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精彩小小说 >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M站)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分类:精彩小小说  时间:2022-01-10  编辑:小景

  繁华渐去,韶华转瞬之时,已青春散场,流年不复。

  可是你知道么?我是多么想对你说一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啊!

  我梦中一世无双的公主殿下!

  我想带你观盛世繁花,看红尘颠倒。

  但是,我不能。我的身后还有家国天下。

  这场倾城绝恋还没有来得及开始就已经结束。

  你我的结局早就已经注定,那不过是黄粱一梦。

  梦里,我也曾豪情万丈,剑指长安!可是繁花过后,不过转瞬云烟!

  ....................................................................

  那一世倾城绝恋,我输不起;那一场盛世烟花,你观不了;那一卷锦绣河山,我赌不得!我就是如此骄傲的一个人!白衣飘飘,风姿绰绰。我就是如此凉薄的一个人,九重宝塔,居高临下,冷眼世间!

  .....................................................................

  台上, 听醒木一声收,故事里她还在等候,说书人合扇说从头,谁低眼,泪湿了衣袖!

  台下,谁白衣飘飘,却没了风度。仿佛又回到了当初的那个时候。

  他是北国王上北凌,长年一袭白衫,俊美绝伦。那一年路过江南,惊鸿一瞥就恋上了那个如水般的女子。惊艳了他半世浮生。后来,回宫。查到了她,她是秋家小姐名瑾。

  三月后,王上大婚,女方是秋家小姐瑾。传说那瑾小姐本是抵死不从的,但无奈王上以秋家上下性命相逼,才是作罢。

  .....................................................................

  王上大婚,普天同庆!当日二王爷洛辰兀自一见便掀起了轩然大波,朝堂惊异!洛辰是个异性王爷,人称公子安,也叫公子洛辰!

  朝堂上,群臣扣首!唯有公子安一人独立。

  ’瑾?是你么?‘公子安有些惊喜!

  那个一身红妆却淡雅若菊的女子望了过去,顿时惊住。他,怎么会在这儿?

  ‘瑾,真的是你,那日一别之后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还有,你怎么会在这儿?慕寒呢?’他像是有说不完的问题!

  ‘我。。。。‘她说了很久却没有说出一个字,似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这时,北凌用力的握住了她的手,对他说:’辰王,这是你嫂子。怎么还不过来见礼?‘北凌的语气有些重了。

  ‘原来你是我。。。。’话到嘴边却挺住了,几次变了面色。片刻后,他才语气沙哑的问道:王瑾,慕寒在哪儿。“他可是清楚王兄的手段的。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她面色惨白只顾着摇头!

  见此,公子安一甩衣袖,愤愤然离去!

  三月后,王上出巡,在江南遇刺,胸口中了一剑,万幸,未曾伤得性命。刺客重伤逃出

  .....................................................................

  江南的小酒巷飘洒着淡淡的酒香,一位青衫公子来到了临街的那间小酒坊。

  ‘老板,给我来两瓶杜康。’他挑眉道。显然是这里的常客。

  ’来了,来了,公子你的酒。‘小二送来了酒。一掀开盖子,便闻到一股醇厚的酒香味。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啊。‘豪爽的话语从远方传来 。那人走进,一袭月白色的袍子极为俊朗,可不就是公子安么?

  ’洛辰兄,你也来了啊。‘平淡的语气却带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纵使是春季,也如秋风般凛冽。

  听得此话,公子安眉头轻皱,又舒展开来了,终究是他对不住他啊。唉,他欠人的实在太多了。

  ’我会将你安全送出境的,到了南国,你就安全了。‘公子安轻轻说道。

  ’哼,我需要你送我?此次离别,经年陌路!再见便是刀剑相向,生死无话!“慕寒依旧是那一袭青衫,却再也不是当初如沐清风般的男子了。

  此次离别终究是不欢而散!南北相离!望着他的背影,公子安轻叹了口气,他们却是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

  华胥一引,乱世成殇!来年秋季,王上出巡,狩猎与澜沧之北。

  ’王上,此去澜沧,一舞霓裳,为君高歌,满载归来!“自从她入主后宫后,他对她百般讨好,千般纵容。不管她提出什么要求,他都一一答应,唯独不让她出宫!几个月来,饶是她那早已冰封的心也在消融。

  ”瑾,我会的,我还会给你带来最好的貂皮为你做一件新衣,衬你绝世妖娆。“他轻唤。却不知道那一日别离,再见已是遥遥无期。

  那一日,凤凰台上,她用霓裳为他送别,红衣飘飘,似火妖娆,引得台下的他已经蠢蠢欲动,似乎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让他无可抗拒,无法自拔。那一夜极尽风流。

  第二天醒来,他将随身佩剑摘下,送予她手边。

  ”此剑赠你,可护你一世安康!若我不在,将此剑交予安吧!“简洁的一句话中却充满了无尽的惆怅!她低头,似乎不懂他的落寞!只是轻轻流泪。

  他转身纵马,离开,如清风拂面,在远方消散!

