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精彩小小说 > 我来为你撑伞,好吗——更新中(一) (M站)

我来为你撑伞,好吗——更新中(一)

分类:精彩小小说  时间:2021-11-24  编辑:pp958

  菩提树下那三千年默默守候,换来此生一次看似了无结局的擦肩;神瑛侍者执着如一的浇灌,换来绛珠一世悲喜眼泪;山伯英台孤注一掷的抗争,换来成双彩蝶蹁跹……爱情的凄美穿越了几千年风尘,演绎着那一幕幕的欢喜苦愁……

  一插班生

  秋雨默默地独自飘着……

  班主任高老师站在讲台上,清了清嗓了示意大家安静。喧闹的教室这才听得到秋雨敲打在玻璃上的“嗒嗒”声,“同学们,现在给大家介绍一位刚转过来的同学龚涵,大家欢迎!“话音刚落,下面的男生女生目光在一瞬间刷刷刷地朝最后一排的角落看去——一个穿着干净白衬衫的男生正迎着所有人的眼睛慢慢扬起拥有帅气五官的脸,不带任何表情地瞟了一眼讲台上的女生,旋即低下头忙自己的事了。教室里马上炸开了锅”啊?怎么会跟我们家寒寒的名字一样嘛“”就是就是,而且同名同姓““还不知道是哪个涵字呢,拜托,千万不要是同一个字啊”几个女生带着敌视的眼光气急败坏地议论着讲台上的“不速之客”,男生则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讲台上的女生淡淡的看着这一幕,没有紧张没有局促,心里只觉得太吵了害自己听不到雨点的滴答声有点小小的遗憾。“下面请龚涵同学做下自我介绍”高老师沉着的带头鼓掌,下面的男生拼命地边拍边起哄,女生则恨恨地潦草应付。她一怔,随即马上收回了“心在汉”的状态,礼貌性的说道:“我叫龚涵,请大家多多关照“。高老师习惯性的扶了扶眼睛,将她的座位安排到倒数第三排靠近窗户的地方。像一团紫云一样,她飘落在高二(1)班的教室里,她也许不知道,命运正在向她展示那难以解释的玄妙。

  二误会一场

  第二天,她一个人安安静静的来上课,刚走到教室就被几个女生堵在门口了,“你名字里的涵真的不是寒冷的那个寒吗?”胖胖女生一把抓住她的手,那份认真又期待的神情让她有点不知所措,正不知怎么办才好,还好旁边的一个打扮很时尚的女生见状替她解围。“苗苗别紧张嘛,你让她慢慢说”说着掰开了那双熊掌一般的手,龚涵舒了口气,“我的涵字不是寒冷的那个寒的”话音刚落,所有的女生如临大赦一般欢呼起来,胖胖女更是扭得“肥肉乱颤”,那惊心动魄的场面看得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噢耶,不是她”“我们家寒寒还是我的”“不是同名同姓哦”欢呼的声音不绝于耳,她很无奈的躲过疯狂的她们悄悄走向座位。听着她们张口闭口不离“龚寒”的、、话题,她也就有意无意的知道了第一天遭”民愤“的真正原因:那个所谓的跟她同名同姓的”龚寒“是这所学校的所有女生公认的”白马王子“,英俊帅气,成绩又超级棒,操场上的他同样是众人的焦点,追她的女生有几箩筐,但是从没见过他跟哪个女生过分亲密过,也没有听说他有固定的女朋友,唯一的一次为应付一个女生的疯狂攻势,说了句“我的女朋友要跟我同名同姓才可以”,让所有为他着迷的女生恨不得让老妈改嫁找个姓龚的老爸。听到她的名字,还以为那个所谓的女生就是她。所有的女同胞上课时纷纷笑靥如花,惊得一直遭冷落的的男老师这节课特别卖力的讲解,上课时后排一女生神秘小声念叨个不停“原来不是啊,哈哈,我还以为……哈哈,那就好了,那就好了“,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声,那个压抑,让龚涵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无奈的看窗外,忽然瞥见玻璃上反射出一个很熟悉的影子,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好像是在哪里见过的,却又想不起来是哪里?出奇的盯着那影子看了许久,直到它也开始望着自己。猛的一惊,手中的笔落掉在地板上,为掩饰自己的慌乱急忙俯下身寻找,奇怪的是明明听见掉在地上,却不见了踪影怎么也找不到。又不好意思现在到其他同学的座位去找,只好等放学没人的时候再找了。要知道,那是对自己有重大意义的一支笔!

