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精彩小小说 > 夕颜之颜《六》 (M站)

夕颜之颜《六》

分类:精彩小小说  时间:2021-11-24  编辑:小景

  阿夕一再叮嘱鹃儿不能说出溪边之事。鹃儿那敢说,三小姐不说就是万幸了。只有使劲点头答应。阿夕走到宣相凉棚外,轻声说:奴婢奉梁相国夫人之命送花与宣相国夫人。棚子里传来一个和蔼的声音:“进来吧。” 阿萝低着头福了一福,双手把刚才采下的花枝送上。听到那个和蔼的声音说:“你家夫人客气了,来不不往非礼也,荷心,你随这位姑娘去谢谢梁相夫人,顺便送些新鲜果子过去。”那位叫荷心的姑娘赶紧应下,端起一碟鲜果与阿夕往凉棚外走。阿夕很是失望,不是说宣家千金飘雪小姐也来了吗?怎么整个棚子里就宣夫人与两个丫头呢。她侧眼看着荷心,突然发现荷心很美,头微抬,露出一截雪白细长的颈项,一双手更是洁白如玉。阿夕笑道:“荷心姐姐,你好漂亮呢,不知道你家小姐是否更美?” 荷心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阿夕看得呆了,心想如果夕蕾冷艳如兰,这位荷心就是人淡如菊了。她突然有种感觉此女是风城二绝之宣飘雪。 荷心浅笑着说道:“梁府的小丫头都如妹妹这般灵秀吗? 阿夕一怔,嘻嘻一笑:“是啊,可惜都是丫头,我却及不上荷心姐姐的一根小指头呢。”

  两人说话间对面凉棚里看呆一群人,都在想从宣府出来的这个丫头打扮的女子端得是风姿卓越。交头接耳宣小姐如何的国色天香。荷心走到凉棚外转达宣夫人的谢意。大夫人正想唤她进来,阿夕一手接过荷心手里的鲜果,眨着眼睛笑道:“荷心姐姐,我帮你送进去就行,不耽搁你服待宣夫人了。” 荷心也笑笑:“怎么样也要当面致谢的。” 阿夕轻笑一声说:“还是不要吧,迟早夫人会认出你来,宣府的丫头,说出去多丢人呢,飘雪妹妹! 荷心一惊,脸上笑容不变,转念一想,要真以丫头身份出现给梁夫人行婢礼,以后被认了出来,的确面上也不好看,伸手捏捏阿夕的脸:“小鬼头,有空来宣府找我玩!”走开之时又低声对阿夕说:“你真的只是个梁府的丫头? 阿夕笑眯眯不答。出言一试,荷心果然是宣飘雪。看来她也很想瞧瞧梁夕蕾是何等模样!不惜扮作婢女前来,只是看则看了,却没想到给认出来了会有什么后果。阿夕想阻止她也有好处,省得左右相因此结下心结。她还想平平安安在相府多呆几年呢。 看着宣飘雪优雅的背影,阿夕抿嘴一笑,挥开轻纱走了进去。大夫人疑惑地看着阿夕,不知为何她阻挡宣府丫头进来。 阿夕笑道:“我已瞧见了宣府千金了。”成功转移了话题。几人围住阿夕听她一阵形容,夕蕾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似乎不甚关心,听到阿夕说宣飘雪举止高雅且聪慧过人时,低低哼了一声。脸上挂出一丝不屑。阿夕瞧着叹气,这个大姐好是好就是太自傲。 大夫人又问:“还听到什么话没有?见着两位殿下了吗? 阿夕语塞,鹃儿脸开始发白。阿夕只得答:“没有见着两位殿下,倒是高家千金肯定不如大姐漂亮,连二姐都不如呢。 夕蕾夕菲情不自禁笑了。

  这时听到护国公主说道:“如此良辰美景,若有人抚琴一曲便是锦上添花,听闻宣相千金与梁相千金并称风城双绝,都擅琴艺,不知两位可愿为本宫各献一曲? 阿夕咋舌,裸的PK赛啊。一会儿有待从前来听回音。两家那肯拂公主面子。大夫人以左相为尊,请宣家小姐先奏一曲。 不一会儿,隔壁棚内琴曲扬起。琴音醇和,若九霄环佩之声,正正是取屈原《离骚》中“纫秋兰以为佩”为曲意的《佩兰》只听得一声婉转悠扬的歌声传出:“兰生空谷,无人自芳;苟非幽人,谁与相将。 宣家小姐飘雪的心性一目了然。觅知音之意由琴声徐徐道出。阿夕寻思,有词说,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宣飘雪选此曲明明意在太子,却偏生要强调寻找知音,自比空谷幽兰。摆出不为附富贵的心意,《佩兰》一曲调细而不迫,徐而抑扬。骄傲却不孤高。若得此女子为妻,好比弄玉萧史,怕是宣飘雪揣度太子心意,不肯选有心计一心谋求妃位的女子吧。这一曲下来,就算以后成了太子妃也不会落下一个巴巴去高攀的样子。就算不成,也是曲未得知音而已。阿夕眼神一转,只见对面凉棚除了太子与四殿下的空着,其他已坐满了风城的有为青年们。听得摇头晃脑者,痴呆着大有人在。再看姐姐夕蕾,也已痴了,怕是这曲《佩兰》也道出了她的心意吧。阿夕有点着急,不知道夕蕾选什么曲才能应对。

