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小说 > 精彩小小说 >  爱 要 怎 样 才 完 美 (M站)

 爱 要 怎 样 才 完 美

分类:精彩小小说  时间:2021-09-13  编辑:pp958

  爱要怎样才完美

  (纯属虚构)

  (一)

  秦浩天最近不知道怎么了,一到休息日就想去姐姐家,到了姐姐家,又不知道做什么好,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的,搞的姐姐姐夫老是疑惑的的看着他。就这么耗到吃饭时,精神就全来了,和姐夫天南海北的侃个没完。聊过政治聊娱乐,聊过国内聊国外。看他们聊的那个热呼劲,谁能想到两个月前,秦浩天还和父母一起强烈的反对姐姐秦蓝儿的这门婚事呢。反对倒也不是因为别的,一个很俗气的原因,就是姐夫比姐姐足足大了二十岁。再看看这个姐夫,也不知道什么地方吸引了姐姐,就有力量让姐姐三天不吃饭,不要命也要他。姐姐也不差哎,虽算不上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但是也标标致致,秀秀气气的,上大学时也被一致认为是校花的,追的人不下一个连吧?可是她就铁了心的跟了这个已经四十多岁的陈梦杰。这个陈梦杰也没什么不好,就是头顶秃点,肚子大点,眼睛小点,皮肤黑点,最关键的是人家学问多点,事业好点,这大概也是姐姐秦蓝儿最看重的两点。但是还有一点,他还有个二十岁的女儿,比姐姐也小不了几岁,居然就是姐姐的女儿了,哦,这辈分。

  姐夫的女儿,想到这里秦浩天就情不自禁的笑了。他假装不在意的用眼睛瞄了她一眼,她正安安静静的吃着饭,对他们的聊天,她不插话,也不评论,只是微微的笑着,低头吃饭。但是就这份要命的安静,居然让秦浩天有点舍不得移开目光。他紧紧的盯了她一眼,又赶快转过头和姐夫胡扯。她不一会就吃好了,悄悄的站起来冲各位点点头就转身回自己的房间。

  “思晴,吃点水果。”姐姐招呼。

  “不用了,你们慢吃。”她回答一句就关上了房门。

  秦浩天的热情没有了,整个饭桌上的气氛也变的低沉了 。他匆忙的吃完饭,就和姐姐两口子告辞出来。到了外面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心里的那份失落却越来越沉重。他无法分析自己的感情,也不敢去分析。他不能告诉任何人,每次吸引他去姐姐家的并不是因为想姐姐,而是另有原因。秦浩天边走边想,脑海里像放电影似的一遍一遍的回放着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说实话她也不算特别漂亮,姐姐秦蓝儿就比她漂亮很多。她只是有一种特殊的味道,是的,就是那份特殊吸引着他。她瘦瘦弱弱的,披着一头及腰的长发,很自然的黑色,直直的,不加一点修饰。她的眼睛很大,黑黝黝雾蒙蒙的,相当的干净纯洁。当她不说话就这么笑眯眯的安静的看着你时,你会觉得自惭形秽,会觉得她就是落入人间的精灵。

  每次去姐姐家呆上一天,就为了晚上吃饭时能看见她一次。平时一般她都不在家。他也曾经装着不经意似的问过姐姐,姐姐说她高中毕业就不想上学了。因为天性安静,不喜欢太吵闹复杂的环境。于是她爸爸也不勉强,看她酷爱花,就为开了一个花店,让她经营着,据说经营的还不错。想到这里,秦浩天有点兴奋了,这真的是人间的极品,可遇而不可求的女孩子,这样的年代,这样的城市,这样的环境,怎么会还有这样的女孩子,如一朵清新的莲。是的,她就像一朵莲,亭亭而立,不忧不惧,就那么旁若无人的盛开着,“只可远观而不可袭玩也。”

  (二)

  今天阴天,花店的生意不是很好,思晴就让顾梦回去休息,她自己一人照顾。顾梦是一个农村的小丫头,才十八岁,刚刚到这个城市来打工,就遇到了思晴,一个善良不势利的老板,所以她的运气是极好的。这不听说老板放她一天假,立即开心的收拾了一下走了。十八岁,还是孩子,哪有不爱玩的呢?思晴看她那高兴的样子,微微笑了笑,自己拿着花枝慢慢的修剪着。

  秦浩天轻轻的走进店里,含笑看着她做事。思晴今天穿了一件嫩绿色的小开衫,一条纯白色的长裙,长发披肩,只在刘海边点缀了一个绿色的小发卡,亭亭玉立,衣袂飘人,她像一株娇艳的小花,钎尘而不染。她的手白皙修长,毫无瑕疵,拿着剪刀的那股认真劲就像是在雕刻一件艺术品。古人用“手如柔荑,肤如凝脂。”来描写女子的手指纤纤如嫩荑,皮肤白皙如凝脂,向来都让秦浩天觉得夸张,但是今天他总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用在思晴身上,真的是恰如其分,有过之而无不及。

  “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思晴的突然开口吓了秦浩天一跳,他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抬头刚要讲话,就看见思晴那有点惊讶的表情,突然就恍然的笑了笑:“不好意思,我没在意是你,你怎么知道我店在这里?”不等秦浩天回答,她就自顾自的接下去:“一定是蓝儿小阿姨告诉你。你要什么?买花给女朋友吗?”

