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叶草

分类:精彩小小说  时间:2021-11-24  编辑:pp958

  三叶草

  前言

  据说,在天地混沌之初,一株三叶草降生,经历了无数个春夏秋冬,斗转星移的变幻,三叶草吸收日月之精华,天地之灵气,身上颇有灵气。

  第一叶

  在偏远的农村有一位妇女正经受痛苦的分娩,随着一阵哭声,孩子呱呱坠地,而此时,母亲幸福的睁开双眼来见证自己孩子的到来,一直孤苦伶仃的母亲终于有了个依靠,为本平淡无奇的生活增添了一丁点乐趣。

  光阴荏苒,春夏秋冬无常交替,转眼间,小女孩已经七岁了,到了上学了的年龄。

  一天放学,小女孩迫不及待的冲回家,一进门就开始哭,母亲急忙放下手中的活,问她怎么了,这时女孩哭的更大声了,妈妈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从女儿出生,一向乖巧懂事,这是怎么了,这还是头一回,莫非女儿受到什么委屈了,妈妈如是的想着。

  这时,女孩哽咽着说:“别的孩子说我是野种,说我没爸爸,我以后再也不上学了,再也不上学了,妈妈,我爸爸呢?”

  女孩嚷嚷着给妈妈要爸爸。

  母亲抬起头向远方望去,眼中抹过一丝希望、光亮很快又变得黯淡无光,,然后强忍着泪水面带微笑的对女儿说:

  “花,你再等等,你爸爸很快就会回来的”。

  说完,撇下,一直眺望远方的女儿,快速回到屋里,一人默默自语,老钱啊,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啊,我们的女儿在等着你啊,你听见了吗?

  女儿一次次的问爸爸什么时候能回来,一次次被母亲搪塞,一次次升起的希望都被一次次无情的被现实击垮,每天看着母亲在苦苦等着父亲,殊不知,一颗仇恨的种子已经慢慢渗入女孩心中,她已经开始仇恨,为什么别的孩子都有父亲而她没有,为什么有父亲不能见,为什么他要离开我们,不再管我和妈妈的生死,花在心中想着这是为什么,她一定要质问他,这样对的起妈妈对他的一片真情吗?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恨自己的父亲的吧,大概是不忍心妈妈在那样苦等了吧。

  时间像装了马达,马不停蹄的向前跑。

  一天,女孩被母亲叫到床前,说:

  “花啊,有一件事妈妈要给你说,当年生你的时候,落下了病根,现在身体虚弱,恐怕今年这个冬我是没福气过去了,我要是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我死后你无依无靠你就去找你的父亲去吧,他会好好照顾你的,咳咳······”

  “妈,你不要说了,你一定会好的,我不会找他的,我从来没有这样的父亲,我不去”还没等花说完,母亲就打断她了,不许这样说自己的父亲,这时,母亲咳的更厉害了,花不敢惹母亲生气,就没再和母亲拌嘴。

  终于一天,母亲还是离开了这个让她充满遗憾的世界。

  花没有离开这所老屋,即使她无所依靠她也投靠任何人,她一直坚持,里面有她有的回忆,屋前,有她熟悉的花花草草,有她亲手种植的小树,从此幸福再与她无缘,屋前再也没有那种天真任性的笑声,她一直孤独生活着。

  直到被一个男人打破。

  午后的阳光刺眼,一个身形佝偻的身影向老屋方向走来,女孩面见男人神情哀伤,伫立在屋前目光呆滞,老泪纵横,这时,男人凑上前,问孩子你是小花吗

  女孩神情惊讶眼前这个男人,是谁啊,他怎么晓得我的名字啊,大概男人看出了花的心思,和蔼的说你的母亲告诉我的,我就是你的父亲啊,男子说话有些激动,本来饱经风霜的身子更加有点摇摇欲坠了,可女孩的心中却升起了一种情绪,父亲回来了,她本该高兴,为何郁郁不乐,她要质问他为何抛弃她们,毕竟母亲苦苦等了他一辈子,

