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精彩小小说 > 想象之中 (M站)

想象之中

分类:精彩小小说  时间:2021-10-13  编辑:pp958

  想象之中

  THINKING,冷漠,温柔,恋旧,原来想象之中,我和别人,没有不同。======序言

  宿敌

  林夕是冷枫的宿敌,自小就是。

  每一次错事,母亲只会指责冷枫,即便是林夕做的,也丝毫不给冷枫辩解的机会。一次,两次过去,多了,冷枫竟然习惯了。

  踏入学校。林夕丝毫不曾改变。把同桌钢笔弄坏了,移走同学身后的椅子......大大小小的祸烦透了了冷枫,可冷枫一直强忍着,直到一次考试时,终于宣泄了。

  那是数学考试,同学们都在专注着答卷。快结束时,冷枫正整理桌边的墨水,准备交卷。蓦然,坐在前面的林夕一转身,倾倒的墨水逐渐侵蚀了冷枫整个试卷。实在忍无可忍,冷枫怒火冲着林夕:“刚才大家都在专心答卷,只有你漫无经心地晃来晃去,不答题,你回什么头啊?”

  “我,我只想借一下......”

  “不用解释了,你说你什么时候能不给我惹事?真是的,看见你我就烦!”冷枫收起笔,愤懑地出去了。

  而林夕,独自沉默着,她从未见过冷枫今天这个样子,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不断回荡心头。

  三年的时光飞逝,转眼中考悄然来临。对于冷枫,这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因为此后,他就可以甩掉林夕了。

  然而上天总爱捉弄人。两个月后的中考榜上,两行显眼的字无疑证明了这一点======林夕又和冷枫同班了。

  “天哪,难道她真的是我命中的宿敌吗?”冷枫不停地反问自己。就在这时,母亲的一个电话彻底击垮了冷枫。

  “小枫,我和你爸要出去做生意了,可能要很久才会回来。你先寄居在你表姨姑家,行李都送去了,一切都安排好了。记住,不要再闯祸了,要乖乖听话,知道吗?”

  “嘟======嘟======”冷枫痴痴地听着。

  别咬我

  冷枫拖着身子,无心地来到表姨姑家。表姨姑很热情地把冷枫请到客厅,递上茶,又去为冷枫准备房间。

  “她总是这么疼我,即使我犯了错,她从未责罚我一次。这与妈妈很是不同啊!”冷枫轻抿一口茶,舒缓一下身子,静静地沉思着。

  不一会,楼梯处响起清脆的脚步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向冷枫靠近,直到近处才看得清晰。

  “怎么是你?”冷枫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饮下的茶差点喷了出来。

  “来,来,来,小夕,快向你表哥问好啊。”表姨姑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

  “我......”林夕想要开口,可心里还惦记那件事,不知如何说起。

  “算了,我可不敢当这个表哥,弄不好,最后我会人格分裂了。”冷枫迅速缓下心来,又端起茶杯。

  “哼,谁稀罕,我还不承认是你的表妹呢!”林夕听完冷枫的话,原来的犹豫一瞬间消迹无痕,独自一人上楼了。

  “这孩子,唉。”表姨姑叹了口气,又转身和冷枫诉谈起来。

  冷枫一直悔恨自己,竟然忘记了表姨姑的女儿就是林夕。从小就那么折磨自己,以后还不知会发生什么。

  此后,冷枫一直寄居在林夕家里,而林夕,也一直很少理睬冷枫,即便到了高中。

  开学了,冷枫走进新班级,感觉与初中很是不同,却又有点相似。无意间眄视一处,蓦然想起了。

  “对,还有那该死的她,竟然又坐在我的前面。”冷枫心里暗骂着,可更多的是无奈,“算了,只要她不咬我,一切都无所谓了。”

