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精彩小小说 > 灵柩(四)女鬼 (M站)

灵柩(四)女鬼

分类:精彩小小说  时间:2021-11-24  编辑:pp958

  我懂那种感觉,我说,就像当年你从泥堆里把我扒出来一样,当时你的手上全都是血.

  鑫爷看看我,拍拍我肩膀,过去的都过去了,别想太多.

  然后他继续说,听完冷羽凌给我讲的故事,我沉默了,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当时的心情,好像一块大石头压在我心口似得,

  我看得出冷羽凌对冷羽兮的感情,当然我也看的出冷羽兮对冷羽凌的疼爱,因为我认识冷羽兮到现在,只有在他妹妹面前

  他才会笑,嘴角弯起的弧度,让我这个大男人看了都觉得那么好看.只是冷羽凌在讲这些的时候没有一丝表情,也没有一丝

  感情,我想,这便是他们给自己冠冷之姓的原因吧.他们两个都是被这世界遗弃的人,冷眼视之,淡漠疏离.

  当我还在想该说些什么安慰他们的时候,冷羽兮突然摆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看着卧室的门,把冷羽凌护在身后说,来了.

  然后冷羽凌也小心的盯着那扇门,一时间卧室里静的只有我们三个的呼吸声.我不明所以,问他们,谁来了 冷羽凌对我嘘了一声

  说,闭嘴,想害死我们啊.然后冷羽兮说,女鬼,我当时心里突然揪了一下,鬼故事恐怖电影我倒是看过不少,猛然间告诉我有鬼在

  接近,还是在现实中,我一时难以接受,虽然我已经接受这世界上有鬼怪之说了.

  果不其然,每天半夜听到的女人哭的声音响了起来,在外面客厅慢慢向卧室移动,还有高跟鞋的声音,当时屋里一片黑,而且特别安静,

  突兀的声音伴随着黑暗给人一种压迫感,就好像你半夜走在黑胡同里总感觉后面有人跟着你一样,那高跟鞋的声音嗒,嗒,嗒.停在了卧室门口,

  哭声也突然消失了,一股寒冷之气无故袭来,我不由的打了个哆嗦,大气都不敢喘.冷羽兮不知道从哪拿出一张黄色的符,夹在手中,小声的嘀咕着什么,

  然后就见他往门上一扔,那符纸竟然放出金黄色的光芒,贴在卧室门上,然后瞬间暗淡了下来.我以为这样是在防止那女鬼进来,谁知道下一刻卧室的门突然扭曲

  起来,映出一个女人的脸,紧接着一个身穿复古式红色旗袍的女人穿门而入,我不知道为什么女鬼都爱披散头发,但眼前这女鬼确实骇着我了,披散

  的头发遮挡着面容,隐约间煞白的脸,还有一条伸的老长的舌头从嘴里垂下来,我发誓那是我见过最长的舌头,凭借看恐怖片多年的经验,这是个吊死鬼.

  冷羽兮护着冷羽凌后退几步,手里结着奇怪的法印,每变换一种手势,指尖都会闪一下蓝色的光,然后就听见冷羽兮念着法咒,神鬼五行,借法地冥.

  灼灵惩恶,涅槃摩罗.燃!就看见冷羽兮双手合着法印向那女鬼一指,一道蓝色的火焰从他的指尖喷射而出,向女鬼飞去.就在那道火焰快要接近女鬼

  的时候,一直低着头的女鬼突然消失了,冷羽兮诧异的皱了皱眉,我正奇怪女鬼去哪的时候,忽然感觉哪不对劲,冷羽兮在那站着,身后就是冷羽凌,那我身边

  这个人是谁 我哆嗦着扭头看过去,一眼看到一双只有眼白的眼睛,红色的旗袍艳的像在滴血,是那女鬼.

  我想跑,可腿脚不听使唤,全身没有力气的瘫坐在地上,我想喊冷羽兮,我不知道为什么就在我眼前的冷羽兮和冷羽凌却感觉不到我这的异常,但是除了上下打架

  的牙齿碰撞的声音,我却喊不出来.那女鬼突然伸出双手掐着我的脖子,瞬间缺氧的感觉遍布我的全身,我着急的不知道怎么办,那一刻我仿佛看到那女鬼在笑.

  情急之下我不小心咬破了自己的舌头,疼痛的感觉压制了我的怯懦,我大喊,冷羽兮,救我.