  “花,是父亲对不起你母亲,对不起你,可我有不得已的苦衷啊”。

  还没等花开口,男子就开始叙说起来了。男人走到屋中看到妻子的遗像,双手抖了起来,嘴里喃喃自语,穗儿你怎么不等我呢,是我对不住你,女孩冲进屋中,一手抱起母亲的遗像不让男子碰,

  “你为什么要回来,你走,你走,这里不需要你”

  女孩过于激动整个脸涨的红红的,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男子没再说什么······

  只是每次睡觉前,男人从怀中掏出一张泛黄的照片,上面有他和怀着她的母亲,他都会露出幸福的微笑,好像那就是他的世界。

  最后,父亲还是走了,走的那么安详,嘴角还挂着微笑,在那一刻,花明白了许多,她不再任性,她心里好痛,她还是原谅了自己的父亲,虽然对不起妈妈,但无论如何他都是自己的父亲啊,这世上哪还有比亲情跟珍贵呢!

  “妈妈从此你不在孤单了,你等的父亲回来了”

  她在母亲坟前喃喃自语,泪流满面,妈妈始终坚持着信念,此时,泪水不是往下落,而是飞向空中幻化成一株三叶草的一片叶子,只见叶片幻化一行字:

  爱就是一种等待,从不奢求什么。

  第二叶

  每一场恋情大多是从一次美丽的邂逅开始的,然而并不是每一场邂逅都有完美的结局,况且,美丽的邂逅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它如处子般纯洁,毫无杂质,是心与心的相印;它如遇到花香的蜜蜂,对生活充满活力和憧憬,但,有时它也会像昙花很快凋谢,留下分散的落寞和遗憾;更甚者像一粒毒药,让人慢慢上瘾,最总无法自拔,陷入无法超度的“情海”中。

  然而,在女孩父亲的葬礼上,一个男孩却一直盯着女孩,她的一举一动都渗入他的心中,在那一刻,他决定了。

  随着黄昏带走最后一片晚霞,本来金光满地的傍晚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夜幕缓缓降下,满天的繁星终于按捺不住寂寞跳了出来,花儿抬头仰望天空,看见两颗最亮的星星。

  自语道:妈妈,那是你吗?你再也不用等爸爸了,爸爸过去陪你去了,你见到爸爸了吗?那真是你、你们吗?

  “是的,那一定是你的爸妈,他们在天上一直看着你”

  忽然一阵声音从女孩后面传过来,女孩立刻回头,只看一个陌生男孩看着自己,花问男孩你说的是真的吗?爸妈真的团聚了吗?他们真的在天上看着我的吗?男孩面带微笑认真的说是真的,奶奶曾经告诉我,她说我爸妈也在天上看着他,女孩看见男孩面上本来微笑的表情突然变得黯淡,很快恢复如初,快的让人难以捉摸。女孩似乎明白了,他和自己一样,都失去了父母。

  早晨的阳光总是给人暖暖洋洋的感觉,让人喜欢窝在被窝里不想起床。

  女孩一大早就起来了,她不再像以前那样可以睡了个懒觉,她现在是家里的女主人,这时,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映入女孩眼中,这时,男孩开口给女孩打招呼:

  “花,早上好,我来帮你吧”。

  花这时一头雾水他怎么知道我呢,况且只有一面之缘。男孩仿佛瞧见她的心思,就接着说:

  “花,我叫毓坤,很高兴认识你,以后,你家的活我包了”

  花打断了他的话,

  “不用,家里的活我自己能做,我和你根本不认识,再说我根本就不了解你······”

  男孩没有反驳只是一味在做手中的活。

  每天当朝阳升起的时候,一个身影都会准时出现在花的院子里,无论花对他说什么,他一如既往,从没有动摇。

  时光就这样流着,毫不吝啬的挥霍着。

  一天夜里忽然电闪雷鸣。风雨交加,刚躺下休息的男孩,立刻从床上蹭一下起来了,拿起衣服就朝女孩家的方向跑去,他知道她自己在家一定会害怕的,当他到花家时,花正在哭,他过去安慰花,

  “别哭,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在的身边,陪着你,护着你”