  “不是,我也比较喜欢植物,今天闲来无事,正好路过你的店,就进来看看了。”秦浩天笨拙的回答,“你这里花的品种挺多呀,我认识这个,这叫‘ 柠檬草’花语是‘说不出的爱’;这个叫‘翠菊’,花语是‘追想、可靠的爱情、请相信我’。我说的对吗?”秦浩天调皮的,笑眯眯的看着思晴。

  “你怎么知道的?那这一朵呢?”她拿起身边的一朵深红色的话问。

  “这个嘛,是红蔷薇,意思是‘只想和你在一起。’”秦浩天话里有话的说。

  思晴的脸微微的红了一下:“你知道的还真不少,这盆花呢?” 她指着一个盆景一脸坏笑的问。

  那是一盆长的像仙人掌的植物,枝子都有刺而多肉,却开着一朵一朵小红花。秦天浩笑了:“没想到你这里还有这样的花,我以为只有什么玫瑰呀,百合呀, 康乃馨呀,菊花之类的,送人的花,居然还有这样特别的。”

  “不认识了吧?”思晴胜利的笑着。

  “当然认识,这是麒麟花吧 ?有红色和黄色两种,事实上,它全年都能开花,但是秋冬两季,它的花开的特别的好,但是它需要充足的阳光,水温适宜,还要足够的关心和照顾。”秦浩天侃侃而谈,别说边想:“幸亏昨天晚上在书上看到,不然今天可就丢人了。”

  “知道的还真不少,你是学植物的?”思晴的神色是有点惊喜,也有点好奇。

  “嗯,狠学过一阵。”秦浩天想着昨天晚上买的几本植物的书,又在电脑上看了大半夜关于这些花和花的语言知识,就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还是有用的,不是吗?

  “那你有空就来我店里坐坐,教教我,我虽然喜欢,但是很多知识都不懂,要照顾店里的生意 ,就没那么多时间看书了。”她很认真的说。

  “嗯,好的呀,以后如果有什么好的品种花,我都会给你找来,然后教你怎么养。”秦浩天郑重的承诺,心里也早已经乐开了花,终于有个名正言顺的理由来接近她了。

  于是,秦浩天呆在思晴的店里一天,他搜肠刮肚的把昨天晚上临死抱佛脚恶补的那点养花知识全部给倒了出来,说的思晴一愣一愣的,对他简直是崇拜 极了。一直缠着他问这问那的,搞的秦浩天自己都疑惑了,还真把自己当成了专家,一本正经的讲了一遍有一遍。中午两人都没回家,在店里叫点外卖,吃的又热闹又温馨。到了晚上,思晴又邀请他一起回家吃晚饭,本来就是思晴不说,他也几乎都是在她家吃晚饭的。两个人锁了店,像熟悉多年的好友一样,一边走着一边说着。

  是秦蓝儿开的门,看着门口站着的这一对,她愣大了眼睛,惊异的望向弟弟。

  “小阿姨,他是在我店里教我养花的,我顺便让他来家里吃饭。”思晴忙解释。

  “哦,我从不知道他还会养花。”蓝儿嘴里嘀咕着,带头走进屋里,心里隐隐的有一种不安。

  (三)

  “看,你又搬花来了,我这小房子都快塞满了。这次带来的又是什么花?”思晴看着走进店来的秦浩天笑着说。

  “这次的花比较特别,你看认识吗?”浩天说着把花盆放桌子上 。这是个奇怪的家伙,绿色的,身上肉肉的,在它的身上只见到一枝枝绿色圆圆的茎,不晓得它的叶子跑到哪而去了,而花开在枝顶上。

  “这是什么?真好看呢。”思晴惊叹着,“你从哪里找来的? ”

  “不认识了吧?这叫绿珊瑚,你看它不像一株珊瑚树吗?只不过它是绿色的。它比较喜欢海滨的酷热、干燥和有盐气或盐分的环境。” 秦浩天认真的说。

  “我一定好好的养它,你放心吧。”思晴说着就把绿珊瑚给搬到墙角的架子上,给了它一个很好的,容易让客人看见的位置,能看出她是真心的喜欢这花。 “早上小阿姨问我今天晚上是不是还和你一起回家吃饭,小阿姨说‘你和舅舅一起回来吗?如果回来的话,就打个电话回家。’经她这么一说,我才恍然,原来你是我的‘舅舅’。糟糕的是我却一直当你是朋友了。”思晴说完,有点莫名的伤感起来。

  “见鬼,我是你什么‘舅舅’?我们才相差三岁呢。思晴,抛开亲戚关系不谈,你对我本人就没有一点感觉吗?不知道我天天来是为什么吗?我不相信你有这么迟钝,到现在还不知道我的用心。”秦浩天干脆直接的问出来了。

  “你是知道的,如果对你没有感觉,我怎么会那么开心?会那么的期待?”思晴说完脸一红就低下了头。

  “原来这么多天不是我一相情愿呀?那我的心思还真是没白费。我天天开夜车恶补的这些知识还真是帮了我的大忙了。嘿嘿。”秦浩天看自己想出来的‘花招’居然还有用,心里真是得意极了。