  夕蕾微微皱了下眉,阿夕此时不知为何有些同情这个要在众人前与宣飘雪一决高下的姐姐,夕蕾能与宣飘雪并称风城双绝,琴艺弱不了那里去,可是要是曲不能达意,选曲就输了气势,以后就成了风城一大笑话了,别说夕蕾丢不起这个人,相府也会颜面无存。 此时宣飘雪一曲终了。护国公主轻咳两声,赞道:“好一曲《佩兰》,好一个兰心慧质的姑娘!宣小姐,本宫正好有一枝翡翠兰簪,过来,儿家亲手替你簪上。 宣飘雪缓步自棚中步出,正是那位荷心,此时她已换掉婢女装束。罗裙摇曳,莲步微抬,走到公主跟前跪下。护国公主自头上取下那枝兰花簪插在她云髻上,宣飘雪口中称谢,盈盈起身,慢慢走了回去。 阿夕往对面一看,宣飘雪这一亮相人前,果然镇晕了对面一啪啦人。她眼光突然扫过一张熟悉的脸。吓得直往后退,把脸隐在夕菲身后。再偷偷看过去,那个被她往溪水里扔的大侠手里拿着一枝桃花轻嗅着。随手把花交给身后的小厮。 小厮拿着花往宣府帐中走去。过了会儿,送花的小厮便多了起来,在宣府棚前穿梭往来。这一来,其它女眷便有被凉着的感觉。护国公主也察觉到这一点,笑道:“梁相大小姐想献何曲?夕蕾朗声作答:“愿以《秋水》应和。 阿夕脸上绽开一朵笑;宣飘雪以兰明志,夕蕾也不差啊。《秋水》空净醇澈,志向高远,此曲意不低于宣飘雪。 夕蕾答后,深吸一口气,伸出双手,不知为何,手指尖却在微微,大夫人心急道:“阿蕾,你一定要赢,别丢我们右相府的脸! 夕蕾手指颤得更厉害。颓然把手一收:“大娘,我输了,我心不能静。”

  此时帐外已有人等得不耐烦,交头接耳起来, 大夫人,夕菲,夕颜都着急地看着夕蕾。阿夕忍不住说:“大姐,你就当在家自已弹琴,弹给自已一个人听就好,输赢不用放在心上。 夕蕾苦笑:“心有得失,那能说放就放?”说罢低头,玉容惨淡。她三岁摸琴,心高气傲之极,平时梁相严苛管教,明言要她嫁入王室,虽闻听宣飘雪与自已并称风称双绝,心里并在意,今时闻听宣飘雪一曲,又得公主赏赐,琴声下拜倒者无数,已是震惊之极。她与宣飘雪实则仲伯之间,然宣飘雪先声夺人,要超越谈其何难!心里百转千回,已无斗志。叹了口气道:“若是我先弹,宣飘雪也是如此!”以琴度心,她已对宣飘雪了解了几分。大夫人急道:“现在什么势头了,再犹豫,别人不耐烦,公主也会等恼了。夕蕾浑身无力,竟也急得半昏厥般瘫倒在鹃儿身上, 阿夕看看夕菲,夕菲摇摇头,琴不是她所长。阿夕对大夫人低声说道:“大娘,阿夕愿解姐姐之围,只是千万不能泄露了出去。 大夫人一呆:“你的琴艺如何使得? 阿夕微抬起头:“总比无人抚琴出臭的好,是吧?大娘?”

  说完,自琴旁一坐,宁神静心,叮咚一声勾起琴弦,想象秋日坐海轮见到大海的那一刻。高旷空澈,蔚蓝海水平滑如蓝色丝缎,眼前唯有海之辽阔,海之胸怀,自已已身化为飞鸟时而低啄海水,时而展翅高飞。于天空中翱翔,戏大海于池塘。夕蕾满脸震惊地看着这个无一技可长的小妹,只觉得她小小的身体似发出一种光,不容人逼视。指下勾抹滑勒,似流水激流飞泻,滴露轩昂;像高山巍峨高壮,接天遏云;胸中自有千壑万象,若不是亲眼看到,会以为出自男子之手,而非小小女童, 禁不住歌道:“吉日兮辰良,吾辈愉兮琼芳。桃夭夭兮灼灼,华采衣兮若英。秋水漫漫兮无穷,吾心高昂兮逍遥……”夕蕾声音清朗,既唱出了对公主桃花宴的谢意,又道出了高远的气度。配上夕颜劲气饱满,余音激响的琴曲。相得益鄣!划下最后一个音符,夕颜与夕蕾相视一笑。

您正在浏览: 夕颜之颜《六》
网友评论
夕颜之颜《六》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