  “你走,你走,我不用你安慰,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做,你走,不要再来了,我不想见你”。

  毓坤没办法只好离开。

  “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我走了”

  当男孩了离开院中的那一刹那,花不顾一切冲了出去抱住浑身湿透的毓坤,哭着

  “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为什么对我那么好,我的心早死了,从妈妈去世那一天,这些年,我真的好累,可我没办法,我答应妈妈要好好地生活下去,可是,你的出现,打乱了我的生活,我不敢接受你,我怕······我怕哪一天你也会向爸爸离开妈妈一样,离开我再也不会来,再也不会来了,你知道吗?我每天都没有睡好过,我害怕你会离开我,真的害怕你会离开我,只剩下我自己,我真的不敢想”

  此时,女孩脸上,泪水,雨水,抑或是泪水、雨水交织在一起。男孩转过身,对女孩深情地说

  “傻姑娘,你这是怎么了,我怎么会离开你的,当我看到你第一眼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认定你了,你就是我生命中的天使,我会永远在你身边的。”

  花满眼噙着泪水问男孩

  “这是真的吗?”

  “这是真的,天地可鉴,我对花一片真情,决不食言”

  女孩破涕而笑了,她终于笑了,这是她第一次笑,她自己也没想到自己会笑,她认为今生再也与它无缘了,女孩笑起来那么自然,笑的那么灿烂,她也可以像别的女孩那样追求的自己的幸福,有自己爱的人。从此不再孤单生活,一下子感觉生活充满了乐趣,对生活充满的信心。

  雨停了,风止了,电也不闪了,两个相爱的人彼此拥抱对方,仿佛对方就是自己的整个世界。

  这时,一丝光明从黑暗中破晓而出,终于迎来了崭新的一天。雨后的天空显得格外清新秀丽,世界万物都在享受着这及时的甘霖雨露,贪婪的吮吸着,世界又重新恢复了它原有的宁静,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似的。

  这时,两个人同时看到天空有一道彩虹,是那么的美丽,女孩没想到自己也能看到彩虹,原来自己生活中从不缺少美,只不过自己没有发现罢了,女孩越来越喜欢和男孩在一起了,喜欢他的笑,喜欢他的一举一动,这时,突然彩虹幻化成一株三叶草的一片叶,叶上显现出一行字:

  爱就是一种守护,总是不离不弃。

  第三叶

  “亲爱的,真的对不起,我要离开你了,不要问为什么,我真的真的很爱你,谢谢你这些天给我的快乐,谢谢你让我重拾生活的信心,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不求你深深记着我一辈子,只求你别忘记你的世界我来过。不是每个擦肩而过的人都会相识,也不是每个相识的人都会牵挂,至少我们在今生,在那个地方,在一转身的时候没有错过。偌大的地球上能和你相遇真的不容易,感谢上天给了我们这次相识的缘分,不要来找我,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当毓坤睁开第一眼的时候就感到有点气氛不对,平时花起的都挺早的,今天怎么回事,但他看到花留下上面还没有干的字条时,已是眼中噙着泪水,他不知道:

  这是为什么,昨天还好好地,也没看到有什么异样,花也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让我去哪找啊男孩心里犯嘀咕。

  秋日的阳光显得别样柔和,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挂花的味道,让人闻了全身都会酥软、陶醉在这让人心动的秋天。

  男孩却无暇顾及这是怎样的秋天,一切都与他无关,他的心早就被花带走了,整天魂不守舍,花,你在哪呢?每天晚上他做梦都会叫花的名字。只要是他知道的地方,他都找遍了,花也没有任何朋友亲戚,可到了最后还是杳无音讯,此时,思念之情如一杯毒药已把男孩深深毒害。大自然也似乎同情男孩。

  天上飘着些微云,地上吹着些微风。微风吹动了他的头发,教他如何不想她?

  月光恋爱着海洋,海洋恋爱着月光。这般蜜也似的银夜。教他如何不想她?

  水面落花慢慢流,水底鱼儿慢慢游。燕子你说些话?教他如何不想她?

