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精彩小小说 > 艳遇(小小说) (M站)

艳遇(小小说)

分类:精彩小小说  时间:2022-04-24  编辑:得得9

  阿Q挨了赵太爷的一竹杠,失魂落魄地从赵家逃了出来,茫然地在街上游荡。他铁青着脸,右手抚摸着左肩疼痛处,心里充满了愤懑。

  “妈妈的,这是什么世道?我只是对吴妈有点意思而已,并没有做什么,干嘛对我这么狠毒?”阿Q很郁闷。他想着想着,忽然又记恨起吴妈来:“你不愿意和我睡觉就拉倒,叫啥叫?说不定你早就和赵太爷有过那一腿了呢!假正经,呸!我才不稀罕你呢!”

  阿Q想到此,踹起一脚,将脚下的一块西瓜皮踢飞。

  天色渐晚,街上人家都掌起了灯。阿Q边逛边想,不知不觉来到一家剃头店,他瞅了瞅,摸了摸脑袋,便径直往里走。

  “你来干嘛?上礼拜不是刚剃过?”剃头师傅有些纳闷。

  “我是来剃光头的。”阿Q大大咧咧地说。

  “哟,你要剃光头?这可是要杀头的罪呵!”剃头师傅吃了一惊。

  “我管它呢!我要削发为僧,厌世了。”阿Q满不在乎地说。

  “阿Q,你还是到庙里去削发吧!我这儿担当不起,官府知道了,非治我罪不可。”剃头师傅央求道。

  阿Q白了剃头师傅一眼,掏出一块大洋扔在桌上:“这足够剃10次头了吧?”

  剃头师傅眼睛一亮,赶快将钱收进,笑嘻嘻地把阿Q请到了里间。

  当阿Q走出剃头店,他头上己是一毛不拔,铮光瓦亮。他手里拿着刚剪下的、自己的一根又粗又黑的辫子,随心所欲地乱挥着,像挥舞着一根鞭子,行人纷纷避让,以为遇到了疯子。

  其实,此时阿Q的心情己大为好转,因为剃头时,他将事情都告诉了剃头师傅,人家好说言好语劝说,他就不生气了。

  “算了,就当儿子打老子了,那吴妈就是个破鞋,不必和他们计较。”阿Q想着挥着,不由得兴高采烈起来。

  这时,阿Q突然感到有一只手,重重地拍了他那疼痛的地方,他不由地一缩肩膀,转身一瞧,原来是一位衣着入时、秀色可餐的少妇,正含情脉脉地看着他。

  “表哥,你怎么从少林寺学武回来,也不告诉我一声?快,跟我回家,别在这儿习武了。”少妇不容分说,拉着阿Q就走。

  阿Q懵了,他看了看少妇,正想说:你看错人了,但胳膊无意中碰到了少妇的酥胸,他浑身一震,感到躁热,像中了邪,竟糊里糊涂地跟那少妇走了。

  那少妇挽着阿Q的胳膊,一边走还一边高声说:“表哥,听说你那辫子功夫很厉害是吧?”

  阿Q本想停住问问那少妇,是怎么回事?可一看到那少妇放电的目光,他晕了,没了方向,不由自主地顺着少妇的话吹着:“是,是呵!我在少林寺苦苦学了三年,才学会的。那辫子功可了不得,挥动起来,一记就能撂倒一大片……”

  “是吗?那太厉害了。表哥,你能文能武,我爹就放心了,他肯定会同意我们婚事的。”少妇无所顾忌地说着。

  俩人俨然似一对情侣有说有笑,在街上轻松地走着。走着走着,骤然,少妇在一幢很有气派的房子前刹住脚步,她朝阿Q抿嘴一笑:

  “阿Q,我到家了,谢谢你陪了我一段路,你回去吧。”

  “什么?你不是说要嫁给我的吗?”阿Q目瞪口呆。

  “我怎么可能嫁给你呢?我己是俩孩子的母亲了。”少妇淡然一笑。

  “那你刚才为啥要挽着我?”阿Q有些愤怒了。

  “还不是后面有两地痞流氓老跟着我,我脱不了身,才想了这么个下策,对不起!阿Q。”少妇微微躬了一下身。

  阿Q恍然大悟,他记起来,刚才好像是有两个不三不四的人,鬼鬼祟祟地跟在他们后面,后来不知为啥,又溜了。

  阿Q有些垂头丧气,但又忍不住问:“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少妇抿嘴一笑:“我在赵家见过你。”

  “那,我还不知道你叫啥呢!”阿Q说。

  少妇没再回答,她瞅了阿Q一眼,转身进了那幢大房子,“蓬”一声,将门关上了。

  阿Q呆若木鸡地望着那扇暗红色的大门,许久才缓过神来,他咬牙切齿地在原地跺了几脚:“妈的,骗子,女人都是骗子!”

您正在浏览: 艳遇(小小说)
网友评论
艳遇(小小说)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