  “什么恶补知识?说什么呀?我怎么不太懂?”思晴好奇的问着。

  “不能说,说了就不灵了。”浩天依旧笑个没完。

  “说嘛,说嘛,我要听。”思晴讨好的把脸凑到浩天面前,仰着头,撒娇的要求着。

  秦浩天看着自己面前的这张娇好的面容,那一排长睫毛不安的一扇一扇的,红润的小嘴就在自己的面前,心里不禁一阵激荡。他忽然低下头在她唇上轻吻了一下,马上尴尬的闪开。而思晴的脸一直红到耳跟,忙离他远一点,抬头向不远处修剪花草的顾梦瞄了一眼,顾梦只装作没看见,只管修剪手里的花草,但是那洋溢在嘴边的笑容明显的就在表示,她什么都看见了。思晴更不好意思了,她瞪了浩天一眼,退回到柜台后面,假装看别的东西。

  秦浩天悄悄的看了她一眼,拿出手机低下头玩着,这一刻谁都不好意思先说话了,空气陡然就沉默了。

  不一会,思晴的手机响了,她拿过来一看,是条浩天发的短信,她抬头看了他一下,脸依旧红红的去看那条短信:

  “别怪我这么冲动,要怪只能怪你太美好。希望刚才的举动没有冒犯了你,如果时间能够倒流,我还会这么做。”

  思晴想了一下回复:“没有怪你,可是你是我的‘舅舅’。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只要你也像我爱你一样爱我,就不存在别的问题。”浩天快速的打着字。

  “你是知道我的心意的,我和你在一起很快乐,这是以前从没有过的感觉。你没来时我会期盼,见到你我就开心。如果你休息的时候没来,那一天我都像生活在黑暗里,了无生气。这样的感觉,我没有别的词语代替,只能称之为‘爱。’”思晴的脸依旧红的,边发信息边偷偷的用眼睛瞄浩天。

  浩天一看到这个信息,再也坐不住了,站起来一手拉住思晴就往门外跑,思晴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吃惊的嚷:“你干嘛呀?我拿件外套呀。”

  “不用,不用,我要带你去个地方,我要好好的和你说说话。”秦浩天没有停下来,拉着思晴一直跑,跑了一小会,思晴就上气不接下气了。

  她甩开他的手:“别跑了,再跑我就要死掉了,我们慢慢走路。”

  “也到了,这里安静,我要这样的环境,好和你说话。”浩天牵着她的手,慢慢的走。

  思晴抬头看,原来就是 公园,这里树木比较多,儿童的游乐设施比较少,所以确实是个安静的地方,也确实是年轻人谈情说爱的地方。思晴不再说话,和他手牵手慢慢的向公园走去。

  在树林深处浩天停了下来,深深的凝视着思晴,那是怎样的眼神啊?装满了所有的感情。思晴呼吸急促起来,双手去推他,不安的说:“干嘛呀?找我来说什么?”

  “闭上你的眼睛,我想好好的吻你。”秦浩天还是深深的盯着她,头慢慢的向她靠近。

  思晴的心跳的越来越快,在他那深邃的目光下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虽然闭上了眼睛,但是她的长睫毛还是在那里紧张的忽闪忽闪的,那么动人,那么的令人情不自禁的想去亲近她,保护她。

  浩天靠近她,把她紧紧的搂在怀里,在她的长睫毛上引下深深的一吻,然后又去吻她的鼻翼,吻她的耳朵,最后才温柔的吻上她的唇。那一吻足有一个世纪那么长,他们陶醉在这样情深意长的吻里,是那么的甜蜜,那么的幸福。

  (四)

  年轻人的恋爱向来是不背人的,爱就是爱了,恨不得向全世界的人宣布,他们在恋爱。秦浩天和思晴也是如此,他们早上相约一起步行去店里,然后浩天去上班,下了班接上思晴再一起回家,不然就出去玩。吃饭的时候,他们也毫不忌讳,目光一碰到就舍不得分开,在那里痴痴的对望着,饭都忘了吃。

  他们这一变化令秦蓝儿吃惊不已,她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到来了。怎么会这样呢?偏偏他们就能走到一起了?她背后找老公陈梦杰商量。男人毕竟是大而化之的,他听了哈哈一下:“这事情太好了,本来还担心他们相处不好呢,居然谈起恋爱来了,好事,好事。干脆我们两家合在一起过算了,这多好。”

  “你真是笨蛋,你不知道他们一个是你女儿,一个是我弟弟,说穿了就是舅舅和外甥女谈恋爱,这要传出去了要多难听就多难听。让别人怎么看我们家?说的不好听的还会说他们在乱伦,他们的恋爱,不会有人同意的。你的妈妈,我的父母,他们好不容易接受了我们俩的感情。还没缓过来,怎么能再接受他们呢?”秦蓝儿一连串的说着,说的又快又急。

  “他们不过是在恋爱,你整的这么复杂干什么?又是乱伦,有是长辈的。等等,你怎么连乱伦这话都说出来了?他们又没有血缘关系,怎么能称得上是乱伦?这太严重了。实在是你想的多了。”陈梦杰听了她这一大串话,有点糊涂,但是并不认同。

  “你怎么这么笨呢?你忘记了我们是什么关系啊?我们是夫妻,你的女儿就是我的女儿,虽然我们的年龄上相距不大,但是法律上她已经是我的女儿了,我的女儿怎么能和我的弟弟谈恋爱?这不是乱伦是什么?不止是我无法接受,所有人都不会接受,包括法律。”秦蓝儿语气越来越激动,她恨不得拿根棍子敲醒他的脑袋,“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事不能再任其发展下去,你找思晴谈,我找我弟弟谈,必须在他们陷的不深的时候让他们分开。”