  三拾金不昧?

  好不容易挨到放学,龚涵长长舒了口气,故意慢慢收拾着书包想等所有的同学离开后进行自己的“地毯式大搜查”。笔记本都被翻来覆去折腾十几次了,终于教室只剩下自己了,她急切地开始了“战斗”。前面座位,后面,左面……整个教室的地面都没逃得过,她恨不得把地板翻过来找一下是不是渗下去了?虽然气温不算高了,头上还是沁出了汗,终于她红了眼圈,眼泪在眼角打着转。那支笔可是爷爷留给自己的呢,怎么可以就丢掉了。想到小时候爷爷将自己驮在背上玩耍的场景,爷爷像变魔术一样从口袋里变糖果给自己的时刻,爷爷带着自己去公园看小猴子的时光……关于慈爱爷爷的点点滴滴快乐回忆像电影一般在脑海里回放着,现在竟然把爷爷交给自己的笔给丢了,越想越难过,禁不住小声啜泣起来。这一幕被窗外回来拿落下来书本的龚寒无意间看到,嘴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轻蔑的笑,“只是个丢了东西就哭鼻子的女生罢了”从挎包里摸出那支很旧却很精致的钢笔,暗暗地想着。正准备走开,听见教室里被自己轻视的女生低低的唤着“爷爷”,那蹲在地上的瘦弱此刻身影显得那么得无助悲伤。”是爷爷送的?“这样想着,他竟然对她生出一丝怜悯,恍惚觉得这身影跟多少次梦里的那个身影很像,握笔的手不知不觉捏紧了,他踌躇着”该不该走过去?说我捡到了你的笔?还是安慰她?到底要怎么说啊,可恶,我是怎么了?以前这种情况我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的啊“察觉出自乱阵脚的他正拿不定主意,肩膀忽然着了一下”啪"的一声,吓了一跳循声转头,“嘘”,一个很阳光眉毛浓浓的大男生将食指放在嘴上,坏坏的对他笑着,将他的头硬扳到原来凝视教室里她的位置,然后捂着肚子对着他夸张地干笑。“怎么,不可以啊?”他略带蛮横地斜睨着段飞——这个从幼儿园玩到大的朋友,一拳击在他胸前,这是他们两人之间表示亲昵的动作。“怎么,你不是真的觉得她……”话还没说完,只见一个身影从教室走出来,从后面看上去是那么落寞失望。龚寒眼角闪过一丝不忍,刚想张口叫住她,段飞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朋友在这节骨眼上又来帮倒忙,“想说什么就去说啊,哎,同学”说着不容分说推着他往她的方向走去,两个人的动静大了点,龚涵回过头来。看了一圈没有其他人,“你是,叫我吗?”她小声问道,眼睫毛上还闪着亮晶晶的光。被推到跟前的龚寒,动作有点僵硬得杵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正在心里埋怨段飞这小子的时候,她开口了。“这不是我的笔吗?怎么在你这里!是你捡到的吗?”看她又惊又喜的样子,他忽然觉得很好笑,一改平时的骄傲礼貌性的顺势将手中的笔递到她面前“是我捡到的,现在还给你”旁边的段飞惊得嘴巴长成了0型,要知道这家伙对这帮女生可从来没这么温柔过!接过笔,她开心的一个劲向他们道谢,激动地脸都红了。两个大男生见惯了女生的花痴疯狂尖叫和伪装的淑女乖巧,对于这么真诚的道谢挺不适应,竟然会不好意思起来,搔着头生硬地说“不用谢”真的有种救世主的感觉,想当年雷锋叔叔助人为乐的事数不胜数,那他该多有成就感啊……两个家伙沉浸在自我满足中,全然不知她接下来说的什么,只知道她挥手道别时笑的很灿烂。看着她渐渐走远,“哎”段飞一拳打在龚寒胸前,“怎么回事啊你,还真以为自己拾金不昧啊”龚寒没做声,做出被打痛很痛苦的表情俯下身,“你小子,别装哦”说归说还是放低了声音尽量表现的温柔一点,“没事吧你,喂~”当他放松警戒的时候,一记重拳忽的打在肩膀上,“啊~你小子,给我等着”捂着肩,看着龚寒风一样的蹿出去,“上当了吧,来追我啊,哈哈”做了个鬼脸,他拼命向前跑去,脸上挂着开心的笑,暗暗想着“拾金不昧,没人知道其实不是……”

