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精彩小小说 > 石榴裙下的阴谋【长篇小说】 (M站)

石榴裙下的阴谋【长篇小说】

分类:精彩小小说  时间:2022-04-24  编辑:得得9

  【十九集:就怕流氓地痞有文化】

  谁的心里有事了?

  我:当然是作为故事里主人公的我。

  确实,接连的几个晚上,我可是没睡过一次完整的懒觉。问原因,为的是等待那个能让我从此自食其力的星期天的到来。然而,当苦尽甘来的我幸运地盼来了星期天的同时,却也倒霉地盼到了那一年的第一场雪。而那个雪,竟然还是掩埋了整座城市的白茫茫的大雪。

  早上,依旧在洒落着的雪花的体积虽然不算大,但却很稠密。气温很冷,也很令人瑟瑟发抖。而起得很早的我,就只能惟命是从地按照枫的吩咐来行事。他说,我如果比他早到的话,就请站在咱们学校唯一不临街的那个东南方上的且行人不多的角落里等他。

  如今,我就正好守株待兔地站在了他指定的那个坐标上。

  可整整过去半个多小时了,他居然还不来,难道是在考验我的耐力吗?

  谁都知道,等人的滋味是挺不好受的。而更惨的是在这寒冷的冬天的早上,我想吃,又气涨肚饱的没胃口。于是,在这饥寒交迫的情形下,就为了能保证自己不被低温所吞噬,我就只能不停地用嘴来吹手,不断地用脚来乱蹦。就这样傻傻地重复着这种十分无聊的笨动作。以获得足够的热量,来抵挡寒流对我的肉体的蛊惑。

  将近八十分钟了,渐渐地失去耐心的我,由高兴到冷静,再到急躁与不安附和变冲动起来。以至于怨火在我内心熊熊燃烧的整个过程中,我就已在狠狠地骂着这可恶的鬼天气,和这不守信用的骗子枫。

  足足的耗上一个小时再陪上一个时辰,那跑得满头大汗体力好像还严重透支的枫,终于才气喘如牛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你干什么去了?想冻死我,你就高兴了是不是?”一见目标,时间观念很死板的我火气立刻灌顶,就不打折扣地直接对他发难。

  “你以为我愿意啊!我比你还早到。只不过事发突然,我才急走了。听着,就为了照顾你的感受,我才跑来跑去地累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你倒好,不但不安慰,反而还责怪,我说你个石巧儿,到底你还讲不讲理?”而他,也是毫不退让地来个以夷制夷。

  “我不讲理?你早到?你累?你以为我能相信?你骗鬼去吧!我又不是白痴。”我是认准不可能,就被气得更加大声地咆哮。

  “是真的。这么冷的天,我骗你干嘛?我有那么缺德吗?是那头肥猪给我打电话,说他出事了。你说,我能不去吗?而你,身上又没电话,想告诉你也是白搭。”谁料,他的回应也迅速升级,被调整到最高规格的曾经累死过人的仿霹雳舞了。

  “我是没手机,怎么了?我穷,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说肥猪?讲明白肥猪是谁?与咱俩的事有关系吗?”没办法,为了打击他的狂妄,我也就只好学着他那夸张的动作,又重新地演练了一遍。

  不过,看他说我没手机联系不上,我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时,我才把语气稍稍地降了一点温。

  “怎么没关系?他是奔驰车的主人,就那位来接你的东家。在来的途中出了车祸,现在该明白了吧!”一见我主动让步,他也就客气了许多。不过也还是耸了一下肩,像是在向我表明,他也是一个守信用的人。

  “啊!为何会这样?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呀!”当我还来不及用心思去细琢磨枫的那个古怪动作,到底是不是无声的抗议时,只觉得天旋地转顿时头昏目眩起来,一下就断了我所有的念头。

  因此,我唯有赶紧伸手撑住我旁边的一棵小树的主茎,以防止自己的腿脚与脑袋一起同流合污。

  可就害得那些正匍匐在树枝上做祈祷的白色精灵,被吓得争先恐后地跳树逃生。

  “下雪天的路滑,出车祸是顺应时代的潮流。我到现场看了,也问了出事的肥猪,说是别人开的车,追了他的尾,责任不在他。”倒是望着我的枫,很镇静,一点也看不出有什么失望的情绪。