  “说出这话,好象你从来都没有恋爱过一样,难道你不知道‘抽刀断水水更流’吗?难道你不是刚刚冲破各种阻力和我才走到一起的吗?怎么到别人身上你就这么的不理解?这么的世俗?”陈梦杰不满她的做法。

  “不管怎么说,你非听我的不可,今天晚上就谈,必须要谈,你一定要坚定立场,和我站在一边。”蓝儿斩钉截铁的说。

  “好吧,祝你好运,但是别抱多大的希望,我不认为有用。”陈梦杰慢吞吞的说。

  好不容易到了晚上,两个年轻人相伴而归。看秦蓝儿坐在客厅里,浩天心无城府的打了个招呼,拿起茶几上的一串葡萄就递到思晴嘴边,思晴笑呵呵的吃了一粒,浩天又凑上去吃了一粒。就这样葡萄在两个人的之间转来转去,蓝儿的头都转晕了。她真是奇怪这爱情力量,想起以前的思晴是多么的安静的,害羞的,像一只容易受伤的小兔子。可是现在的思晴是开朗的,是美丽的,是幸福的。她有点相信陈梦杰的话了,怕是自己的力量太小了,这力量在爱情面前显的太微不足道了。可是不能认输,怎么也不能任由他们发展下去,晚上怎么也要试试。

  吃完晚饭她对陈梦杰递了个眼色,于是就各自带着各自的亲人走进自己房间,关上了门,开始了所谓的谈话。

  结果是可想而知的,秦浩天暴跳如雷,指着姐姐说她迂腐的像个老太太,怎么也不相信她就是刚刚用生命来捍卫自己爱情的坚强的开明的女人。怎么这事情一发生到别人身上,就都变的那么的不可理喻。浩天大发了一通脾气以后气鼓鼓的坐在那里生闷气。

  秦蓝儿看他冷静了,才慢慢的走到他身边,把手扶在他的肩身,和颜悦色的跟他讲道理。浩天肩一缩,不让姐姐碰,转身用背对着姐姐。姐姐叹了口气,缩回了手,也在他身边坐下。摆事实,讲道理,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苦口婆心的劝慰了半天。浩天的脸色才有点和缓过来,并且看着姐姐沉思起来。姐姐看他听进去了自己的话,于是不再说话,而是退出房间,并且关上门让他自己去想。到了外面的客厅才发现陈梦杰早就在客厅里坐着了,并且抽起了烟。她询问的望过去。

  “她在哭,她不能接受就这样分手。她说我们这样做是安心要剥夺她一辈子的快乐与幸福。唉,蓝儿,我们非要如此吗?我们不能成人之美吗?何况他们不是别人,是我们最亲的人呀,我们为什么要让他们如此痛苦?”陈梦杰苦闷的说。

  “我理解你的心情,我心里何尝又不难受?可是我们毕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他们的恋爱为世俗所不容的。”蓝儿辩解着。

  “什么是世俗?什么是真理?我不相信你这么短时间内就把自己变的如此的世俗了。我明天就要去找人咨询一下,到底他们的恋爱是法律所不容,还只是世俗观念所不容,如果是后者,去他妈的世俗,都给我丢的远远的,我才不管这些呢,我只要孩子们生活的快乐就好。”陈梦杰恨恨的骂出一句脏话,把烟头使劲的掐灭在烟灰缸里,仿佛把那些烦恼都通通掐死了一样。

  这时候浩天开门出来,也恨恨的望了姐姐一眼,再无比心痛的看了思晴的房门一眼,他什么话都没有说,就这么心碎的走了出去。蓝儿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终还是没说出口,而思晴的房门却一直闭着,一时间空大的房子寂静的没有一点声音,只有蓝儿独自坐在那里,夜渐渐的深了......

  (五)

  早上秦蓝儿还没起床,就被电话铃声吵醒, 她叹了口气,本来昨天晚上大家就闹的不愉快,觉也没睡好,不知道这是谁一早上就闹的人不安宁。她摸过电话,也没看清是谁打来就,就那么迷糊的“喂”了一声。电话那头像闹了地震一样,传来一妇女炸雷似的声音:“你心怎么这么大呢?这时候还睡的着?”吓的蓝儿一个激灵,睡意全没了,她赶紧坐好,对着话筒轻声说:“妈,怎么啦?一早上发这么大火?”“怎么了你不知道吗?你这姐姐是这么当的?浩天天天去你那里,你就不知道管管他?随着他胡来?姓陈一家都是什么人啊?就赖上我们家了?女儿给他家了还不够,还要把我儿子也夺走啊?他家除了我们家就找不到对象了,是不是啊?”电话那头秦妈妈连珠炮似的说着,蓝儿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就这么默默的听着。“今天你们回来一趟,我们要把这事情说清楚了,这事闹的,还都要不要脸了?”说完就挂了电话,蓝儿放下手机,坐在那里怔怔的发呆。

