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精彩小小说 > 王生的寂寞 (M站)

王生的寂寞

分类:精彩小小说  时间:2022-01-10  编辑:pp958

  阴沉沉的夏日的傍晚,太阳早已经隐没了,天空被一片混浊的乌云占领。偶尔传下沉重浑厚的雷鸣,震的玻璃窗嗡嗡作响。

  王生在狭小的房间里透过窗户审视着这一片易变的天空。他倒了一杯水,坐到床沿上,似乎等待着暴风雨的来临,随手拿起一本床边桌子上张小娴的书,翻了翻,却无心看。这种鬼天气,谁看的下去书,王生心想着,狠狠咒骂着这一点儿都不近人情的苍天。

  天突然暗了下来,窗户里透进来的光越觉得吃紧,可是雨却迟迟不下。王生莫名的烦躁起来,心里的孤寂随着这天光一点一点开始黯然,这时候当然没有人陪他说话,他的手机在五天前已经被职业小偷当做战利品了,他的朋友全部都远在天边,他现在不过是一个旅客,买了后天的车票,如今住在车站旁边的一家旅馆里。幸好钱包藏得紧密,没被摸去。王生这样安慰自己。

  像这样的阴郁的天最容易暗下来,六点不到,天就漆黑的跟个鬼似的,王生打开电灯,心里的寂寞油然而生,像是这暗的那么快的夜一样,迅速的都侵入了他的心里,蚕食着他心里的温暖和光明,他感觉到无比的失落,寂寞往往会要了人的命,车站传来嘈杂声好似一声声咧开丑陋的獠牙发出的恶鬼的尖叫,王生想听一曲什么歌曲,却摸不出口袋的手机。逼仄的房间此刻显得空旷,昏黄的灯光全部要被暗夜填满,王生的心里慢慢被黑夜吞噬,寂寞占领了他的心,一切陌生的,熟悉的都带着一丝阴霾似的。

  雨还迟迟不下。王生终于从床边坐起,转到街上。街上川流不息,仿佛这雨不来,这街就一直人来人往,不肯停歇一样。王生像一粒尘埃洒入沙滩,在人群中,吸引不了任何人的注意,王生想找个人来搭讪,试图暖和心里的孤寂,可是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谁都冷漠着脸,做着匆忙的事,这让王生望而却步。他突然觉得,这些人都是鬼,面无表情的鬼,谁也不肯微笑,在这片昏暗的天空下,他们来去匆匆,不可能为谁多逗留一刻。王生失望极了,心灵干涸的像荒漠,他不可抑制的跟着这些失落的鬼,穿过街,走过巷口。

  在一个十字路口,王生突然停步,不再像一个无头苍蝇一样乱窜。对面的一家美容店铺引起他的注意,粉色的灯光透过玻璃门,招耀的吸引着过往的行人,一个女郎正向王生挥手。王生快步的走过去,正是一个打扮妖艳的女郎,脸上的粉擦的让人看不出任何表情,嘴唇的红让人想到血,那女郎很热情的挽起王生的手,热忱的邀请他去里面坐上一坐。拉开粉色的门帘,随着这女郎入了里面。只见这店里面正中央摆了镜子梳妆台,右边的宽阔的地方有两具沙发,上面坐着一排女人,他们衣着时髦却鄙俗,肉隐肉现,脸蛋都还过得去,他们的眼睫毛涂成了一条细线,这些女人正打量着王生,尽量作了些魅惑的动作。王生的生理欲望突然扶摇直上,蠢蠢欲动。

  于是,一场豪无情感可言的肉体交易产生了。那些女人像在市场上被人挑选惯了的鱼鸭,选定了一个,把你带到楼上的一个小房间里。王生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心里的怯意最终抵不上好奇,跟着一个鹅蛋脸的女人进了楼上的一个房间,房间里简陋的只有一张被上万人摧残过的床,没有一句话,还没等王生反应过来,那鹅蛋脸的女人迅速的剥光了衣服,脸色冰冷的躺在床上,好像正等着一场痛苦的煎熬。王生看着这一幕,心里闪过一丝厌恶,那些方才还难于忍受生理欲望如今消散的无影无踪,一种种失落漫上心头,那一具曼妙白皙的肉体像是蛆虫一样令人作呕。这里的妓女远没有湘西吊脚楼里的那样淳朴。王生转身打开房门,下楼走出了这浓味窒息的美容店,身后还传来先前那个女郎的叫喊,王生回头望向她,只见那女郎眼里透出利欲的凶光。王生还没付钱,一种寒气从脚底开始蔓延至全身。

  这时候,暴雨来临,仿佛打乱一切秩序,风驰电掣让人无从适应。王生一头扎进雨堆,这些雨好似全部化成了绝望,打进王生的身体。街上的人撑起了各色各样的伞,没有人理会王生,甚至没多看他一眼。寂寞如同雨水浸湿了王生的全身,打不湿王生心里那片荒漠。

  转了一个街角,迎面而来一个醉鬼,也没有撑伞,手里拿着一瓶不知名的白酒,醉态可掬,王生朝他看了一眼,似乎觉得眼熟,那醉鬼向他欣然一笑,咧开的嘴,像是孩子般天真。王生诧异片刻,忙点头示意,心里升起一股暖流,这股暖流渐渐化为甘霖,慢慢把他的荒漠添去,他突然觉得心情舒畅。带上一脸微笑朝那个可爱的醉鬼表示感谢,然后朝来时的路走去。

  回到旅馆的时候,雨停了,云开雾散,夕阳的光照进房间里,王生的寂寞嘎然而止。

您正在浏览: 王生的寂寞
网友评论
王生的寂寞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