  “你说,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由于他的无动于衷,也就更激发了我的急的潜质。

  “什么怎么办?放心,误不了你的。大不了迟几天呗!喂,你吃东西没有?”而这时恰到好处的枫,明白唯有以安慰的手段来宽慰我的心,才能帮我恢复到正常。

  “没有。我哪有心思吃东西?早就让气给填饱了。”尽管他的想法是对的。可我还是感觉力不从心,提不起半点精神来。

  “人是铁,饭是钢,不吃东西可不行。”于是,他索性面带笑容地拉我的另一只手。

  “不想吃。真倒霉,好好的一件事,就这样被搁浅了。”尽管我还垂头丧气的,但身体也还是在牵引力的直接干预下,与地面形成了最省力的垂直的正角度。

  “你就陪我吃一点吧!我肚子早就在唱戏了。”终于,当我俩拐过弯再踏上一条不宽的马路时,枫就指着对面不远处的一家冒着热气腾腾的饭店对我说。

  “好……”然而,就当我这个好字,还没来得及全踏踏实实地见到光明时,只听见一声猛烈的刹车声在我的耳边向我倾诉痛苦的同时。那马路上被辗压过后的雪的躯体,就已经被四分五裂地钉在了我的衣服上。

  气得几乎要发疯的我怒目抬头一扫,却是一辆飞驰而来的银灰色的小轿车,它就很大胆地停在了我和枫俩人身旁的不远处正得瑟着。

  明明闯了祸,居然还有本事停下车来。这如果不是一位来找茬的天煞星,那肯定就是一个在等着挨训的大笨蛋。

  得强势地回击,以弘扬社会之正气。因为,在这朗朗的光天化日之下,堂堂的两位学府中的别人眼里的天之骄子正是血气方刚之年,绝不能就这样肆意地任由胡作非为的人来肆意横行霸道。

  否则,这个时代就真的让人感觉没多大指望了。

  “你赔……啊!飞哥,怎么是你……”只是,当速度很快的枫气急败坏地走近车拉开门露出一道缝:就想让缺德的司机赔我衣服的干洗钱时。谁知他,却是躲躲闪闪地说出了我当时怎么也闹不明白的带神经质样的屁话来。

  “你……你刚才不是……不是….,.”难道是活见鬼了吗?他岂止是战战兢兢,而且动作还很是惊慌失措,就好像是突然间看到了可怕的古僵尸在跳现代舞。

  这就让我更加迷惑不解:干什么呀?这可不像咱们名牌大学,且有着省城第一才子美誉之称的临危不乱的枫的处事的行为。

  “巧儿同学,快来快来。这就是我给你找到的那位好东家,目前遍地红得发紫的房地产行业的飞哥飞大老板。飞哥,你好!你还是这么风风火火的令人震撼。”却没想到枫,先是很激动地喊着我的名字。然后,就很愉悦地在和一个叫飞哥的人准备攀谈。

  我终于才明白过来,枫是要我靠前,想给我介绍那失而复得的惊喜。

  居然有此等美事!谁说不是应了世间这样一句真话:意外中的意外,才是最意外。总算又看到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我,可就高兴的像一只快乐的小鸟。三步并做两步行,我走上去扯开枫,就把身体顶在了车的前门。

  而正好这一超常举动,又恰恰将刚透气的车门顶回了它的老家。

  “哇!这么漂亮的大美女?请问,能否借道让我好下车?我说枫,你的这位大美女同学太出色了,都已经快把我的眼睛刺花了。”只见一个坐在车里被车门拦住的几乎是没有脖子的胖嘟嘟的肉男人,是在我惊叹玻璃怎么会悄然无声地下降的时机,他就把对我说的那满嘴横飞的唾液,全心全意地送给了我。

  “谢谢!您说的太客气了。哦!对不起,不用喊枫,我知道挡着您的财道了。但是,这么冷的天,我就想让您呆在车里。只有这样,才不会被冻着。您看我说的对吗?”尽管他的带烟蒜臭的口水,是实实在在地喷在了我的脸上,让我想呕吐。也尽管知道他这样的言语听起来是非常的肉麻,让我全身起鸡皮皱。可就是不知怎么回事,我当时就特乐意特高兴地听到他这样的马屁般的奉承。所以,我在享受虚荣带给我快乐的同时,也就忘了所有的负面影响,而说出了连自己都感觉是特不要脸的那种客套话来。

  而作为好朋友的枫,也真不愧为世外高人。见过河拆桥的我抛开他和肥猪俩人在自动的友好地交流起来,也就以默不作声的这种支持方式,主动地往后退了好几步。

  “对,对,你说的太对了。哎呀!真想不到,美女呀,你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聪慧和最漂亮的美女。谢谢,你太善解人意、太会替别人着想了。不行,我得下车,先与你握手,然后再与枫拥抱。只有这样,才能显示对你们俩的诚意。尤其要特别感谢枫,给我们家的蠢小子,找来了你这么一位优秀的大家闺秀。”在车里被枫说成飞哥的这人的两片肥嘴皮,确实很能扇。这不,他不但说的头头是道,而且还很是让人的全身各器官都为之兴奋不已。