  “谁的电话?”陈梦杰也醒了,他看着蓝儿柔声的问。

  “我妈妈,让我们今天回去一趟。”蓝儿无奈的望着老公。

  “我不去,你妈妈那样,我可不想惹她。”陈梦杰往后一躺,拿过被子盖住头,好象丈母娘就在旁边一样。

  “你能躲过去呀?有事我们一起面对呀,不是说好了吗?今天我们回家和老人谈一谈,说不定能把他们说动了,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蓝儿扯下他的被子说。

  “怎么可能呢?就你妈妈那样,谁能说她的话?我可算是见识过了,告诉你,就你妈妈那样,我还真不想让思晴嫁过去呢,她能被你妈妈活吞了。”陈梦杰夸张的说。

  “当我妈妈是老虎啊?不去也行,那他们的事情就此拉倒,谁也不许提了,我不会再让浩天来这里,你也管好你女儿。”蓝儿丢下这句话,就悻悻的起床换衣服。“你不去我还要回去一趟,不说清楚老两口能消停啊?”

  “唉,好吧,就是刀山油锅我也陪你走一趟。”陈梦杰说完也无奈的从床上爬起来。

  “这才是我的好老公,妇唱夫随嘛。”说完蓝儿在老公额头上亲了一下,就跑去梳洗打扮了。

  陈梦杰摸了额头一下笑了:“这傻丫头。”说完赶快穿衣服,要穿精神点,要让人看着不那么老气,要干净整洁点,这都是蓝儿平时跟他说的,今天就全用上了。

  等他们收拾好,走出房门一看,思晴好象还没有起床,他们也就没喊,怀着复杂的心情一起回娘家。

  他们两家离的也不远,走路十分钟就到了。陈梦杰还没进门心情就紧张了,他从来都没有别的女婿回娘家那种被捧为上宾的感觉,每次来都好似开批斗会一样。“唉,谁叫咱是二婚呢?谁叫咱年龄那么大呢?”他嘴里嘀咕着。

  “你说什么?”蓝儿边拿出钥匙开门边疑惑的问。

  “没事,就是刀山也来了,大丈夫岂有退缩的道理?”说完挺了挺肩,近乎勇敢的跨进门去。

  秦蓝儿他们一走进家门就感觉气氛是异常的压抑,她一眼就看见父母很严肃的坐在沙发里,对于他们的到来好似没看见一样,陈梦杰知道不妙了,他有点后悔来上这刀山了,可是现在想退也退不了,只好硬着头皮叫了声:“爸爸妈妈。”秦爸爸算是给了面子,在喉咙里哼了一声,秦妈妈连正眼都没瞧他一下。

  “妈妈,你这是怎么啦?梦杰叫你呢。”蓝儿有点代老公尴尬了。

  “不用这么客气,相差不了几岁。”秦妈妈是一点面子都没给,本来不是出了秦浩天这档子事,他们的关系已经缓和了,现在一闹又僵了,关键是还没闹就僵了。

  蓝儿叹了一口气问:“浩天呢?今天是星期天,他应该没上班吧?”

  “把自己关在屋里了,昨天回来就跟我喊,说这辈子非思晴不娶了,你说这祸害东西,这像个舅舅说的话吗?我们家的丑是让你姐弟俩给丢尽了。还有你陈梦杰,你是给他们灌了什么迷药?让姐弟俩上着杆子要去你家?我这两孩子算是为你家养的啊?气死我了,你们整天是干什么吃的?就不能管着点?就这么任由他们发展?他们小不懂事,你们做父母的也不懂事啊?你倒说说看,陈梦杰,这事怎么处理?我就不信了,还没王法了,你们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丈母爷是姐夫,舅舅娶个外甥女,这传出去成何体统?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秦妈妈一口气说完,累的直喘粗气,秦爸爸赶快把水递给她喝一口。

  “妈,你别着急,这事开始我也不知道,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他们是亲戚,走的近我也没朝这方面想,可是等知道了再想干涉又晚了,孩子们已经有感情了,你说我能硬把他们分开吗?妈,这样会伤害了他们,实质上已经伤害了,这两孩子可能都一夜没睡,都在痛苦着。”陈梦杰尽量的和缓的说话,他怕激怒丈母娘。

  “别一口一个孩子们,你别忘记了,浩天和你是平辈。你这么称呼不合适。那你打算怎么办?是支持他们喽?”秦妈妈瞪大了眼睛,那样子就像随时准备要开仗一样。

  “爸爸,妈,我们能不能以一颗平常心来对他们?忘了这些复杂的关系,让孩子们自己来处理自己的事情。他们都已经不小了,或许不用我们如此操心,他们自己能把事情想清楚,我们只要给他们时间就好。昨天晚上我和蓝儿已经把事实,道理都给他们讲过了,所以你看是不是给他们一个过度的时间?”陈梦杰不急不噪 的说。

  “梦杰,不是我们做父母的非要干涉孩子们的感情,而是这事确实让人难以接受。我们有个差不多年龄的女婿,已经让人指指点点 说尽了闲话。平时我们出门都不敢抬头,现在外孙女变成了儿媳妇,你说还让不让我们活了?我们这老脸往哪放呀?虽然他们是没有血缘关系,或许法律也会承认,但是他们以后毕竟不会生活在外星球上,你不知道一人吐一口口水都能淹死人吗?”秦爸爸性格还是比较稳重,但是说话也颇有分量,他的一番分析显然比秦妈妈的话要有用的多。