  枯树在冷风里摇,野火在暮色中烧。西天还有些儿残霞。教他如何不想她?

  “寸寸柔肠,盈盈粉泪,楼高莫近危栏倚。”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上天似乎要给毓坤开一个玩笑,来捉弄这个痴情的汉子。

  冬日的阳光总有一种让人依赖的感觉,它时而阴柔时而温和,温暖人的内心,就如在荒漠中找到一片绿洲让人欣喜。冬天让人最记忆深刻也最让人流连忘返的就是冬日里的雪景,那是一个好,皑皑的白雪,银装素裹的世界,给本来萧索的冬天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早上,如期而至的雪花抖动着它那妩媚的身姿飘然而来,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清新的味道。

  毓坤下班回来,无精打采的走在路上,突然眼前一亮,发现一个女孩在打电话,她那背影甚是像花的背影,毓坤冲上前去一把抱住女孩,嘴里面喃喃地说:

  “花,我可找到你了,求求你不要再离开我了。”

  话音刚落就想起女孩的声音

  “先生,对不起,我不是您找的人。”

  当坤听到女孩的回答时,心在想这不可能啊,世上怎么会有两个相同的人呢?,一朵柔柔的雪花滑过在坤的脸上,顿时感到生疼,心里更是波涛汹涌,有点站不稳。

  “先生,您没事吧!”

  “哦,我没事,谢谢你”

  毓坤对这个眼前这个女孩心里说不上什么感觉。

  “先生,我帮您打着伞吧!”女孩出于好心说。

  “谢谢,还是我打着吧。”

  两个人就这样走着。

  女孩:“我叫陈子渔,很高兴认识你。”

  毓坤:“我叫毓坤,我也是。”

  就这样两个人正式认识。在以后的日子里,两个渐渐变得熟络起来,但,毓坤在心理上还是对子渔还是不能完全接受,即使她和花长的非常像。

  殊不知一种特殊的东西在毓坤身上发生变化,时而让他猝不及防。

  海边的黄昏总是让人如痴如醉,金光照射着大地,晚霞依赖在风的怀中,四目对视,毓坤却感到心跳加速,电光火石。瞬间门儿清,毓坤心想“我这是怎么了,还好没发生什么。”

  早上,一束温和的阳光从窗口照射出来,照在正在熟睡毓坤的脸上,坤睁开惺忪的双眼,看到桌上子渔留下一张纸条:毓坤,今天我有事,同学邀请我去看电影,等我回来。

  在这段相处的时间里,毓坤发现子渔和花有很多相同的地方,让他更加觉得现在与她交往就是花,不然又会是谁呢,毓坤想破脑袋也没有想出答案。

  在电影院门口,毓坤一直等到子渔的出现。这时,一包杏仁酥送到毓坤面前,子渔柔和的说:

  “坤,你饿了吧,我特意给你满的杏仁酥,你快快尝尝。”

  瞬间,毓坤脑中浮现很多花的面孔和身影,一下把杏仁酥摔到地上。

  冲子渔就喊“你到底地是谁,为什么你和花长那么像,你到底是谁?”

  话声刚落一个手与脸向撞击的声音变响彻整个电影院门口,空气中似乎能闻到血腥的味道。

  子渔转身就走了,留下毓坤傻傻的发呆,

  “我这怎么了,天啊,我这是怎么了,这只有回去给她解释了。”当他推开家门的那一刹那,他就闻到空气缺少一种气味,他把家都找遍了,也没到子渔的身影,难道你也要离开我吗?,是我对不住你,好吗?,坤沮丧的坐在床角自言自语。

  毓坤刚到公司,就被总经理叫到办公司,总经理语重心长对毓坤说:

  “毓坤,你这一段时间,是怎么了,上班总是心不在焉,整天无精打采,缺少热忱,我打算把你调到人事部。”

  总经理话没说完,毓坤就被打断

  “是不是人事部不需要热忱啊。”

  总经理:“不,把你调到人事部就是让你好好锻炼一下,那里更需要热忱。”

  毓坤失望的点点头表示服从公司安排。第一天上班,当他打开档案的时,一个熟悉的名字—陈子渔,映入他的眼中,他飞快的合上电脑,招呼没打,一口气跑到公司的一楼,打听陈子渔的下落,这时,一个名叫小王的服务员对毓坤说:

  “你是说子渔吧,她换工作了,以前,我们两个一直都值夜班,你每天都喜欢带着你女朋友带吃杏仁酥,子渔就每天等着。”

  毓坤:“我们每天晚上吃的杏仁酥都是子渔做的吗?”

