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精彩小小说 > 小说《小城恋情》第三十四章 (M站)

小说《小城恋情》第三十四章

分类:精彩小小说  时间:2022-04-24  编辑:小景

  陈塔说:“老板,买1元游戏节目。”说完,陈塔递过一张1元的纸币。郭通笑呵呵地收好,定下双人游戏,一个人物有三个。许武和陈塔各拿着遥控开关。两人聚精会神,开始专注地玩起游戏《魂斗罗》。游戏中的人物各拿一支枪,上下跳跃,一关一关地枪击敌人。他们时而跳跃,时而卧倒,时而翻滚,时而入海,两个人相互配合,在做生死的搏斗。许武和陈塔过关斩将,打得兴起,口中有时叹息,有时兴奋。三个游戏人物,从开头玩到最后一关,许武感到非常自豪。

  郭通说:“你们厉害,三个人玩完全部关卡。我赚的非常少!”许武不以为然,说:“以前不是让你赚多了吗?”陈塔说:“没有以前的牺牲,哪来今日的辉煌。”郭通说:“你们以前是新手,现在可是老手了,挺聪明的。”许武得意地说:“我读书不行,其他的我样样在行。”郭通说:“你不是读书不行,是没有认真读。”许武说:“你抬举我了。一想到读书我就头疼。”陈塔说:“读书有什么用?既辛苦又无聊。”郭通问:“还玩吗?”许武说:“改天再玩,今日就到此为止了。”陈塔说:“走吧。”两个人一起走出郭通的屋子。

  许武从口袋里拿出五角给陈塔。陈塔伸手阻拦,说:“不用了,今天我请客。”许武说:“我不能占你的便宜,拿着吧。”陈塔看了看许武,停了一会儿,说:“恭敬不如从命。谁不知道你家富有。”许武说:“我只有一点零花钱。家里有钱,并不意味着我有钱。”陈塔说:“以后你爸妈的钱还不都给你了。”许武说:“那还远着呢。”陈塔说:“你们在县城有自己的楼房,真不简单。”

  许武内心沾沾自喜,表面却说:“你家不是也有一栋两层的楼房吗?”陈塔说:“我爸是一个较出色的油漆匠,活又多,赚的也不少。但是,他很少在家。他经常出去打工。”许武说:“你家也常买肉吧?”陈塔说:“屠夫经常光临我家,在我们那个小角落,我家小有名气。但是,远不如你。人人都认识你爸妈!”许武说:“这倒没有,小屁孩就不认识我爸妈。”陈塔说:“你真是会说话,这么幽默。”许武有一些飘飘然,说:“哪能算幽默,说实话而已。”陈塔说:“哥们面前,你也这么谦虚。”

  两个人一起走着,不知不觉走进了校园。他们来到国旗旗杆下。两个人坐下来。许武说:“陈塔,美好的生活靠自己创造。”陈塔说:“是得靠自己,但是,有时可以借助朋友。不是说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吗?”许武说:“那倒是。朋友多了路好走!”陈塔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遗传也很重要。”许武说:“遗传,准不准确啊。我爸妈读书都很好。我就不行。”陈塔说:“只不过咱们花在读书的时间都很少,怎么能读好。”许武说:“我们别谈读书了。一想到读书我就讨厌。我喜欢金钱和美女。”许武立即想到了自己的白雪公主华蓉。陈塔没有觉察到,说:“也有的人喜欢权利。”

  许武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我就那德性,喜欢金钱和美女。”陈塔说:“谁不喜欢金钱和美女啊。”许武说:“在我的生活范围里,金钱就是万能!”陈塔说:“我也一样。金钱就是万能。”许武拿出友谊香烟,抽出两支,请陈塔一支。陈塔接过一支香烟,嘴上说:“不用,不用。”许武说:“别客气,别客气。客气什么?”许武又拿出火柴,划亮火柴,给陈塔点燃香烟,又给自己点燃香烟。两个人一时间坐在台阶上,吞云吐雾。

  陈塔说:“晚上我们约颜平去我家里喝酒,怎么样?”许武说:“在你家里不好吧?你爸妈管得严。”陈塔说:“那么约他出来,就在这里喝啤酒。”许武说:“好的,颜平就是讲义气。咱们都合得来!咱们一起就是有话讲,真好!”陈塔说:“颜平和你一样,喜欢武侠小说。”许武说:“我喜欢金庸和梁羽生的武侠小说。他们写的就是好。”陈塔说:“我喜欢他们笔下的侠客,个个仗义,好打抱不平。”许武说:“情节扣人心弦,武打场面精彩。我也说不出来,反正就是喜欢看。我一看就着迷。”