  听了他的话,陈梦杰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不得不重新考虑这事情的复杂性。

  就在大家都沉默着不说话时,秦浩天开门出来了:“你们的话我都听见了,你们确实都很有道理。可是错在我们吗?我们相爱有错吗?姐姐,姐.....夫,”他叫这声“姐夫”显得有点拗口了,“你们的感情也是经过千辛万苦才得来的,那时候你们怎么不管世俗的原因呢?怎么到了我这里你们就要我放弃呢?爸爸妈妈老了,或许他们一辈子都没有真正的恋爱过,但是你们不明白什么是爱情吗?爱情是说放就能放的吗?如果那么随意的就能放下,那还叫‘爱’吗?”浩天的有点激动了,声音也有点颤抖:“刚刚我一直在想,或许你们是对的,这确实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牵涉到的事情很多。但是有一条,我们没有违背,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所以不能接受的只是周围的这些所谓的人的言论,难道我为了这些无聊的言论而要放弃自己终身的幸福吗?”

  “你确定这些‘言论’对你没有影响?你也能确定思晴不会因为这些言论受伤害? 你不要这么单纯了,好好动动脑子想想吧,人不是独居的动物,你也不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光棍汉,所以不管做什么,请你也为身边的人考虑一下,在意一下别人的感受。”蓝儿对浩天说教着。

  “如果你肯在意一下周围人的感受,或许我们今天就不需要考虑这些事情了。”浩天嘟囔着。

  “你说什么?”蓝儿没听清楚。

  “难道不是吗?如果你肯用心的考虑一下周围人的感受,我爸妈的感受,你们就不会走到一起了,那么我和思晴还会有什么阻碍?现在倒来说我了,哼。”浩天说完不等她的回答,拿了件外套就冲出门去了。

  “你干什么去?我们还没说完呢。”秦妈妈大声喊,可是回答她的只是那重重的关门声。

  “算了,还是别说了,这样说到明天也不会有结果的,今天就这样吧,我饿了,到现在早饭还没有吃呢。”蓝儿起身到冰箱前打开看看,“妈妈,有什么吃的吗?”

  “没有,回自己家吃去。”秦妈妈没好气的说,说完还是起来屁颠屁颠给孩子做饭吃。

  (六)

  浩天头快裂开似的,在那样的家庭是怎么也待不住的,再不出来透透气他怕自己会爆炸。 他在大街上随意的走着,他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这一天一夜发生的事情把他的生活全部打乱了,把他和思晴生活中的阳光也全部带走了,对了,思晴,思晴现在怎么样了?她那么胆小,那么无辜,会承受得了吗?浩天什么都不想管了,此刻他的心里脑子里都只有思晴。他拔腿就往店里跑,可是店里只有顾梦一人。她说思晴今天根本就没来。他又打个车去思晴家里,可是按半天铃也没人出来开门。浩天傻眼了,思晴到什么地方去了?他给思晴打电话,电话关机。他一时没了主意,在楼梯上就坐了下来,懊恼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

  “妈妈,这人怎么了?疯子吗?我怕。”一个稚 嫩的声音软软的说。

  “不怕,叔叔只是想事情了,有妈妈呢。”随着话音一对母女从浩天身边小心的跨过去,那样的小心翼翼,生怕会触怒了浩天一样。浩天停止了撕扯头发,咧嘴朝那个小姑娘一笑。可是他那红红的眼睛,痛苦的表情反倒让那对母女更害怕,她们加快了脚步逃似的往家跑去。

  浩天自嘲的笑了笑,原来正常人和疯子 的距离如此之小,稍不在意就会被人误解了。他无奈的站起来往楼下走,毫无目的和方向,他不知道该去哪里找思晴,到现在他才知道自己对思晴的了解太少,对她的生活圈子居然一点都不知道,认识这么多天居然没看见她有别的朋友,她到底在哪里呢?“认识这么多天”?浩天想起这句话,突然灵光一闪,她一定在那里了,想到这里赶快加快脚步冲到楼下,伸手要了一出租车就往小公园驶去。她一定在那里了,她必须在那里。

  走进小公园,果然思晴在这里。浩天远远的就看见了她,她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运动服,坐在草地上,落寞的看着湖水,是那样的特别,是那样的与众不同。浩天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弯下身子就紧紧的握住了思晴的手,握的是那样的紧,好象一松手她就跑了似的。他这突然的举动吓了思晴一跳,她抬起受惊的眼睛瞪着面前这个人,想抽回手去。待看清是浩天时,她神色一怔,眼睛立刻暗淡下去,把头埋在腿上,没来由的抽噎起来。

  “思晴,不哭,有我呢,没事的,一切有我呢。”浩天抱紧了她,安慰的用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肩,像安慰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你是谁?舅舅吗?”思晴压抑的问,仍然不肯抬头。

  “不,我是浩天,你的浩天。”浩天坚定的回答。

  “不是了,我们都在自欺欺人,你永远只能是我的小舅舅。”思晴抬起头,用那对梦幻般的眼光看向浩天,迷迷蒙蒙的,“别傻了,小......舅舅,我想了好久好久,以前是我们太单纯了,把什么事情都想的太美太好,认为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和别人无关。仔细的想想,怎么会无关呢?我们有那么多的亲人,有爸爸,有蓝儿......妈妈,我应该叫她妈妈的,她实在是不错,不是吗?还有外公外婆,还有周围的那么多人。我们不能那么自私,用这么多人的快乐来换取我们俩的幸福 。舅舅,我想过了,我们做亲戚比做恋人要适合的多,你还会来教我养花,不是吗?”思晴勇敢的冲浩天笑了笑,眼泪却在睫毛上一闪一闪的,看的浩天心都碎了。

