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精彩小小说 > 今夜安眠 (M站)

今夜安眠

分类:精彩小小说  时间:2022-04-24  编辑:pp958

  1

  深更半夜被人从床上拽下来可真不是一件有意思的事,宣源对此深有体会。他揉着朦胧的睡眼,嘀咕着打开了防盗门。

  门外是一个高个子,脸色苍白,略带病容。头发乱糟糟的,似乎从来没有修剪过。一身洗得发白的黑色西装套在他身上,样子像一个落泊的社会份子。三十来岁年纪,和宣源相仿。

  宣源一侧身,让那人进来后,才关上门说道:“才一个月不到,你又来了。”

  “是的。”来人一屁股坐在真皮沙发上,“我这次又输光了。”

  宣源坐在来人对面,轻叹一口气:“一个月不到又做案,这可不成。”

  来人咧开嘴笑了:“这次干一大票,保管你有两个月安宁,”说着,从口袋中掏出一张叠得方正的纸,扔给宣源。

  宣源接住,打开,把它平铺在面前的玻璃茶几上。是一张某幢房子的平面示意图。宣源仔细看了一下:“这是哪儿?曲尊林?”他打了一个呵欠:“看起来挺眼熟的。”

  “当然眼熟。”叫“曲尊林”的人道,“你不知对它流了多少口水。”

  “哦?难道这是暮林别墅?农许的暮林别墅?”宣源看见曲尊林得意地点了点头,便略带惊奇地问:“你小子是怎么搞到手的?”曲尊林得意洋洋地扬起嘴角,轻轻摇了摇食指,意思是无可奉告。“好小子,我就知道。你总是神神秘秘的。”宣源暗自嘀咕了一番,对曲尊林道:“这次还是老样子?”

  曲尊林点头,又从口袋中掏出一张叠得方正的纸,扔给宣源:“计划书在这里,干不干由你。”

  “好,我明天回复你。”宣源接住纸,笑道。

  “那我走了。”曲尊林也回应一个微笑,“我很期待你的好消息。”

  “你也只能听见好消息,因为已经没别的可听了。”宣源笑答。

  送走了曲尊林,宣源给自己泡了杯咖啡,然后坐回沙发,开始研究曲尊林的计划。

  看了两遍后,他发现曲尊林的计划并没有什么疏漏,简直可以用“天衣无缝”来形容。其中关于警卫人员的名单,巡逻路线及巡逻时间都清清楚楚,一目了然。

  宣源实在想不出曲尊林是怎么搞到手的,但他也不想在想了。因为农许的暮林别墅中大把大把的钞票总在他眼前晃悠。终于,他抓起话筒,拨下那个在熟悉不过的电话号码。

  2

  许拓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凌晨2点15分了。再过15分钟,他就可以下班了。然后他就能离开这幢略带阴森的别墅,回到被窝中去了。

  这幢别墅就是富翁农许的暮林别墅。

  暮林别墅建在一座小山头上,三面环崖,只有东面有一条曲折小路连接山下和别墅。这附近没有任何一棵高大的树木,只有低矮的灌木丛,所以没有人可以在这附近潜伏。这当然是农许为了自身安全而设计的。

  许拓拿着手点筒,走到别墅东北方向的一个墙角。他重重地打了个呵欠,感到十分无聊。

  平常都是三四个人一起值班的,为什么今天老板光让我一个人来?他不解。

  突然,身后的灌木丛中传来一阵“沙沙”声。声音虽轻,但在寂静的夜里却格外刺耳。许拓心叫不妙,连忙回身看去。

  一切都在一瞬间发生了。一团黑黝黝,湿淋淋的东西砸在他脸上,他感到一片漆黑,甚至有些窒息一双大手粗暴地揪住他的衣领,把他狠狠地往别墅的墙上扔去。他感到后背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刺痛。随后,一只大手毒辣而娴熟地在他的脖颈上横切一下。他最终感到一阵眩晕,便不醒人事了。

  3

  宣源很轻松地潜入了别墅。

  他按照图纸走,不一会儿便来到了别墅的地下室。

  他十分轻松地打开了门,走入一个阴暗的房间。房间内的一阵古怪的酒味扑面而来,这使的宣源不由自主地皱紧了眉头。

  “真想不到农许是个酒鬼。”宣源小声嘀咕,然后便开始摸索保险柜。

  很快地,他便在房间角落中碰到了一个冰冷的柜子。是保险柜。他心中窃喜,打开了一个小型手电筒,开始工作。

  工作进行得异常顺利,几乎没有出现任何差错。但打开保险柜的锁,宣源还是花了将近二十分钟。不过,这对他来说仍是个好成绩,因为他最慢的一次用了三十多分钟。

  宣源兴奋地搓着戴着贴肤手套的手,他可以感觉到手在颤抖。他轻轻拉开保险柜的门,用小型手电筒往里一照。

  随后,事情发生得那么快。一瞬间,整个地下室的灯齐刷刷地亮了起来。强烈的灯光刺得宣源不禁用手遮住了眼。接着,他听见了一阵上膛声。

  “你被捕了,宣源先生。”一个异常熟悉的声音传来,“我希望你不要做任何反抗,因为我们的手枪都已经上膛了。”

  宣源狠命眨了眨眼,终于适应了强光。于是,他回过身,看见了许多警察,许多枪口和一张脸。

  一张冷笑着的脸。

  曲尊林的脸。

  宣源并不惊讶,因为被欺骗的愤怒已经完完全全地压倒了惊讶。他嘶声说:“姓曲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曲尊林还在冷笑:“三年前的那场绿宝石失踪案时,警方已经怀疑到你了,但因为证据不足,无法将你捉拿归案。于是,他们便派我做卧底,去收集你的作案证据。”

  “于是,你就和我合作,你出谋我出力。”宣源道,“怪不得每次都如此顺利,原来是你们已经布置好了的。”

  “没错。”曲尊林赞许地点点头,“你还不笨。”

  宣源咬着牙,不作声。

  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像毒蛇一样缠绕着他。

  冷,深入骨髓的冷,他感到如同坠入了一个无底的冰窟。

  他完了。

您正在浏览: 今夜安眠
网友评论
今夜安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