  天使

  父母出去很久了,冷枫不免有些思念。可转身一想,自己应该要做些什么。于是,冷枫下定决心,一定要取得好成绩给父母看,不让他们失望。

  有心事成。几个月的刻苦努力,使冷枫一直位居全年级第一。对他而言,只有这样,自己才对得起父母的一片含辛茹苦。而对于别人,却只有羡慕嫉妒恨。

  特别是女生,视冷枫集帅才于一身,每见一次都指指点点:“看见没有,那就是冷枫啊!”“真的耶,哇!”然而冷枫对这些都漠不关心,他觉得这些根本毫无意义。

  一次下自习,冷枫独自捧些书走着。已是深秋,又吹来一阵凛风,冷枫不禁打了个颤,而手中的书随及滑落下来。正当冷枫蹲下身准备捡起时,另一双手已伸了下去。

  “字迹清秀,脱俗俊颖,果然不愧为全年级第一的冷枫。”女生捡起落地的书,轻眄了几眼被风吹开的几页。

  “你认识我?”

  “呵呵,大名鼎鼎,无人不知啊。”女生浅笑着,把书递给了冷枫。

  “谢谢,但我可没那么好。”冷枫不禁凝望着眼前的女生,被风吹过的发絮半遮灵眸,两边如画的酒窝更是美得不可救药。

  “你看什么呢?我脸上是不是有什么啊?”女生见冷枫凝望着自己,不觉有点娇羞。

  “哦,那,没什么,我只想再次谢谢你。”冷枫一时惊措,暗骂自己怎么这么无礼。

  “呵呵,都说冷枫谦谦君子,一表风度,今日一见,果然不足为虚。”女生依旧嫣然浅笑。

  一路上,冷枫和女生谈笑风生。后来得知了她的姓名======夏槿薇。

  “无论是名字还是眼帘的人,无疑都是个天使。那美,无可谈及。”冷枫在心中自叹几许。

  “你怎么回来这么迟?平时不是挺早的嘛?”林夕正拿着茶杯取水,见冷枫刚关上门回来,满是疑惑。

  “这不关你的事,你还是喝你的水吧。”冷枫撇下一句,向房间走去。

  “切,我还懒得管呢。”林夕饮了一口,又转身想着,“不对,刚才他似乎很是开心,又回来这么迟,一定有问题。不行,这事必须要弄清楚。”林夕饮完水,匆匆上楼了。

  我想牵着你的手

  从那一晚起,冷枫似乎变了一个人。清早就出去,很晚才回家。不知忙碌什么,林夕一直捉摸不透。偶然在冷枫房间里捡到一张贺卡,写着:“夏槿薇,生日快乐。”

  “切,就一张破卡,我还以为是什么呢。等等,这名字怎么从来没听他说过,还是个女生的。难道......他恋爱了?”林夕越想越认为自己是对的,“没错,一定是这样。明天暗中追踪他,查明真相。”

  果然,冷枫又清早出去了,林夕也一路跟随。

  花香芬芳四溢,溪水潺潺清脆。在一棵坐落不远的枫树前,冷枫停却了脚步。不一会,一个女生走了过来。冷枫从背后取出贺卡和礼物递上:“生日快乐!”

  女生浅笑着。林夕凝视着她,的确美得不凡。

  蓦然冷枫牵起女生的手,专注地凝望着:“槿薇,其实自那一晚认识你时,我知道自己已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你。你的每一次浅笑,扣动着我的每一处心弦。努力打听你的班级,几个月来,每次都暗地注视着你。一次,你为了帮助一个同学止住手腕的血,不顾一切从自己衣角边撕下一块。你的举动无疑是一个天使的奉献。不仅对你的美所倾醉,更叹服你的善良和纯真。槿薇,我喜欢你。我想牵起你的手,两个人去宇宙,一直到老。”

  一瞬间,槿薇原来的笑容消失了,换而代替的是不知所措。

  “槿薇,一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你,没有你的时刻,我苦苦心痛。时常责怪自己,为什么没有勇气向你表白。而现在,我想告诉你,你是我的一切,我为你而活。如果有一天要夺去我的生命,为你,绝不犹豫一分......”