  “你认为你能做到吗?你能分的这么清楚吗?我们只是亲戚?”浩天喃喃的问。

  “你会帮助我的,不是吗?”思晴期待的看着他。

  “思晴,你比我想象的要坚强,你比我勇敢多了,在你面前,我突然觉得自己好渺小。”浩天叹了口气低下了头。

  “成长是要付出代价的。”思晴喃喃的嘀咕着。

  “或许你是对的,我们不应该如此的自私。好吧,起来思晴,就让我这个小‘舅舅’请你去吃顿大餐吧,我想你一定又饿又累。”浩天伸手去拉思晴。

  思晴缩回了手,做作的在屁股上拍了两下,自顾自的朝前走。浩天有点受伤的跟在后面,默默的走着。

  (七 )

  如果是小说,或许就这样的结尾,应该是件皆大欢喜的事情,可是生活毕竟不是小说,它还要继续下去。思晴和浩天虽然都在努力的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可是他们也毕竟不是演员,当他们不堪重负时,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沉默。思晴以前就很安静,现在就更安静了,她不说话,吃饭时目不斜视,吃完就回自己房间,人却以惊人的速度瘦下去。陈梦杰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可是他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的方法,只能顺其自然,大家都避而不谈以前的事情,好象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秦浩天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每天很规矩的上班下班,跟谁都有仇一样,再也没有去过姐姐家。每天回家往房间里一躺,眼睛呆呆的看着天花板,一看就能几个小时。他的沉默让他妈妈不安,让他妈妈担心,可是担心又能怎么样呢?孩子们分开也已经分开了,总不能再让他们走到一起吧 ?每个人都在隐忍着,都在静观事情的变化。

  这里面最坐不住的要算是秦蓝儿了,她当时虽然也曾经极力的反对过,可毕竟她的年龄不大,等事情过去冷静下来,她真的很同情他们,也只有她能理解那两颗受伤的心有多严重。她看着弟弟和思晴一天天的消瘦下去,她也消沉了,可是她又能怎么办呢?她苦苦的思索着。于是有一天她很慎重的把陈梦杰拉到屋里,并关起了房门。

  陈梦杰疑惑的看着她。

  “梦杰,我们离婚吧。”蓝儿很认真的说。

  “为什么?”陈梦杰怎么也没想到她要说的是这么一句话。

  “你知道是为什么,你和我一样,怎么能冷静的过日子而不去在意这两个孩子。”蓝儿声音哽咽了,“我爱他们,真的,我打心眼里希望他们快乐。但是我们除了离婚又能做什么呢?只有这样才不会让别人觉得别扭,才不会让人说闲话。”

  “不,蓝儿,你这叫什么办法?我们不能为了成全一对就去拆散一对,你以为这样那两个孩子就能安心接受吗?他们就能真的快乐吗?他们是有思想有感情的孩子,没有如此自私。”陈梦杰搂过蓝儿,在她耳边轻声说:“你真是个善良的小东西,我们再好好想想吧,会有好办法的,相信我。”

  “嗯,我相信你。”蓝儿把头靠在老公怀里,从来没有觉得他们的心贴的是如此的近,对他是如此的依赖,真要是离婚,自己会舍得吗?正如他所说,自己这又算是什么好办法呢?拆散一对再成全一对,也只有她才能想出这么一个馊主意,她有点羞羞的笑了。

  浩天倚在离思晴店不远的一个电线杆上,像个木头一样,就痴痴的看着她的店。虽然看不见她的人,但是就这么远远的看着,想象着她的一举一动,一频一笑,好象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好象离她也近一点。可是,可是有多久没听到她的笑了?不止是笑,连说话声音几乎都没有, 只看到顾梦一个人的身影在忙前忙后,而她就像个小蜗牛一样缩在柜台后面,一动不动,半天都没看见她换过姿势,和他一样,也成了一个木头人。

  思晴下了班 在人行道上慢慢的走着,不用回头她也知道他在后面跟着。已经多少天了,他们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走着,谁也不说话,谁也不看谁,好象互不相识,可是又都知道彼此的心在滴血。天知道思晴是多想放慢脚步等等他,哪怕就是牵一下手,哪怕就是用眼神交流一下都行啊,可是对于她来说这都是奢侈是想法,因为他只是她的“小舅舅”。她必须时刻的提醒着彼此的关系,必须刻意的保持着距离,必须目不斜视。这样的生活对她是一种折磨,她承受不来,怎么也没想到恋爱会是这么痛苦的一件事,成长会要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真的好希望等她一觉醒来,她还偎在妈妈的怀里,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她的一场梦而已。可是妈妈呢?妈妈在哪里?妈妈已经为了一个男人而丢下她了,已经到遥远的地方去了。不然她也可以在妈妈的怀里哭一场,说一说自己的委屈,诉一诉自己的无奈。可是没有,没有人可以听她,可以懂她。这一刻,她强烈的思念起自己的母亲来了,她也能稍微的理解妈妈那时的感情了。如果可以,她也真希望能和浩天一起远走,走到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再也不要回来,没有爸爸,没有那个小阿姨,只有彼此就足够了。

