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精彩小小说 > 鬼妹子白玉芳2————鹿伦琼 (M站)

鬼妹子白玉芳2————鹿伦琼

分类:精彩小小说  时间:2022-04-24  编辑:小景

  (二)

  说一不二的嫂子,见小姑子有违抗之意,顷刻间,心理失去平衡,怒火熊熊。但,她深深舒口长气,忍吞下去,因为她是替自己的弟弟提亲。旋即换了一副笑脸,说:“你猜那人是谁?-------嘿嘿,是嫂子我的弟弟,你哥的大舅子,你侄儿的亲舅父-------万家砚。”

  像吞了一个苍蝇,白玉芳一听这话,只想呕吐。万家砚的淫相贼形,叫她不寒而粟。她含着泪说:“不,嫂子,我还小啊。你给万公子挑一个门当户对的吧。”

  “可他非你不娶啊。”

  “可,可,可,可我非不嫁他。”白玉芳想这样说,但,始终不敢开口。

  “明天,媒人来送庚帖。”嫂子一本正经地。

  “不,我不愿意。”白玉芳爆发了。

  “哼,由不得你。长兄尔父,长嫂尔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胆敢违抗,家法处置。”嫂子原形毕露,如狼似虎。

  一旁的白玉芳六神无主,泣不成声,泪如涌泉。

  这一夜,任凭万般哄骗,千般威胁,玉芳总是摇头不答应。嫂子的凶残面孔,在她心中挥之不去。她既害怕又伤心。

  月亮猛地钻进乌云里,北风呼啸,摇晃着树枝,摇晃着毛竹,摇晃着屋顶。哐当,啪啦,一阵阴风,推开窗户,白玉芳毛骨悚然,下意识的躲到屋角,缩成一团。

  玉芳悲痛欲绝。父母双亡,哥哥远在他乡,嫂子如狼似虎,自己将如何是好?死,可怜的女孩子白玉芳,突然想到了死,对,只有死,才免得嫂子天天谩骂折磨,只有死,才不会落入五毒俱全的万家砚之手。冰清玉洁,美丽端庄,软弱善良的村姑,叫天不理,叫地不应,万般无奈,只有死路一条。娘,爸,你们在哪里,在阴间过得好不好?女儿走投无路,只好随你们而去了!哥哥,侄儿,梅子,还有,还有······还有那葛轩,日夜让我思恋的人,永别了,永别了,永别了!

  白玉芳找来了绳子,用颤抖的双手,打了个活结,刹那间,泪水滂沱,冲刷着美丽的脸庞,滴滴坠在秀气的下巴,一滴两滴,三滴······湿透了前襟,湿透了裙子,湿透了那双三寸金莲。

  白玉芳找来凳子,站上去,把绳子挂在梁上。阴风拍打着窗户,咯里咔啦地怪叫。鹅毛般的大雪灌进了屋里。玉芳衣衫飘动,头发散乱。身子一晃,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上。玉芳爬起来,用双手捶着地,天啊!怎么死也这么难啊?她,是决心下定了,死,就是死!她变得坚强了,一改平时的斯文、温柔,凶巴巴地重新站到凳子上。

  风更大了,雪更猛了,满屋子的衣服被吹得乱飞,家具咔嚓咔嚓乱响。白玉芳双手抓住摇摆不定的绳子,把头伸进,伸进,伸进能使人阴阳相隔的绳套里。只要脚一蹬,手一松,脚一蹬,手一松,脚一蹬,手一松,一支美丽的花就枯萎了,一个鲜活的生命就结束了,一个婀娜多姿的村姑就消失了,一个白玉芳就投奔阴间了。从此,哥哥白玉刚失去了一个聪敏机灵的好妹妹,再也不能一起谈古论今了。侄儿白天明就失去了一个好姑姑,再也不会教他棋琴书画了,梅子失去了一个好伙伴,再也不会有人教她做针线活了。

  白玉芳终于手一松,脚一蹬了。

  风,吹着她的尸体,在屋梁下晃悠着,晃悠着,晃悠着,晃悠着,晃悠着,晃悠着······

  次日一早,媒人张三娘还是带着礼金庚帖,定情之物,来到白家。

  万氏叫女佣梅子引路,张三娘随后,进了房间。就见玉芳立在墙角,珠泪涟涟。三娘整衣抹头,满脸堆笑,说:“白姑娘才貌出众,机敏伶俐,不同一般村姑,一定会茅塞顿开,结了这姻缘,叫亲上加亲永不变心。”说罢,放声大笑。玉芳厌恶至极,步步退让。三娘步步紧逼,直逼得玉芳打个趑趄,跌倒在地,才捧着一只金光闪闪的牡丹金钗递上去,说:“白小姐,不要客气,干嘛敬酒不吃吃罚酒?收下这金钗吧。”

  白玉芳伸手一挡,那金钗当啷一声,落在地上。只见万氏气歪了长脸,朝玉芳脸上猛扇一掌,咬牙切齿地说:“不识抬举的东西,不答应也是答应,答应也是答应,生是万家的人,死是万家的魂。”

  白玉芳五内崩裂,头昏目眩,哀叫一声,昏绝过去。

  万氏视而不见,一把拾起那牡丹金钗,吹了又吹,亲了又亲,用丝绸小心翼翼地包好,塞进怀里。

  白玉芳已悬梁自尽,为什么又死而复生,欲知原委,且听下回分解。

您正在浏览: 鬼妹子白玉芳2————鹿伦琼
网友评论
鬼妹子白玉芳2————鹿伦琼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