  看着他的背影,她默默的说。你,一定要平安归来啊!只是却再也没有人听见!

  .....................................................................

  北国边疆,公子安一袭白衫,月白色的袍子,与她并肩!

  ”月,我们就在这里过年吧!冬天,我们可以在这里建个小屋,烤火,堆雪球,打雪仗,你看这样?“公子安幽幽的道,似是有事难说!既然瑾和大哥还好,唉,我也就不回去打扰你们了,只是,慕寒,他可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好“他身边的女子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的靠在他的肩上,享受这一刻的宁静。或许来年,他们便再也享受不了了.她叫夜月,是夜大将军唯一的女儿,自小从军,十七年戎马生涯,十七年青春韶华,十七年金戈铁马,她终于等到了她的良人。从此之后,她只想与他相守天涯,纵使粗茶淡饭也罢,一切只因有他。

  听得身旁女子一言,公子安脸上洋溢着丝丝笑容,似是有些欢喜。

  百里黄沙,没有金戈铁马。夕阳之下,与她相守天涯!

  “月,此生我必不负你似水年华,有生之年,只为保你绝世风华。”看着身旁的女子,公子安略带些宠溺。

  ”辰,我信你,我会陪你青丝白发,此生不离的。“一身紫衫,绝世妖娆。弯弯的眼眸中满是似水柔情,惹人怜惜!

  .....................................................................

  南国边关,慕寒一身铠甲,更显英俊挺拔,只是眉梢有些阴翳。走进指挥所,旁边是早已站候多时的将领么!

  轻轻挥手,让他们坐下。

  指着沙盘,”明日北国王上北凌就要进入澜沧狩猎了,诸位将军,可有什么好的想法?“慕寒轻轻一笑。

  ”将军,明日可派斥候先探,待得北王进山后,再以大军围上,放火烧山!如此,北王将崩也!“一位老将笑道。那变依你所言,下面我们再讨论下细节。。。。

  夜,一只白鸽跨过澜沧来到了北国。

  ”王,信到了。“北凌的贴身侍卫绝说道.

  "王,明日,慕寒将放火烧山,切忌不可入山啊!”看完了内容,北凌顺手烧掉。

  “传令,计划不变,明日秋猎。”北凌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你知我在狩猎,可你真的知道我猎的是什么么?我猎的不是兽,是你,慕寒!呵呵,明日再见分晓吧!

  翌日,北军在澜沧与南军为战,一败涂地,传闻北王仓促而逃!南军大胜而归!

  夜,南军军营中,酒肉无忌。一片欢声笑语!大批的黑衣人疾驰而过,大多数人还未反应过来就已经见了阎王。少数人的反抗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大营中大火肆虐,似要燃烧尽这世间的不洁!

  此战,北军大败全胜!但可惜的是,南国将军慕寒在一些心腹的誓死掩护下还是逃走了,没有追到。

  .....................................................................

  那年冬天,北国下了一场很大的雪。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整个北国大地银装素裹。

  北国,帝都。凤殿里。一位身着红妆的女子在等候着谁归来。

  ”娘娘,进来吧,外面雪大,小心着凉!“随身的丫鬟说道!

  唉,她已经不知道在这儿等了多久,等一个人等了长夜又几更,却迟迟不见他身影!她的良人啊,何时能归来?他现在还好么?

  夜,城池下传来了阵阵音乐,连绵不绝。

  ”娘娘,这是凯旋之音啊!“听闻丫鬟的话,她跑上城墙,看见他在城下对她招手。不由笑了,还好,他回来了。

  雪地上,两个人相拥!紧紧的,不愿分离!

  ”瑾,我再也不会离你而去了,没有你的日子,真的好难过啊!“北凌一身戎衣,风尘仆仆,却丝毫不减温柔。

  ”凌,我信你,其实我只想和你在一起!“瑾的眼神眼神有些黯淡,他终究是舍不得他的天下啊!见此,北凌埋头苦笑,她不知,他金戈铁马去争天下,是为了她一世安康啊!若是败了,天涯海角,也逃不过南国的追杀啊。唉,一声叹息声下,两个人无言,只是彼此抱得更紧了!

  月下花前,久别重逢。两个人相拥,又是怎样一番风花雪夜啊!

  .....................................................................

  南国皇宫,朝堂上。

  ”慕将军,此次你还有何话可说?“南宁皇将面前军情一挥,”哼,十万大军,岂同儿戏!“

  ”回皇上,微臣无话可说!“慕寒的眼神有些阴翳,有些邪魅!这南国江山,迟早会是我的,没有我慕氏,哪里来的南唐,哼,唐宁,你迟早会为你今日的话付出代价的。他转身离去,一身不吭。

  ”皇上,慕将军目无君上,不遵法纪,是大罪,绝不可轻恕啊!“一位大臣说道!

  呵呵,我又怎么不知道慕寒嚣张呢。只是那慕家掌握着我国百万大军,怎敢轻举妄动!

  唉,在南宁皇一声叹息中退朝了。

  .....................................................................