  四——奇怪的梦

  拐角出的打闹丝毫没有影响到龚涵,正沉浸在失而复得喜悦中的她,根本没顾得上仔细看清那两个男生的模样。回到家中,她径直走向自己的房间。阳光淡淡的暖暖的洒在书桌上,紫色水晶的风铃在轻轻地哼着舒缓的歌,坐在桌前的她,从抽屉里拿出一本淡紫色封皮的日记本,小心地翻到空白页,这样写道:星期三,晴,9月5号今天好险啊,可把我吓坏了,爷爷的那支笔差点丢了,还好一个男生捡到了还给我,真的要谢谢他呢!可是我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刚刚真应该问问他的。昨天的疑团解开了,应该是她们误会我跟一个男生同名同姓才会抵触我,还好不是,要不然我可就惨了呢。不过,那个男生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身影有点熟悉,特别像某个人,可是就想不起来像谁。也许,是我想多了吧?呵呵,到今天为止还没仔细看清他长什么样子呢,就这里犯花痴了,罪过罪过呦…………在结尾画了一个调皮的吐舌头的鬼脸,她轻轻合上了日记放进抽屉。窗外已经变得灰蒙蒙的了,风也大了点,吹在身上凉浸浸的,像是要下雨了。起身关上阳台的窗户,她扭开了浅紫色花瓣形状的台灯,在幽幽的灯光里托腮享受着这种难得的醉人的静谧,这时候心很安静,很舒服……

  “一代倾城逐浪花,吴宫空自忆儿家……”罥烟眉出生闲愁,含情双目泣余恨。凄风苦雨中,弱柳之质难敌料峭,冷竹瑟瑟,兀自悲鸣。“林妹妹……”一声穿透冷雨的呼唤透着绝望,“侬今葬花人笑痴”潇湘妃子的滴滴血泪怎偿一世牵绊?气噎无语,黛玉双眸悲苦坠落,转身欲走,宝玉踉跄赶上,“好妹妹,好歹等我一等,我来为你撑伞……”说着也禁不住用衣袖拭泪,四目相对,无边的幽怨蔓延……

  “滴滴答答”雨打在玻璃上的声音越来越密集,龚涵睁开双眼看窗外愈加黑了,原来自己刚才做了个梦。“最近自己怎么搞的嘛,老是做这些奇怪的梦”,一边不解地这样想着,一边伸手抹掉泪痕。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做这些梦时都会觉得跟真的一模一样,还会哭,真是奇怪,而且一定是下雨天才会做这样的梦。也许,我是跟雨有缘吧,妈妈不是说我出生的时候天空就是飘着雨吗?也许我以前是雨滴呢?或者是一片云彩,那我一定要做紫色的云彩,王母的七公主好像就是紫色的云呢……正想入非非的时候,肚子“咕咕”演奏起了音乐,“哎呀”,她做了个无奈的表情,一本正经地说:“看来做梦是填不饱肚子滴”,完了以夸张的动作小跑着进了厨房。

  五——对手?