  “别,别再说这样的傻话。”槿薇听着冷枫的每一字一句,如此痴情,只为自己,泪水从眼边流淌不止,“其实,我也喜欢你。可我知道,一定也有其她的女生喜欢你,甚至比我还深。你那么优秀,我恐怕没有资格.......”

  “怎会?你是一个天使啊,应该是我没有资格吧。”

  “你是在取笑我吗?”槿薇蓦然一笑,抹去眼边残留的泪水,“谢谢你,冷枫。”

  林夕凝望着冷枫和槿薇,不觉有一点说不出的心痛。“我怎会有这种感觉 该死。”林夕耐不住疼痛,捂住胸口回去了。

  坏孩子

  林夕不知怎么,几天来一直感冒着。一次比一次严重,甚至起不了床。表姨姑又出去拜访亲戚,无奈,冷枫只好请假照顾林夕。

  取一盆水,浸湿,拧干,擦去脸边的汗珠,轻轻敷在额头上,端去。林夕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依稀看见冷枫在忙些什么。试图起身,却无意打翻了床边的热水瓶。冷枫见状,先一步赶到林夕的身前。

  “别起来,快躺下。”冷枫安抚着林夕,却又隐隐捂住刚被热水烫伤的手,“你呀,什么时候能给我省点心?”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林夕看着冷枫因自己的错而伤成这样,心中愧疚不已。

  “你看,你总不能给我做些好事吧?”冷枫开起了玩笑,“行了,好好休息吧,有什么事就叫我。”说完,转身准备离开。

  “别走,能多陪我一会吗?”林夕努力挽住冷枫的手,有气无力地乞求着。

  冷枫停驻了一会,转眼凝望着林夕乞求的眼神,不禁有点心动。“好,只要你乖乖听话。”

  “嗯。”

  “你这个坏孩子,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对不起,我保证再也不会给你添麻烦了。”林夕凝望着冷枫,当初不知名的感觉又萦绕心头,“谢谢你,冷枫。”

  “嗯?”

  认错

  不久,林夕一如既往地上学了。可刚踏入班级,又转身向办公室跑去。

  “听说了吗?冷枫被停课了,原来他和一个女生在谈恋爱啊!”

  “真的吗?是和谁啊?”

  “不知道,只晓得在班主任课上因回答不上问题,被老师查书。你猜怎么着?不但一片空白,还从里面掉下一封信。没有署名,只知道是一个女生写的。具体内容我不说了,你懂的。”

  “不,我不懂。你说嘛......”

  耳边不断回荡女生们的议论声,林夕侧在门口凝视着垂下头的冷枫。

  “难怪你的成绩突然下降得这么快,哼,和女生谈恋爱?你不知道这会毁了你自己吗?算了,先停课几天吧,自己好好在家反省,等想清楚再来上课,回去吧。”班主任训斥着冷枫。

  冷枫回到家,独自一人关在房间里。晚些时候,林夕端着饭菜,轻轻叩响房门。

  “是你?有什么事吗?”冷枫抹去眼边的泪水。

  “看你心情不好,吃一点吧,否则会伤害身体的。”林夕走进房里,把饭菜放在桌子上。

  “端走,我不想吃。请你出去!”冷枫推着林夕,早已堵在心中的怒火终究抑制不住。

  “我只想你吃一点......”

  “出去!不要再让我说一遍!”

  “走就走!以后你的事我再也不会关心,我的事你也不许管!呜呜......”林夕用手擦拭着止不住的泪水,头也不回地离去。

  冷枫愣了一会,又转身去追,可只听到“哐”的关门声。

  叹了一声,又回房间把饭菜端去厨房。“说起来,还真不知道她会做饭。嗯?”冷枫凝视着桌台上一块血迹,回想刚才林夕擦拭眼泪时左手的食指粘贴着创口贴。“这个笨蛋,自己不会注意一点吗?”冷枫暗地骂着,却更多的是关心。

  然而更让冷枫未曾想到的是,第二天班主任打来电话,让他继续上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冷枫满怀疑惑地向学校走去。

  “林夕没来上课吗?”

