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恋八

分类:精彩小小说  时间:2022-04-24  编辑:pp958

  八

  “别难过,如果你愿意,我们都来帮助你!”老钱安慰道。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是老钱当班,黄昏时分,老童买了一些菜,急匆匆地从校外走进来,径直来到门房,对老钱说:“我买了一点菜,快打电话叫嫂子来帮个忙,咱哥俩再喝两杯。”

  饭后,俩人又在一块聊开了。

  老童问老钱:“钱哥,你上次跟我说的事,进行的怎样了?”

  “啥事情?”老钱问道。

  “说帮我找个伴的事呀。”

  老钱看了看正在收拾碗筷的老婆,说:“这个事我跟你嫂子已通过气,是有这么一个人。”

  “她是我们在帝王酒店做事时的同事。我们只知道她是一人独居,有个孩子尚未成家。如果你有意思,我们可以帮你问问。”老钱的老婆把话接过来说。

  几天以后的一个晚上,学生都在上晚自习,老童在门房与老钱闲聊,两人聊得正起劲,老钱的老婆从校外走了进来,还为坐稳,就说开了:“童兄弟,今天我给你带来了好消息。”

  “看把嫂子高兴地,是什么好消息?”老童急忙问。

  老钱的老婆答道:“今天我特地抽空去找了一下小黄,并说明了来意,小黄同意和你见上一面。”

  “那个小黄啦?”老童又问。

  “就是我们帝王酒店的同事呀。”

  “怎么叫小黄呢?”

  “因为他比我俩小几岁,所以我们习惯地称他叫小黄。”老钱的老婆接着说,“尽管小黄答应与你见面,我担心的是她能否看得上你。因为这个人平时很讲究,模样也挺不错的。不过我在他面前也没少夸你,说你是学校的水电工,兼做学生公寓的管理等工作,是学校的一个‘万金油’。她听后也夸你能干、吃得苦,难得。”

  “嫂子费神啦,嫂子费神啦!谢谢嫂子,谢谢嫂子!”老童感激不尽。

  停了一下,老钱的老婆接着说:“第一次去见面,总还要打扮一下吧。兄弟,不是嫂子说你,看你,鬓发斑白,胡子拉茬的,衣着也不讲究,像这个样子小黄肯定看不上的!”

  老钱老婆的一席话,把老童的脸说得通红。

  原来,老钱的老婆也是一个非常非常讲究的人。你瞧他的衣服不论是上下,还是内外不仅色彩鲜艳,而且特别的整洁。老钱每天外出,老婆都要给他整理衣扣和衣领,回到家中,必须把外套挂在进门的衣架上,洗过手脸后方可进入客厅,不然,会遭老婆的责骂。

  据说在老家的时候,那时老钱还在村里任职,一次开完村干部会,几个村干部提议到老钱家玩玩,老钱爱玩,也讲面子,就爽快地答应了。

  当天下过小雨,乡间的路多少有些泥泞,脚上不免要沾点泥巴,一行几人不一会就来到老钱的家。

  那是一栋乡下普通的民宅,三间砖瓦房,中间是堂屋,(也可说是客厅吧),两旁是房间。堂屋的地面铺着乳白色的地砖,桌椅家具放得整整齐齐,桌上地面收拾的一尘不染。刚上台阶,老钱就跑上前来,大声的喊:“老婆,来客人了!”听到喊声,老钱的老婆立即从里屋走了出来,把客人迎进里屋,递烟沏茶,非常的热情。

  钱夫人刚把客人安顿妥当,正准备去下厨房,却发现光亮光亮的地板上,印着一双双黄色、灰色的脚印,一些泥土散落在地面。她皱了皱眉头,连忙拿来扫把、拖把,扫啊、拖啊,弄得众人非常得尴尬。从此以后,再没人随便到老钱家去玩了,为这事老钱也不知把老婆责备了多少次。

  又是一个月假,学生们都回家了,老童也没啥事情,老钱正巧也不当班,他俩一合计,就带老童去与小黄见面。

  这天的天气是格外的好,天高云淡,和风习习,犹如三月小阳春。

  老童前一天就理了发,满脸的胡子刮得干干净净,还特地把头发染了染。今天,他,黑色的皮鞋,一身深蓝色的西装,咖啡色的羊毛衫内,露出白色的衬衣领子。你瞧此时的老童,从头到脚,简直换了个人似的。下了公交车,老童和老钱夫妇一行三人,来到事先预定好的凯利咖啡店。走进店门,迎宾小姐立刻迎了上来,微微鞠了个躬,很有礼貌地说:“欢迎光临,里边请!”

  小黄早已等候在那里,见大家进来,立刻站起身来,迎了上去说:“钱哥、王姐,你们还挺准时的。”

  “黄妹,等一会了吧?”钱夫人问。

  “我也是刚进店来。”小黄答道。

  趁他们寒暄之际,老童正眼瞧那小黄,她,瓜子脸,白皙的皮肤,一头乌黑的秀发好似瀑布,披在脑后;身体修长,穿一件紫红色的毛衣,外罩乳白色的外套;黑色的半高跟皮鞋,一只棕色的手提包,虽然年近五十,属半老余娘,但看上去却比实际年龄小许多;虽不能说是亭亭玉立,但也风韵不减,把中年妇女特定的美展现得淋漓尽致。

  老童正细细地品味眼前站着的这个女人,周围的事情却全然不知。“这位大哥,咱们进去!”小黄叫了声老童,带他进了一包间。

  四人围着桌子坐下,稍许,服务生就把冲好的咖啡给端了进来,送到每个人的面前。

  老钱呷了一口咖啡,说了声“这咖啡不错”,便打开了今日的话题:“今天也不需要我介绍,大家都心照不宣。小黄、老童你们怎么想就怎么说,如双方都有意思,关系就可以确定,如还需考虑也可放一放。谈得好坏都无所谓,做不了夫妻,也可做个朋友嘛!”

  此时包间内鸦雀无声,四人都在品味自己杯中的咖啡。

  沉默了一会,老钱问:“老童,你是啥意思?”

  “还是小黄说吧,我是非常的满意,只要小黄不嫌弃,我啥子意见都没有!”老童说。

  停了片刻,老童就就开始介绍自己的身世了。从老婆如何去世讲到如何去别人家上门,从如何在外打工漂泊讲到自己的儿女,真是声泪俱下。最后,老童长长得舒了一口气,欣慰地说道:“如今,三个儿子都已成家立业,都有了子女。大儿子、儿媳是国家事业单位职工,老二和老三一个在经商,一个在外企上班,家庭都十分美满。”

畸恋八 范文推荐:

  • ·畸恋三
  • ·畸恋十六
  • ·畸恋一
  • ·畸恋五
  • ·畸恋四
  • 您正在浏览: 畸恋八
    网友评论
    畸恋八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