  “妈,雨还在下呢,今天的体育又完了……”龚寒皱皱眉头看着淅淅沥沥的雨朝着里面嚷道,“你个臭小子,下雨怎么啦,别忘了你还是下雨天出生的呢”杜妈妈系着宽松的围裙,端着早餐从厨房走到餐桌前,嗔怪着儿子。上了年纪的脸上因为保养得好还看不到时间留下的太明显的痕迹,化了淡淡的妆,笑起来满脸的慈爱平和,乍一看还真是是标准的“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贤妻良母;“啊呀,坏了坏了~(读liao)”杜妈妈一拍脑门,一个急转身三步并作两步向厨房奔去,“唉~”龚寒夸张得摇摇头,对老妈的一惊一乍和小题大做他都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摊上我这么个美若天仙贤良淑德的好妈妈你也不容易,真不知道你是几辈子才修来的福分呢”这是杜妈妈经典语录之一,经常回荡在他们家的上空。“哎呀,儿子,今天不吃早饭了,妈妈给你钱你到外面吃吧”厨房传来杜妈妈小心翼翼的话,“妈,不是告诉你不会做饭就不要做了的嘛……”龚寒看着厨房的方向一脸无奈,结果是在意料之中的,杜妈妈的家庭主妇尝试每次都以失败告终,今天还不知道是饭糊了还是菜味道怪呢!“我走了,妈”说着他抓起伞拎起背包匆匆忙忙冲出了客厅,快要迟到了!

  “呼~”好不容易赶上了最后的铃声,龚寒长长地舒了口气坐到座位上。这节是英语,英语老师让同学们朗读课文,课后一贯提问问题,龚寒跟以往一样等着老师点到他,当众展现自己流利的口语。打扮时尚的老师的目光扫向自己的时候,龚寒下意识地就要准备站起来,这几乎是班里的惯例,只有龚寒可以准确流畅地回答英语老师的问题。“mirster龚”,果然不出所料,“yes”“yes”,两个人同时站了起来,全班的目光“刷”集中到他们身上,老师有点糊涂了,“so?Aeyoumiss龚?”指着龚涵问道“what`syourname?”“Mynameisgonghan”,“oh,really?“老师惊奇的表情逗得其他同学忍俊不禁,班级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随后,龚涵解释了老师的疑问,告诉老师她的涵字不是寒冷的汗寒,并且流利地回答赢得了一向刁钻老师的赞同,老师不住地点头说“yes",对这个新同学很满意。大家都对这个新转来女生的表现议论纷纷“看不出来,是个才女耶”“真的很强呢”“不知道会不会威胁到咱班的第一名哦”……安静的坐下来,除了有点紧张她对自己的表现还挺满意,禁不住偷偷吐了吐舌头。这些全被后边的龚寒看在眼里:第一天匆匆一面看不出来她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中等身材,一身休闲的紫衣,有点圆圆的的娃娃脸谈不上气质美女的瓜子脸,只是恍惚觉得她向窗外出神的眼神很特别,有种脱俗的吸引力,丢了笔魂不守舍和伤心的模样有点小小的傻气和柔弱,今天略有搞怪的调皮鬼脸,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她给人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那个背影,怎么竟如此奇怪像是在哪里见过的?见他呆呆的出神,段飞偷偷用胳膊肘碰了下他,“怎么了你?”“哦,我?我没事”慌忙拉回思绪掩饰着,“没事,才怪!是不是看他们说的,你怕一个女生抢了你的第一名的宝座啊?哈哈”“我才没有那么小肚鸡肠呢,男子汉怕跟她比?才怪”向来不服输的他在这个问题上当然也不示弱。嘴上这样说着,禁不住想“她,会仅仅是我的竞争对手吗?”

您正在浏览: 我来为你撑伞,好吗——更新中(一)
网友评论
我来为你撑伞,好吗——更新中(一)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