  小王点点头:“对啊,后来,她发现你不在来了,听说你女朋友不知道什么原因离开你了,她看你每天都非常憔悴,就决定了一件事。”

  毓坤好奇地问:“子渔,她,决定什么事啦?”

  小王看看了前方继续说“子渔,她非常羡慕你的女朋友,有这样好的男朋友爱她,她一定感到非常幸福,可,她也不理解你女朋友为什么离开你,就是就暗中蓄发,打算做你的女朋友,让你不再每天每日承受煎熬,子渔,她是非常爱你的,为了你什么事都愿意做。”

  毓坤听到心里猛紧一下,他不确认问道:

  “可我们么次来,也没见她啊,更没有发觉她啊。”

  小王轻叹一口气:“那是因为你们每次来,她都戴着工作帽啊,所以你看不出来。”

  此时,毓坤脑中浮现出子渔戴着工作帽为他做杏仁酥的情景,顿时,心里不知被什么东西拽一下,感到揪心。

  毓坤:“王姐,您知道子渔在哪吗?”

  小王:“不知道啊,自从上次,我在没见过她,你可以去你们经常去的地方,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或者是经常约会的地方去看一下。”

  毓坤:“王姐,如果你有子渔的消息,麻烦您告诉我,拜托你了。”

  小王:“好的,一有她的消息,我就告诉你,放心吧!”

  毓坤:“那王姐,就谢谢您了。”

  毓坤匆匆离开杏仁酥店,按照王姐说的地方去找子渔。每到一处地方,他和子渔的那种甜蜜都浮现在他的面前,他的心里都在责骂自己,自己当时是犯什么浑。

  夕阳西下,晚霞披着金光,金光温暖的洒向大地,一个孤零零的身影在那里显得那么渺小,渺小的可以完全忽视它的存在。晚霞缓缓飘向远方,越来越快,想伸手去抓,都感觉力不从心,慢慢的淡出视线,再也找不到它的身影,再也无法与它分享,再也无法与它诉说,再也无法与它依靠······。

  毓坤都不知打了多少遍电话,听到的都是一句话“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他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他再去杏仁酥店问小王,小王也是没有她的音讯,难道她和花一样永远的离开他了。

  而此时,子渔进了一家理发店,她给理发师说要把她的长发剪掉,理发师去准备东西了,这时,子渔打开手机,一条语音短信过来。

  “子渔,你在哪呢,我找你找的好辛苦,我错了,求你回来吧,我发现我真的离不开你了。”

  子渔听后脸上有一丝苦楚很快就消失了,犹豫一下对理发师说

  “开始吧。”

  春天的细雨总是那么显得缠绵,淋在身上感到非常舒服,细腻柔滑,又不失韵味。

  大街上,两个人不期而遇,毓坤欣喜走到子渔面前。

  “子渔,你去哪了,对不起,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有全身的力量去爱你,再也不让你受到伤害,一辈子呵护你。”

  子渔:“已经晚,我对你的爱不在自信了,我的心已经死了。”

  子渔从坤旁边走过,留下失神的毓坤,正在这时,子渔要过马路,一辆汽车呼啸而至,毓坤猛然回神,大声对着子渔喊:

  “子渔,当心车”

  子渔还在沉溺于自己的世界里,还没有回神,就感觉自己被一种强大的力量推到路的对面,而后听到一阵撞击和什么东西砸地的声音,当她转过身子看到那一幕的时候,内心深深震撼到,看到毓坤倒在血泊里,手上拿的杏仁酥也落了一地,子渔突然感到眼前这一幕很刺眼,发疯的跑到毓坤面前喃喃自语:

  “对不起,毓坤,是我对不起,我应该试着接受你,不然也不会这样。”

  毓坤被送到附近最近的医院,急救室中,医生奋力的抢救着病人。

  急救室外,子渔泪流满面,内心不断在责备自己,内心惴惴不安,如果毓坤有什么闪失,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经过医生一天一夜的奋力抢救,毓坤终于脱离危险,抢救室的灯熄灭,医生走了出来,子渔马上上前问医生毓坤的情况。

  子渔:“医生,毓坤怎么啊。”满脸的担心。

  医生:“病人已经脱离危险,暂无大碍,就是脑部受到严重的撞击,造成脑部淤血,还需要静心休养一段时间。”

  子渔:“我可以进去看他吗?”

  医生:“可以,但不要吵到病人。”

  子渔点点头“知道了。”

  当子渔走到毓坤的病床眼泪就不自觉的留了下了,对昏迷中的毓坤说:

  “坤,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真的很爱你,我知道你一直对花放不下,我已经试着和她做的一样。”

  毓坤好像感受到什么了,两行汩汩热泪从眼角滑下。

  在这个时候,两个人似乎都明白了什么。

  夏天的早上总是给人清凉的感觉,但随着太阳爬的越来越高,就会感到这天气也不太厚道了,热的让人受不了,多想找一片凉荫去,如果可能的话,再有一块冰块吃着,那更是惬意了,也就无心理会这炙热的鬼天气了。

  虽说夏天的天气是一绝,但更绝的事夏天的景物,这时早有人吟上了“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不用想那就是毓坤了,子渔更是在一旁“出谋划策”,远远望去就像一对神仙眷侣。

  池塘里的青蛙也叫个不停,好像在祝福着对恋人终成眷属。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毓坤情意绵绵的对子渔说:

  “子渔,你就是我的天使,我的paradise。”两个会心一笑。这时,池塘中的荷苞突然张开,一行字映入他们的眼中

  真爱不是替代,而是内心真实的存在。而就在此时有一双眼睛正在树的背后偷偷的盯着他们,突然转过身偷偷抹去眼睛里的泪水,独自走开。留下落寞的背影。

  后序

  两个相爱的人终于步入婚姻的殿堂。两个彼此的心在一起,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分开他们。他们也算修成正果。每天都能听见。

  子渔:“老公,该起床了。”

  毓坤:“老婆,今天早上吃什么饭。”

  一大早,毓坤就被子渔拽了起来,打算让他陪她去逛街。

  子渔:“老公,今天,你有事吗?”子渔边说边给毓坤捶背。

  毓坤慢慢斯斯的说:“老婆,我是没事,你有什么事啊。”毓坤在心里盘算子渔要他干什么。

  子渔:“陪我一块去逛街,怎么样。”

  这和毓坤想的不谋而合。

  毓坤:“老婆,你看,我好不容易才休息一天,要不你让我休息一下,改天,改天我一定陪你去,你想逛到什么时候我就陪你到什么时间,行不。”

  子渔猜到毓坤就会这样说,于是,撒娇道“老公,就这一次,求你了,我保证就这一次,下次你想睡到什么时候,我绝不叫你。”

  说着,手里一边摇毓坤的肩膀。

  毓坤:“老婆,别这样,你知道,我就害怕你这样,但,我今天真的不想去啊,求你了饶我吧。”毓坤明知道作用不大,只好死马当着活马医了。

  子渔:“老公,你真的就那么狠心,让我一个去啊,好老公,求你了。”

  毓坤:“好,好,算怕你了。”软硬并施终于把老公擒获,子渔在心里偷笑着。

  他们在商店里逛了好久,子渔还在乐不知疲在那挑东西,毓坤就出来透口气,其实,他早就想出来了,毓坤压根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只想快点结束,快点回家,这次,一个身影从他旁闪过,毓坤一时恍惚,那是谁呢,怎么像,不会的,毓坤很快就否定自己的想法了,为了究竟,就对子渔说:

  “老婆,我去一下,很快回来,如果你累了,就先回家吧。”