  陈塔吸了一口烟,吐出烟,说:“其他人写的你不也喜欢看吗?要不然哪来的一天至少一本呢?”许武说:“同学们都喜欢看。男同学喜欢武侠小说;女同学喜欢言情小说,如琼瑶和芩凯伦写的。”陈塔说:“现在流行这些,全部学校的学生几乎都在看小说。”许武说:“哪里有?那些尖子生就不怎么喜欢看小说了。”陈塔说:“他们的时间都花在读书上,所以读书好。”许武说:“这个因果关系你倒是很清楚。我就没有想那么多。”陈塔说:“不是有一句话吗?‘业精于勤,荒于嬉’吗?”

  许武天真地说:“看了许多武侠小说,自己都想拿出笔写一写武侠小说呢?”陈塔默不作语。许武说:“怎么不说话呢?”陈塔说:“能不能写小说,会不会写小说,这我不懂。不过,你时间多,写一写也可以,不试一试,哪能知道自己的水平?”许武说:“开玩笑的。我作文都不及格,哪能写小说呢?”

  陈塔想了一想,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那倒也不一定。”许武说:“是吗?写作哪里能那么容易。我这是痴人在说话。”陈塔补充说:“是痴人在说梦话!”许武说:“哦,原来如此。我说是说不出来,听倒是听得懂的。”陈塔说:“我与你水平相差不多,咱们是‘龟笑鳖没毛’,彼此彼此啊。”

  许武笑了笑,说:“不过,咱们两合得来,叫什么来着?”陈塔问:“什么来着?”许武说:“就是成语叫什么?”陈塔说:“是不是情投意合呢?”许武憨厚地说:“就是,咱们情投意合。”陈塔有感而发,说:“看来学习还是有用的。”许武说:“咱们有时就用闽南方言讲话,也用不着成语呀。”陈塔说:“书到用时方恨少,事不经过不知难。”许武不耐烦地说:“你不要咬文嚼字的,多难堪。”陈塔笑着说:“与你比一比,我并不觉得太差。”许武说:“那咱们就别在一起,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陈塔得意地说:“是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吧?”许武说:“好像是这样的。”陈塔马上意识到不对,挽留许武,说:“我只是说了一句言语,你可别离开我啊。”许武说:“本来想走的,你一说,我离开倒觉得不好意思了。”

  许武已经抽完烟,他用右手把烟掐灭。陈塔用力又吸了一口烟,也把烟用脚压一压,把烟灭了。两个人相望一眼。许武说:“咱们唱一首歌吧。”陈塔说:“唱哪一首歌?”许武说:“唱老师教的《万里长城永不到》,怎么样?”陈塔说:“我不大会唱歌,跟着你哼吧。”许武说:“好的,一起唱吧?”

  两个人在操场上,目中无人,轻声地哼着歌。“昏睡百年,国人渐已醒,睁开眼吧,小心看吧,万里长城永不倒,哪个愿臣虏自认。因为畏缩与忍让,人家骄气日盛。开口叫吧,高声叫吧。这里是全国皆兵。历来强盗要侵入,最终必送命。万里长城永不倒,千里黄河水滔滔。江山秀丽,叠彩峰岭,问我国家哪像染病。冲开血路,挥手上吧。要致力国家中兴,岂让国土再遭践踏。这睡狮已渐已醒……”

  在两个人唱歌的同时,一些同学陆陆续续地走进学校。他们听着歌声,也不以为异。江文骑着自行车轻快地飞进操场,把自行车停在旗台的不远处的围墙边。许武看见了,喊道:“江文,过来,抽支香烟吧?”江文用手摇了摇,说:“谢谢,我从不抽烟。”许武劝着江文,说:“抽烟快乐似神仙,有名的友谊牌香烟,你不妨抽一支试一试。”江文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我不喜欢抽烟这玩意的。”许武热情地说:“你没有试过,怎么知道?”江文说:“我爷爷在的时候,我已经抽过了,还会咳嗽,不舒服。对于烟,我不稀罕。”

  许武说:“原来如此,那喝啤酒怎么样?你喜欢吗?”江文从未喝过啤酒,有一些好奇,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一种向往。他早就听说过啤酒,而且啤酒的味道不大好,喝习惯了的人说感觉就不错。他说:“不好意思,我家里从未有过啤酒。我未曾喝过。只不过我喝过“莲花白”白酒,它很呛人,难喝死了。”

您正在浏览: 小说《小城恋情》第三十四章
网友评论
小说《小城恋情》第三十四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