  “没有啊,昨天也没呢!”

  同学的话,让冷枫顿时停驻了。

  “冷枫,听说林夕在暗恋你,是吗?”

  “什么?你听谁说的啊?”

  “林夕啊,她向老师解释说,那封信是她写的,只是想和你开个玩笑,却不曾知道害你停课了。现在你回来了,这很好啊。不过,我认为,她是真的喜欢你,不然她怎么不来上课呢?你说,是不是啊?”

  “怎会,怎会这样?这个笨蛋,怎会这么傻?明明是我的错,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对了,她如此委屈,昨晚我还那样对待她,她一定很伤心吧。”冷枫痛恨自己为什么不先弄清楚一切,反而胡乱责怪别人。“不行,我一定要当面向她道歉,取得她的原谅,”

  于是,冷枫迅速去寻林夕,而当走到校门口处,竟遇见了夏槿薇。

  “是你?”

  “听说你被听了课,怎么样,没事吧?”

  “你怎么知道?”冷枫疑惑地看着槿薇。

  “是一个女生告诉我的。她还说让我好好照顾你,不让你胡思乱想,好好地活着。看得出,她很关心你。不知她是你的......”

  冷枫琢磨着林夕怎么会知道槿薇认识自己,还说出这些话,而她现在又去了哪里呢?“哦,那,没什么,你也别胡思乱想了,她只是我的表妹。嗯,我还有事,先走了,拜。”冷枫撇下一句,连忙离开了。

  “表妹?呵呵......”槿薇低头苦笑着。

  冷枫四处寻找着,能知道的地方都去了,但丝毫不见其踪。而无意走到一棵枫树下时,竟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林夕,你还好吗?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错,你为我做了这么多,可我昨晚却那样地对你。我如此罪恶,不值得你这么做。”冷枫紧紧抱着林夕,哭泣着。

  “我......我......”泪水挂不住脸颊,哽咽淹没了一切。

  好久,林夕终于努力吐出了几句。

  “我喜欢你。也不知从何时起,只知道当你开心时,我就快乐,而你难过时,我也很心痛。我知道有一个女生也很喜欢你,你也深爱着她。而这里就是曾经见证你们爱情萌芽的地方。我,也许,没有资格喜欢你吧,总给你惹麻烦。可我真心希望你可以开开心心地度过每一天,没有一丝烦恼,那,我就,知足了。”

  “傻瓜,说什么胡话?离开我,你还能去哪里?”冷枫牵起林夕的手,“你看你,那么不小心,手划破了吧?现在还疼吗?”说着,冷枫又抹去林夕眼边的泪水。

  “不疼,比起心痛,这点根本不算什么。”

  “你呀,总让我担心。不过你可以放心,从现在起,我绝不会再让你流一滴眼泪,我要看到你每时每刻都满载着笑容。”冷枫轻轻抚摸着林夕的额头,如此温柔。

  “如果这样,我不就成了白痴了吗?”

  “呵呵,你本来就是白痴啊,小傻瓜。”

  “你再说一遍......”

  “呵呵,白痴,白痴,你就是白痴......”

  有何不可

  冷枫又约了槿薇在枫树下见面。而这次,和以往都不一样。

  流水显得凄凉,凛风飘起的落叶更添了几层残伤。不久,槿薇一步一步地走来,可脸边再也没有显现过去的浅笑。

  “有什么事吗?”

  “嗯,那,其实......”

  “什么?”

  “我......其实,我喜欢林夕,就是那天找你的女生。她为我付出了太多太多,而我却一次又一次伤害她。她需要照顾,而我就是要弥补所犯下的错。对不起,请原谅我,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了,我们分手吧。”

  “果然如此吗?”槿薇低下头,用脚把一颗碎石踢得老远。“其实我早就猜到会有今天的情形。那天她对我说的话,没有一句不含着泪赋着情。如此,绝不是一个表妹所能并论。她那么爱你,远比我爱得深,也许,我再也没有资格纠缠你了。”

  “槿薇......”