  这条路是那么的漫长,思晴好不容易的走到家,她克制着自己,没有回头去看一眼。进了家,什么话都没说就走进了父亲的房间,并且关上了房门,蓝儿愣愣的看着他们,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八)

  浩天很惊奇的发现思晴突然变的忙碌起来,她每天到店里和顾梦说一会话,交代几句就和她爸爸一起走了,经常一天看不到身影。而蓝儿虽然经常回家,可是碍于以前激烈的争吵过,浩天也拉不下脸来向姐姐打听什么。姐姐什么话也不多说,只是和妈妈拉拉家常,和爸爸下下棋。每个人的生活都突然的规矩起来,都步入了正轨,唯一不正常的只有浩天,他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转,可是不管转到哪里都没有人理他。他萧瑟了,退缩了,或者大家都是对的,不管多深厚的感情在时间的推移下都会变淡,所以自己也该振作了,连思晴都能那么坚强,那么勇敢,作为一个男人,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呢?于是浩天也勉强自己每天正常的生活,下了班不再去思晴的店门口站着了,而是和同事们一起出去唱歌,去爬山,去做一切以前不肯做的事情,每天把自己弄的筋疲力尽的,到家倒在床上就睡。这样真好,再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去乱想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着,不知道过了有多久,反正秦浩天身上的单衣已经变成了棉衣,路旁的树上都已经光秃秃的了,世界一片萧条,他才惊觉已经是冬天了。他在路上慢慢的走着,世界忽然就那么的安静,没有朋友在身边,有的只是自己的影子,始终不离不弃。他毫无目的的走着,什么都不想去想,也极力的克制自己不要去想。这段时间不是做的很好吗?

  当停下脚步时他才愕然发现,有些事情是想逃避都逃避不了的。当他发现自己正停在思晴的小店门口时,他才知道,他对她的爱丝毫都没有变少。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脚步,他慢慢的走向小店。可是思晴并不在店里,只有顾梦和一个陌生的女孩子在忙碌着,看来 生意还不错。

  “秦大哥?你怎么来啦?”顾梦看见他,显然也很吃惊。

  “思晴呢?她怎么不在店里?”浩天疑惑的问。

  “她已经出国了,这个店暂时给我打理。”顾梦不相信的问:“ 你居然不知道她已经走了?她已经走了好几天了。据说去她妈妈那里了,可能不再回来了。”

  顾梦再说什么他一句也没听见,疯了一样的冲到姐姐家去了。

  思晴已经在巴黎生活了一段时间了,可是母亲的精心照顾,巴黎那美丽的风景都没能治好她的忧郁。她每天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像个梦游的仙子始终回不到现实中,她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致,在哪里一坐就是半天。母亲听过陈梦杰的诉说,所以也比较理解,她不刺激她,就这么随着她,等着时间来慢慢的给她治疗着伤口。

  今天是个很好的天气,太阳暖暖的,没有一丝风。思晴穿着一 条深蓝色长裙,配上一件浅蓝色的休闲毛衣,因为怕外面冷,随手又穿上一件奶油白的短外套,抱着一本书又来到屋后的草地上看书。感谢巴黎的冬天不太冷,在这样的季节里还能坐在外面的草地上晒着温暖的太阳;感谢爸爸能理解她的心情,在她最失意的时候给她送到这么一个地方来疗伤;感谢母亲有足够的经济能力,让她不为吃穿发愁,在每个像她这样的年轻人都在打拼的时候,她还能在这里悠闲的看书,看太阳;感谢母亲的那个他,能有足够的容忍力来接纳她,包容她;也要感谢那个远方的他,给了她一段虽苦但深厚的感情......

  他,他还好吗?自己就这么走了,连个招呼都没打,他会不会怪自己呢?想到这里,思晴幽幽的叹口气抬起了头 。忽然她就惊呆了,不能呼吸了,她无法相信,坐在面前深深凝望着她的这个男孩子居然是朝思暮想的浩天。可是他到这里来干什么呢?

  像是回答她的问话,浩天慢慢的走到她身边来,握住了她的手。她抽了一下没有抽动,就任由他握着。

  “你真狠心,就这么走了,居然连个招呼都不打,你以为我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你吗?不可能的,以后再也不会放开你的手了。”浩天盯着她一字一句的说:“以后,别想逃开我了,没用的,我会一直追随着你,你到哪里我到哪里,你再也摔不掉我了。”

  “可是,可是你的父母呢?”思晴涩涩的问。

  “他们有姐姐照顾,没事的。”

  “你的工作呢?”她又问。

  “我们的公司在这里有办事处,我已经调到这里来上班了,这些你都放心,以后我不走了,天天陪着你,这里不会再有人说我们是什么舅舅外甥的,我们 什么都可以不管,只要相爱就好。”

  “真的吗?可是......”思晴说不下去了,因为浩天已经用唇堵住了她的嘴巴,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好一心一意思的接受着他的吻,并且奉献上自己的全部热情。

  身后,思晴的妈妈感动的热泪盈眶,她没有说话,没有打搅这两个年轻人,慢慢的向后面退去......

  (完 )

您正在浏览:  爱 要 怎 样 才 完 美
网友评论
 爱 要 怎 样 才 完 美 暂无评论