  冷羽兮转身直奔我跑来,手里夹着一张符,一甩手直接扔到女鬼身上,女鬼啊的惨叫一声,松开了我向后飘去,贴在了墙壁上.捡回小命的我剧烈的咳嗽着,贪婪的吮吸

  着空气.冷羽兮淡淡的问,你没事吧.我说,还没死.他便不再理会我,走到那女鬼面前,像是审问犯人似得,说,为什么不入轮回,有何怨念速速诏来.

  那女鬼却痴痴的低下头,嘴里不住的叨咕着,累森么,累森么... 我当时就乐了,大舌头连话都说不清.冷羽兮又问说,若你信得过我,我可帮你解决你的念,助你

  轮回,但再如此执迷,定诛汝之魂,灰飞烟灭.我当时满头黑线,为毛说话跟演电视剧似得,还是文言文...

  那女鬼低低轻叹一声,转瞬间跟变脸似得换了一副容颜,黑色的眸子,纯净的脸,娇好的容颜再看不出这就是刚才想要掐死我的女鬼,如果她没被冷羽兮的定魂符定在墙上

  的话.

  那女鬼问冷羽兮,你真的可以帮我吗 冷羽兮重重点点头,好似一个孩子在答应别人什么承诺似得.

  女鬼说,生前记忆记不太清了,只记得她在等一个人,那个人说过会来娶她,可是她等了一天又一天,却始终不见那个许诺给她一场婚礼的人出现,从开始的期待变成了后来的

  痴等,再到欺骗的怨恨,她说她忘记等了多久,只知道某天醒来就是那副大舌头的模样,身上还穿着那件红色的旗袍,那是那个人送给她的,说在他的家乡,结婚的人都穿旗袍,

  而不是婚纱.

  我说,你连你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吗 那女鬼转头看了我一眼,我怯怯的避过她的目光.然后那女鬼迷茫的问,我死了吗 又好似在自言自语,

  冷羽兮问女鬼,你是不是想找到那个人

  女鬼点点头,说,我想知道他去哪了,为什么没来娶我,他明明说过许我一场婚礼,让我做最美的新娘,可为什么他却没来.说着,便嘤嘤的哭了起来.

  站在一旁的冷羽凌问那女鬼,你知不知道自己的名字还有你等的那个人的名字,或者其他的一些信息,我们好帮你找到那个人.

  女鬼摇摇头,叹息的说,记不清了.那副落寞的样子让人心疼.一个好好的人,却为了一个约定痴痴等到死,最关键的还是她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等等,那女鬼突然抬起头,说,我记得一个村子,叫寒岭村,他曾带我去过那里,也曾温柔的对我说过,那里,有我们以后的家.

  冷羽兮对冷羽凌说,小凌,你先把她收到束魂镜里,等我们帮她完成心愿后再超度她.

  冷羽凌点头从随身口袋里拿出一面镜子,大小如手掌般,对那女鬼说,你先在这里面待着,等我们帮你找到那个人后,自会放你出来让你与那人见面,解你心中迷惑.

  女鬼似有些怀疑,不过最后还是点点头,扎进了镜子里.

  我问冷羽兮,为什么要帮她,刚才她还想掐死我.冷羽兮说,错亦改之,能帮就帮,对于他来说,鬼再恶,始终抵不过人.人再善,却未能对得起心.

  我知道,他是在说当年的自己.当初年幼的他被父母无情的抛弃,若不是遇到化魂的冷羽凌,或许这世界早已经没有他了.

  我问他要怎么办,他说过两天会以寻找写作素材为由向编辑社请假,去一趟那个叫寒岭村的地方,看能不能找到一点线索.我说,那我呢 还要住在这里吗

  他说女鬼都已经收在束魂镜里了,不会再有其他鬼怪,让我安心住着.然后他和冷羽凌头也不回的走了,临走前冷羽凌丢下一张符说,如果怕就把这张符放在枕头下面,

  保我没事,还不忘挖苦我,让我把裤子洗干净...

  我问鑫爷,后来呢 找到那女鬼等的那个人了吗

  鑫爷说,你别着急,听我慢慢说.

  我说,我能不急吗,我最讨厌骗女人的人了,如果是我的话,我就揍他一顿.

  鑫爷说,严禁使用暴力解决问题.得以德服人.

  然后我弱弱的说,能用唾沫淹死他不.

  鑫爷白了我一眼,说,思想有多远,你给我滚多远.

  我说,得得得,不给你贫,你继续说.

  鑫爷说,其实我们谁也没想到,女鬼等的那个人竟然真的在寒岭村,只不过出乎意料的,那女鬼竟然是被她等候的人所杀.

您正在浏览: 灵柩(四)女鬼
网友评论
灵柩(四)女鬼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