  北国的冬天很美,尤其是那一场雪。

  那一战过后,南国没有再犯,两国修养生息,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三年后,王上发动了战争,一路高歌,朝着南朝帝都而去!

  那一日,王上兵临城下,南宁皇在城上。

  对视,却笑了。他们都知道,这一场战争将决定成败!这一战之后,决定江山谁主!尽管他并不看好自己,但他还是要战,因为他是,南宁皇,自父王去世后,年幼的他便被迫登基,不过是个傀儡皇帝罢了!

  那一战,铁骑踏碎了帝都的城门,碾碎了那一场盛世烟花!却没有见到慕家的踪迹!南宁皇,于皇宫自焚了。

  王上登上城池后,仰身大笑,这一日,终于到来了,他站在人世之巅,苍茫大地,终于尽数归他。

  .....................................................................

  北国,他又一次凯旋,回来后,见到了她,一切如往常一样。只是她感觉得到,他变了,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他了,被权势所迷茫,这江山与她何用?

  边疆,公子安对着枕边丽人说道。

  ”月,我本想与你偏居一偶,携手到老,但如今,我必须要去一趟帝都。欠他的,我该还了“公子安的语气很郑重,还带着丝丝决绝!

  ”我知道了。”他抬头看着他眼神中的一抹慌乱浅笑。他看着她还是如往常般没有发现,他笑了,在心里默默许下了一个誓言,月,若是我能够回来,一定还你一个小桥流水人家。

  他纵马扬鞭,直往帝都!

  辰,我一向都听你的,但请允许这一次我纵容吧,她偷偷跟上了他!

  .....................................................................

  王宫里,他与王上谈了好久,让她着急。

  “王上,此令伴随了我十七个春花秋月,酷暑寒冬,今日,便物归原主了!”他把那个金灿灿的令牌给了北凌。心里是说不出的轻松惬意,十七年来的心病一朝了了。他终于可以为她袖手天下,并肩看世间繁华了!

  “啊,这不是那块令牌么?”王上显得很惊讶,他想到了那个传说!

  百年前,还只有一个国家,叫燕国!那时百姓安居乐业,堪称世外桃源!后来一夜之间,燕国皇族尽被刺杀,皇族凋零!当即号召天下,共诛刺客!当时燕国皇室的号召力多么强大,一个月内就查明了事情原委,原来当时在遥远的北方存在一个小岛,那里有一个组织,叫天阁!阁主叫君晓。那里虽然物资匮乏,粮食短缺但每一个从那里出来的人都武艺超群!听说那里长年伴随着杀戮,为了食物,胜者生,败者亡!后来他们便盯上了燕国,想通过内部瓦解的策略渐渐吞食整个燕国!但当时燕国固若金汤,事情败露后,被千里追杀,后来燕国分裂成了南北两个国家!我洛氏转眼已守护了你百年了!

  “你便是燕国最后一个皇子,本名燕凌!寓意:燕国终有一天会再次君临这片大地的!如今,你做到了。”洛辰的神色有些激动,千百年守护燕氏的使命终于在他手上完成了,他可以与她相守天涯了!

  .....................................................................

  当夜,几个黑衣人潜伏在御书房内,当他和燕凌走进去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出,出剑的时机很是巧妙,眼看他就要被刺中,一个紫衣蹁跹的身影为他挡了一剑。

  “月,月。。。”他头一次喊得这么激烈!撕心裂肺的疼痛在他的胸口蔓延,她怎么能为他挡剑。他不是说过,等他回去,他会应誓的!他们不是还要浪迹天涯的么?“你醒醒,你醒醒。。。`他的声音沙哑无力!

  她躺在他的怀中,看着他声嘶力竭的沙哑,笑了。呵呵,原来心痛是这么一种感觉啊!她在他的怀里甜甜的笑。直到永远!他站起来,抽出了那一把他三年没染血的剑,掀掉了黑衣人的面罩,愣了。

  “慕寒,为什么?我要杀了你!”他大喊!

  呵呵,慕寒却对他的大喊大叫不屑一顾!只是轻轻嘲笑!因为他叫君寒啊,当年祖父千里逃亡才保下了他,今天他来这里就没有准备活着回去。他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凤殿里,那个一身红装,绝代芳华的女子已经逝去!嘴唇发黑,是中毒而亡的,她躺在大殿里很是安详,想来君寒还是不忍吧!

  最后,他终究是手刃了君寒,为他报了仇!

  北国边疆的那个小屋,看着冰柜里的月,他拔剑自刎!月,我来陪你了,仿佛又回到了当初那个冬天,他们在这里打雪仗,烤柴火。。”临终前就已经安排了后事,在小屋旁边还中了许多桃花,他怕她来世认不出他了,但愿看到这桃花她能想起他吧!来年,这里漫山遍野长满了桃花。

  燕凌成了帝王,又现了燕国!但他身旁,却再也看不到那个一身淡雅若菊的女子了!后来燕帝退位让贤,便再也不见了身影!

  传说有人在茶馆中曾见过他,但是真是假,不得而知了

  【终章】  文由公子洛辰于一月六日完成!

您正在浏览: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网友评论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