  “没事,我很开心,真的。有这么一个女生为你倾付一切,我很欣慰。嗯,那,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先走了。祝你幸福!”槿薇侧过身走着,强忍的泪终究流淌不止,一滴滴落在,践踏的脚印上。

  “你为什么这么傻?”

  “因为我喜欢你啊。”

  “可我不能陪你在一起啊。”

  “没关系,只要你不怀忧愁,为了你,这又有何不可呢?”

  两种悲剧

  林夕终于可以和冷枫一起上学,追闹,满是欢馨与甜蜜。然而不久后的一个下午,一切都似泡沫之影======破灭了。

  “妈,你醒醒啊,你别吓我,妈!”林夕哭喊着躺在病床上的母亲======一动不动。

  “这是怎么回事 ”

  “我也不太清楚,我只是刚好经过,看见她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连忙打电话送她去这里。听医生说,她好像是心脏病突发了。”

  “都怪我不好,明知道妈妈有心脏病,我却还让她一个人去。我真是该死啊!呜呜......”

  “小夕,别再自责了。表姨姑这样,我也很难过。可光哭是没有用的,要相信医生,相信奇迹!表姨姑一定会好起来的!”

  “真的吗?”

  “当然,希望在人间啊。”

  冷枫的父母闻讯,也匆忙乘飞机翌日赶来。在众多医生的苦心抢救下,表姨姑终究失去了最后一口气息。

  冷枫的父母处理好丧事,又打点了家里的一切,眼看着林夕孤苦一人,边想让冷枫带她来一起生活。

  而林夕,跪在母亲的墓碑前,双眼痴痴地凝望母亲的灵牌,泪水似破船中的漏水止不尽的流淌。

  “人死不能复生,别太伤心了,会伤及身体的。”冷枫停驻在林夕身旁。

  “呵呵,伤及身体?比起失亲的痛,这点又算得了什么!是谁说过要相信奇迹,又是谁说过希望在人间?谎言,全都是谎言!呜呜......”林夕痛不欲生,拼命地啜泣。

  “可这是命中注定的,谁也无法改变啊。表姨姑去世了,我们都很心痛。可我们更应该勇敢地活下去,把痛化为前进的勇气。我想,表姨姑如果泉下有知,她也不希望你现在这个样子吧。”

  “你什么意思?”

  “来我家住吧,毕竟你一个人不方便,我和父母都会照顾你的。”

  “呵呵,真想不到你会是这样的人。我妈妈去世了,你就这样无所谓是吗?告诉你,我是不会去你家的,从现在起,我和你毫无瓜葛,你也别再来找我!”说罢,林夕蓦然起身,不知向何处跑去。

  “怎会这样?一切为何会变成这样?”冷枫目视着林夕离去的背影,千般自叹。

  “我真的错了吗?”

  单人旅途

  “林夕,你到底在哪里?”冷枫四处奔跑,寻问声回荡空气每一处氤氲。无望而归,满心失落。

  “算了,以后再慢慢找吧。毕竟,她也不是小孩子了,早晚都会回来的。”父母见冷枫如此憔悴,只好安慰一下。

  “不行,她当初为我付出了那么多,况且我还发誓不让她留下一滴眼泪,而今,我食言了,更应该努力弥补。不找到小夕,我绝不回来。”

  “小枫,快回来......”

  夜色明空,如清流洒遍大地。冷枫孤零零一人,除了寂寞,没有什么可以依靠。徘徊在路街,眼帘的视线越来越模糊,直至一片黑暗。

  “这是哪里?我怎会在这?”冷枫蓦然醒来,见四周一切都那么陌生。

  “这是我家。昨晚我在路边散步时看见你昏倒在地,没有办法,只好把你带回来了。看样子你一定很久没吃东西了吧,来,吃点吧。”槿薇一手持着碗,一手用筷子夹起几卷面条,在嘴边吹了吹,递到冷枫面前。“是我自己做的,可能不太好吃,希望你别嫌弃啊。”