  毓坤撂下这句话就向人群中跑过去,他不知道他为啥要这样做,大概就是想弄清楚当年花为啥离开他吧。在一个胡同,那

  人转身,毓坤一眼就认出那就花,脸上变得有些憔悴。

  “你······”

  两个人同时开口,场面弄的有些尴尬,谁也不知道,两个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还是花先开口了,毕竟她感觉自己对不起毓坤。

  花:“坤,这些年过的怎么样啊,我知道我对不住你。”

  还没等花把花说完。

  毓坤有些气愤地说:“你问我怎么样,你知道吗?当我看到你离开我的时候,我是怎么过的吗?你理解我的感受吗?”

  花:“不,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真的很爱你,我离开你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啊。”

  花开始哽咽起来。

  这时,子渔也从店了走了出来,没看见毓坤的身影。

  子渔:“也不知道去哪了,好不容易让你陪人家出来,现在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叫人家拿那么东西怎么回家啊。”子渔自语道。

  也只好在附近找一下,当她在胡同里看见丈夫的时候,本想开口叫他,忽然一个女人的身影映入她的眼中,凭女人的直觉,她想这事没那么简单,还是静观其变吧,忽然听到丈夫大吼:

  “你能有什么苦衷啊,你知道当我看到你留下的字条的时候,我什么感受吗?我就快发疯了,我从来没想到你会离开我?我整个人就快崩溃了,整个人就没精神了,生活没有了乐趣,感到世界末日就要来临。”

  花眼里的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流。

  “你说的我都知道,每每看到你精神颓废的时候,看到你酩酊大醉的时候,我多么自己能在你的身边安慰你啊,可是我不能啊,你知道那时我的心多痛吗?我受的伤并不比你少。”

  这时,毓坤仰天干笑几声。

  “真的吗?我不相信,你的心真狠。”

  子渔在旁边有点听不下去,心想本来两个相爱的两个人现在怎么弄的跟仇敌一样。

  花忍着泪水,今天发生的事完全在她的意料之内,俗话说:“爱的很深,伤的也最很。”她不怪毓坤。

  毓坤:“没话说了吧,不要找那冠冕堂皇的理由,不是我负你了。”

  花咬了咬嘴唇,好像在做什么决定。

  哽咽说:“你以为我愿意啊,是因为,是因为······”

  毓坤:“说啊,因为什么?”

  毓坤好像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这时,子渔开始往他们的方向走去。

  花好像头有点晕,脸有点苍白:“是因为医生······”还没说完就开始往下倒,毓坤好像还在等下文,谁知道会出现这种场面。不知道怎么办,楞那了。

  子渔紧张的喊:“大姐,这是怎么了。”眼疾手快冲过去就抱着了花。

  毓坤看到出乎意料的一幕,不知所措,子渔对毓坤说:“大姐好像晕倒了,快送到医院。”

  毓坤准备抱起花,看了眼媳妇,子渔好像从丈夫的眼神中看到什么,就对丈夫说:

  “都什么时候了,快点送医院。”

  丈夫送来感激的眼神。

  毓坤:“医生,她怎么样啊”满脸的担心。

  没想到。

  医生火很大指着毓坤:

  “你,病人的家属吧,你是干什么吃的,妻子有病你都不知道,如果早一点来,也就不会错过治疗了。”

  毓坤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医生。”

  医生火更大:“你问我,你怎么回事啊,你妻子得了胃癌,还是晚期。”

  当医生说完那句话的时候,毓坤犹感晴天霹雳,身体不觉得往后晃了晃,头有点眩晕。

  他要找花问个明白。

  这时听见病房里,花羸弱的声音。

  “医生,不要怪他,是我不告诉他的,我的病我知道,况且,他不是我丈夫,让他进来,我有话给他说。”

  医生对眼前的关系也搞不懂了,对毓坤说:

  “你进去。”

  语气并不比刚才弱。一进病房,毓坤就问花:“刚才医生的是真的吗?请你告诉,我告诉我,这不是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你好好的怎么就得胃癌呢,你告诉我”毓坤开始有点语无伦次,毓坤一直在摇花,几乎就快把花摇散了,然后瘫坐在地上嘴里还不停的说:

  “这不可能,不可能,你是骗我的。”

  花伤心欲绝的说:“开始我也不相信,医生说,我从小体弱多病,营养不良,父母去世,打击太大,伤心过度,以及劳累过度,当我知道时候,我真的好怕啊。”

  毓坤:“你可以告诉我啊,我们一起担当啊,一定能把你治好的。”

  毓坤心里不断责备自己当年为啥一点异样也看出来。花好像看见了毓坤的心思:

  “你不要责备自己,我本想告诉你,但我不能,我怕自己治不好了,如果我去世,你会很伤心,以你对我感情恐怕是随我去了,爱一个人,就要为他考虑,让他好好活着,长痛不如短痛,所以我离开了,整个事我担下来,让你认为是我负了你,然后慢慢忘了我,可我没想到。”

  话说到这里,没往下说,毓坤好像想到什么,想到花留下那张纸条的一段话:

  “不求你深深记着我一辈子,只求你别忘记你的世界我来过。不是每个擦肩而过的人都会相识,也不是每个相识的人都会牵挂,至少我们在今生,在那个地方,在一转身的时候没有错过。偌大的地球上能和你相遇真的不容易,感谢上天给了我们这次相识的缘分,不要来找我,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原来就是这事啊,毓坤懊悔的击一下自己的头,自己是干么的吗?

  花打起最后一点精神对毓坤说:

  “不要感到自责,你要好好的生活,你我今生注定有缘无分了,认识你我真的很高兴,你让我懂了幸福的含义,让我的生命充满意义,真的谢谢你,能认识你是我前辈子修来的福分,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要赖上你,你想甩也甩掉。”

  花露出久违的笑容。

  毓坤抽泣的对花说:

  “别说了,别说了,我相信你会好起来的。”

  花:“这是干吗呢,一个大老爷们还这样哭哭滴滴,去把子渔叫过来。”

  毓坤用不解的眼神的看着花,花微笑的对毓坤说:

  “乖,去吧!”

  一会,子渔过来,花拉起子渔的手温柔的对子渔说:

  “您就是子渔吧,毓坤的妻子吧。”

  听到这里,子渔和毓坤都感到惊讶,花好像看出什么了。

  “我就在你们的身边,随时看着你们呢,恭喜你们,子渔谢谢你,帮我照顾毓坤,以后就靠你了。”

  “子渔,我知道你非常喜欢毓坤,你是个不错的女孩,毓坤,有你这样的妻子是她的荣幸,答应我一件事。”

  子渔已经是泪流满面:

  “大姐,您说,我一定回答您的。”

  花欣慰的说:“有你这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去后,你要好好照顾毓坤。”

  子渔哽咽地说:“大姐,我会的,您是怎么了,您一定会好能起来的。”

  花摇摇头,然后,把毓坤的手和子渔的手放在一起,忽然,花的手不觉的垂了下去,花安详的走了,这个世界没什么在再让她挂心的啦。

  花下葬那一天,天气非常的好,微风吹拂着柳条,漫天的柳絮随风飘荡,鸟儿也在自由自在的歌唱,看来,花是真的解放了,自由了。

  突然,花的身体飞向空中,幻化成花的样子,对毓坤说:

  “不要内疚,要好好的生活,这一切都是上天决定,你我无法改变。子渔,你要好好照顾好你和毓坤,到后来,我才知道,自己本一株三叶草,能有幸降落人间,化为人形,受人间痛苦,享受人间幸福,懂了一切,每一片叶都是我经受带来的,我已知足,也修成正果,你们要好好生活,你们也要祝福我,请珍重,我走了。”

  而后,花的身体换成三叶草,一片化作亲情,一片化作爱情,一片化作思念之情,在空中飞舞,忽然母体幻成五朵花:康乃馨、玫瑰、百合、牡丹、红豆,漫天飞舞,飘向人间,点缀人间,让人间充满爱。

您正在浏览: 三叶草
网友评论
三叶草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