  “您太会说话了。既然这样,那就由小女子来给您开车门吧!”满足中,我赶紧一拉把手潇洒的一带,门就立刻裂口大嘴笑迎我。

  只见一股热浪迎面扑来让我浑身一震的同时,一个猪一样的身材且头尖上顶着个小萝卜发式的有两个下巴的倒脸奇丑男人,就如同一座山一样地堆在了我的面前。

  “你好!我叫肥哥,那肥肉的肥。今天认识你美女真高兴。”一听他说自己是肥哥,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枫担心叫肥字太难听,故有意将之来了个偷梁换柱。

  然而,就当我伸手准备和名副其实的肥哥进行深邦交时,谁知,他却尴尬地把他伸到我面前的那双明显带有脏污痕迹的胖乎乎的大手,迅速地缩了回去。

  “对不起,你看我这没文化底蕴的人,就是一幅邋遢粗痞相。要不这样吧!等我到家里把手彻底洗干净时,咱们再来礼节也不算晚是吧!我说枫,你怎么躲那么远?半天也没见你说话和参与行动,真是搞不懂你。平时,也没见你有这么正规的嘛!”眼观四处耳听八方的肥哥,嘴巴看似对枫的冷漠有意见。其实不然,因为从他脸上得意的笑容里就不难看出:有美女和他聊话,任何东西的存在都是多余的。

  谁说不是呢!有钱人的眼里,谁能把那点连狗屁都不值的墨水当回事?他们的手随便一挥,甭管你博士还是学士,都得挤破头地争着进门当孙子。

  “哪里哪里。飞哥,我只是惊讶。你的车不是被别人碰了吗?你才报了警,可车马上就跟着出来了。难道交警就真有这么高的效益?好好好!来,既然飞哥这么给面子,我岂有不依从之理?”而作为才华横溢的怪才枫来说,他又岂能不熟悉这个新时代的新游戏规则。钱不但能使鬼推磨,而且钱还能让某些当官的去拼死拼命地做奴才。所以枫很明白,像他这样的一个一无所有的人,唯有廉价地贱卖自己的笑容,才能使他在每一次的险境中,来顺利度过难关。

  “够意思。既然你才子枫都不嫌我脏,那我有什么理由来拒绝你的好意呢?我知道,刚才你看到我很是诧异,那我就来告诉你缘由。”枫的合理的冷静的处理很恰当,也就立刻得到了肥猪的热烈的响应。

  “缘由?你是说为何会这么快开车来到这里?”

  “是的。”

  “愿闻其详,我在洗耳恭听着呢!”

  “撞我车的那辆烂破车,穷的实在是太恶心太没有男子汉的气概了。处事的交警在划分责任时,断定他负全责。而他也签字同意了。可在赔钱私了时,却又掏不出多少人民币。你知道不,当我接过那叠皱皱巴巴的钱一数,三千还差了两百多时,当场就气的我想把他打成残废。可他这种习惯耍赖的穷鬼根本不怕丑,就一个劲地给我叩头讲好话,说他没保险,请我高抬贵手。你说,对这种人我能下得了手吗?”

  “那是,随便打人是违法的。”

  “错了。我不是怕打人犯罪,而是我怕落个欺负的骂名。你不明白,如果被某些想发点小财或对我有仇的人看到乱拍,然后发视频到网上,那我这个堂堂的区人大代表,就立刻会落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飞哥!你是人大代表?”

  “怎么?我不像?”

  “不不不?很像很像。如果你不像,那就没谁像了。对吧!请飞哥接着说,我正意犹未尽呢!”

  “幸好我的车只在保险杠上留下一道疤,而他的车头,却早被撞得面目全非。由此我就猛然醒悟,与其捞不到油水,还不如当场用大方来显示我的大度对不?而正好处事的交警也乐意乐个清闲,当得知我的身份后,随即就对我敬礼放行,并说我是楷模。这不,我就把车直接开到了这里。现在,既然你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那就让你这个大才子来评评理,我是不是特仁慈?”当枫和肥猪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时,见多识广还特别能说会道的肥猪,他就马不停蹄地枪毙了枫存留在脑海里的所有的问题。

  “飞哥!你真逗?都三千块钱了还仁慈?那你说多少钱才是你范畴内的不仁慈?”而边说边拍着肥猪后背的枫,就边把眼睛对我不停地眨巴着。

  “枫同学,真不是我批评你,而是你这方面的知识太欠缺,真的。你知道我这纯进口车的保险杠是多少钱?得成扎的人民币两叠以上。如果不仁慈,我就会要他赔新的。老弟,你应该知道,我可不缺钱,真正的不缺钱是不是?”谁知,很有自信的将手一摊的肥猪,当他把闻所未闻的仁慈的内涵一抖露出来,直听得我和枫当场就面面相对地怨恨自己的知识面真的是太单薄了。