  “怎会?”冷枫凝望着眼帘的槿薇,其身影,如此,相似,一个人。“她也不太会做饭啊。”

  “嗯?谁?哦,是林夕吧。”槿薇又递过一卷面条,“她一定很贤惠吧。”

  “呵呵,什么啊,笨手笨脚的,菜都不会切,反而把手给划破了。你比她好多了。”冷枫不经意一笑,却更多的是思念。

  “是吗?可我宁愿笨手笨脚,甚至是划破手指,至少,是为了你。那,什么,对不起,我不禁胡乱说了几句,你可别当真啊。”槿薇整理碗筷,漫不经心地向厨房走去。

  “那,小夕,你现在又会在哪里呢?”冷枫依靠床边,深深浅思着。

  如果当时

  又是三年飞逝,冷枫顺利考上了邻省一所重点大学。与之相随的还有槿薇,因为有了冷枫课后的帮助。也不知是感激搭救之恩,还是寄托对林夕的思念,冷枫终究又与槿薇恋爱了。

  “你说,刚才老师那道题论证的对吗?”槿薇坐在附近的咖啡店里,端起咖啡寻问着冷枫。

  “那你认为呢?不管怎样,只要自己是对的,不用顾及他人的对与否,即便是老师。”冷枫轻抿一口咖啡,回味着浓郁的甜香。

  “呵呵,也许你说的很对。”槿薇蓦然浮起了昔日的浅笑,“服务员,买单。”

  “这么快就回去了吗?”冷枫放下手中的咖啡,不禁问道。

  “嗯,回去把那道题弄清楚。”

  “呵呵,你变了,变得认真起来了。那,一起走吧。”

  服务员翻阅着账目记录:“一共是30元,谢谢。”

  “好的。”冷枫起身从钱包里取出钱,递给服务员。而当服务员抬起头时,冷枫不禁一愣。

  “小夕?怎会是你?你怎么会来这?还做起了服务员......”

  “是你?我......我......”

  “既然你们好久没见,那不如坐下来慢慢诉谈吧。我还有事,先走了。祝你们聊得开心。”槿薇见状,识趣地离开了。

  “她总是会为别人着想,不想我们三个那么尴尬地在一起。”林夕叹服着。

  “是啊,她很会理解别人的心。”

  “你们依然在一起吧。”林夕有气无力地坐了下来。

  “嗯,她和我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就是这里。”

  “是吗?也许这就是上天的给予的缘分吧。”

  “可能是吧。你呢?近年来还好吗?当初为什么离开,又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没有为什么,只是一时冲动罢了。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自己真的很可笑。”

  “不,一点都不。如果当时我抓住你的手,不让你离去,也许不会有今天的局面。”冷枫凝望着林夕的双眸,一丝悔恨不经意流出。

  “可惜时光不会倒流,如今再多的悔恨也只是徒劳。”

  “徒劳吗......”

  “看得出她很喜欢你啊,一切都为你着想,我很欣慰,你终于找到一个最知心的人了。”

  “小夕......”

  “好了,该聊的都聊了。毕竟相识一场,况且作为表妹,这一顿我请了。以后,有什么事就来这里吧,我随时都在。”

  “嗯,我会的。那你也要好好注意身体,别太勉强了。”

  “知道。”

  “那,走了。”冷枫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走。

  他知道,自己会忍不住落泪,而他最不愿的就是在林夕面前落泪。可冷枫又何曾想到,其实林夕三年来,一直都是如此。

  无论经历什么挫折,流过多少泪水,心中唯一的信念就是可以再见一眼冷枫。可是,她不敢。因为,她怕落泪,在他面前。

  蓦然不知谁的手机铃声响起了,林夕端起咖啡聆听着:“当天上星河转,我命已定盘,待绝笔墨痕干,宿敌已来犯,我借你的孤单,今生恐怕难还......”

  “也许,不在想象之中,我终究只能做他的宿敌吧。”

您正在浏览: 想象之中
网友评论
想象之中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