,内膜的超弹带领着我的手轻触过大小彩泡的部分身体。它们是一些光滑的“小精灵”,只要我的手“游”过去,它们便争相滑开。我双手配合,小心翼翼,每每都只能触碰,却抓捏不到它们的身体。我换了一个姿势,侧身单手往内膜推进,目标只对准极小的彩泡。在我单手抓彩泡的时候,不知不觉中,我的半个身体差不多已漫进柔软的内膜,彩泡们隔着内膜包围着我的部分身体,我的身体仿佛镶嵌在那里一样,成了半球体的一部分,又似睡在那里一样,周围的彩围绕着我,不知是我点缀了它们,还是它们点缀了我。抓不到它们,我就这样卡在那里左摇右摆的扭动屁股玩。没过多久,我发现一群小彩泡挤进我的两腿之间的空隙,我停止扭动,准备合起双腿,夹破它们。结果可想而知,连灵活的双手都抓不到它们,相对来说,粗笨的腿又怎么能做得到呢?

  我退出身来,重新又用一只手的拳头,一直推着内膜,触着中层的一个中等大小的彩泡往前移动,直到彩泡被逼迫到外层的内壁。我的手瞬间一抵力,彩泡便悄然无声的溜滑开。这时,我的手的那股力量,正击中外层那似坚非坚、似硬非硬的内壁。这一触碰突然引发了半球体的外表层银光闪闪,不但如此,我的手还感觉到被一股力量给推回来,甚至还有点麻木的感觉。我的手像触了电一般,本能的迅速的退了出来,晃了晃手,不敢进一步上前再次造次。

  回想刚才的那一幕,依稀觉得,半球体的外层似乎被通了电流或是安装了其他什么防御设备设施,才让我的手有这种麻木的感觉。想来,它是以此反抗来杜绝他物的侵扰。其实,这种感觉对我的身体并无大碍,仿佛平时坐姿或睡姿不恰当时造成的麻木感一般,稍微活动下便可以恢复如常。如果此物真对我有致命危险的话,那么,我相信意念衣此刻也不会袖手旁观。它定会在第一时间出来保护我,它没有出手,恰恰说明此物对我并没有致命的危险。半球体外层的反击,不过是对我的侵扰发出警示而已。既然它不友好,又有反抗之意,不如弃它而去。

  接下来,我只选择玩中层的泡泡和内层的透明膜,如此来度过在这个空间的无聊时光。

  看着内中两层在阳光下,不停的放射出色彩斑斓的光晕,我的思绪在蔓延,想起小时候用嘴玩破气球皮的事来。那时,用双手拉开一张碎的气球皮,用嘴吸起一块,趁着嘴的吸力还没有疲乏,快速的把在嘴外的碎皮残端捏拢,挤紧,再从嘴里拉出,一个樱桃般大小的小气球就自制而成。此刻,何不用这个方法试试。这样想着,我用双手配合固定一块内膜,把嘴唇凑过去,猛吸了口,边吸着边用舌头和嘴唇配合着让它不脱离开,接着90度侧头,以此动作稍作固定,然后,用早已松开的双手,迅速把那个成形的用内膜做成的小气球拿捏住。果然此法有效,一个小彩泡被包含在内膜做成的气球里面,我终于抓住一个小彩泡了。我一手抓着收紧的一端,一手挤捏它玩。我不知道我是在挤内膜做成的小气球呢,还是在捏包裹在气球里面的小彩泡?这些都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终于抓到一个小彩泡了。

  我为什么会如此执着,非要继续再玩这两层不可。其实,在我这个小孩子的心里,有时候想法很简单,也很单纯。面对橡皮泥似的内膜,捏着它的质感,仿佛回到原来空间的某些生活片段。那些片段有着一种无言的幸福感,支撑着在这个空间里继续勇敢的走下去。面对眼前的彩色泡泡,我只一味的变着法儿想着玩它,也许是想通过它寻找某种曾经的感觉。记得在家时,有那么一次,妈妈让我洗一条毛巾,我也能洗个半天。那时,我洗得不是毛巾本身,而是在洗那堆围绕在毛巾周围的肥皂泡泡。看着它们在阳光下呈现的光影,那短暂的生命,那瞬间即逝的泡影,都让我心里产生出无限的乐趣。此刻,我看着彩色的泡泡,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得想家了,还是单纯的想去挤破它。

  我拿捏着用半球体内膜做成的气球,时而用手指擦拭着它的表面,让它发出让人心痒痒的奇怪之声,时而用牙咬它,试图把它咬破。就这样换着法儿玩着它,边玩边回忆一些旧年的乐事,心底渐渐的浮起愉悦,眉头渐渐的舒展开来。

  不久,一只彩色的大蝴蝶,不知从何处飞来,它扇动着翅膀,在我的眼前翩然起舞。它的出现,让我眼前一亮。我立即松开了辛苦做起来的气球,转追大蝴蝶而去。

您正在浏览: 未来的模样(21)
网友评论
未来的模样(21)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