  “那是,那是,你批评的句句在理。你说仁慈?对,对,应该是仁慈。否则,如果不仁慈,你飞哥又岂能当上人人都恭维和巴结的大老板?”好在不卑不亢的枫的反抗力特强,一嬉皮笑脸的就胸有成竹地耗上了肥猪。

  “好小子,就知道仗才来讥讽我这个水平低的盲流。算了,怪我自己不知天高地厚。明知山有虎,却偏向虎山行。呵呵,我说枫,今天我虽然一败涂地,但也虽败犹荣。因为,你毕竟是咱们省城大家公认的第一怪才,我又岂能斗的过?好!痛快。上车,上我家,让你嫂子弄几个好菜,咱们一起开怀畅饮,来个一醉方休。”本以为明知道自己被嘲笑的肥猪,会马上对不知天高地厚的枫的不当言语进行有力的回击。然而,他却是选择偃旗息鼓,来宁愿做个息事宁人之人。

  见证了肥猪的这种不温不火,还收放如此得当的言行和举止,可就让我更加的忐忑和不安起来。是的,我由此想起了好像有什么人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什么都不怕,就怕流氓地痞有文化。我眼前的这个人是这种人吗?如果是,那我还要不要坚持做他儿子的补课老师?

  然而,我很快就明白自己是在杞人忧天。他不是人大代表吗?既然人家有这样的光辉头衔,那自己又岂能去随便怀疑一个被人民选上来的好榜样的品行。

  “好!既然飞哥你这么豪爽大气,那小弟焉有不服从之理,这里先谢了。”就当我疑神疑鬼仔细地揣摩肥猪到底是属于何种类型人时,而从未在我面前说过自己喜欢酒喝的枫,却是满口高兴地应允了下来。

  “对不起!我从来不喝酒的。既然你们有雅兴,那巧儿就不打搅你们了。”想的美,我才不会陪和我不对眼缘的人喝酒,出了问题谁负责?这是我的原则。

  “这哪行?从现在起,你就是我儿子的老师了。所以,你是今天的主角,你说你不去能行吗?放心,尽管我文化水平不高,但怜香惜玉的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行。既然你说不喝酒,那就喝点饮料什么的。总之,一切随你便,你以为呢?美女老师。”见我不买账,直急的面色大变的肥猪拦住我就好言相劝。

  “美女老师,你不会不给面子吧!我说枫,你还愣着干什么?赶快帮忙说句好话呀!”

  “说你巧同学,飞哥不是说随便你吗?他说了,不会强迫你喝酒,就一定说话算数。对吧!飞哥。再说了,你这个老师,难道就不想去看看你的好学生吗?”不明情由的枫,果真也当起了说客。

  “对对!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看在我儿子是你未来弟子的份上,你就委屈一下吧!怎么样,我儿子的美女老师。”

  “你们俩一唱一和,至于吗?真拿你们没办法。既然盛情难却,那就走吧!”也想早点完成心愿的我,也就赶紧抓住机会抛出橄榄枝。

  “请!我记得我下车是你美女开的门,对不对?那现在是不是就该轮到我来为你服务了?”听我同意了的肥猪,显然显得很高兴。只见他的一只手对我做了个请的手势,而闲着的另外一只手,也不忘顺势地捞上一把。

  但不是揩了我的油水,而是他顺势地粘住了枫那长芊芊的手臂。

  “飞哥!不用劳驾你。我自己走就是。”你听,这就是枫,他当时说出来的声音,说有多别扭就有多别扭的声音。

  肥猪:“那好!你一个人坐后面。来美女,车门我打开了,请上车。”

  我:“谢谢!”

  肥猪:“哦,走了哦!”

  我:“停下。飞哥!我又不想走了。”

  急刹车的肥猪:“啊!你怎么又反悔了?”

  我有气无力地按住肚子:“不是。是我没吃早餐,已经饿得眼睛直发黑了。”

  一把跳下车的肥猪,立刻抓狂似地大喊:“那还……哈哈,这还不简单,他娘的,正好消灭我刚才赚的那些不义之财。唉?我说枫,你是没听到还是故意在装聋作哑?既然你听到了,那还干坐着等别人来给你开门不成?快点呀,别浪费时间。咱们都下车,就把这狗日的母夜叉饭店吃个底朝天。”

  很是莫名其妙的我,也就迅速地跟着跳下车惊问:“母夜叉饭店?是这条街吗?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肥猪却哈哈大笑:“有你在,这不是母夜叉饭店是什么?”

  “啊……”望着街边明明写着“西施饭店”牌子的这家饭店,我也差点变成不会说话的哑巴了。

  【我就是我,一个不一样的我。所以,我将用我不一样的文笔,来点缀同一样的精彩的人生。】

  【二十集:中学生居然也想吃豆腐】

您正在浏览: 石榴裙下的阴谋【长篇小说】
网友评论
石榴裙下的阴谋【长篇小说】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